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9 14:26:02

050 长篇小说《人道》第六章·8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22:56 编辑

                                    丽丽提醒淮虎:你亲口说过,家中一只古瓷
                                瓶卖了三百万港币。

                                                           8
  郑淮虎必须和妻子胡素怡摊牌了。他再也忍受不了胡素怡一而再而三干涉自己的私生活。电视台的美美,歌舞团的丽丽,以及房地产公司的潘颖……哪个都比身边的这个黄脸婆强,不但美丽、年轻、妩媚、可人,还能在政治上对自己有帮助。哪像身边的这位,只知道穿着打扮婆婆妈妈这些锁碎事,整个的俗不可耐。
  坐在家中宽大的沙发上,淮虎眼睛像是盯着电视机,脑子里却在回味刚才在湖边一家高档私人会所里,与丽丽一起快活的情景,那白皙的皮肤,修长的四肢,丰满的胸脯,以致娇滴的叫声,都令人那般锁魂。温存了了一番后,丽丽把白白的双手挂在淮虎的脖子上,说着:“虎哥,你答应我和黄连婆离婚的,都两年过去了,怎么还没有动静啊?”
  淮虎抚摸着她的身子,漫不经心地说:“急什么?这样不是挺好吗?”
  “你?!你说过的话不算数了?”丽丽举起小手往淮虎胸口捶。
  “我说过什么了?不要说你俏,你就喘(蹿)啊!老实告诉你,像你这样送上门来的有的是!”淮虎对自己这方面很自信,对那些嫖娼被捉的干部呲之以鼻,他一把推开丽丽,摆出了官场那副架势。
  “你,你!你把我骗到手就想把我甩了啊,没门!”稍顿一会儿,丽丽冷笑着说:“告诉你,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了,你要是不娶我,我把你的事抖出去,看你怎么办?”
  淮虎心里一沉,转而收起拉下的脸,心平气和地说:“你说你有了我的孩子?哈,不会吧!你不要把同别人怀上的孩子算到我的头上,我们可都是采取措施的呀!”
  “除了你,我哪敢和其他人要好?我就是故意不吃药的。不要忘了,孩子生下可以作亲子鉴定的。”丽丽说得很肯定。
  “啊呀,丽丽,我知道你的心思了。结婚这事你是提过无数次了。你也知道,去年是市里人大改选,现在我又调到省里,到新的工作岗位不久,家里就闹离婚,外头影响多不好。你看,我还有什么可选择得呢?”淮虎口气明显软了下来。
  “跟了你三年,你老拖着不和我结婚,同我一起的小姐妹都早有孩子了,我总不能一辈子这么下去吧?你得赔我青春损失费!”丽丽说的很实际。
  “多少?”淮虎问。
  丽丽伸出一个手指头。“一万?十万?”淮虎猜着。
  “打发叫花子啊,至少一百万!”丽丽不容置辩。
  “哈,我哪有那么多钱啊!”淮虎叫穷。
  “你会没有钱?你不是亲口对我说过,家中一只古瓷瓶就卖了三百万港币吗?还来向我叫穷。”丽丽提醒淮虎。
  “唉,那笔钱送女儿到美国留学,办绿卡,早用得差不多了。这样吧,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争取早点与胡素怡离婚。但你要想好了,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淮虎这么说着,其实他哪会轻易任一个女人摆布呢,他得先把这个刺头儿稳住。
  自己居然还有这个能力!淮虎一边为自己旺盛的性功能而庆幸,一边在心底里骂着那个王八蛋团长。三年前为了自己摆正,王团长带着丽丽找上门来,见淮虎一双小眼老是盯着丽丽看,就对丽丽说:“以后你可要经常到市领导这里走动走动,领导有什么要求,及时向我反映。”当晚王团长安排在朋友的这家会所请客,丽丽在一旁作陪。这一夜淮虎就成了年龄刚过二十的丽丽的第一个男人。
