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纳记者陈艳 发表于 2016-6-13 11:47:48

可汗:美国的学校教育也是反人性的!怎么办?

可汗:美国的学校教育也是反人性的!怎么办?

一个人的网络教学震动了世界,这个人就是可汗学院的创始人可汗。
可汗2011年3月在TED发表题为“视频再造教育”的演讲中指出“(包括美国的)学生都经历过非人性化的教学——30个孩子不许讲话,不许交流,不论多好的教师,都不得不按同一步调给30个孩子讲课,面对的都是面无表情的小小的脸庞……在传统模式下,大部分老师的时间花费在了备课和评分等等这些不该重视的方面,……传统的教学模式,总是惩罚你的尝试和错误”。

如何克服学校工厂化的教育模式?可汗给出了完整的解决方案。请细致观看此视频,定会受益匪浅(时长20分钟)


重要观点:


1、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学习节奏,千篇一律的教学就必然让一部分本该成功的学生失败了。2、做数学物理题是可以一边带着惬意的微笑的,特别是用了可汗学院。3、所有学习慢或者学习快的学生只是因为不同的学习节奏和风格不同所致,好生和差生的区分下很多情况下只是时间的偶然。4、理科学习必须是每个知识点精准后再进行下一步,否则一定会跟不上。而传统教学不会等待所有学生掌握再进行下一步,可汗学院的个性化学习则可以做到。

视频再造教育Let's use video to reinvent education(文字稿)
2011年3月 可汗TED   

可汗学院被人们所熟知,是因为有大容量的视频。我们现在拥有的视频大约有2200个(注:这是2011年的数据,2015年就已经超过了5000个视频了),涵盖了从基础算术到矢量计算的所有内容,每月有上百万的学生在网站上使用,我们有观看量从100到20万的视频排序。

由辅导表弟所引发的故事
我想先讲一下我是怎样开始的。可能你们已经了解了,5年前,我是对冲基金的分析员,那时我在波士顿。我要远程辅导我在新奥尔良的表弟,于是我上传了第一 个YouTube的视频。当时,我只是想给表弟辅导一下,帮助他们复习一下学过的内容。我上传完第一个YouTube视频后,接下来就发生了许多有意思的事情。

首先是来自表弟们的反馈,他们告诉我,比起现实生活中的我,他们更喜欢视频上的我。(笑声)如果去掉这句话中的讽刺意味,就可以发现这句话确实有深层次的含义。

他们说,与真人版相比,他们更喜欢自动版的表哥。起先,对这种感觉我感到难以理解,实际上,当你站在他们的角度的话,就很容易理解。如果你也处在和他们 一样的情境下,可以随意地让表哥暂停和重复,而不用考虑浪费表哥的时间;如果你想要复习几周前学过的东西,或者是几年前学过的东西,可以不再感到尴尬地去 问表哥,而只需要看一下相关的视频就可以了,你也会这么说的。你可以在自己的地方,自己安排时间来观看。在你需要掌握一个新概念的时候,也许你最不想发生 的是,有人在你旁边不停地问“你搞明白了吗?”这就是我和表弟互动学习的经历,如今,他们在自己的空间,就可以完成这种舒服的学习。

另外一件事情是这样的。我把视频放在了YouTube上,当时我觉得没有保密的必要,任何人都可以来观看,于是,有人无意中发现了它们,我就收到了许多评论和信件,这些反馈来自于世界各地的人们。下面我们来看其中的一小部分。这条评论是出自微积分视频的最原始的评论: “这是我第一次微笑着做导数题。”(笑声)我暂停一下,这是在说他在做导数题,而且是笑着做的。下面是对这条评论的一个回应,他是这样写的: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我真的度过了高兴和愉快的一天。”还有的说: “虽然我记起在课堂上看到过这些矩阵内容,但我更喜欢这里,它好像让我学到了一些绝招。”(笑声)随后,我接收到了好多好多这样的内容,很明显,这些视频 可以帮助别人。

以后随着观众的增多,我开始收到人们发过来的信件,下面是一封信中的一小段: “我12岁的儿子患有孤独症,他对数学有极度的恐惧。我们什么都试过了,什么都看过了,什么都买过了,都不起作用。我们无意中发现了你讲小数的视频,孩子竟然很爱看。之后,我们又进入可怕的分数,他竟然又学会了!他很兴奋,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以前我是一个对冲基金的分析员,你很难想象我竟然可以去做一些有社会价值的事情。(笑声、掌声)我很兴奋,于是我接着往前走。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进一步明白,我不但可以帮助我的表弟和那些写信过来的人们,还可以帮助他们的儿子甚至孙子,因为这些视频在不断地更新。如果当年牛顿把数学方面的视频放到 YouTube上,我现在就不必做这些事了,(笑声)当然,他的视频一定要做得很好才行。(笑声)

