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语风荷 发表于 2013-12-23 10:57:12

【风荷随笔】惜石堂问茶 Tea Time in Xishitang

本帖最后由 夜语风荷 于 2013-12-23 11:00 编辑

惜石堂问茶TeaTime in Xishitang
By 夜语风荷

       那天的惜石堂沐在秋阳清凉的笼罩里,澹然无比,安静得几乎要发散出糯糯的甜味来。

       偎在阔大的布沙发里,我心意懒散。一部厚厚的大书摊在膝上,从头翻向尾,再从尾翻回头。
       惜石堂的主人,玉雕大师、画家焦子生君,端坐在红木茶盘前,从从容容地为我们濯器煮茶。阳光透过北侧的窗洒进来,为长发布衣的焦子生打出一个完美的剪影。颀长的他用颀长的手指,为我们擎起漂亮的玻璃茶壶,光线从壶中不多不少的茶汤中折射过来,那茶汤的颜色如琥珀,如丝绸,如蜜酒,美得让人心软。
       我坐的位置很好,正是逆光。这样的位置看主人布茶,是绝妙的。雕玉人,画家,集二者于一身的焦子生,合乎我们想象地拥有一双修长美好的手,除去煮茶,雕玉和握毛笔,这双手不染烟尘。这样一双充满禅意的手,做出一道一道的馨香馥郁的茶,从公道杯里分了端给我们,多么唯美。
       这次的造访,我就是跟了朋友来喝茶的,没有任何目的,没有任何工作,心里散漫到一塌糊涂。
       正山小种的浓郁,雪菊薄荷的甘冽,野生崖茶的石头味道,一一在唇齿间流连。每一杯都很美好。我把自己的那一小杯,放在正读的书上,为它们拍照。
      膝头这本书真好,就着每一杯不同的茶,就着房间里美妙的太阳光,就着三二友人的浅笑清谈,我不发一言地阅读它。这是一本时尚老头儿黄永玉的影像集,好极了的好。他画画。他写字。他发呆。他一手握着烟斗,坐在太师椅上,脸部是惯有的倔表情,小孙女坐在他两脚之间,侧脸过来,竟也大气安详。他和很多不同的狗,亲昵在一起。
         一幅又一幅。每幅都那么平静,每幅都那么动人。
         这是部多奇妙的书。几乎不著一字,几乎不著一字的书,却写尽了人生。
         这惜石堂的会客间,还悬挂了一幅中堂,它让我一个打眼,就挪不动步。我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中堂。这画该是归属于“车船屋宇”类,还真是见得少。它其实是一个中国古典客厅的图景写生,画中高悬的匾额,被聪明地写作“惜石堂”。“惜石堂”里再挂“惜石堂”,颇有空间交错的机趣。
         喝完崖茶告辞的时候,子生先生把一幅新画的石榴送我,还问我是否喜欢。我呀,是真的喜欢极了,在花鸟里,我最爱的可就是石榴啊。裂开了嘴的石榴,红玛瑙一样的晶莹剔透的籽,那是美到让人心生惭愧的东西呀。就在今天,我还把从清河小院带回的石榴剥出了籽,放在办公桌上,趁着绿色玻璃台面,逆光为它们拍照来着。子生君的重彩写意一贯带了天真的拙味,收放纵逸有度,和他本人既烂漫率真又斯文有礼都十分相通,是他在玉雕的精研细作之外钟爱的另一种情绪表达。
      我喜欢这种贴近美好心灵的东西。                                                                                                                                                                                                                                     我也多么希望,将来的某天,我能在这些年懒散的凌乱的学习后如有神助,能在文字之外,在笔墨间安放我马不停蹄的情绪们。
         惜石堂的小半天,我喝了三道茶,读了一部书,得了一幅石榴,散了一堆心思。
         他们都爱说,岁月静好。
         我不想重复。
         但我还是觉得,岁月啊,真静,真好。

                                                                                                                      2012年10月9日 22:02

秋雨304 发表于 2013-12-23 19:17:09

不错,好文,赏读!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风荷随笔】惜石堂问茶 Tea Time in Xishi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