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3-11-25 19:03:57

009 长篇小说《人道》第二章·1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12:46 编辑

第二章



                                                                      她竟然对古瓷器有着那么丰富独到的见解,                            使他感到画家的女儿就是与众不同。


                                                                     1

      北去的列车。车轮在钢轨上发出有节奏的轰隆声。       姜韵把冲洗好的黑白照片一张张分送给弘雷和林天尔两人,“0.2这是你的,宗耀,这是你的!”尽管照片小得只有两个拇指盖拼起来那般大小,里面的景物也都小得勉强可辨,大家还是饶有兴味地争着一张张地看着,说着,笑着。      弘雷最喜欢的自然是那张自己背着手看碑文的照片了,姜韵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笑着说:“我说这张不错吧!自然而不做作。我二哥有套放大器,以前爸爸画的画,拍好照都由他拿去放大,效果可好了。这次时间急,来不及了。反正底片在我这里,你们喜欢哪张,下次我放大了再给你们拿来!”      “不,不,不要麻烦了,这小的就挺好。一共多少钱,我们给你。”弘雷诚恳地说,0.2也跟着说:“对,对!钱总是要给的。”      “嗨,说啥西(什么)呀?!我又不是做生意的,你们拿去就是了!”姜韵沉下了脸。见姜韵真的生气了,两人忙说:“好,好,不算,不算!”      火车在辽阔的大地上行驶。秀丽的江南水乡,广袤的北方平原,像是一幅幅浓郁的水墨画在车窗这个大镜框里掠过。   那时可没有高铁和动车,坐火车到京城要四十多个小时。漫长的时间如何打发呢,除了睡觉吃饭,聊天成了消磨时间的最好办法,话题从历史、绘画、书法、古董、收藏等等,无不涉猎。弘雷很想多了解一些古瓷器的知识,一想到姜韵和林天尔都被抄过家,自己直截了当问自家瓷瓶的事,不是戳了他们的痛处吗?于是他改为问:“你们说说看,南宋一百四十年历史,为什么会出现中兴繁荣景象?我们现在这样的全国性大串联又有什么意义呢?”这其实也是弘雷自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0.2抢着回答:“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两次南北大交融,一次是东晋南北朝时,大量的北方士人来到南方,像王羲之这样的书法大家,就是这个时期来到会稽,今天的绍兴定居下来的;第二次大迁徙,是宋皇朝被北方的金兵打得一败涂地,逃到了临安、越州、明州等地,最后建都临安也就是今天的杭州,同样把以黄河流域为中心的北方文化带到了江南,宋皇朝大量财富和人才资源与富庶的江南物质相结合,自然使南宋皇朝有了休养生息,繁荣延续的机会……”   “对,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没有这个南迁过程,也不就可能有杭州城今天的规模,也不可能产生像南宋官窑瓷这样优秀的瓷器珍品了。”姜韵接过话头说,“南宋官窑不仅继承了北宋汴京官窑瓷、河南汝官窑瓷等北方名窑的造型端庄简朴,釉质浑厚的特点,同时又吸收了南方越窑、龙泉窑等名窑的薄胎厚釉,造型精巧等优点。北艺南技的结合,创造了我国青瓷史上的顶峰。对世界文化艺术可以说是一个卓越的贡献。”      见姜韵自然而然地谈到了瓷器,弘雷不禁窃喜,于是急忙问道:“你知道南宋官瓷如何鉴别吗?”      姜韵娓娓道来:“嗯,首先,南宋官窑生产的瓷器要有‘紫口铁足’的特征。这是因为官窑采用的釉是石灰、长石、高岭土、石英等原料配制的石灰碱釉,在高温下,粘度大,不易流釉;而官窑采用的铁青色紫金土,在烧制时,器皿的口沿部分因釉缓慢下落,微露出铁青色,如同张开的紫色口子,这就是‘紫口’的得名了。如是人为施加,其真伪就值得怀疑了。      “再一个是,南宋官窑属青瓷系列,既无耀州窑那样的花纹,也无明清那样的年款。釉色浓淡不一,有粉青、月白、翠绿、青黄等色,因窑变作用,釉色多显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色泽。釉面看似不平整光洁,釉质深浊不清透,釉层厚薄不匀,会出现蚯蚓走泥纹或雨后泥土小虫爬过般的釉纹,釉色宝光内蕴,润泽如酥,从里往外发出一层晶莹之光,这正是釉中掺有石英的缘故。       “最后,就是南宋官窑最主要、最奇妙、最令人称道、又最易被人忽视的特征,是所谓‘攒珠聚球’。‘攒珠’是指窑器中之釉内气泡细密像颗颗小水珠一样,满布在器物的内壁和外壁或内身和外身上。‘攒珠聚球’是当之无愧的划分真假的一条必不可少的重要依据。