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15 18:36:15

053 长篇小说《人道》第七章·3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2 22:05 编辑

   
                                                弘雷看到偌大的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瓷器类
                              藏品却远不及日本一家地方美术馆。
   
                                                      3      
      弟弟弘锋去温州检查工作回来,带回一本厚厚的新修《葛氏房谱》,把弘雷从失去好友的悲愤中解脱了出来。捧着古色古香写满密密麻麻直排毛笔小楷的房谱,他欣喜不已, 感到手中的房谱是沉甸甸的,心也是沉甸甸的。一本房谱,八百多年历史,二十六代人过去,其中凝聚着多少风云雪霜和悲欢离合!而今除了上面那无数的名字外,一切都已飘渺无踪。  转眼自己也是六十的人了,长时期的工作压力和劳累,使得弘雷身心疲惫。他多希望儿子忻宇能接手他的外贸业务这一摊,却没料想到,忻宇发来E-mail一口回绝:“我对做外贸没有兴趣。这种用商品作交换的方式赚钱,早已老套了,现在国际贸易高手玩的是金融运作,以钱赚钱,资本积累才快捷,就像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日进斗金。”弘雷让慧英一起来看忻宇的来信,慧英看后,说:“他不愿意做外贸,你就不要去勉强他了吧!”弘雷却一肚子懊恼:“这世界上有几个索罗斯呢?现在的孩子真是异想天开!”慧英笑道:“他学的是国际商贸金融专业,知识结构肯定比你新得多。”“或许吧!”弘雷百般无奈,难道是自己陈旧落伍了?
  儿子有自己主见总比没主见好。弘雷嘴上同他争论,心里却颇为宽慰。孩子大了,该有自己的选择,自己不也是一步步靠独自选择和努力过来的吗?他相信,凭儿子的聪明才智,总能自立于社会的。忻宇从小读书不花力气,小学到高中到大学本科毕业,每次都能考出好成绩。邻居的孩子成天捧书本,也考不出好,忻宇则说:“我都记住了、会做了,还复习它干啥?”弘雷总是希望儿子更优秀些,慧英劝道:“你看现在社会上应试学习成风,家长们忙着为孩子找家教,一门辅导课动辄花上百元,忻宇却从来没有让家里多操一份心,多花一分钱,你还要他怎样?”两人常为此而产生分歧。
  像每个同时代出生的独生子女一样,这一代孩子的父母大多属于“老三届”,人到中年还在忙于自己不停歇的拼搏,考大学、求事业,哪有时间顾及家人和孩子?更不要说抽出时间和孩子作沟通交流了。直到一天弘雷无意看到家里桌子上的《小学生作文》报,一篇获奖作文《爸爸许了半个愿》映入弘雷的眼帘,他才开始理解儿子的感受:       “……我从小喜欢游泳,多次求爸爸带我去游泳池练习,可是爸爸老是说自己工作忙,没时间陪我去。终于有一天爸爸带我去学游泳了,我心里是多么的高兴啊!在游泳池里爸爸教我怎样划手,怎样蹬脚,我们游得正起劲,忽然放在泳池边上的BB机响了,原来是他公司发来传呼,要他立即赶回办公室去。爸爸只好起身离去,我感到多么失望啊!……后来我看到爸爸评上市劳模的大幅照片被挂在了市中心的宣传栏上,我才理解爸爸为什么只许了半个愿。”一篇六、七百字的文章,稚嫩而率真,署名“葛忻宇”。      弘雷看后不禁一阵心酸,想不到才十一二岁的儿子能写出这样的文字来,小时候唯一打忻宇一巴掌的情景,又显现在他的眼前,“爸爸,都是我不好!”脆脆童音在耳边响起,还有什么更令弘雷觉得愧疚的呢?!
  那么小的孩子,懂得原谅大人,而自己却老是执着于自以为闹心的事:看到的只是忻宇自从迷上了游戏机后,日渐沉湎其中,没日没夜地玩电脑游戏。直到高考了,眼看明天就要进考场了,他照玩不误,直到深夜十二点多还不肯休息。高考成绩公布,差7分落在了重点大学录取线外!这么无节制地玩电脑,把弘雷气得直跳,多次训斥不听,一天,他终于忍无可忍,一把将电脑举起,摔了个粉碎。但没用!家里不让玩,他就去外面游戏机房照玩。      报纸上、电视上到处登着小孩子在外面玩游戏机,有交上坏朋友、沾染不良习气的,有被判刑送去劳动教养的,更有家长发出“救救孩子!”的疾呼,弘雷又极为担忧。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弘雷找忻宇谈心,强忍着性子问忻宇:“为什么不将主要精力放在读书上?”“为什么要搞这些毫无意义的游戏?”……一个个责问,少不了居高临下的姿态。
