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水饼饼 发表于 2017-8-28 10:35:47

印百姓对抵制中国货不买账 中企业务未受大影响

http://img1.gtimg.com/news/pics/hv1/106/51/2235/145343986.jpg义乌国际小商品博览会上,印度客商在选购节能灯饰。【环球时报报道 驻印度特派记者 邹松 记者 李炫旻 王聪 倪浩】自印度边防部队6月18日非法越界进入中国领土以来,中印双方部队在洞朗地区的对峙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其间,印度的执政党和各类组织机构在印度多地发起了抵制中国制造运动。印度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了类似呼声。有印度媒体称,这场抵制运动在印度声势日益壮大,得到很多民众和零售商的支持,大有“不把中国商品挤出本土市场不罢休”的架势。据《印度时报》报道,在前些天印度的传统节日兄妹节前夕,由于“爱国主义”流行,中国的很多小商品几乎从印度市场上消失了,而印度本土生产的小商品销量骤增。事实真的如此吗?此举对中国商家是否真的造成冲击?抵制运动雷声大雨点小位于浙江义乌的时峰灯饰有限公司的经理应戴骏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该公司对印度的出口占总营收的30%-40%。过去两个月其对印度的灯具出口依然稳定增长,也没有从印度客户中感受到任何不友好的态度。“对于灯饰制造商来说,印度10月底的排灯节是每年出口需求的旺季,今年我们公司来自印度的订单和去年差不多,量也很大,目前货都已经走完了。”应戴骏说。另一家位于杭州的装饰品制造商销售代表潘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公司近段时间发往印度的货量和货值均没有出现明显波动。实际上,由于印度下半年一系列节日即将到来,可能还有些许上升。谈到未来可能由于抵制出现的销量下降情况,应戴骏认为,现在公司的业务是全球化的,市场都是相通的,因此不需要过分担心印度市场缩水。他强调,中国的小商品如灯具工艺精湛,“印度没有这样的技术和生产基地,根本做不出来。”潘先生也认为,“印度客户比较倾向于廉价商品,印度进口公司和消费者放弃中国小商品的可能几乎为零。”在印度从商多年的印客公司CEO吴顺煌认为,印度普通民众是很难辨别本土制造与中国制造的,因此抵制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影响,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其实印度发起对中国的抵制运动也不是第一次了。”吴顺煌说,去年排灯节前夕,印度也曾发起抵制中国灯具和鞭炮运动,但收效甚微。与其说中国依赖印度,还不如说是印度的经济高度依赖中国。抵制中国意味着印度需要用更多资源生产相同的商品,加重本国经济负担。四川金网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在印业务负责人吕清勇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我们暂时没有受到影响,目前工厂的运行基本正常。因为我们的客户主要是运营商,不是直接面向终端消费者。”金网通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地区有工厂,主要生产数字化电视产品,并直接给印度运营商供货。北京快乐茄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也表示,该公司旗下在印度非常流行的App茄子快传(SHAREit)也没有受到目前对峙局势的影响。据快乐茄相关负责人介绍,茄子快传目前在印度已有3亿用户,占其全球10亿用户量的近1/3,它无须网络及流量便可在人与人之间快速分享手机中的资源内容,极大解决了印度用户在资源获取中遇到的困难。政府开始给中国企业找茬多家中国企业和商人都对《环球时报》表示,目前他们在印度的业务并未受到两国关系紧张的太大影响,也没有因为洞朗对峙而暂停业务或对商业计划做出大的改动,但一部分业务面临一点拖延或不便还是有的,主要原因是中国公民被拒绝入境或商务签证被拒的频率高了。班加罗尔华人商会秘书长胡涂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最大的影响就是,最近几起针对中国公民的暴力事件引起很多在印中国公民对自身安全的担忧。在印度,抵制中国产品的呼声一直都有,但这次却不同。“比如,去年排灯节仅仅是基于保护民族产业的角度提出抵制中国货。而这次完全是因为政治目的而发起的抵制运动。这样的抵制可能会对一些中国知名公司比如智能手机制造商产生一定影响。