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1-26 21:08:37

047 长篇小说《人道》第六章·5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22:51 编辑

                                                   坐在孤山放鹤亭里,望着濛濛细雨,弘雷为将要
                                                                               远行的姜韵默默祈祷。
                                                
   
                                                      5
  濛濛细雨,宛如缕缕愁丝,剪不断扯不尽,令人那般惆怅。坐在孤山放鹤亭里,从这里朝下望去,那株兀立在湖中小土墩上的梅树,此刻也显得那般孤单和萧瑟了。土墩后面那爿弯弯曲曲的跨湖小桥彷佛合抱的手臂,将一湾小湖连同那土墩拢在怀里。水汽朦胧的湖面泛起了点点亮晶的小水珠,就像一个个哀婉跳动的音符,“山色空濛雨也奇”的诗句再也唤不起弘雷内心浪漫的漪涟。
  看着坐在身边正在埋头阅读英文材料的姜韵,弘雷为将要远行的她默默祈祷,而姜韵却边看着材料边喜出望外地连连说道:“这么快就搞定了!真神了!”
  “嗨,也是凑巧。幸好此前在业务方面给这家美国客户斯密斯不少关照,他去年来我公司又受到了热情接待,对我们的信誉很放心,才这么快把事情办妥了,算你运气!”弘雷淡然说道,见周围无游客,又问:“姜韵,为什么一定要走呢?”脑子里浮现出早几天的情景。
  四天前姜韵突然打来电话,开口先向弘雷表示祝贺,弘雷说:“有什么好祝贺的?”
  “这两天电视台都在播你的采访录像呢,你可以啊,这回成大名人啦!”姜韵夸奖道。
  “哦,这事啊,我都忙得团团转,连看电视的时间都没有。嗨,什么名人,只不过一个人名罢了。事情是大家一起做出来的,哪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他表白着,又问:“你有什么事吗?”
  “你怎么知道我有事?”电话那头,姜韵奇怪了。
  “你说过我工作忙,尽量不给我打电话。所以我猜想,你不会光为一个电视节目给我打电话的吧!”弘雷肯定地说。
  “对,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你是否方便?”姜韵以征询的口吻问道。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还说什么帮忙不帮忙的,直说就是。”弘雷道。
  “我想到美国去。你能替我搞一个美方出具的资金担保书和邀请书来吗?”姜韵边问边补充道:“钱可由我先打过去的。父亲落实政策后,退回了一些字画,补了几万元钱……噢,还有这事办得越快越好!”
  “要到美国去?是学术访问、定居,还是转一圈就回来?”弘雷问。
  “想先去读硕士,后面事再说。”姜韵不置可否。
  “赴美读书要考托福吧?为什么急着要走呢?”弘雷问。
  “准备考托福是来不及了,我必需尽快走。现在电话里讲不方便,有时间再慢慢聊吧!”
  “噢,明白了,我尽量想办法。”弘雷应承道。
  弘雷只得把公司离得其他事都暂时放一放,立即通过英文电传给美国的老客户斯密斯先生发了信件,谁知很快便得到了对方的回复。
  现在两人坐在放鹤亭里,弘雷再次问起,为什么要急于出走呢?姜韵说道:“你知道我从北大毕业后,留校的同学和老师们一直与我保持着联系,我们经常交流一些观点和对时局的看法,自然我成了这次学运游行集会的主要发起人。前些天清查开始了,赵儒麟教授已在作检讨,下一个可能就轮到我,我想还是早些离开好。”
  “没想到,你呀,还那么冲动!文革的教训,特别是传抄‘总理遗言’被追查一事,我对政治早淡漠了。那个赵教授年纪都一大把了,五七年被打成‘右派’还不记教训。那天我和太北正好在楼上办公室里,看见你们两个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头……”弘雷直言道。
  “唉,总以为这么做是为了国家好……却落得这么个下场。……好,不多说了。你以后有机会出差到美国,一定来找我!哦,上次我送你的那张《难忘时刻》的碟盘,你看过没有?”姜韵问道。
  “看过,不错,挺感人的。特别是男女主人公画家尼克和歌唱家麦凯两人,本来约好分别六个月后在帝国大厦相会的。不料麦凯在赴约的途中出了车祸,只得眼巴巴地望着帝国大厦,思念正在等候的尼克。那场景特别感人。”弘雷回味着。
  “是啊,那段背景音乐也非常好听。”姜韵轻声地哼了起来。
  弘雷看过一遍碟盘,记不住乐谱,开玩笑般说道:“争取十年之后,我们也在纽约帝国大厦楼顶相会吧!”
  “去!不会的。你搞外贸,到美国的机会还不有的是?用不了十年我们就会再见面的!”姜韵似是嗔怪地说道,紧紧握住弘雷的手。弘雷毫无准备,这一刻也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对,有机会到美国,一定去看你!”
  姜韵深情地再一次望着弘雷,忍不住扑上去拥抱着他。隔着薄薄的衬衫,弘雷感受到她的心脏在丰满的乳房后面激烈地跳动,“我想要你!”姜韵伏在弘雷的肩头喃喃地说道,“你知道一个离了婚四十不到的独身女人,心里有多苦!”“知道,知道。”弘雷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脊,还能再说什么呢?其实他根本就不懂女人!半晌才说:“你到美国去也好,设法在那里再组织一个新家庭吧!噢,那你妈妈怎么办?”
  提到母亲,姜韵慢慢从弘雷怀抱中挣脱出来,抹去了泪水,整了整衣服,说:“我在那边一旦安定下来,就把妈妈接出去。据说美国的老人福利很好,让妈妈也享几天清福。”弘雷叹道:“是啊,老人够难的了!”两人撑着伞边走边聊,在细雨中分手。