当时我想,这确实可以帮助那些在家学习的孩子们,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开始收到老师们的来信。他们在信中说,我们已把你的视频引入课堂,你给学生讲课,我们所做的就是把视频分配给学生,这曾经是家庭作业,但学生现在是在教室里做这些作业。

说到这里,我暂停一下。(掌声)第一,当老师们这样做的时候,可以让学生按照自己的节奏暂停、复读,让他们在自己的时间内做这些事情。第二,这种用科技影像教学的方式,它不再是全班用一个节奏讲课,它让学生在家按自己的节奏学习,之后,回到课堂,在老师的指导下,同学们之间互相配合进行学习。

老师们运用技术的力量,将课堂进行了人性化。他们都经历过非人性化的教学——30个孩子不许讲话,不许交流,不论多好的教师,都不得不按同一步调给30个孩子讲课,面对的都是面无表情的小小的脸庞,而现在孩子们可以通过交流合作来完成作业。

可汗学院成立后,我就辞掉了我的工作,组建了一个实体组织,我们是非营利的。问题是下一步我们怎么走,我们怎样让这些教师所做的变成自然的事情。

这就是我要在这里向你们展示的,是我开始写给我的表弟的,刚开始的很原始,这是改进版,但基本框架是一致的。我们会尽可能给出你所需要的问题,直到你弄明白这个概念,也就是直到你拿到10分为止。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你会得到提示,满10分再继续前进。

所有的可汗学院视频都是这样。这个模式似乎过于简单,但却与现在教室内的活动完全不同。传统的教室中,你有很多作业,然后考试,无论你在考试中得了70 分、80分、90分或者95分,课程都将进入下一内容。即使是得到95分的学生,对那不懂的5分,他们可能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往下进行的内容将增加这 样的困惑。

现在教室里的教学就是要你快速向前。你回忆一下,有的学生一开始 就栽在了代数上,栽在了微积分上,尽管他们很聪明,教师也很优秀,但快速向前的教学让这些学生在这样的基础上一步步地落后。所以,我们要让学生不断练习, 一直到他精通为止。传统的教学模式,总是惩罚你的尝试和错误,而我们鼓励你去试验,鼓励你去犯错,但我们要求你最后一定要精通。

可汗学院是一个数据课堂

我现在向你展示的,是来自Los Altos学区的真的实验数据,在那里,我们选了五年级的两个班级和七年级的两个班级。我们抛弃了以前的教学方式, 这些孩子们不用课本,也不用听老师千篇一律的讲授,他们都在用可汗学院上的软件来进行约半节课的数学课程的学习。我想说得更清楚一点,我们没有用它进行一 堂课的数学教学,这样学生就有了更多自由的时间,就使学生有了处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确保学生懂得如何解方程组,同时也腾出时间让学生进行模仿、游戏。这就是说,老师虽然每天在教室里,但学生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学习。

这是 Los Altos学区的现场片段,他们都在看这个表格。每一行就是一个学生,每一列是一门课程,绿色表示学生已经熟练掌握,蓝色表示他们正在学习,红色表示有困 难的学生。实际上,老师所做的就是“让我看看这些红色的孩子们遇到了什么困难。”或者说,“让我找一个绿色的孩子,让他来指导同龄人。” 或者辅导一名蓝色孩子,让他向第一名冲击。(掌声)

这是一个以数据为中心的课堂,所以我们不希望老师走过去干扰,甚至问学生“你有什么不懂的问题?”或者“哪儿不明白?”等等。我们这个模式旨在让老师尽可能地依靠数据来找出学生存在的问题,使自己的指导意见卓有成效。

现在,老师明白了学生真实达到的水平,每天花多长时间,都看了哪些视频,他们在什么地方暂停,以及哪部分是停止观看的,他们做了哪些练习,关注点是什 么。这个图的外圈表示学生做过的练习,内圈表示学生正在观看的视频。我们的数据库是高颗粒度的,可以观察出确切的问题。红色表示错误,蓝色表示正确,最左边的是学生最易出的问题。他们观看视频,就像你现在看到的一样,他们最后终于通过努力一步步得到了10分。

