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1-5 15:56:33

044 长篇小说《人道》第六章·2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22:44 编辑

         
                                            鲁迅的话给了弘雷无比的勇气,也是他甘于寂寞的
                                                                        内心写照。


                                                         2

  “市领导来给大家拜年来了!”在新来的温局长陪同下,走进一位身材发福的中年人,“郑副市长,这位是纺织的葛弘雷总经理!”温局长介绍道。
  “拜年!拜——”弘雷背着身忙着打国际长途,放下话筒,嘴里漫应道,转身一看,嗨,来的竟是郑淮虎!
  “哦,认识,认识,老同学了!”淮虎边说着,边向弘雷伸出了手。在一旁的温局长有点傻眼,还是一脸严肃认真地说:“市领导在百忙之中下基层给大家拜年,这是对我们最大的鼓舞!同时也来听听我们的汇报,自营接过来后有些什么问题。”
  “哦,请坐!”弘雷随意说道。
  “刚才在楼上听了温局长的汇报,你们公司搞得不错嘛!来,听听你们的一些具体做法。”郑淮虎拿着腔调,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弘雷只好把电话里客户询价的事先放一边,汇报起工作来。
  “也没做什么,主要是调整了机构,把奖金分配与多劳多得挂起钩来,调动了职工的积极性。”弘雷照实说来。
  还能说什么呢?对于一个由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收购站转变过来的公司,人员整体上是“老实不会干活”的居多,业务素质低下,真正能用外语参加对外业务洽谈的人全公司找不出一个;业务靠收购调拨计划经济那一套,生产有工厂,销售有省外贸,每年靠1.5%的经管费过日子,一亿多的收购值,几十万经管费的收入,近百号人吃饭没有问题。
  大学毕业回来的他,看到的是国家必然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总趋势,看到这种人员素质和“收发员”的精神状态,肯定无法适应新形势。他除了以改革为突破口把工作全面带动起来外,别无选择。
  “你再谈具体点。”淮虎说。
  “公司的改革主要走了六步:一是改革机构,改变了原来科室设置不合理的状况,加强了业务一线的力量和财务在企业运行中的监督、保障和管理的职能。二是实行经理聘任制。三是改革分配制度,使奖金与业务实绩挂钩,多劳多得。四是出台了一些规章制度。如“样品保管”“国际长途电话传真拍发”等,杜绝了一些漏洞。五是制订了业务流程,减少内耗,提高了企业的整体运行效能。六是建立民主管理制度。把公司工作和科长业绩交给全体职工无记名评议,并将群众评议作为制定公司工作和聘任中层干部的依据,起到监督和约束作用。”弘雷条缕清晰地汇报道。
  “嗯,这些措施采取后有哪些效果?”淮虎显得很有兴趣的样子。
  “推行上述措施后,结合目标管理,全年任务切块分解到各业务科,去年公司收购总值达1.98亿元,超额完成计划的147%,创历史最高水平,成为全省外贸收购值最高的地市县公司,被省政府授予创汇先进企业。”弘雷又加了一句:“当然这都是大家做出来的。”
  “嗯,着重谈一下开展自营以来都有哪些困难和问题。”淮虎指出。
  “自从年初经贸部下达地县外贸与中央、省公司层层脱购,成为自负盈亏的经济实体以后,按前三年收购值的平均数,再按当年汇率折成美元。这样我公司前三年的收购值最高,承担的创汇任务也最重,800多万美元创汇和1000余万的利润指标!我认为这不公平,变成谁做得多,谁的包袱反而背得大。”弘雷抱怨说。
  “这个没处去论理。我们要进出口自营权,就要背这个包袱;否则就老老实实继续当‘收购站’。”淮虎轻松地笑道。
  “纺织这个行业和其他行业不同,出口受配额和许可证的限制。没有配额、许可证,有货源也出不了口。而配额、许可证都掌握在省里,现在任务切下来了,配额许可证却一点不给!更不用说交客户和广交会摊位了。这怎么做?”弘雷忿忿不平。
