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1-11 20:54:39

045 长篇小说《人道》第六章·3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22:46 编辑

   
                                                               海关人员警觉地问:“这是什么?文物是
                                                                                              不能带出境外的。”

                                                                           
                                                                                                    3

   “动作快点好不好?这么一点小事情都做不好,那么磨磨蹭蹭的!”郑淮虎边对着镜子仔细地打着领带,边大声责怪着。妻子胡素怡正在往古梅瓶里头一块块塞旧布头,又到处寻找,想用一块厚些的绒布再把瓶子外面严严实实包起来。
   “我给你弄结实点不好啊,路上不会被打破嘛!”素怡温和地笑道。
   “孙秘书就要来了,你再磨下去,飞机都要赶不上了。你,你那个衣服什么的都放好了?胡须刀有没有给我放进去?”淮虎一边看着手上的劳力士表,一边催问着。
   “你自己再检查一下吧,我早给你放好了。旅行箱做行李托运,这个瓷瓶放在公文包里,随身带。”向来习惯动嘴不动手,见妻子已经说得明明白白,淮虎也就不多声响了。
   “我说你把这个破瓷瓶带到香港去干什么呀?放在家里看看不是挺好吗?”素怡小心地问道。
   “去卖掉,香港一位朋友要!”淮海语气肯定地答道。
   “这能卖几个钱?一个破瓶子?”素怡嘲笑道。
   “多少钱?说出来吓你一跳!”淮虎伸出一个手指头比划着。
   “一百?一千?一万?”素怡猜起谜来。
   淮虎一概摇头:“一百万港币!”他将港币二字说得特别响。
   “有这么值钱?!你做梦吧?”素怡依然将信将疑,“哎,我想起了,你们班的姜韵好像还向我问起过这只瓷瓶的事呢!”
   “哦,你是怎么对她说的?”淮虎神色有点紧张。
   “我那时正和你谈对象,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说好像家里见到过有只瓷瓶。”素怡后悔自己失言了。
   “她还问了什么?”淮虎紧追不放。
   “只是问了一下瓷瓶的大小和颜色。”素怡只得回答下去。
   “你都对她说了?”淮虎依旧不放。
   “我只是大概给她说了一点。”素怡实说。
   “唉,你呀,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淮虎气呼呼地嚷道,素怡感到是闯祸了,又觉得莫名其妙:“不是听你说,这瓷瓶是小六子送给你的吗?这和姜韵有什么关系啊?我不过是与她聊聊天,又错什么啦?”
   这时楼下一声轻轻的汽车喇叭声响起,淮海推开窗户朝下挥了一下手,回过头厉声对素怡斥道:“给你讲过多少次,家里的什么事,无论大小都不要在外面瞎说,你就是不听!好了,回来再同你算账!”说着拎起鼓鼓的公文包向楼下走去,素怡吃力地拎起旅行箱跟在后面。
   正好孙秘书向楼上跑来,“郑市长,我来!”说着就要去拿淮虎手中的包,“我这不重!”淮虎示意他拿后面素怡手中的旅行箱,孙秘书赶紧从素怡手里接过了箱子。
   去机场的路上,淮虎始终将公文包捧在手里,孙秘书从副驾驶座上回过头来说:“郑市长,公文包放在座椅上好了,捧在手里怪累的!”
   “不要紧,是给吕小姐送一点礼品,龙井茶什么的,不重。”淮虎坦然道。
   坐在飞机头等舱里,靠着舷窗边,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层层棉絮一般的云海,淮虎心情好极了。哈,真是一不留神,捡个大元宝!
