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纳记者陈艳 发表于 2016-6-6 13:15:31

美国的家庭教育 Ⅱ

美国的家庭教育 Ⅱ

    关于美国的家庭教育,我已经在附文三中与大家交流了很多,重点是讲培养孩子独立性的问题。在写完那篇文章后,我觉得这一话题就可以结束了,但似乎间又觉得很多问题仍未谈到。思索再三,我决定续写一篇,再与大家聊聊美国家庭教育的话题。    在上篇文章中我曾提及,中国的孩子独立性是不够的,家长应多放手,让孩子学会独立地应对和处理问题。对此,想必绝大多数的家长也会表示赞同,但在此我也需要提醒大家,在培养孩子独立性的时候,一定要掌握“火候”,否则就是过犹不及了。那这个“火候”的含义是什么呢?在回答这一问题前,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各位有没有与自己的孩子保持交流与沟通呢?有多少人一直忙于工作而忽略了与孩子的交流?有的家长可能认为,既然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就索性放手,让孩子独立成长,但我们还要明白这样一个事实: 不管是几岁的小孩子还是十几岁的大孩子,他们是需要父母陪伴的身影。这种陪伴,并不是时刻不分离,而是父母时不时的与孩子一起玩耍,交流,或者一起与孩子做家务,由此让孩子感受到来自父母的关怀,他们的心灵就不会感到孤单与寂寞。这便是“火候”的含义。    独立性的话题与大家交流完了,下面咱们再谈一下美国家庭教育的其他方面。关于自信心    相信父母都有这样的感觉,自己的孩子和熟人或者朋友可以交流自如,打得火热,但一旦面对生人,或是在公众场合,就显得非常拘谨,甚至都无法与别人正常交流。与之相比,国外的孩子在公众场合下则显得更加自然。那么为何有这样的差距呢?为何美国的孩子显得更具有自信,而他们的自信心又是如何培养成的呢?    我查阅了与之相关的很多书籍,但其都没有做出实质性的回答。认真来讲,孩子自信心差异性的问题也很难给出一个定性的结论,因为这一问题涉及的环节与因素很多,这些因素相互交织,彼此影响,最终造成了这一差异性。由于今天所涉及的话题是家庭教育,因此我单独将自信心的家庭培养列出来,与大家一起讨论一下。
    美国父母对于孩子自信心培养的方法多种多样,不一而足。比如在《原来美国妈妈这样教育孩子》一书中提及一个美国妈妈为了改变孩子怕生的性格,培养孩子的自信,就给孩子定了一个任务:找一个朋友并把他带回家,并在她面前与新朋友说上十句话,否则不准回家。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新鲜,但好玩的还在后面。孩子为了完成任务,便捡回一只狗,并说这就是他的新朋友。对于这种有些作弊的行为,妈妈可不认账,她把孩子和小狗一同赶了出去,并再次告诉孩子,朋友一定是个人,找个会说话的!