  “困难是有的,市里的态度是要大家先接过来,作了二个决定:一是承包任务由外贸和工业部门两家共同完成;二是外贸当年亏损允许挂帐。允许挂帐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头一年完不成利润指标,先挂在帐上,可以用以后的利润去冲减,直到盈利为止。”淮虎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说道。
  “既然由外贸工业共同接包,为什么亏损却要外贸独家背呢?这不明摆着要影响企业的积累和广大职工的收益吗?”从不计较钱的他,现在论起钱来,竟然喉咙咣咣响。在一边的温局长听了,紧张得向他直瞟眼。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嘛!”淮虎乐观地说道,接着又沉下脸问道:“听说你们把单子都放到外地、外省去了?”
  “我正要汇报这个事呢。按市里规定工贸共同完成承包任务,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工业部门见我们一无配额,二无许可证,一时更无推销能力,便将货直接交给了省里。我们有单子要求工厂配合时,他们也是先保证省里,而把我们的单子放到一边,使我们无法按期履约。这种情况下,我能怎么办?只得同意业务科把单子放到外地去。”他依然不卑不亢。
  “这可是一个屁股坐在哪里的问题!你不要多啰嗦了,我可不管你有哪些理由,工业部门对此意见很大。你作为市里的外贸,不扶植本市的工业怎么行?”淮虎冷峻的脸,眨动着的小眼睛,使他想起了文革刚开始时的那个他。
  原来是找茬子来的。这个郑淮虎!
  弘雷有点后悔,毕业时没有留校工作,现在淘这份窝囊气!毕业典礼过后,弟弟弘锋曾约他一起去看过张院长。他和张院长都是商业理论研究会的常务理事,常一起开会,一起搞市场调研,关系很熟。
  张院长又亲自给弘雷班讲授过商业理论课,在他家里,大家都不用拘束,随便聊天。张院长说:“弘雷,你弟弟弘锋现在都是市里部委办的秘书科长了,你是否考虑愿意留校工作啊?”又说:“学校干部处长要退休了,你在部队搞过干部工作,可以接他的班。”
  留校工作?弘雷想了一会,说:“我这两年外出读书,所有费用、工资都是单位承担的,去年还分了一个中套给我,现在单位也正需要我呢!”
  “你回单位能给你安排位子?”张院长问。
  “可能会吧!”弘雷想起二年前自己刚考完试时宋局长的一句话:“小葛,不论你考上考不上,你的工作局里都会安排的。”
  “哦,那回去也是好的,现在外贸正吃香。”张院长笑着说。
  于是他回到了原单位。谁知局里宣布他任职命令没几天,自己敬重的宋玉国局长却调走了。他像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作为公司的一把手,工作千头万绪,弘雷还来不及仔细思考,又发生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件:租用仓库存放的坯布发生了大面积的霉变!
  当他赶到现场看时,由于业务员处置不当,布包已全被翻乱,七千余件库存布中好的和霉变的乱成了一大堆!而省里通知下个月要出口发运3300件。分管副经理爱人病危,请假在医院陪护,怎么办?
  弘雷没有退路,只得亲自牵头,整天泡在仓库里,现场办公,布署抢救措施。终于控制了灾情,确保了出口履约,减少了五六十万元的亏损。霉变布处理结束后,他又发动大家找教训,制订预防措施,成立“防霉领导小组”加强了仓库的温湿度登记检查工作。自此,杜绝了近十个租借自管仓库霉变等事故。
  霉变布一役结束后,正逢局党委召开经理会议,传达市府关于企业改革大会精神,各公司经理都不表态,粮油薛经理轻声对他讲:“小葛,这种改革没意思的,既没有政策优惠,又没有明确要求,吃力不讨好的事。”他却看到,若不举起改革这面大旗,如何打开工作的局面?挑战当然会有风险,但也是一种机遇,为什么轻易放弃呢?喜欢冒险、求新的性格决定了弘雷去闯出一条新路,他主动请缨,要求将自己的单位作为改革的第一批试点。他的请求得到了批准。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鲁迅的这句话给了弘雷无比的勇气,也是他甘于寂寞的内心写照。尽管历史的潮流总是将前面的沙石冲得无影无踪,尽管后来的人们总是只记得那些最后的成功者,那又何妨?他想,第一个走出路来的人,想到的只是自己如何到达目的地,决不会去想后面会有多少人走这条路,更不会计较这条路最后以谁的名字命名的。路,总是要有人去走出来的。