  慢慢地,丽丽开始让淮虎有些烦了,她老是闹着要有正式名份,当时正值市里开人大要换届选举,这种小事闹起来,就会变大事,所以他向潘颖要了十万元,先把她安抚住。这潘颖倒是个好女人,年届四十出头,已是一家大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最初与潘颖相交还是他负责旧城改造时,潘颖从他手里低价批走了一块市中心地带的土地,房子造好后,正赶上房价疯涨,一下子就发了。这女人虽说不是很漂亮,但善解人意,懂得感恩,办事干脆利落。她赚到了钱后就亲自来淮虎办公室,将一张银行卡送到淮虎手里,说道:“这是五百万,是你的。”淮虎笑着,正色道:“你想害我啊!”
  “你是我的恩人,我亲你都不够,哪能害你呢?”潘颖说着,色眯眯的眼睛看着淮虎,淮虎一下子心动了,趁势拉过她的手,把她抱得紧紧的。潘颖轻声说道:“不行。这里是办公室,晚上我在皇冠大酒店开好总统房,等你!”当晚淮虎如约而至,潘颖急着为他宽衣解带。对于丈夫因自己一天到晚扑在事业上早已离异的她,自然是格外地渴望男人的爱抚了。两人完事后,潘颖又将信用卡递给淮虎,淮虎说:“就放在你这里吧,我需要用时,再向你拿。”潘颖笑道:“对,放在我这里也好。我连人都是你的,还说什么钱呢!”从此两人就常到这里幽会。
  现在丽丽死缠着要同自己结婚,看来这丫头迟早要坏事,还是花钱消灾吧!淮虎不由自主地念出了声“对!花钱消灾”,正好被走进客厅的胡素怡听到,胡素怡陪着笑脸,在他身边沙发上坐下,说:“什么事啊,需要花钱消灾?”
  “哦,没,没什么。我说了‘花钱消灾’?嗯,是电视剧前面的一句台词吧!”淮虎答非所问。
  胡素怡继续微笑着说:“看你老是神不守舍的样子,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嗯,没什么可瞒的,还是老问题,我们离婚吧!”淮虎脸都不看她,说。
  “翠翠都在美国留学拿到绿卡参加工作了,为什么还要提离婚呢?不是说不离了吗?”胡素怡反问道。
  “告诉你,那时正好是开人大,我要争取连任,现在人大开过,我也被调到省里这家厅级集团公司担任董事长,所以没有什么好顾虑了。”淮虎冷冷地说道。
  “你啊,想想当时追求我是怎么个态度吧?那时你什么都依我,还说高干子弟就要找工农子弟。那时你父亲被打倒,家里的保姆都走了,我就像个佣人,从你家老的一直管到小的……”胡素怡回顾道,希望以此打动淮虎的心。
  一提起文革,淮虎更是一肚子气,吼道:“别说这些了,说了也没用!没有文革,你能进这个家门吗?谁知道后来的形势这么发展呢?告诉你,我们是就门不对户不配!”
  “你现在是官当大了,我也老了,看不上了,是不是?”胡素怡平时积压在肚里的委屈一股脑儿倒了出来,越说越来气,继续数落道:“那时没结婚,你就在家里硬要和我发生关系,还说会一辈子待我好!现在你外面有相好的了,要把我像抹布一样扔掉了,你真是白眼狼,翻脸就不认人!”
  淮虎面无表情,静静地听着,并不插嘴,等胡素怡都讲完了,他冷冷地说道:“好啦,我是白眼狼,翻脸不认人,你都这样看我了,我们在一起还有意思吗?你给我听着,这个婚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
  胡素怡蒙头哭着,见淮虎这么说了,抬起头来缓缓地说:“刚才的话,我是说过头了一点,真的非离不可?”
  “是的,非离不可!如果你同意,潘总公司里的股份可以全部归你。”淮虎作出安排。
  胡素怡知道这两年从潘颖公司里的分红,每年都是上百万,她买起了高档化妆品,拎起LV名牌挎包,每周到美容店做面膜,回到娘家,邻居无不夸赞,她也大大满足了一番自己的虚荣心。自从淮虎提出离婚后,把她平时的花费都控制了起来,她担心离婚后什么都失去了。如果还能保持这份收入,倒是她事先没有想到的,反正夫妻名份早已是名存实亡,她有点动摇了。
  其实,淮虎将股份让出去是有自己的考量的。这次“人大”会之前就早有风放出来,称淮虎以妻子名义在私人企业拿干股,有利用手中权力输送利益之嫌。尽管面上没有什么把柄在别人手里,但认真追究起来,不但这事不保,还有更大的利益将露陷。所以离婚不失是一举多得的好办法:既与妻子在经济上作个切割,又使自己同几个女人相处可以自在一些。要说淮虎离婚会与丽丽结合,那是不可能的。他身边才不缺女人,无牵无挂最自由。真要再婚,他最钟情的还是美美。
