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17 19:04:37

054 长篇小说《人道》第七章·4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23:01 编辑

                                                         姜韵断断续续地讲述着瓷瓶的故事,弘雷听
                               了又惊又喜。他听从姜韵的劝告,继续耐心等待。
   
                                                            4
      望着舷窗外那白白的云层,像是一望无际的棉海,天空湛蓝洁净,阳光一片灿烂,第一次坐上连续飞行十二个小时的长途飞机,从中国的上海到美国西海岸的洛山矶,横跨整个太平洋,弘雷像是在梦境中一般。      太平洋上空强大的气流,使硕大的飞机如一叶小舟在大海里上下剧烈颠簸着。想到了小时候自己那么怕打雷,想到部队时亲眼所见的飞行事故,这悬空八只脚的,弘雷肚子里翻腾得更厉害了。人到了天上,俯瞰大地,身处空旷浩瀚的宇宙中,才知道自己是那么渺小,人性有多么脆弱!他久久不能入睡。整整十年过去啦,电影《难忘时刻》在眼前一幕幕浮现,与姜韵相约十年后在帝国大厦相会,冥冥之中竟成了箴言!很快要见到她了,弘雷既兴奋又慰藉,想着想着,睡意才慢慢袭来。   听去过美国的朋友都说,只有到过美国,才知道什么叫资本主义。过去国人眼中长期视为毒蛇猛兽,邪恶之源的地方,其实并非全部真实。这里给人的总体感觉是富有,安逸,平静,教养和礼貌。一如弘雷去过的德国、法国、英国及那些北欧国家一样,这里的环境繁华而优雅,人们开着漂亮的私家车,从超市购买商品,成桶地买矿泉水、牛奶,成打地买T恤衫,街头上各种肤色的年轻人穿着打扮各式各样,无论是否相识,都礼貌地相互问好,进出电梯,遇到女士,男人们主动后退一步,说声“Lady’sfirst!”(女士优先)外来人想要问路,马上就有人围过来问:“Can I help you?”(需要帮助吗?)一位老太太怕弘雷没搞清楚,还亲自带领他走了三四个路口。      美国人讲求效率,拜访客户必须事先约定,否则即使走上门去也吃“闭门羹”。美国人行事风格简洁而明快,没有端茶递水请客吃饭这套繁俗礼仪。弘雷还记得与史密斯先生初次在广州白天鹅宾馆豪华大厅里会面的情景。四周廻响着优雅的钢琴小提琴协奏曲《献给爱丽斯》,身边是人造瀑布的潺潺流水声,本来是个悠闲漫聊的好去处,谁知史密斯上来开口就问:“Do you have any Quota?”(你们有配额吗?)      “No,we haven’t now.”(没有,我们现在还没有。)他如实回答。      “No Quota ,no business.”(没有配额就没有业务)史密斯不容置辩地说。真是个傲慢的家伙!弘雷除了和他交换一张名片外,再也没有什么可多谈的了。但他记得一句俗话叫做“赌财不赌气”,回到省城硬是放下身段,一次次给他寄样报价。棉质化纤制品要配额不能做,就做不要配额的丝绸产品,终于以绢丝针织衫首先打开了美国市场,拿到了一万余件十多万美金的单子。后来正是这位史密斯先生帮助姜韵办好了赴美邀请和担保。弘雷离开市公司下海后,与史密斯的B&M公司不仅继续保持业务联系,而且还通过史密斯的介绍结识了几家新客户。他更体会到,纺织品客户是认人做的,客户一旦做熟了,赶都赶不走。      这次弘雷来美主要目的除了看望姜韵外,就是走访几家新老客户,好在他们大多都在纽约华尔街和时代广场附近。姜韵住在新泽西州,这几天手头正忙,让弘雷先把该走访的先走访掉。      业务联系之余,弘雷受弟弟弘锋所托,顺道看望弟媳芳玲的叔叔。这位原先蒋介石总统府的侍从医生,早年虽由台湾来到美国,但仍是美国台湾两地跑。大陆开放后,他也曾回来探亲,弘雷兄弟热情接待过他。现在见弘雷到来自然很是高兴,约了几位亲戚老小与弘雷相见,并请他吃饭。席间,弘雷向他打听陈元鹏的消息,叔叔笑着说:“陈元鹏老啊,晓得有这个人。那时我还年轻,在他面前只能算是小字辈啦,我知道他早在五十年代就过世了呀!”稍停片刻,接着又说:“嗯,陈老应当还有后人在的,下次我回台湾帮你打听打听。”弘雷忙说:“那最好,谢谢叔叔了!”      