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语风荷 发表于 2014-1-2 22:34:06

【风荷艺评】俗除得清至 虚心抱幽独——王志平书法艺术浅识

                        俗除得清至 虚心抱幽独——王志平书法艺术浅识

                        
                                                   文/ 夜语风荷
   
       与王志平先生相识甚晚,初次交谈却是一见如故。因为同在国税系统供职,我对志平先生的访谈兴趣就更浓厚了些——我深知国税工作的繁重、繁杂、繁琐,尤其是志平先生目前还担任着稽查局长这样重要的职务,他的书法研习一定是有异于常人之处,最起码,得具有超人的“闹中取静”的功夫、“我心独醒”的境界。
      与志平先生交谈中,你会越加深刻地体会到“字如其人”之妙。其隶书厚重浑穆,其行书的清健流丽,其草书的豪迈畅达,其篆书中和圆融,正如同他的性格——于工作成熟稳重,于艺术个性独张,好友同道雅聚时他会畅怀率性,苦闷彷徨独处幽室时亦能运智慧和修为之力,让心境快速归于包容平和。性情的饱满丰盈都一一反映在他的书法作品中,书为心画,字如其人,此言不谬也。
      和大多数书法家一样,王志平的书法之路也是始自少年,所谓“幼承庭训”。他倒不是出自书香门第,而是出身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秉承耕读传家古训的父亲,给了他最初的书法启蒙和训练。少年时代的王志平,每天中午和哥哥们一起,都要在父亲的教管下临习大楷字,这也为日后的从书问道打下了坚实的童子功。父亲的心意是朴实的,没有什么功利之心,用志平先生的好友、书法家秘锡林的话讲,“父亲只不过像种庄稼一样,教育着自己的下一代。”读书写字,春种秋收,细细编织着农家的简朴岁月。
      在许许多多这样的日子里,少年王志平亲近着土地,也亲近着书法,在他的心目中,写字和种田一样,都是不可或缺的生活,书法是日课、是细节,与成长的日子交织在一起,不分彼此。正是如此,才使得王志平对书法艺术的最初认识就是非功利的,由视书法为日课、为细节,到视书法为心灵归属、精神寓所,他在从书之路上,一开始就远离了尘俗,天然地带了一股脱俗的清气、锐气——正如大涤子石涛所言,“心淡若无者,愚去智生,俗除清至也。”志平先生性格刚正,热诚质朴,常以为朋友助力结缘为乐事。当初在新乐市国税局任职期间,他就重拾起少年时代的梦想,不论公务多么繁忙,都坚持临池不辍。作为一局之长,开会、调研、组织收入、处理公务,一天下来常人都会精疲力竭,可他始终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对他来说,工作时全力以赴,工作外写写字,那是休息,是换脑筋,是回归自我。因为是异地任职,工作之余那些闲暇时光,他都义无反顾地付与了自己钟爱的书法艺术。
      从书多年的王志平,理论扎实,技艺精进,又广结了高朋道友,却始终在书法“圈子”里不见名传,原因就是他的内敛和低调,不喜展赛,不事张扬,默默读书,静静写字,追求精神的愉悦和心灵的超拔。这样的持守,这样的心境,都纳入了腕底毫端,成就了一派旖旎风光。
       志平先生是位博学而智慧的书家。他最是懂得“融汇”和“取舍”。他的书法自汉隶入手,诸体皆涉,却又偏爱行草和隶书。在他的隶书创作中,取法最多的是来自《张迁碑》、汉隶简帛。东汉晚期的《张迁碑》(全名《汉故毂城长荡阴令张君表颂》)为汉碑中的上品,通篇为方笔,棱角分明,严正朴茂,古妙异常,结字运笔已开魏晋风气。它的严谨丰腴和朴厚灵动深深吸引了王志平。于是就在日常课业中多加修习。但王志平又不是机械地死临帖、临死帖,他对于碑帖的临习,有着自己的取舍观。志平先生常说:“临帖,进去容易,出来难!”意思就是在临帖过程中,深入学习、临到惟妙惟肖是第一个境界,融会贯通、举一反三、学为所用是更高的境界。所谓似我者生,学我者死,就是这个道理。对于《张迁碑》的学习是如此,对于其他的汉隶简帛的学习也是如此。因此,读他的隶书作品,你既能欣赏到尖锋收笔、笔笔着力的简帛笔意,又能感受到棱角分明、厚重朴拙的张迁风范,还能领略到结体上带来的取自《石门颂》的放纵舒展与意趣横生。这使得王志平的隶书作品融汇了丰富的线条语言,浑穆中有清秀,沉着中见灵动,达到今天这样的风貌,正是得益于他在研习中智慧的取舍。
      志平先生的书法创作中,成就最高的当属行草书。真草篆隶诸多书体中,各有抒发块垒表达情绪的方式,或许在王志平看来,行草书是最适合他的一种书体了。于行草书,他用功最勤。从代表草书最高成就的的自叙帖、到米芾、黄庭坚,在对经典法帖的心摹手追中,他不断寻找,选择,汲取着;也不断在否定着自己,超越着自己。因此,他的书法集一年一个面貌,始终都在前行。骨子里洒脱率真的个性,使他更为偏爱草书。他的行草书创作,也是多半偏草一些。在艰深的草书研习之路上,真是苦乐参半。愈走愈险,愈走愈峻,以至险象环生举步维艰,忽而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书法,亦是戴着镣铐的舞蹈。在王志平的行草书里,个性风骨的彰显完全在法度的圭臬之内,点画飞动,气势开张,满纸烟云,书卷味十足。多种书体的长期训练,使得他的书法线条极具张力,单字结构奇险,章法布白疏朗萧散,牵丝连带痛快自然,大小错落倚正相生,浓淡干枯墨色多变,节奏变化强烈,静处行云流水,动处涛迭浪涌,给人以丰富的视觉享受,颇有“气势雄健而锋刃交加”之势。书法要练字外功,正如黄庭坚的一段自道所说:“余寓居开元寺夕怡思堂.坐见江山。每于此中作草,似得江山之助。然颠长史、狂僧皆倚而通神入妙。余不饮酒,忽五十年,虽欲善其事,而器不利,行笔处,时时蹇蹶,计遂不得复如醉时书也。”黄庭坚不饮酒,不能似张旭、怀素那样醉作草书,进入忘我的癫狂状态,他的草书全在心悟,以意使笔。手摹心悟,志平先生亦得此妙道。
       俗除得清至,虚心抱幽独。一位坚守着清净之心的书者,最有前行的力量。
       这是概括,亦是祝福。

                                                       夜语风荷匆匆于 2012/10/26 16:04

夜语风荷 发表于 2014-1-2 22:37:08

本文发表在搜狐滚动:http://roll.sohu.com/20121119/n358004492.shtml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风荷艺评】俗除得清至 虚心抱幽独——王志平书法艺术浅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