    面对母亲的咄咄逼人,这孩子想必也恼了,于是他也使出了杀手锏,他将此事告诉了一个警察,并邀请警察做他的朋友,与他一起回家。而他这位大朋友也很够义气,不仅将他送了回去,还当面批评了他妈妈的行为。结局虽然很逗,但孩子母亲也确实借助这个方法,让孩子变得更加的开朗和自信。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方法也着实有些极端,但这个例子也从一个层面揭示出美国父母培养孩子自信心的一个重要方式:多交朋友,多参与公共活动。自信心不是生而具有的,大多数人在面对陌生人时感到拘谨也属正常,但当一个人社交经验较多时,他就对生人和陌生环境应对自如。美国家长多鼓励孩子交朋友,多带孩子参加公共的Party或者活动,其实就是在引导和帮助孩子积累社交经验。当孩子不再畏惧交朋友,且已熟悉公共环境的氛围及礼仪时,他们的自如与自信也就自然而然地凸显出来了。
    美国父母培养孩子自信心的另一个重要方式为常常夸奖孩子。对于孩子每一个细小而正确的行为,父母从不吝惜自己的表扬之词,而且表扬时常常伴有很夸张的表情。在我们国人看来,不断的夸奖可能会助涨孩子骄傲自大的情绪,因此我们对孩子的赞许是有限度的,而美国人则认为孩子有正确的行为就要大力鼓励,由此会增强孩子的自豪感与积极性。很显然,基于不同的文化,中西方家长对于赞扬孩子这一行为是有较大分歧的。客观来说,两方父母的观点都有其合理性,因此很难说孰优孰劣,但从最后的效果来看,西方家长的方法确实更利于培养和建立孩子的自信心。相比之下,国内的孩子会常常听到了父母对自己的批评,其结果是渐渐变得不自信,严重者甚至产生自卑情绪,由此自信的树立也就无从谈起了。

关于诚实
    诚实是做人的基本要素,因此各国在教育孩子时,都会非常重视培养孩子诚实的性格。可虽说观点是一致的,但具体操作的方法又有很大的差异性。国内的很多家长习惯于对孩子的错误大加斥责,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孩子往往由于害怕父母的训斥而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最后只能有谎言来掩盖。在国外,父母对孩子的错误则宽容的多,孩子犯错承认后,父母不但很少严厉斥责,反而会赞赏孩子主动认错的勇气和诚实的品性。当然,国外孩子在犯错后,也需要承担后果,甚至要接受来自父母的处罚,但父母温和的态度无疑让孩子更容易接受,对待自己的错误也更加的诚恳。
    培养孩子的诚实,不仅国内父母的方法需要改进,咱们一些旧有的观点也该得到纠正。举例而言,很多家长都告诉过孩子“孔融让梨”的故事,希望借此让孩子懂得谦让和尊老爱幼的道理。这样的意图是好的,可惜这个故事本身是有悖人性的。我们不能排除确有“孔融”这样的道德模范,但这样的模范是高高在上,不接地气的。常人都有私欲,孩子更是如此。当孩子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却被教导要先让给别人,这是不是在教孩子变得虚伪,让他们学会撒谎呢?
    对“孔融让梨”的反思实际上涉及到一个核心的问题,那就是尊老爱幼与兼顾公平的关系。首先我们不能否认尊老爱幼这一传统美德,但当我们在沿袭这一美德时,几乎所有人都忽略公平的问题。还是以“孔融让梨”这个故事为例,孔融的弟弟凭何得到整个梨?不错,是因为他年幼。那么照此推论,之后孔融得到的所有东西都应该让给弟弟。今日得一梨,让了;明天得一菠萝,让了;长大得一房子,也让了。如此无休止,那请问这样对于孔融公平么?
    由此可见,尊老爱幼也有一个度。以尊老爱幼为旗号而忽视兼顾公平,只能助涨老幼的懒惰性与依赖性,结果是老的更老迈,幼的更幼稚,而为之谦让的人表面是有大度之风,实则背后早已怨言不止。说到这,想必大家也就明白,为何国外老人也是很讲自主性和独立性,若非真的腿脚不便,他们可不需要别人扶着过马路,或者别人对其特殊照顾。看来还是国外老人想的明白,如果事事总被别人帮,身体肯定不会棒。身体不棒,离见上帝也就不远了。
    以这样全新的角度来重新审视“孔融让梨”,我们可以发现孔融将梨让给了弟弟,这绝非是一种圆满的结局。倘若最后孔融和弟弟将梨分而食之,那无疑将更加完美,因为这样的行为更接近实际,同时也保持了尊老爱幼和兼顾公平的平衡。哥哥弟弟既都无怨言,还都有梨吃,双方得利,皆大欢喜。