饭后,主人们当着弘雷的面一五一十掏腰包按份额凑钱付帐,弘雷看了有点不可思议,也太寒酸小气了吧!事后听姜韵讲,这是人家的思维与我们不同:美国人觉得这样做才体现公平:身为主人,每个人都有权体现自己对客人的欢迎,所以事先讲好“分摊制”就得大家掏钱――这就是America Style(美国人的风格),连长期居住在美国的中国人都学会了。       终于与姜韵会面了。      “我一早从学校坐地铁赶过来。到这里生活还习惯吧?”姜韵爽朗地笑着,问道。       弘雷忙着打量眼前像是突然从天外飘来的她,尽管在视屏聊天中经常见面,但见到真人感觉总是不一样的。只见姜韵上身穿着水绿色条纹T恤,下着紧身牛仔裤,一副随意开朗的模样,完全没了离家出走时那种消沉低落的痕迹,更没了读书时那种高傲矜持的小姐作派,只是白净娟秀的面容和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依旧。身体比过去丰满了,显出成熟女性的风姿,人看起来要比视屏上显得年轻多了。      弘雷说道:“可以啊,来这里吃住都很方便的。你看起来不错嘛!”       “嗯,还行。你生意谈得还顺利吗?”姜韵关切地问。       “签了几个单子,有些要等回去打样确认后,再决定做还是不做。”弘雷回答。       “好的呀,有收获就好。你这段时间来正好,美国开始休假了,我可以陪你去各地走走。”姜韵快活地说着。       “还记得我们在湖边雨中分手时的约定吗?”弘雷忽然发问。       “怎么不记得?你说‘十年后帝国大厦相见’,到今年正好十年过去,都是被你说坏的!等了你这么长时间才来!”姜韵责怪着曾经的同学和恋人。       “是吧,很凑巧,正好十年!你看起来还是老样子,我可是老了不少啦!”弘雷有些悲观。       “呵呵,你变化也不大呀!转眼你五十出头了吧,我是提前上学的,小你两岁,也快五十了,孔夫子说,五十而知天命,我们是都该知天命了。唉,为什么你非要等到满十年才来看我呢?”姜韵道。       “你还记得电影中那句‘如果有一方不能赴约,一定是有原因的’的台词吗?美国市场很大,纺织品需要配额,前几年我只能做日本和中东市场。现在好了,WTO很快就要签订了,以后不需要配额了,我就抓紧来了。”弘雷干巴巴地解释道,自己都觉得没有半点幽默感。       “抓紧来?你还会记得牵挂我?是为了找你的瓷瓶吧?”姜韵反问道。       “当然记挂着你啦!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你怎么找得到瓷瓶?”弘雷笑道。姜韵也笑了,大大方方地将自己的手臂插进弘雷的胳膊里。      两人沿着曼哈顿第五大道走去,沿路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各种肤色,各种打扮入时的男男女女摩肩接踵。远远望着高耸入云的帝国大厦,弘雷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过去只在电影中看到的伟大建筑,已近在咫尺。正如《难忘时刻》里穿着鲜艳红衣服的女主人公麦凯,迫切期待登上楼顶与心爱的人相会那样,他深情地望着身旁的姜韵。      她正全神贯注地边走边介绍着:“帝国大厦建成于1931年,曾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是世界最高楼,它的英文名字是Empire State Building,全称应当是帝国州大厦,共102层楼,整座楼高1250英尺,得坐三辆高速电梯才到顶端……       “现在我们正在走爱因斯坦、邱吉尔、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等名人都登过的楼哩!你知道,自它建成以来已有不下250万人次登上楼顶呢!”当两人上到最顶层时,姜韵这样赞叹道。只是此刻没有尼克最后会见双脚受伤的麦凯、发现正是她买走自己的画那些浪漫的镜头,耳畔也没有那柔曼的钢琴曲。      顶层的四周围着高高的铁丝网格,给人有点冰冷的感觉。透过铁丝网格放眼朝四个不同方向望出去,整个纽约城尽收眼底。远近高高低低的大楼,像树林一般遍布在这个世界级的大都会里,在帝国大厦的映衬下都显得那么矮小了。这时,弘雷耳边忽然响起了熟悉歌词声:

