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1-23 10:06:34

046 长篇小说《人道》第六章·4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22:49 编辑

                                                                  梁小龙是永远回不来了,他在抗震救灾中                                     牺牲了。


                                                                4
      “嗨,太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望着一副土里土气样子走进来的李太北,弘雷呆住了,走上前去同他紧紧握手。      “弘雷,你混得不错嘛!”太北只是环顾着弘雷的总经理办公室,神色幽忧地说道。      “哈,有什么不错的。来,来,请坐!”弘雷急着问:“你怎么……从部队复员了?现在在……”眼前闪现出曾在《解放军画报》整个封面上印着的那个身着军装,英姿勃发的李太北。      “我上两个月才回来,现在在菜场当运货员。每天踏三轮车在菜场负责运菜、送菜。”太北平静地说道。      菜场运货员?!这怎么可能?“你父亲没帮你安排工作?”弘雷追问。      “他呀,生病住在医院里,我的事还没有告诉他哩。”太北无奈地回答,只言不谈自己出了什么事。“哦,原来这样。”弘雷漫应道,其实他早已从别的同学那里知道了太北一番大起大落的经历。      原来太北去黑龙江插队一年多以后,父亲的一位担任省革委会领导的老战友,就把他和一起插队的梁小龙特招进了部队,在闻名全国的“英雄连”里当兵。他在连队里干得不错,连续三年被评为“五好战士”。不久遇上了全国范围声势凶猛的“批林批孔”运动,相对于众多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村兵,来自大城市重点中学的太北可谓是鹤立鸡群的皎皎者了。而恰恰是这点给他埋下了祸根。      凭着太北的能说会道,笔杆子又灵,很快在众多战士中脱颖而出,层层演讲,逐级上报,他被树为“批林批孔”的标兵,宣讲毛泽东思想的典型。很快由战士提拔为班长,由班长提拔为排长,由排长提为副连长、连指导员。在和平年代别人要花七八、十来年才达到的升迁,他在短短两三年内就完成了。不仅如此,高层还放出话来:今后“英雄连”所在的团要由李太北带,所在的师要由李太北带,所在的军要由李太北带。唐山地震,太北所在的部队奉命开进灾区,他作为指导员带领全连战士冒着余震的危险,出生入死抢救灾民的生命和财产,再一次作为全军的榜样,被推到了一个大红大紫的顶峰。      谁知毛泽东去世后,随着部队开展清查运动,太北被隔离审查了。原由就是批林批孔中的“积极表现”和上面的内部“钦定”。可审来查去,查不出他与什么阴谋活动有关系。不要说他对高层打算重用他的那些话浑然不知了,而且从头到尾,他除了按报纸公开的内容及部队布置的要求写批判稿外,再没有同任何高层人物有什么接触联系,更不要说受他们耳提面命了。关了两年,查不到什么证据,就把他放了。      现在面对着太北,弘雷还能说什么呢?他一边把泡好的龙井茶递过去,一边转个话题问道:“太北,这几天电视你都看了吗?”      “看了,天安门广场聚集的学生越来越多,反官倒,争民主,口号是没错,但学生运动这么搞法,不会有好结果的。”太北说道。      “是的,文革从发起到现在结束,政治方面的教训够多的了……”弘雷应道,慢慢向窗边踱去。下面街上不时传来一阵阵渐近的口号声。从临街的这座建筑物四楼朝周围望去,四周的高层建筑上几乎挂满了长长的红布标语,从十五六层的楼顶一直拖到下面的三四层。弘雷朝下看去,下面的情景一览无余,成群结队的人们穿着衬衫,排着整齐的队伍,拉着横幅、举着手臂呼着口号,一个方阵一个方阵地由北朝南沿着延安路走来。这情景使弘雷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场文化大革命,突然他发现走在其中一个方阵队伍头排中间的竟是两个熟悉的身影。走近了,总算看清了面孔,“那不是姜韵和赵教授吗?”弘雷自言自语道。      太北端着茶杯从沙发上站起来,也走到窗口,问:“你认识?”      “哈,岂止认识?一个是我们高中同班同学,一个是我大学教物价的老师。”弘雷轻轻摇着头,无奈般地笑着说。      “不会有好结果的。”太北重复着自己说过的话。这时,敲门声响起。弘雷转身大声说道:“进来!”门推开了,走进来的是公司团支部书记小林,门外走廊里一阵声浪也随之扑了进来,高分贝的喇叭里放出柔柔的女播音员声音:“这里是美国之音,现在报道来自北京的最新消息……”      “葛总经理……”小孟正待开口,弘雷用手一指说:“你把门先关上!”       小林关上门后,急切地说:“葛总,你看,其他单位都行动起来了,我们公司团支部是否也组织一下,去参加游行?”      “参加游行?!谁说的?你给我听好了:都给我在办公室里安呆坐着,谁也不准出去!”弘雷顿时光火了,厉声命令道。从来不见总经理会发这么大脾气,小林吓得不敢吱声,半晌才应道:“好,好的。”见怏怏退出去的小林,弘雷又补充道:“嗯,还有,你去告诉样宣科的宋科长,让他立刻把那个双卡机给我关了!上班时间喇叭开得这么响,整座楼都听到了,像话吗?”“是!”