另外,因瓷胎与釉面在高温煅烧下收缩度不同,使得表面自然产生许多裂纹,这些裂纹也有在冷却、保管过程中产生,深浅不一,形状多样,这也是仿冒者无法复制的。”      弘雷听得出神,按姜韵这么说来,自家的瓷瓶很可能是宋代的青瓷哩!他不禁暗暗欣喜。宋代,距今八百多年以前的东西,经过那么多兵荒马乱的岁月,没有半点破损,该有多珍贵!联想起那张藏在瓷瓶中旧纸片上的瘦金体来,他迫不及待地追问:“现在存世的南宋官窑器皿多吗?”姜韵笑道:“南宋覆灭后,官窑被毁,工匠失散,传世珍品不足百件,多散落在民间和世界各地。听说故宫里也许只仅存一、二件,这次我们到北京可以上故宫去看看……”正合我意!弘雷奇怪,怎么姜韵会与自己想到一起去的?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呢?”自傲的0.2,从来不轻易夸别人,这回也感到有点吃惊。“《坦斋笔衡》、《七修类稿续编》等不少古籍中都有记载啊!前段时间我在家里没事做,就翻这几本书,现炒现卖的。”姜韵谦虚地答道。      “这类书,不要说看了,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弘雷有些自卑。      “我也是因为父亲喜欢收藏、研究这些东西,慢慢才迷上的。现在完了,这些书都被抄走了!”姜韵懊丧地说。      “就是啊,历史上的两次大迁徙,促进了南北文化的交融和繁荣,而这场文革能带来啥西(什么)呢?!”0.2用杭州话反问道。      “0.2啊,历史上好多东西其实并不是由人的主观意愿所达致的。东晋司马皇朝与南宋赵构皇帝南逃,我想他们都不会是为了发展南方文化吧,结果却是歪打正着!”弘雷谈出了自己的看法。       “对,对!歪打正着,哈……”姜韵和0.2也发出欢快的笑声。      车轮继续在飞驰。经过两天一夜的颠簸,终于到北京了。一下火车,他们和一批红卫兵被安排住进了前门外最高检察院的小礼堂里。北京的深秋,天气已转寒冷,礼堂里放着暖气,张鼎丞检察长专门来与大家见面握手,这是一个个子矮小的小老头,和蔼可亲,他的到来使外地学生倍感温暖。      清一色的解放牌大卡车六辆一排,数百辆一列,以整齐的队形,缓慢地通过天安门。十一月三日,是毛泽东第六次接见红卫兵。可能是接受了上几次的教训,这次是动用了军车,装着学生们通过天安门城楼。每辆车上站三,四十人,配备两名解放军战士维持秩序。隐隐约约只是看到城楼上一些人影在晃动,车子就过去了。弘雷依旧是望楼兴叹,还是什么也没看清!      第二天,三人满怀希望来到故宫大门。谁知大门前贴出布告:“接上级通知,内部清理,暂不对外开放。”望着大门紧闭的高高红墙,三人逡巡良久,只得怏怏离去。弘雷心里倒也坦然,虽然没有进得故宫,但看到0.2和姜韵一路那么开心,听到他们讲了那么多自己过去所不知道的知识,他觉得这趟出来还是值了。      离开北京后,三人沿京广线抵武汉,原打算去毛泽东故乡韶山的,在火车上听那边过来的红卫兵串联队伍说,韶山正在流行病疫,只好改为去井冈山,向接待站预订了去南昌的火车票,他和0.2两人一前一后护着姜韵,硬是挤上了拥挤的列车。      车到株州站时,大批无票红卫兵涌进了站台。列车过道已经都站满了人,还有人不断往上挤。车门挤不进去,就从车窗爬进去。列车离开株州时,严重超员,厕所里、行李架上、座椅底下,到处是横七竖八、疲惫不堪的学生们。饭吃不上,水喝不上,连上厕所都困难。沿途下去了一些,又爬上了更多。不少人是步行串联,走不动了,索性爬上火车的。      听说弘雷他们要去井冈山,几个从井冈山步行串联过来的上海学生都劝说道:“井冈山正在流行脑膜炎,阿拉就是走了一半,赶紧逃回去的!”三人只得作罢,继续乘原车顺浙赣线,返回到了自己的城市。       
          注:杭州话“不让路”,即不讲情面,不顾及他人感受的意思。

晨晨 发表于 2013-11-25 20:29:40

弘雷想了解古瓷器知识,又怕触到姜韵和0.2被抄家的痛处,变着法的提问,可见善良和聪明。文中体现了姜韵,0.2和弘雷个个都饱读诗书,知识丰富,感叹文革耽误了多少人才。少年不知愁滋味,大串联时受的罪,我们这一代人永远不会忘记。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3-11-27 15:14:46

晨晨 发表于 2013-11-25 20:29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弘雷想了解古瓷器知识,又怕触到姜韵和0.2被抄家的痛处,变着法的提问,可见善良和聪明。文中体现了姜韵,0 ...

从交往过程中挖掘人物的个性。从矛盾冲突中看出人物的特点。处在不同时期的人物有着不同的背景,这样就不会使自己的故事落入旧臼。因为我们这一代共同的经历很多,更容易引起共鸣。谢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009 长篇小说《人道》第二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