      “雨淅沥沥下 不停息 揪人心 思不断       抬头看天 乱云象翻动的心潮       此刻怎么能平静 平静…
…      “咦?这不是我写的《雨中的思恋》吗?你什么时候把曲谱好了?”弘雷顿时陶醉了,一边轻轻地用手打着拍子,一边示意姜韵继续唱下去。      “好听吗?我在QQ上没对你说,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唱毕,姜韵说。      “真好听,旋律很优美!教我唱吧!”弘雷迫不急待。姜韵便一句句教他轻声唱了起来。弘雷却越唱声音越响亮,引得周围的老外都朝他们看过来。      “好啦!看你,还来劲了!”姜韵提醒道。      弘雷这才吐吐舌头,改问道:“你真的有瓷瓶消息了?我这次来能见得到吗?”像是时空交错,一切在梦幻中。      “真是你家的瓷瓶啊!我在视频上把图片都发给你看了,你也基本认定了。现在这案子还处在审理过程中,标的物封存在那里,无法见到。美国的事只要进入司法程序,只有耐心等待,急不来。”姜韵说道。      “嗯,不急,不急!”弘雷嘴上这么应着。姜韵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继续说道:      “My gad! 当时索斯比传出要开拍的消息时,我心里真是特别紧张。生怕一旦公开拍卖,瓷瓶被陌生的卖家拍走,怎么追得回来?!”      “嗯,幸好被你们校董事会阻止住了……这些你在QQ里都给我讲起过了。我想知道的是,你怎么会遇上这只瓷瓶,你们校董又为何要出来阻止拍卖这只瓷瓶呢?”弘雷接连问道。      “嗨,路上三言两语也说不清,回到旅馆慢慢聊吧!”姜韵笑着说。    后面的几天,弘雷在姜韵的陪同下,游览了华盛顿国立博物馆,美国国会大厦、联合国总部,自由女神等地,有时间姜韵就断断续续地讲述着瓷瓶的故事,弘雷听了又惊又喜。自家的瓷瓶竟然漂洋过海到大洋彼岸来了,真是奇遇!他听从姜韵的劝告,先耐心等待,放松自己,尽情享受在美国的这些日子。按照弘雷的行程,姜韵陪他来到南部的海滨城市迈阿密,以便他从这里转机去南美洲的玻利维亚访问。短暂的逗留,令两人格外地愉快。      蓝得透明的天空下,是一望无涯的大海,盘旋在头顶的海鸟不时发出清脆的鸣叫,两人沉浸在童话般的境界中。通往海滨长长的道路上,沿途是色彩明快鲜艳的建筑物,高高的椰子树和棕榈树下,玫红色的三角梅争相开放,穿着热带鲜艳泳装的游人像是预先约好了一般蜂拥而至,男男女女光着膀子,拖着拖鞋,有的夹着滑水板,有的蹬着自行车,一群接着一群,说说笑笑地从身边走过。那些年轻女子更是招人眼球,高耸的乳房,只是两片小布片盖住乳头,圆浑的臀部,用一块小小的三角片遮住隐私,全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和活力。过去国人认为邪恶的东西,这里是见惯不怪,成了一道难得的风景线。      一路没有公共交通车,两人拦到了一辆由一对中年葡萄牙夫妇开的丰田客货两用车,他们热情友好地邀请两人同行。海边和矄的风阵阵吹来,葡萄牙夫妇放声唱起歌来,弘雷和姜韵也放开喉咙和他们一起唱。英文歌唱后,唱中文歌,葡萄牙夫妇不会唱,在一旁舞着手臂打拍子。歌一支接着一支,大家开心得叫破喉咙,直叫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自从踏上社会参加工作后,弘雷还从来没有这般自由、轻松、快乐和放浪形骸过。      畅游在清澈透明的大西洋里,姜韵要求弘雷托住她的背,弘雷规矩地把手放在姜韵的肩部和腰际。姜韵仰面对着天,丰满的胸脯起伏着,弘雷看得入迷。突然一个浪头打来,姜韵一下被浪掀翻了身,紧紧抱着弘雷,或许是呛到了一口海水,她剧烈地咳嗽着,闭着眼,不停地抹着长长的头发上淌下来的海水,弘雷紧紧地抱住了她。      