小林应道,带上了房门。      两人重新回到沙发坐下继续聊天。不一会,外面走廊里的喇叭声没有了,房间里顿时安静了许多。太北说:“只顾着看游行,差点忘了告诉你梁小龙的事了。”       “什么事?”弘雷问。       “你家的那只古瓷瓶啊!”太北说。       “怎么啦,有新消息?”弘雷有些惊讶。       “算不得什么新消息,前几年我们俩个一直都动荡不安,没有时间给你细讲。现在有时间了。你知道,梁小龙和我一起到部队后,在部队的教育下慢慢转变了。我当指导员时,一次他来找我谈心,说了实话,说你的那个瓷瓶实际上是他拿的。后来郑淮虎到我们院子玩,见到这瓷瓶,挺喜欢的,就向小龙要去了。当你追查瓷瓶这事时,小龙很为难,已经送出去的东西,如何再去向人家要回来!?他只好向你撒了谎……”太北一一道来。       “这样啊!可郑淮虎一口咬定他没拿。”至此,弘雷对瓷瓶在淮虎手里已丝毫不再怀疑。       “小龙要是在就好了。”太北叹了一声。      “哦,小龙还在部队?没复员?”弘雷没听明白太北的话,紧着追问。      “唉!小龙永远回不来了,他在唐山地震救灾中牺牲了。他去抢救被压在碎瓦砾堆下的一位老大娘,一阵余震过来,倒塌的那面墙把他压在了里面……”太北伤感地叙述着。弘雷不禁愕然,深深为这个回头的浪子而惋惜。      太北的境况,弘雷比落在自己身上还要难受。一回到家里,他就对已经当上秘书科长的弘锋说:“你能帮我一个忙,将我一个同学的工作调动一下吗?”      “怎么个情况?”弘锋小心地问。      弘雷将太北的情况简要说了一下,弘锋说:“哎呀,你现在自己公司的事那么多,还去操心别人的这些事干啥?”       “我从部队回来,工作就是他父亲帮助安排的,你就帮我这个忙吧!”弘雷要求道。       “哦,这样……”弘锋还有些犹豫。弘雷知道弟弟处事比自己谨慎,在政治风口上,帮这种忙,搞不好是要担风险的,于是就说:“也不要太麻烦人家,让他们给调换一个稍轻松的活就行,比如管管传达室仓库之类,比他每天踩三轮车运菜总好点。”       “好吧,我试试。”他知道弟弟也是个热心人。      果然没过几天,弘锋就通知他:“你同学的事算是办好了。哎呀,真是不容易!我找他们下面批发部的头儿,这头儿平时和我关系还不错,一听这事,说他是个‘内控’人员,自己决定不了,要找公司党委一把手夏书记来定。我只好再去找夏书记。总算卖了我的面子,答应让他先去仓库当保管员,以后看情况再说。”弘锋有些得意。      “好,好,这样已经蛮好了,谢谢!”弘雷平生第一次对弟弟说出个“谢”字。      当弘雷将这个消息告诉太北时,太北却很平静:“弘雷,无所谓啦!唐山救灾那会死都死过好几次了,每天都在死人堆里转,这点苦算不了什么。”      两人又谈起不久发生的北京和全国的学生运动被作为“动乱”压下去的事,都心照不宣:果然不出所料!      弘雷又笑着讲起,开始全国性的内部清查与事件有关的人和事后,温局长曾把自己找到他的办公室情形:“哈,温局长也真够有意思,问我,你公司在那段期间里高声播放‘美国之音’,是怎么回事?”      太北赶紧问:“那你是如何回答的呢?”       “我说,他们样品商情科需要随时了解掌握国际市场情况,国内这场运动对外贸进出口造成什么影响,收听一下广播有什么不可以呀!温局长说,嘿,葛经理,你可不要小看这件事,这可是一个政治上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那几天你们每天把喇叭放得整座大楼都听见,人家都反映到我这里来了!我只得说声音太响,影响到别人工作是不对的,已经批评过他们了。温局长说,这事你要让样宣科宋科长写个检查给局里。我说,这点小事还用写检查?宋科长是位军干子弟,自己又参加过中越反击战,他能反党?温局长见此也无话可说了。”弘雷这么叙述着。      太北说:“嗯,都像你这样肯保护下属就好了。许多人为了保自己或往上爬,把下属推出去都来不及。”      弘雷说:“现在这些小年轻,没有经历过文革,不知道政治的凶险,只是凭着一时的冲动说话做事,怎么可以随便把他们推出去?那种缺德事我们不会干的,对不?”太北说:“对!”两人都会心地笑了。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那个天气不怎么炎热的夏初,当一些人的脑袋又热起来时,弘雷庆幸自己没有发热。

晨晨 发表于 2014-1-23 15:59:22

人物非常符合那个特定时代的特点。弘雷念及同学之谊,古道热肠帮忙给太北调换好一点的工作,太北经过唐山大地震的生死考验,已能平静对待人生的起落。弘雷保护下属免受运动的冲击,在那个年代很难得。八十年代末夏初发生的事至今深深留在许多过来人的记忆中。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1-26 16:17:19

晨晨 发表于 2014-1-23 15:59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人物非常符合那个特定时代的特点。弘雷念及同学之谊,古道热肠帮忙给太北调换好一点的工作,太北经过唐山大 ...

嗯,这里的人物和事迹,大多真实。文章所及,只是为了再现历史,并引发一些思考罢了。谢谢您的到访和点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046 长篇小说《人道》第六章·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