   他想闭目养神,脑子里却满是瓷瓶的事。当身穿军装的弘雷找上门来,问到瓷瓶时,他才知道原来瓷瓶是小龙从弘雷那里偷来的。但这时候他已没有退路:如果承认瓷瓶是从梁小龙那里拿来的,势必要供出小龙。而小龙早已给他打过招呼,你们班有个叫葛弘雷的在追查这只瓷瓶,我只是告诉弘雷瓷瓶已卖给文物贩子了。后来,逢上那帮该死的造反派抄家,把瓷瓶抄走了……嗯,幸好最后还是回到了老子手里。这事早已成了一桩无头案,何必陈年挖臭屁自找麻烦?所以他向弘雷一口咬定自己从没有见过什么瓷瓶!
   再以后,听说梁小龙在七六年唐山抗震救灾中牺牲了,这就更让他长舒了一口气!再没有人来证明这只瓷瓶的来历了。近年来文物市场越来越兴旺,香港市场的宋元明清瓷器拍卖价已动辄几十万上百万,把图片和情况说给吕小姐听,她说只要年代够久,起码可以拍到100万。100万哪!现在万元户都稀奇的很,嗨,我就是百万元户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嘛,谢天谢地,我是赶上好时候了。
   回过头来看,他也不怨弘雷找上门来了,要不是他向自己亲口讲了这只瓷瓶的来历,谁知道这玩意儿是八百多年前的东西呢!八百年哪,中间经历了多少战乱和岁月,能传承有序,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本身就是个奇迹。没想到,弘雷这小子原来还有这么久远的家族渊源!现在又有了省博物馆的研究员亲自给瓷瓶写了鉴定书,盖上了大红公章,这瓷瓶的身份算是铁板钉钉了。
   机会总是属于有心人的。前一段时间让孙秘书联系去香港办展销会的事,竟然重新联系上了父亲老上级的女儿吕晓红。想起文革初期吕晓红南下串联时,还是扎着两根小辫子、臂戴红袖章、身穿一袭黄军装的大姑娘,现在却是率先跨出国门,成了人人羡慕的港澳同胞。想起文革那时唯恐与海外搭上一点关系,避之都恐来不及,现在却以有海外关系为荣,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了。还是晓红他们住在北京,消息灵通,近水楼台先得月!
   听说淮虎当上副市长了,吕小姐对淮虎的要求当然满口答应。她说完全可以充分利用香港国际商贸中心的优势,组织地区或单个城市的商贸洽谈会,进行招商引资。对淮虎来说,这可是大好机会,自己手中的这只古瓷瓶也可以跨出国门,参加国际交易嘍!想到这里,他心满意足,招呼空姐将宽大的坐椅放平,双脚搁在柔软的踏板上,真正放心养起神来。直到广播里传来空姐柔和的声音:“深圳到了,飞机正在下降,请旅客们系好安全带,收回坐椅。”他才睁开眼睛。
   整个团队四五十个人,按照事先安排,大家在深圳过境。一座长约40米的桥,一头是大陆海关和边检站,另一头就是香港了。大红国徽高高地悬挂着,对于弘雷来说,一切都显得那么新鲜好奇。这就是出国了?对于第一次走出国门的他来说,不免特别地兴奋。大家规规矩矩将所带的物品放在安检机传送带上,依次排队,等着通过海关边检。
   淮虎焦急地看着手表,不时朝罗湖桥的那头张望。按约定时间吕小姐应该过来接站的,怎么还不出现呢?他望了一下队伍,眼见排在弘雷后面的孙秘书快排到了,便将小孙从队伍里拉了出来,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随后将自己手里的公文包交给孙秘书,示意他排到队伍后面去,将包带过关。
   孙秘书提着包往前走,身穿制服的海关小姐要他打开包,他说里面只是一些龙井茶叶等礼品,海关小姐说,不管什么都要检查,打开包装盒,拆开里面一层层包裹的布条,发现是只瓷瓶,马上警觉地问:“这是什么?文物是不能出境外的!”
   “是仿制工艺品吧!我们是市政府的,去香港参加展销会,这是拿去送香港客商的。”孙秘书一边拿出工作证,一边解释道。
   “这东西不能带出境。你是政府工作人员,更应当自觉遵纪守法!”海关小姐一脸严肃地说道。
   “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工艺品,也不能带吗?”孙秘书据理力争。走过来一个领导模样的人,“马科长,你看怎么处理?”海关小姐请示道,马科长听了情况后,不容置辩地说:“先留在这里,我们检验后,如是工艺品,你们回程时过来拿回去!”