  姜韵走了,走得那么远,弘雷心头顿时空落落的。
  想起姜韵说的那张碟盘,弘雷想找出来再看一遍,无意中从书架里看到了汇集着全国优秀企业家事迹的大型书藉《群星谱》,他下意识翻到了那篇《外贸战线上的排头兵》看了起来,上面写道:
  葛弘雷,当兵的出身。部队复员后到外贸系统工作,转移到一个新战线,面临着新生活,他没有迷惘,而是很快适应了现代的商品经济浪潮。他领导着近百名职工,凭着五十余万元固定资产,干得热火朝天。公司自营从零起步,第一年创汇627万美元,第二年逾1000万美元,始终位于全省地市县自营出口企业之首。……葛弘雷以军人的胆识和魄力,攻克了一个又一个堡垒,不仅在实践中摸熟了外贸业务,也从理论高度上透视了外贸事业。他走在时代的前列,不愧是外贸战线名符其实的“排头兵”。
  自己确实只不过是一个“兵”而已,可有谁知道在这些文字的背后,有着怎样的辛酸和劳累呢?巨大的内外压力,“精忠报国”的召唤,使他下决心走自己的路,把整个身心都放在事业上。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就是这个“兵”的位置,也早已有人在觊觎。
  姜韵赴美后第二年,马必金被从工厂调来外贸公司,为此专门从老公司里新分出一块,成立了一家新公司,让他担任总经理。上面传下来的信息是:“要八仙过海,万船齐发,发挥船小调头快的功能”。弘雷看得明白,这无非是淮海的主张:腾出一个庙,供个新方丈。
  不久,淮海一个电话将弘雷招到市府大院的办公室里。
  “怎么样?老同学,近来还好吧?马必金到你们那里干得可以吗?”淮海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桌上放着一面鲜艳的小五星红旗。
  “还可以吧!”弘雷应道。他从来有话现开销,不愿在背后对人家指指点点。尽管他听到不少议论,称马必金是拿工业部门的一套工作方法到外贸,真够胆大狂为,不久前一批上百万美元的货竟以“后T/T”的结算方式[注]出口到非洲去,至今对方将货提走了,货款却一分钱都没收回来。他清楚淮海与马必金之间的私交,有淮海在后面撑着,马必金有什么不敢干的?自己何必多管闲事?
  “你公司这两年发展很快,效益也不错,你是老外贸了,和马必金又是同学,要多带带他。”淮海说。
  “哪里!郑市长知道,我们公司由收购站到自营,我也是在边干边学。”弘雷小心翼翼地说,不知道淮海葫芦里要卖什么药。
  “弘雷,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香港时,那位帮我们举办贸易洽谈会的吕小姐吗?她最近准备回国来了。”淮海说道。
  “噢,吕小姐,知道。需要我们接待吗?”弘雷问。
  “接待的事等她到了再说。我想你能否先帮我办一张银行卡,这样用起来方便一点。”淮虎说。
  原来是为这事!你拿了公卡,到处去刷,用了钱由公司报账,以后如何说得清楚?弘雷脑子一转,答道:“做银行卡没问题。只是每次消费不可能都由我来签单,留下的可都是你的笔迹,你觉得合适吗?”打击经济领域的犯罪活动的运动好像就发生在前几天,身处要职的淮虎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着实让弘雷愕然。
  淮海眨巴着小眼睛,半晌答不上来。但他的最大优点是说过的话可以像没说过一样,很快就笑嘻嘻地说:“我今天找你来呢,主要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打算把你调到经贸委当副主任,你看怎样?”不入政界是早已抱定的主旨,弘雷几乎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说:“你知道,我这个人个性决定,怕是不适合官场,只适合做些具体业务工作。”
  “噢,我知道你的想法了。”淮海沉下脸,不再多说,站起身来把手一抬,算是与弘雷道别。
  弘雷哪知道,更大的动作还在后面:不出三个月,温局长在中层干部大会上宣布北京部里的批文:几家公司合并,成立集团公司,由马必金担任总经理。弘雷很清楚,经贸部还不是按市里上报的文件批复的!这回合并的理由是:“只有造大船,才能在国际竞争的风浪中立于不败之地。”分有分的理由,并有并的道理,始终是“放之四海而皆准”。
  弘雷仰天长啸:这哪叫市场经济、自由竞争、适者生存?完全是行政命令,长官意志,瞎折腾嘛!直到这时,他满脑子想的仍是前面辛苦花下的力气、好不容易打开的局面能保持吗?担忧着才走上正轨的 外贸业务 能连续发展吗?而丝毫没去想公司合并后,自己坐什么位置。
   
   注:后T/T结算,是外贸结算的一种方式。是指出口方在货物发运后将全套单据自行提交给进口方,进口方则凭单据提走货物,再将货款电汇划付给出口方。这是一种商业信用,相对于采用信用证L/C结算等银行信用,风险要大得多。


晨晨 发表于 2014-1-28 11:40:51

为了给新方丈腾出一个庙,理由就是“发挥船小调头快的功能”,待到方丈还不能满足私欲,那么理由就变成了“造大船在国际竞争的风浪中立于不败之地……”这种长官意志在转型时期屡见不鲜,往往会断送开拓者苦心经营开创的改革成果。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1-28 16:41:09

晨晨 发表于 2014-1-28 11:40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为了给新方丈腾出一个庙,理由就是“发挥船小调头快的功能”,待到方丈还不能满足私欲,那么理由就变成了“ ...

是啊,乱象丛生,其中的根源或许可以从这个故事里找到。问好朋友!祝新春快乐!吉祥如意!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047 长篇小说《人道》第六章·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