他们也可以加快学习速度,高度表示所需要的时间。当谈到学生按自我节奏进行学习时,这对每个人都有意义。就教学来说,应该因材施教,但当你亲眼见到这样 的班级的情况时还是很吃惊。因为每次我们做调查,在任何一个班级,假设我们用五天做调查,都会有一群孩子领先,另外一群孩子会紧紧跟上。

在传统教学中,如果你做个小测试,你会根据结果说“这是有天赋的孩子,这是反应慢的孩子。”这样,或许他们会被区别对待,或许我们会将他们分到不同的班 级。但是当让学生按自己的节奏学习的话,我们不止一次地看到,在某章节上费力的学生,一旦他们明白了那些概念,他们就会跑到前面。所以,同一个孩子,6周 前你还认为他反应略慢,而现在你会认为他很有天赋。

将人性化学习向全球推广
这种情况发生了一次又一次,这使得我们思考。我们的目标是利用技术的力量,进行人性化教学,不仅仅是在Los Atlos学区,还要在全球范围推广。

现在教育界所发生的这一切,实际上给我们带来了兴趣点。很多人性化教学的做法都把关注点放在了教师和学生的比例上。在我们的观念里,衡量标准是学生得到了老师多少时间 的比例。在传统模式下,大部分老师的时间花费在了备课和评分等等这些不该重视的方面,也许老师只有5%的时间和学生在一起,来辅导他们的学习,而现在这种 学习方式,老师100%的时间都和学生在一起了。

再一次强调,利用这项技术 不仅仅使教室变得有趣,也正在使教室人性化,其效果可以达到以前的5倍或者10倍。试想,在Los Altos学区产生的这些宝贵经验,如果在成年人身上开始实践的话,当他们要学习以前本该学会的东西时,谁还会感到尴尬?试想,对一个需要每天帮助家里而不能上学的加尔各答的街童来说,它会产生多大的影响?他们只要每天花上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知道以前不知道的东西。试想一下,走进班级,看到同龄的学生互相帮助、指导,该是怎样的情景?再试想一下,在加尔各答的学生,如果突然之间可以指导你的儿子,或者你的儿子可以指导加尔各答的学生,这是一种怎样的感 受!我想,到那时你所看到的就是一个全球化的学习,而这种全球化学习的状况正是我们现在努力创造的。

谢谢大家!(掌声)


比尔·盖茨(主持人): 我注意到,你在这个系统中加入了一些激励措施,比如荣誉徽章之类,请谈谈你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萨尔曼·可汗: 我要说明一下,我不是一个人在奋斗,我们有一个超棒的团队,我仍然在做视频,我们的团队在做软件。不错,我们放了一些游戏在里边,从那里你可以得到一些徽 章,而且我们将组建理事会,学生可以得到点数,这是很有意思的。在这个系统中,你可以看到上千的五年级或者六年级的学生,全都在朝一个方向行进,当然是基 于给予他们的这些徽章。(笑声)

比尔·盖茨: 你现在和Los Altos学区的合作,是如何开始的?

萨尔曼·可汗: 与他们的合作确实出乎意料,我没有想到它会用到课堂上。学校一位理事找到我说: “如果我授权给你,在教学上你会如何做呢?”我回答,我会让学生们自主学习。他说: “这个比较激进,我们得好好考虑一下。”我以为他们压根儿不会同意,但第二天他们就答复说: “你能在两周之内开始吗?”(笑声)

比尔·盖茨: 现在准备进行推广了吗?会有很多学校在下个学年尝试这种新的教学方式吗?

萨尔曼·可汗: 是的,准备好了。在我们的网站上现在有上百万人在学习,所以人数多点我们照样可以做好。(笑声)我绝对相信这些在美国的每个教室里很快都将会使用。

比尔·盖茨: 关于辅导这方面,如果我有某个地方没搞懂,我在界面上是不是可以找到一些志愿者,和他们讨论这些问题?

萨尔曼·可汗: 绝对可以,这也是我要呼吁广大观众去做的。现在你就可以登陆我们网站有关教师的信息栏,去注册成为一名志愿者,你就可以成为你孩子、你侄子、你表弟,或者男孩女孩俱乐部成员们的老师,真的是可以立刻做到。

比尔·盖茨: 太棒了,这真的很神奇。你让我们大家领略到了教育的未来,谢谢你!

萨尔曼·可汗: 谢谢。
(掌声)

— END—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可汗:美国的学校教育也是反人性的!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