  美美大学毕业,三十六七了,还是独身一人。除了天生丽质,举止优雅外,淮虎更看重的是她在电视台工作。过去在市里的领导岗位上,美美曾多次采访报道,对淮虎的政绩大加宣扬,可谓一香遮百丑了。淮虎的自我感觉格外良好,大有飘飘然之气概,总以为这次摆正非他莫属了。谁知不但一把手没有自己的份,还被拎开了原来的位置。对于把权力看作比生命更重要的他来说,这无疑是一次打击。但不久组织部门就来找自己谈话,要自己好好在企业锻炼,他相信只要有父亲和一些老同志在后面帮着,自己再上一个台阶是有希望的。他看重舆论,过去说夺取政权靠枪杆子、笔杆子,现在坐天下不是同样要靠这两杆子吗?他才不去管什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到了省里集团公司后,淮虎首先是大刀阔斧抓前任遗留下来问题。主要是向全省各地成立的一些分公司过多过滥、投资兴办的实业也是亏多收少开刀,淮虎果断决定,该并的兼并,该拍卖的拍卖掉。其中在越县的一块地皮带厂房,公司独立投资上百万,但因鞭长莫及,经营管理不善,连年亏损,每年亏损七八十万。长痛不如短痛,他带领公司‘体改领导小组’组长寿刚剑等人去实地考察了两次后,大笔一挥30万元,卖掉。
  淮虎在新岗位的半年多时间里,公司上下反映强烈,多数人说毕竟是新来的董事长有魄力,做事干脆利落;也有人私下窃语,国有资产如此贱卖,谁知道背后是本什么帐。
  在全体中层干部反腐倡廉动员会上,淮虎振振有辞地说:“我们这些搞经济的干部啊,就是要做到‘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就是要时时牢记八个大字‘廉洁奉公,公私分明’。我希望在座的每位要经常拿着镜子照照自己,除了照脸,还要照屁股,不要只是盯着别人的屁股,也要看看自己腚上的屎是否擦干净了!”他仍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这么土得掉渣的话在广庭大众下讲出来,引得满堂哄笑,连专门请来做报道的美美也听得满脸通红。
  当然更重要的是要尽快出实绩。淮虎很明白只有实绩才是硬道理,他从香港吕小姐那里打听到,现在做期货钱来得最快,说前段时间做了一只期货,三千万港币投下去,一下子翻了一倍多。下面还有一只稀有金属期货,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联手一起做。但期货市场瞬息万变,要做,动作一定要快。
  淮虎喜出望外,马上跑去找寿刚剑,问他:“公司里能动用的资金还有多少?”
  寿刚剑说:“还有一亿五左右吧!”
  “你马上去财务处,让他们按这个账号划一亿五到香港去!”淮虎口述着指令。
  “郑董,你得给我一个书面的东西吧。”寿刚剑一如学校读书考试答题,认真而执着。“啰嗦什么!你先赶紧给我划出去!”淮虎不容分辨地下令道。
  寿刚剑只得照办,谁知道灾祸也由此而生。弘雷也被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漩涡中去。



晨晨 发表于 2014-2-10 18:36:05

上百万投资公司的国有资产被三十万元贱卖掉,真让人惊诧,但这种现象在全国许多地方确实存在,慷国家之慨,肥个人腰包,群众敢怒不敢言。生活上腐败,女人成群,拿公司的钱去做期货生意……这种人当政掌权是国家的灾难,百姓的灾难。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10 19:23:19

晨晨 发表于 2014-2-10 18:36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上百万投资公司的国有资产被三十万元贱卖掉,真让人惊诧,但这种现象在全国许多地方确实存在,慷国家之慨, ...

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普通百姓看到的更是皮毛。腐败不除,国将不国矣!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050 长篇小说《人道》第六章·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