Tue. Mar 31st, 2020

Year: 2020

  美国白人工人阶级,尤其是 40-50 岁年龄段,死于自杀、酗酒和滥用药物的比例是如此之高,以至于这个年龄段的年死亡率出现了上升,这在现代社会里是极为罕见的。但其后的研究发现,这一现象并不止于白人,在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美国人中,这是一个普遍的,而且快速上升的趋势。 两位经济学家 Case 和 Deaton (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在他们的新书“绝望之死和资本主义的未来” 中认为,美国工人阶级和其他高收入国家相比,境遇要困难得多。他们说,“欧洲和我们一样都经历着技术革命,但他们很少有人因此自杀和酗酒吸毒,美国肯定有一些因素导致了这一悲剧的发生。” 在 1992 年,无大学文凭的年龄在 45 -54 岁的非西裔白人族群中,死于自杀吸毒和酗酒这种对生活绝望的人数,每 10 万人中约有 35,有大学文凭的这一族群,死于同样原因的约 25 人。这一比例是接近和正常的。但随后无大学教育者死亡率快速上升,到了 2017年,已经涨到了每 10 万人中130 人死亡,而有大学学历的则只轻微上升到 30 左右。 那么这 20 多年内发生了什么?尤其是,为什么研究的是非西裔白人群体呢?这是因为他们的绝望死亡率上升是最快的。在 2000 年之后,他们的绝望死亡率就开始超过了黑人群体。当然,这并不是说黑人族群在好转,事实上,他们的绝望死亡率也在最近几年大幅上涨。 最重要的原因,是不公平的贫富差距。美国中产阶级的收入几乎完全停滞,其严重程度远高于法国,德国,日本或其他国家。大型企业的市场份额在增加,工会的影响在缩小,工人谈判的筹码越来越小。大量制造业被外包,这使得企业管理层和资本大量获利的同时,工人利益则被牺牲。 而与此同时,美国却有着世界上最昂贵的医疗保健系统,人民的健康表现却在下降。原因显而易见,我们的成本太高了。 但原因不完全是经济上的。研究发现,中低收入阶层的美国人开始觉得生命开始缺乏意义。他们看不到未来,也不再将自己的生命意义和自己的工作联系起来。日常生活中我们也会有类似感知,一个矿工或者一个大企业员工,会以自己的企业为荣,但一个仓库管理员和清洁工则很少觉得自己和企业有什么关系。这也是社会底层的一个特点。随着技术进步和工作外包,美国工人阶级逐渐从生产的核心被甩到了社会的底层。 再来看一组数据:45 -54 岁非西裔白人,有大学学历的有 80% 的人结婚,而无大学学历的,只有60%;慢性颈背部疼痛或关节疼痛,有大学学历 45%,无大学学历近 60%;问卷调查说自己“不怎么幸福”的,有大学学历 7%,且缓慢下降,无大学学历的18%,上升斜率近 45 度。 这些数据都指向一个自然结果:他们的健康情况越来越糟糕,除了自杀,酗酒和滥用药品等问题,他们的心脏病发病率也很显著。因此预期寿命开始降低。 解决方案应该注重于促进社会公平。企业利润最大化应该被立法禁止以牺牲工人利益为代价,应该有新型的工会和反垄断法案。 增加大学教育机会。大学教育不仅仅可以对找到更好的工作有帮助。大学教育本身可以使人对自己的生命更为满意,使人长期受益。 需要制定可见的动机,来使得医疗体系的运作目标,是追求人民健康而不是自身利润。 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美国社会贫富差距的拉大,使得很大一部分美国人没有享受到社会发展带来的利益,他们的生存境遇实际上是下降的。在珉住制度下,必然催生大众对精英的反感和抛弃,而各种反建制的英雄走上了舞台。川普和桑德斯都是这一社会现实的产物。但川普尤其错误在于他看不到社会不公平带来的严重后果,而依然信奉原教旨主义的市场经济,小政府理论和涓滴理论,这势必进一步加大社会的不公平,更多的美国人会因为被抛出社会发展而陷入迷茫。激进的改革即可能带来社会的动荡,也在可行性上缺乏现实感。从这个巨大的社会需求来看,Biden 和温和珉住党人可能会成为新的美国社会政治的新宠儿。   Eric 今日美政 2020年3月6日... Read More
    随着美国股市这两天的大涨,很多人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错过了在底部买入的好机会。但经济学家们警告说,情况可能比大家预想的要糟糕得多。 周四劳工部报告说,上周一周的时间内,就有超过 330 万美国人填写了失业福利申请表。这在美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自有记录以来,单周收到失业申请的最高数字是 69.5 万,而这发生在仅次于 30 年代大萧条,二战之后最大的全球经济衰退的 1980 年代早期。 这并不意味着上周有 300 万美国人失业。