  忻宇却振振有辞:“功课我怎么没有管好?不玩电脑,叫我干什么?”
  “你可以做一些其他更有意义的事嘛,譬如看看一些有益的课外书。”弘雷熬着火气说。
  “没有什么书好看。那些报纸、书上的东西都是骗人的,我花哪个时间做啥?”忻宇的话可触到了弘雷内心的软处,弘雷无语。两人常常为此谈崩,一连几天互不搭腔。
  看到电视上在播放推介那位开发游戏软件大鳄的报道,弘雷气呼呼地说:“真不像话!如此害人子女误人子弟的东西,居然还在电视上替他吹?!”      在一旁的忻宇却说:“这人有大贡献。每年几十个亿,对GDP增长作出了杰出贡献呢!你知道不知道?”弘雷气得真想把电视机也砸了!该死的电脑游戏,对于那些少不更事的孩子简直与毒品无异,害人哪!
  可是,慢慢地弘雷的看法开始发生了一些转变。随着电脑游戏越玩越精,越玩越高档,需要电脑不断升级,忻宇知道老爸是不会拿钱支助他的了,也从来不开口向老爸要,慧英给他的零用钱,他就不断地自行更换电脑里面的内存,提高容量和网速,还用淘汰下来的零部件装配出一台新的旧电脑送给老爸,教老爸如何操作。
  弘雷大受感动。面对互联网的迅速普及,弘雷80年代在大学里学的最基础的basic语言,完全不够用了。遇到不懂之处,他只好老老实实请教儿子。这下轮到儿子教训老子了:“哎呀,你怎么嘎搞不灵清的?硬件呢就像一个仓库,软件呢就相当于进出仓库的人和物……算了,算了,和你一时也说不清楚,你只要掌握好如何操作就行了!”儿子也没了耐心。
  弘雷很快发觉,电脑对于开展外贸业务成了必不可少的工具:依靠电脑做服装生产指示图,只需扫描、复制、粘贴,一下就成了;要寻找生产厂家,也无须再通过查询114挂长途了,只要上网一搜索,信息量大、来得又快,而且储存取用都极为方便。弘雷一旦使用习惯,就再也离不开电脑了。只是出现故障,还得打电话去求儿子。可故障一到忻宇手里,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弘雷少不了表扬他几句:“嗯,你这两下还可以嘛!”      忻宇得意地说:“你看,还不让我玩游戏?现在的知识不就是在玩中间增长的吗?!”弘雷无言以对。
  寻回瓷瓶看来是无望了。手头的资产在增加,除了买车、买房子,弘雷觉得与其把钱留下来给孩子,再多的钱也会用光,甚至还会助长孩子的依赖性和不求上进的坏习惯,不如帮他搭一个新平台,使他开阔视野,学历和知识面更上一个层次。当然弘雷想得更多的是,换个环境,说不定可以使忻宇远离这帮成天玩游戏的狐朋狗友,于是决定送他到国外去读硕,想不到忻宇也乐意。弘雷哪里知道,互联网上玩游戏根本不在乎国界,只要能上网,身处世界哪个角落都能玩。出国首先要过外语关,起先弘雷还担心,参加工作快两年的忻宇能行吗?谁知忻宇一边工作,一边复习,以雅思7.5分的高分,同时被悉尼大学和澳洲科技大学录取。
  直到忻宇走进民航机场国际出发的通道,将要离开边检的那一刻,望着儿子背上那鼓鼓的双肩包,拉着行李箱往里走去的样子,弘雷的双眼湿润了。小时候那个既淘气又懂道理的小忻宇又浮现在眼前:“爸爸,都是我不好!”胖嘟嘟的小脸上留下了自己那清晰的指印……
  现在转眼两年硕士学业要结束了。弘雷希望忻宇拿到绿卡后,留在澳洲工作。看到眼下许多高官巨富们都忙着把自己的子女和家眷移居到国外去,大批的资产通过各种渠道流向海外,他们这么做不也是为了家族的延续和子女的未来吗?想到葛家祖先为了远避战乱繁衍后代,从北方一路逃来南方,最后在温州那个三面环山一面环水的穷山沟里蛰伏下来,才有了今天葛氏一脉的兴旺,趁自己有点积累不如让下一代留在海外谋发展。于是弘雷与妻子慧英商量后,希望忻宇也朝这方面努力。
  QQ视频聊天中,忻宇说,硕士毕业证书到手后,已拿到了澳洲的工作签证(工作绿卡),但工作需要自己去找,以后要连续在澳洲住满两年才能拿入籍绿卡。眼下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家里汇去的钱存进银行舍不得用,在给洋人做家政。为了多赚钱,每天同时打两三份工。弘雷问他,身体怎么样,他总是说“还好”,并邀请父母去澳洲住上几个月。儿子从小到大没离开自己一步,一下子走得那么远,慧英原本就不放心,催着弘雷赶紧启程出发。