并排坐在加勒比海银色的沙滩上享受着夏日的阳光,喝着清凉沁肺的可口可乐,姜韵还在回味着刚才的情景,“怎么样,留下来吧!别回去了?”姜韵矫滴着声音问道。      “不啦,我还得回去。”弘雷肯定地答道。      “为什么?”姜韵有些惊讶。      “我属于那个国家的人,这里再好也是人家的。”弘雷看着姜韵的脸说。      “你难道苦头还没有吃够?文革中受追查,文革后又遭人暗算。你看这里多好,自由自在,没有人限制你穿什么,做什么,应该信什么,不应该信什么。像你这样有才华、肯刻苦的人,在这里一定有发展前途。”姜韵描绘着。      “过去的一切就像一幅图画,无论画中的颜色是鲜亮或是灰暗,都是一幅好画所必需的,都值得珍藏。我相信你讲的都是事实,但我恐怕就是这个命了:只配盖稻草,无缘黄金被啊!”弘雷笑道。      “你难道就不想和我长期在一起?……厌我老了?”姜韵无奈地侧过身,将双手扣在弘雷的颈上。   “不,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最美丽的,可惜我们此生是有缘无份了。我的根在大洋彼岸,那里的文化熏陶了我,我已习惯了那个环境,换个环境怕是反而不适应了。”弘雷想起自己澳洲行的感受,接着又说:“我们家族有条族规,独生男丁成家后没有儿子,才可再娶。我现在有了家,又有了儿子,已是命定了。你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是好的。我劝你抓紧时间,成立一个新家吧!”   “嗨,谁会来娶我这样一个半老徐娘呢?”姜韵松开了双臂,有些伤感。   “你不是学过易经吗?可以算算呀,自己有没有桃花运?”弘雷笑道。   “算过了,有啊,说是今年下半年交桃花运,但来自远方,我猜就是你啦!”姜韵又来情绪了,想用手指点弘雷的鼻子。      弘雷下意识地将头一偏,躲开了她的手指,笑道:“哈哈,不会吧!对你一个中国人而言,‘远方之人’说不定指的是老外呢!”。两人说说笑笑,直坐到太阳西沉,看着大海和沙滩被抹上了一层金色的余辉。      这时,与姜韵在省城时雨中送别的那一幕又浮现在弘雷的脑海里,他跟着姜韵,轻轻唱起了自己写的诗歌:

       雨淅沥沥下 不停息 揪人心 思不断       抬头看天 乱云象翻动的心潮       此刻怎么能平静 平静       我的思恋无尽 难尽 你在何方       我多想化作雨 去看你        满腹话 如今不知从何讲       牵手共忆过去美好时光       同是这样的雨天 你我行走路上       路泥泞 脚泥泞 雨湿衣裳       你羞红的脸庞 象花儿般绽放       伞下听不到雨的歌唱        又雨天 你对我说 将去远方       从此我倍尝孤独悲伤       整日里 是迷茫       你为何匆匆离我去远航       那个雨天 那条小路 难忘       多想再牵手 默默听雨在轻唱       怎么能忘 在雨中 在路上     怎么能忘 在雨中 思 想

晨晨 发表于 2014-2-17 22:11:42

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终于有了瓷瓶的下落,一对有情人也践了十年之诺,终于在帝国大厦的顶端圆梦。弘雷的《雨中的思恋》很感人,但等了弘雷十年的姜韵却只能“牵手共忆过去美好的时光”,有情人难成眷属,让人唏嘘感叹!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18 12:47:45

人生如梦,总是称心如意五六七,不如意者三四五。谢谢朋友的关注和点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054 长篇小说《人道》第七章·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