    在生活中,国外的家庭也会面临“一个梨子”如何分的问题。面对这个难题,国外很多家庭采用一种极为巧妙的方法,那就是给孩子们一个任务,例如割草、整理房间或擦洗地板等,看谁做得又快又好,这个“梨子”就会奖励给谁。这种方法看似简单,却有着很强的教育性:一方面孩子通过公平竞争而争夺奖励,期间依靠的是自己的能力,因此孩子对结果不会有怨言,而且通过比较也可激发孩子的上进心与获胜欲望;另一方面孩子们都是通过劳动而有所得,这样就避免孩子“不劳而获”的想法,增强了孩子的劳动意识。
关于理财
    在上篇文章中我曾提及,美国父母让孩子管理自己的零花钱,并让孩子做收支表,以此培养孩子的理财意识和能力。除了这一方法之外,很多美国父母还有一种更惊人的做法,即让孩子做财务审核员,监督家庭每个月的财务收支情况。可别小看了这个审计员,这是个真正的实权派,孩子不仅可以查看月实际花销是否超过预算,更可以对父母的一些不当或者超额花销提出批评。有的时候,父母想买大额的东西,不得不与审核员商量,希望孩子对自己能“网开一面”。或许在国人看来,孩子太小,让其监督家庭财政是没有实际意义的,但美国家庭的实践却证明,即便是很小的孩子,只要你真正赋予他权利,孩子的表现绝对超乎你的想象,而且长期以往,孩子的理财意识和节俭意识也会大有提高。
关于生理和爱情
    当孩子问及有关生理方面的问题时,国内的父母似乎感到难以启齿。例如,当小孩子问自己是如何来的时候,很多家长经常会回避问题,或者干脆告诉孩子是捡来的。这种看似可笑的行为,至今却仍有很多父母沿用。
    难于启齿,或者觉得孩子小而不告诉孩子生理知识,这在国外人看来是很难理解的。在他们看来,有关生理方面的知识是极为重要的,因此他们会在生活中见机教给孩子。就拿孩子问自己从何而来的问题时,父母就会告诉孩子,他是从妈妈肚子里生出来的,有时还会借助一些儿童类别的图书展示给孩子看,以便孩子更好理解。孩子能从中学习简单的生理知识,既真实又有趣,这可比欺骗孩子,说什么捡来的,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欺骗要强上百倍。
    等孩子大一些,可能还出现情感的懵懂期,对异性产生好感,彼此交往的意向也比较强。如果自己的孩子出现这种征兆,国内家长就担心孩子会陷入早恋,因此对孩子监管的更严,生怕孩子出现“异动”。
    咱们家长怕孩子早恋,担心点无非有二,一是担心孩子无知,有越轨的行为而受到或者造成伤害;二是担心孩子会因此分心,影响成绩。从这两点来说,父母的担忧不无道理,可担心不应成为控制严管孩子的理由,因为事实证明,“严防死守”不见得一定管用,有时更会适得其反。当孩子进入情感懵懂期时,也多半会同时进入叛逆期。在此“双时期”内,若父母对孩子情感强力压制,其结果多不是如父母所想,而更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孩子与父母的冲突,或者孩子对父母阳奉阴违,自己则进行“地下工作”。但毫无疑问,无论是冲突还是“地下工作”,都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造成更多的麻烦。
    既然严厉的管控可能会引发一系列问题,那我们不妨尝试对孩子进行引导,而这也正是大多数美国父母采用的方法。我们知道,国外十几岁的孩子交往男女朋友是比较正常的,但这却常被理解为国外过于开放,其实不然。美国父母对孩子情感交往较为宽松的管理,是基于以下几个原因的:一是人的本性是越压制越反抗,一味的阻止,可能让孩子走得更深,与其如此,反而不如让孩子在感受中体验成长;二是父母都会教导孩子性和生理方面的知识,尽管也担心孩子有过分行为,但他们更愿意相信具备一定知识的孩子能够保护好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其三,父母会了解孩子交往的对象,只要对方不是太离谱,父母多半是不会过问的。对于学业与感情,他们也会相信孩子能够协调兼顾。
    对于美国父母的做法,我基本上是持赞成态度的。对于孩子感情问题,我觉得国内家长确有些小题大做,而且把感情对学习的影响考虑的过于片面、消极。当然,基于不同国情及环境,我们很难讲哪国父母的做法更为高明,但美国父母对待孩子感情问题的做法是很值得我们借鉴的,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方法和思维。鉴于孩子的差异性,我们应采用不同的方法,但总的来说,与一味说“不”相比,开放的心态与积极的沟通绝对是更加明智的选择。