  踏上澳洲大陆的土地,弘雷看到了忻宇在国外的真实生活。说是做家政,不过是每天开着一辆汽车,挨家挨户去给人家打扫卫生。收入按小时计,比国内是高多了,与女友同住,房费每月900澳元,相当人民币五千多元,吃饭自己烧,倒是省的。一个月下来,也有收入的一半可作为积累。小车是刚买回不久的二手车,只需人民币一万多元。在这个人口稀疏的大城市,搞家政一天同时要跑相隔四、五个街区的几户人家,开车便可节省许多时间。弘雷想起读书时0.2因说了“美国工人开小汽车上班”而遭批判的事,现在跑到国外一看,才知道工人开小车上班不过是很普遍的现象。
  离开国内前,弘雷经常收到林天尔发自北京的伊妹儿,称现在高校也搞起教育产业,一些教授讲师不安心教书和学术研究,只知道外出捞钱,甚至为了评职称不惜抄袭剽窃他人的研究成果,拉关系送红包求评审过关更是司空见惯的事,0.2感叹道,我们这代人是看不惯这些现象,但又有什么法子呢?0.2还说到自己现在主要从事学术研究工作,享受着政府特殊津贴,有了200来个平米的居室,生活还不错,欢迎弘雷来北京玩。弘雷倒确实常在媒体上看到0.2出席一些重要学术研讨会议的报道,他很为自己有这么一位老同学而骄傲,像0.2这样是学以致用了。眼下看自己儿子,一个硕士毕业生干这种营生,能有什么尊严?虽说也算一份工作,弘雷心里总不是滋味。忻宇却笑着说:“在这个国家里,只要不干违法的事,做什么都受人尊重。只是自从到了国外,我的‘爱国思想’倒是增加了不少!”
  “怎么说?”弘雷有点惊讶。
      “在国内时,我对那些政治什么的,一直抱无所谓的态度。到了国外,无论这里有多好,我作为一个中国人都有一种失落感。因为终归不是自己的国家,有一种隔隔开的味道!”这话倒是说到弘雷心坎里去了。      走过世界二十多个国家,在一个国家住上三个月,实地深入考察当地的风土人情,在弘雷还是头一遭。空余时间,忻宇陪伴他们游览悉尼歌剧院,去市政府大厅和国家博物馆参观。在国家博物馆里,弘雷同样抱着一线希望,在众多的展品中寻找中国古代瓷瓶。遗憾的是,若大一个博物馆,瓷器类藏品还不及日本一个地方美术馆。尽管弘雷知道,澳大利亚长时期只是英国的殖民地,而日本在近现代特别是二次大战期间,窃取了中国大量的文物,弘雷仍想作一番努力。      大部分时间是弘雷慧英自己出游,从首都堪培拉到第二大城市墨尔本,从黄金海岸到蓝山,那洁净的空气,那田园式的风光,那湛蓝的天空,那海天一色的大海,无不令弘雷夫妇陶醉。
      每天清早从住处步行去往附近费谢尔德公园干净安静的街道上,看着周围清洁幽静的环境,人们相互间那么友好亲切,又那么自觉遵守规则,过人行道只要见到红灯,即便无车都静静站着立等候。生活和出行也是那么方便,住地不远就是一个超市和食品一条街,买东西仅几分钟路程……“人间天堂”不过如此。更多的是弘雷看到,这里同样是“没钱寸步难行”的地方。好是好,兜里没钱试试!终于弘雷认识到他国非长留之地。他同意忻宇回国去,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才是最大的幸福。
      忻宇女友不愿回国,双方感情又不合,两人就分手了。尽管女友最后学期学费生活费都由弘雷承担,儿子不喜欢的,弘雷也不勉强了。付出的是金钱,换来的是教训,弘雷只能这样想。忻宇回国后一时工作难找。弘雷不免自责,长期来只顾工作事业,既缺少人际交往,也不会编织关系网,如今帮不上半点忙。忻宇却劝慰弘雷不必着急,他上网递简历,上门去面试,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待遇高又称心的工作。      儿孙自有儿孙福,父母哪能包办一辈子?弘雷始信,一代人自有一代人自己的选择。家如此,国也如此。

晨晨 发表于 2014-2-16 10:17:14

我们老三届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人到中年了还在不停的拼搏,在孩子成长的阶段,的确愧对孩子。忻宇的作文应该好好保存,会让我们认真回味我们的人生。孩子玩电脑,老爸不理解的历史,我们都经历过。忻宇是个要强的孩子,既新潮,又懂事,在国外打拼,无论学识,经历,经济上都有所斩获,却能回到生他养他的父母身边,正如他小时候您的心里想的:即使嘴上争辩,心中颇为慰藉。做父母的,这就是幸福。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17 11:45:44

嗯,这一节写得有些仓促,已作了一些调整。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053 长篇小说《人道》第七章·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