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在印帮助中国企业落地的华商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OPPO和vivo等直接面对消费者的中国公司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市场活动会适当收缩。但目前抵制中国货行为会被控制在有限范围内。“莫迪政府很实际,这个时候国内舆论再涨起来不利于解决问题。”吕清勇表示,虽然目前工厂的运行基本正常,但是因为不稳定的局势,部分员工担忧生命安全,情绪波动还是有的。他说,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建立了微信群,时时提醒中国公民提高警惕,做好自我保护。此前的抵制运动更多只是停留在印度社交媒体上的号召,《环球时报》记者身边的印度人很少有人响应。不过,如果政府层面采取一些强制措施,对中国企业的影响就有待观察了。自上周以来,印度的中国企业特别是手机厂商,已经受到政府机构的一系列审查和质疑。据《印度时报》报道,印度电子信息部近期透露,该部正在集中精力设法保证印度的网络空间安全及网络基础设施。该部已向20多个手机制造公司发函,要求各公司在8月28日之前提交有关产品的“安全及保安措施、设计、构架、规范及标准”。受到问询的公司包括中国手机制造商小米、联想、OPPO、vivo、金立等,也包括美国的苹果和韩国的三星。此外,印度也开始对中国的科技公司“下手”。印度IT部门最高级别的官员称,正在调查阿里巴巴旗下的UC浏览器,理由是印度当局怀疑UC浏览器窃取印度数据。如果发现窃取数据属实,UC浏览器或将被印度封禁。据了解,2017年上半年,中国产品共遭遇来自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发起的37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其中,印度共发起13起,成为对华发起贸易调查最多的国家。超过80%的印度消费者更倾向于购买中国商品印度媒体dailyO网站发表文章认为,抵制中国货将重创愈益陷入病态的印度经济。因为印度在很多行业并不具备传统的生产优势。报道称,虽然与中国的关系紧张,但印度的手术设备供应商仍在急切地等待下一批手术器具从中国运过来。2016年,中国对印度的出口总额为583.2 亿美元,进口总额为117.6亿美元,中国对印贸易顺差达到465.6亿美元。而中国对印度的出口只占中国去年出口总额的约2.7%。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印互为发展中大国,且都保持着较快的增长速度,双方经济有着比较明显的互补性和广阔的合作前景。但印度历来对本国市场实行贸易保护政策,频繁对外国进口产品发起反倾销调查,在所有WTO成员中,印度是对中国发起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之一,也是对中国反倾销立案最多的发展中国家。白明分析说,在中国向印度出口的产品结构中,与普通民众相关的生活用品并非全部,机电、电器、机械、家具、玩具,甚至肥料、橡胶、玻璃等林林总总的产品,印度都对中国有比较明显的依赖性。除此之外,印度基础设施落后,中国很多基建公司都在印度拥有开发项目,这方面双方拥有良好的合作前景。近年来,中国对印度的投资保持着快速的增长,不少中国企业包括华为、比亚迪 、海尔等都已在印度投资生产,为当地带来诸多就业机会。这种贸易格局是经济全球化和资源全球配置的结果,是一种自然形成的良性产业布局。白明认为,印度民众做不到全面抵制中国产品,否则民众生活和宏观经济都会遭受明显的损失。印度西孟加拉邦新视野广播听众俱乐部秘书长拉比· 桑卡尔·鲍苏日前在媒体上撰文称,印度个别商户以照顾公众情绪为名,公然在店铺门口挂出“不出售中国商品”的标牌,但普罗大众却并未积极参与其中。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某些人用来发送“抵制中国商品”信息的手机却是“中国制造”。这是一个不明智且幼稚的呼吁,如此抵制绝不可能取得成功。拉比表示,近年来,中国商品在印度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印度民调公司“LocalCircles”近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印度消费者更倾向于购买中国商品,因为“他们认为中国商品更便宜,印度商品太贵了”。他认为,正如中国成语“自掘坟墓”所言,抵制中国商品只会对印度经济造成更大的伤害。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印百姓对抵制中国货不买账 中企业务未受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