  弘雷不仅是个组织者,也是一名战斗员。当一场突如其来的甲型肝炎在江南一带城乡流行,整个上海市闹得人心慌慌,人们闭门不出,街上行人寥寥时,弘雷和针织科长敲开上海口岸公司韦总经理的办公室门,韦总惊讶了,不仅亲自举行盛筵宴请他们,还当场拍板,把他的公司定为上海口岸的供货定点单位。这一年他们仅向上海提交的货品就达1200万元,其中针织羊毛衫等深加工产品占了大头。
  公司的改革和业务蒸蒸日上,明处看起来光鲜无比,实际却暗流涌动。一些不干活,要利益的人也没闲着,不时为自己没被安排位子、奖金拿少了,到上面告状。弘雷却顾不了这么多。外贸作为国企“大锅饭”中的“大锅饭”,被他首先打破了,公司的改革走在了全省乃至全国外贸系统的前列。四川、湖南、天津等地以及本省的外贸同行都纷纷来公司取经。公司奖金与业绩挂钩的分配办法被省经贸厅加了按语全文转发推广,一时各家媒体纷纷前来采访报道。
  弘雷变得更加自信,他没有一己之私。
  曾经不止一家服装厂厂长,向弘雷私下表示只要把单子下到厂里,就可按比例给他业务提成,他谢绝了。他出巨资与春晖针织厂搞联营,县政府按政策要奖给他房子,他也笑着谢绝了。厂长邝新民说:“葛经理,你家住在六楼那么一个六十多平米的小房子里,爱人开刀手术后,身体又不好,现在奖励你房子,你为啥不要?”他说:“假如我不在这个位子上,有这种机会吗?”邝厂长只得笑着说:“你这个人啊,做人太认真了!现在有几个当领导像你这样的?”
  是的,弘雷自己都觉得有些“迂腐”得不近人情。一天他回到家里,慧英面带笑容对他说:“我刚下班回来,来了一个人,说是什么棉纺厂的,说厂里原料快断档了,整个工厂面临停工停产,要我转告你,无论如何帮一下,至少批给二十吨棉花,说完,扔下这只大甲鱼就走了。”
  弘雷朝水池里一看,里面正趴着一只小脸盆大小的甲鱼,少说也有三、四斤,便问:“现在菜场里甲鱼卖多少钱一斤?”
  慧英说:“这种野生甲鱼已卖到一千元一斤了!”
  “那你怎么收下了呢?”弘雷板着脸问。
  慧英为难地说:“那人扔下甲鱼就往楼下噔噔地走了,我叫都叫他不住。这么一个大家伙我又不敢抓。”
  天气热,蚊子多,甲鱼死了可惜,弘雷只得动手把甲鱼杀了,第二天趁公司业务员小李去厂里,弘雷让他把甲鱼带上还给人家。小李说:“葛经理,吃一只甲鱼又算不得什么大事,何必送回去呢?”他却一本儿正经地说:“嗨,这可不是小事!你先去厂里了解一下,看看情况是否属实。”听到小李回来汇报情况属实后,他立即签批三十吨进口棉花按市价卖给工厂,解了工厂的燃眉之急。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当领导的只要开个头,后面就刹不住车。母亲从小告诫他:“白天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不心惊”,他是牢记母亲的话的。
  郑淮海指手划脚算得了什么?梅瓶的事已使弘雷看清了,这样的人爬得再高人品也有限。那只晶莹的瓷瓶彷佛又出现在眼前,他在心底里用一块布轻轻地、轻轻地擦拭着。

晨晨 发表于 2014-1-5 19:42:02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是那个年代鼓励我们战胜困难的座右铭。功夫不负有心人,呕心沥血,公司的改革和业务走在全省乃至全国外贸系统的前列。虽然弘雷身居总经理高位,仍牢记母亲的告诫:“白天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这千古名言。想今日许多领导干部有几人能有这样的实干精神和对待利益的态度?
怀念那个时代!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1-11 21:01:17

这段时间旧历年底将到,忙着开会、应酬,没能及时发贴,请您和各位看官见谅!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044 长篇小说《人道》第六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