   弘雷走在前面,忽然听到后面有争论声,回过头望去,一眼就见到了眼熟的瓷瓶,是我家的梅瓶!他突然反应过来,想赶过去仔细看一下,无奈身子前后都挤满了人,队伍夹在两边不锈钢的栏杆中间,只得顺着人流往前挪步。几个团员也都回首朝这边翘望,淮虎镇定地挥着手:“没什么事,大家只管往前走,在前面等着集中。”
   正在这时,一个打扮时髦、搽着口红、穿着珠光黑金丝绒高跟鞋的四十来岁女人,急匆匆从罗湖桥香港那边一路小跑过来,嘴里喊着“对不起!对不起!我来迟了。”拿出一张公文纸并附上名片,递给马科长。马科长看后,皱了皱眉头,手一扬说:“你们应该走那边专用绿色通道!”“谢谢,谢谢!”三人赶紧转身向绿色通道奔去。
   “吕小姐,你来得真及时!”淮虎感激地说道。
   “幸好我事先从港英边境事务管理处办了张特别通行证,才允许走绿色通道。”吕小姐掏出手绢,一边不停地擦着香汗,一边抱怨:“哎呀,一早就从湾仔开出来,走走停停,这路也太堵了。香港的汽车就是多,真难走!”
   “吕小姐可是神通广大呀!没关系,你能亲自来接我们就很感谢了!”淮虎与她热情握手,几个人有说有笑,走过了罗湖桥,与大团队汇合。看着团员们一个个坐上等候在外面的一辆豪华大巴车里,吕小姐才驾驶自己的“宝马”,载着郑副市长和秘书开到大巴前面去。
   “我们几个公司参展的费用款子,每家20万港币,都打已到你的账户上了吧?”淮虎在后座问道。
   “哦,都收到了,谢谢你!”吕小姐客气地说道。
   “不谢,不谢,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这辆车挺好的嘛!”淮虎轻轻拍打着软如婴儿皮肤的座椅,夸道。
   “在香港这算是一般的,用来接送个人。家里还有一辆丰田面包和一辆大奔,我们中资公司在港都尽量保持低调。香港媒体可不像内地媒体,有一点事马上会给你闹得个沸沸扬扬……”吕小姐介绍道。
   “嗯,内地媒体是有纪律的,不让它播,谁敢播!”淮虎应道,又问:“这几年你们新大地广告展览公司经营得还可以吧?”
   “可以啊,托内地的福,现在给各地办展览,登广告,再搞点配额许可证,作为中介抽取些佣金,每年收它个几百万没问题。”吕小姐大大咧咧地说道。
   “你公司有多少员工?属于什么性质?”淮虎又问。
   “呵呵,连我在内三、四个人吧。名义是国资,实际就是我的个人公司。主要是靠北京部里,还有你们各地的一些朋友帮忙。”吕小姐毫不隐晦。
   “我们怕是做一辈子也做不到你这个份上!”淮虎感叹地说道。
   “嗨,你在这个位置坐着,哪是用钱可以衡量的啊!”吕小姐深谙内地行情。
   “哈哈,也是,也是!”淮虎笑道。
   “哦,郑市长,你那个瓷瓶我已经给拍卖行的朋友讲好了,等会儿到了,你交给我就行。”吕小姐像是忽然想起。“好的,到宾馆再细谈吧!”淮虎给吕小姐使了个眼色,吕小姐便不多说了。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1-11 21:04:02

下一章节,将要隔几天才能发表了。请候。

晨晨 发表于 2014-1-12 13:01:36

呵呵,是故意留着悬念吧,不知梅瓶是否过境了?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1-12 14:39:31

晨晨 发表于 2014-1-12 13:01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呵呵,是故意留着悬念吧,不知梅瓶是否过境了?

没有啊。的确是很忙。年前还要去台州两趟,那里有个医脊椎弯曲的高人,已请他做了一个疗程了,还要再做两次。另外昨天参加杭州徽学会年底茶话会,还有两个知青茶话会在后面。我赴会还不能空手,事先得准备些画和字。够忙了吧?
梅瓶已经过境啦,文中应当已经交代清楚了呀。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045 长篇小说《人道》第六章·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