关于社会认知
    在很多国人看来,让孩子认知社会似乎是一件非常困难,甚至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但我们必须明白这样一个道理,真正有作为且受人尊敬的人,不仅仅是因为其自身的专业知识,更是源于一个人的人文素养。人文素养的方面有很多,但最基本的就是责任意识和社会意识,而任何一个人的责任与社会意识都是源于一点点的积累。事实证明,从小就接受社会认知教育的孩子,因其社会与责任意识积累的更多,在成年后对社会的认知也更加成熟,做事也更加稳健和负有责任。
    近些年来,部分家长或者学校通过让孩子前往贫困山区,体验贫困生活的方式,以增强孩子的社会认知,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举措。美之不足的是,这样的举措只是局部的,是不连贯的,更是浅显的。孩子仅仅通过一两次这样走马观花式的体验,也较难获得深入的感受,这也是我们今后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
    美国家庭对孩子社会认知的教育,主要有两大方式,其一是做义工志愿服务。美国有较为完善的社区志愿活动与志愿者组织,这些活动与组织允许并鼓励孩子的参加,孩子通过提供社区帮助或者志愿活动来增加社会阅历,树立自己的公民意识;其二就是通过各类的活动或生活体验,让孩子较为深刻地理解社会甚至世界。
    写到这里,或许有人会问,美国人有哪些活动,以帮助孩子认知社会呢?在此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在美国有一个名叫“体验饥饿”的活动,这个活动时长为两三天,在此期间孩子的父母和其他亲属均不得前往探望或参观。活动的前几天,孩子需要在每次吃饭前抽一张餐劵,餐劵上会随机标有数字15或25或60。15代表世界富人的比例,抽到这个数字就可以享受大餐;25代表世界一般人的比例,抽到这个数字有足够的主食和少量的蔬菜和肉;至于60,则代表世界穷人的比例,抽到这个就比较惨了,基本是一点没有油水的菜,而且还得排队等候。
    听起来很残酷,对吗?但更惨的还在后面。经过几天的“折腾”后,在最后一天,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扮演穷人,甚至是乞丐,吃饭时有慈善组织的工作人员给他们发放“慈善餐”,这群可怜的孩子连板凳都没有,只能蹲着或者坐在地上吃饭。
    看来,残酷式教育不仅日韩有,美国人也是搞的。可是在这看似残酷的背后,孩子能获得怎样的感受,又能有怎样的社会认知,我想此刻大家都会明了。
    笔至此处,我想起一件事,这件事让我感慨很深。在我带孩子赴美顺利归来后,我在瑞思举行了为期半天的“瑞思职场”活动,此活动需要孩子通过自己创造和劳动,完成工作项目后以所得的工资来购买商品和午餐。很明显,我设计的这个活动就是老美“体验饥饿”的翻版,但我在原有基础上加以改进,使孩子更需依靠实力,而不是运气。比较可惜的是,因为各方面条件受限而使“瑞思职场”活动时间过短。倘若此次活动如“体验饥饿”一般,封闭持续三四天,那最终孩子定会感受深刻,收获颇多。
    当活动结束后,有家长打电话到校区前台,说孩子因为没怎么赚到钱而受打击落泪,因而她对此次活动略有微词。我想当时受打击的孩子可能不止一两个,而这位家长的观点也很有代表性。不可否认,孩子的心灵大多比较稚嫩,需要关怀和鼓励,可是否因为其稚嫩而打击不得呢?我想很多家长就是认为打击不得,但试想那些因家境贫寒而过早挑起家庭重担的孩子,当他们面临巨大的困难和打击时,他们不都勇敢地面对,在逆境和困苦中得以成长并终有所成吗?当我们一再赞美“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时,为何却让自己的孩子整日浸在蜜水中而忘乎所以?社会的真实与残酷,不会因为你对孩子的呵护而改变,终有一天,孩子是需要直面人生的,而支撑他们勇往直前的就是不断磨砺下所塑造的坚强心灵。当我们希望孩子在未来看到彩虹时,我们也必须明白,未经过一丝风雨的洗礼,未来则多是隆冬,鲜有彩虹。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美国的家庭教育 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