情况要比这糟糕得多,因为大多数低收入者或者非正式员工(part time or casual)及工作时间不足六个月的人或者非法移民工作者是没有资格申请失业福利的。更不要说自雇的小企业主们。 在今年 2 月份,美国的失业率依然是历史低点,大约 3.5%。而目前估计已经达到了 5.5%,这是自 2015 年以来的高点。而经济学家们预测,到四月份,失业的美国人可能超过 4000 万。 而一份华盛顿邮报的民调显示,有 1/3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自己或至少一名直系亲属被辞退而失去了工作。有 1/2 受访者表似乎他们自己或至少一名直系亲属被削减了工作小时数。而且无论被病毒侵袭的程度如何不同,无论是否对社会活动或者外出工作进行了限制,这一失去工作或者失去工作时间的情况在美国各州基本上没有差别。 即将施行的 2 万亿救市计划会在这些人的口袋里塞入大约 1200 元现金,但这不会在 五月前发生。而且这些钱能起到的作用非常明确,是为了保证生活必需品的购买,而对提振经济的作用十分有限。目前美联储考虑的已经不是提振经济,而是如何在灾后恢复美国经济的问题。 今天美国 CoVid 19 患者的确诊数达到 80000 人,死亡数达到 1143 人,康复人数 1864 人。其中纽约州一天就增加了 4300 名确诊患者。 所以,最后的问题是:股市见底了吗?   Eric 今日美政 2020年3月26日... Read More
参议院在周三晚些时候将就自己的 2 万亿救市计划投票。而众议院则很可能在周四通过自己的版本。两院均对提案的通过表示乐观。 波音公司获得了很大的支持,这导致波音的股票在一夜之间大涨 30% 。参议院版本中有 170 亿的联邦低息贷款计划,针对“相关国家安全的重要企业”,而波音公司就作为这一分类的代表企业。 除此以外,对于航空业的援助还包括 580 亿美元对客运和货运航线的贷款,4250 亿美元对所有受疫情影响的企业的贷款。 川普对波音公司情有独钟,认为这是美国最重要的企业之一,必须另眼相待。在其经济学家的建议下,川普希望美国政府能用这些贷款来购买波音的股权,但这一提议被波音公司拒绝。波音的CEO Dave Calhoun 表示,波音只愿意在自己设立的条款下接受援助贷款,不会出售自己的股权作为交换。“如果他们强迫我们的话,我们就只能去找其他选项,我们有得是选项。” Calhoun 说。 波音表示他们需要至少 600 亿美元现金的注入。这是为了保住航空业现在的 250 万个工作职位(波音公司大约有15 万雇员,其中 7 万在美国)和 17000 个供货商的利益。航空业工会也表示目前至少有 50 万个工作职位在危险之中。 但反对的意见也很强烈。原南卡罗莱纳州州长,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Nikki Haley,一位坚定的川普支持者。她曾经是波音公司董事会成员。Haley 以辞职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她说,“在小企业痛苦挣扎的时候,波音这样的大企业却受到政府特殊照顾,这是不公平的。” “这不是政府应该扮演的角色”。 需要注意的是,波音公司在华盛顿的游说团队是非常有影响力。仅 2018 年一年就花了 1500 万美元在政治游说上。他们获得美国政府青睐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与此同时,大多数美国的中小企业却没有这个能力。但是反过来,波音以其巨大的体量,相比中小企业来说,更容易拿到银行的贷款和更优惠的利息。他们也有更多的市场渠道去筹款,那么美国政府救助性的低息贷款,是否还应该给波音这样的大公司呢? 今日美国的 Covid 19 感染人数总计达到 64775 人,死亡 910 人,康复 393 人。其中,波音公司感染的人数为 32 人。   Eric 今日美政 2020年3月25日... Read More
从全球来看,各国对应 CoVid19 的策略有很大区别。这显示出大家在面对不确定性时的无所适从。虽然我们都认为我们在控制感染疾病的风险,但也许这不是事实。我们实际上弄混了风险和不确定性这两个概念。... Read More
随着疫情的逼近,大多数人的生活开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我的工作安排有了不小的改动,这导致我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适应新的工作内容。今日美政将会变得短小和缺乏分析,它将主要来源于前日的新闻节目和重要的市场波动。这一改变会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我们只能期望最好的,但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