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21 19:20:28

056 长篇小说《人道》第七章·6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23:06 编辑

                                                            尽管没有拿到证明材料,弘雷已经很满足了,毕
                              竟离瓷瓶成功回家又近了一步。

                                                   6
      又是一个金色的秋天,明媚的阳光照耀着,湖畔的群山变得色彩斑斓,路边那些金黄色的树叶飘落下来,在微风的吹动下飘忽着,在弘雷眼中变为一个个欢跳的金色音符。弘雷今天心情格外好,从公交车下来后,徒步向检察院走去。现在市区越来越拥堵,开车难,停车更难,前些天三处金震南处长来电话,告诉他郑淮虎从玻利维亚被引渡回来了。现在他要去找金处长,是想请金处长帮个忙。      一路上,他想着该如何向金处长表述这个问题。他们这些检察官现在是够忙的了,哪有时间听自己碎烦[注]。一个月前姜韵发来伊妹儿,称美国那边瓷瓶的返还工作进行得很艰难,现在美国法院提出要求,中方必须出具证明,要有足够的证据说明瓷瓶是从大陆走私出去的。这可不是像在国内,随便找个证人什么的说几句便可。      什么证据才足以说明呢?母亲去世七八年了,陈元鹏的一些照片文革初都烧了,陈老自己更是去世久远,他的后辈在台湾尚无消息,并且即便找到也未必可以作为此事的直接证人。当事人郑淮虎又远在南美。证据,证据,到哪里去找证据啊?      突然,他想起了那本《毛主席语录》小红书,里面藏着那张从瓷瓶里倒出来的小纸片,还有自己当时在美术教室测量瓷瓶后,随手用铅笔记录在语录本扉页上的数据,如果找到这本小红书,或许可以作为一个证据吧?他赶紧问妻子慧英:“我们都搬三次家了,你还记不记得我过去的一些东西都放到哪里去了?”对家里的事,他始终是个马大哈,什么事都得依赖妻子。幸亏慧英在家庭小事方面记忆力特强,问什么都难不倒她。慧英稍加思索就说:“你去自己书柜的最下面那层找找看。我记得当时是把你小学的奖状、毕业证书、日记本之类都放进了一个空月饼盒子里的。”      弘雷上到顶楼的书房,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小红书,他喜出望外地对慧英高声叫道:“嗯,全靠你!”      “你啊,用得着我的时候,尽说好话。平时让你把自己东西保管好,你不听,只知道东西乱摊!”慧英嗔怪道。      “对,对!改进,一定改进!”弘雷心情好时,脾气也格外好。他满口应道,赶紧翻开语录本,果然那些数据还在:瓶高31.6公分,口径3.5公分,底径9公分……虽是三十多年过去,除了语录本纸上泛出一些酱油色小点外,数字清晰可辨。数字旁边还画有一个圈,圈中有个“寅”字。它帮助弘雷回忆起,那是瓷瓶底上刻着的唯一一个凸出的楷书字。正是好记性不如赖笔头了!      弘雷又把语录书的红塑料皮脱下来,里面藏着的那张发了黄,满是斑点和被蛀虫咬破的旧宣纸依然在,上面娟丽瘦金体小楷写着的几行诗:“悠悠乾坤水长流,草木曷易非所求。丙火离家土木归,千万金银付西洲。”字迹也依旧可辨。他赶紧用扫描仪一一扫描下来,并加上了文字说明,传给了姜韵。      姜韵回复说,这些材料有一定的说服力,但还不够,还不足以说明美国的这只瓷瓶就是你家的。弘雷有些不耐烦了:“那让我再上哪里找证据啊?”姜韵说:“你再想想看,要知道美国是一个法制的国家,绝对是要由证据来说话的。”      所以现在听说郑淮虎被引渡回来了,怎么不令他格外地高兴呢?      在金处长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弘雷开口就问:“郑淮虎总算被引渡回来啦?”“是的,还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弘雷,这次多亏了你这位老战友提供了有价值的重要线索。”震南将泡好的龙井茶递给弘雷说道。      “我提供的线索?”弘雷吃惊了。      “是啊,你那次为寿刚剑的事,来我这里坐的时候,不是向我讲起了访问南美的见闻吗?”震南笑着说。哦,是的,弘雷想起来了。      几年前那个美好夏天的情景又历历在目。姜韵陪同他到了迈阿密后,他转机去了玻利维亚访问。那是应台湾客户黄先生的邀请去谈外贸业务的。这位黄先生正是将史密斯的B&M这家大客户介绍给弘雷的人,所以不管路途再远弘雷都要去拜访他。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空中飞行,弘雷在南美唯一内陆国家的第一大城市圣克鲁斯机场着落了。一下飞机,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从简陋的机场朝西北方向望去,是延绵不断的高山,弘雷知道这里是平原向高原过渡地带,首都拉巴斯就在海拔3600米的高原上。怀着首次到达南美洲大陆的兴奋,弘雷向边防检查站走去。谁知当弘雷掏出护照验证时,却被边检人员扣住了。对方讲着西班牙语,把弘雷带到一间小房子里坐下,弘雷几次站起来,用英语要求对方解释“Why?”(为什么)对方却强行把他按到座位上去,叽里呱啦,不知所云。等候在外面的黄先生,见旅客都走光了,怎么还不见弘雷出来,向值警的头儿说明情况,急急走了进来。来不及同弘雷打招呼,黄先生先从兜里掏出五元玻币,塞在看管的士兵手里,又叽里咕噜对这位士兵讲了一通,士兵的脸总算变得柔和起来,这才对弘雷说:“葛先生,对不起了,走吧!”      坐在去往市内公路的汽车上,弘雷问:“这里人怎么不讲英语?为什么要把我扣留下来?”黄先生友善地笑着说:“玻利维亚过去长期由西班牙人统治,除了土话,官方讲的都是西班牙语。也是凑巧了,昨晚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一批上海来的年轻人打群架,误杀了执勤的一位玻利维亚警察。而你的护照出生地也写着‘上海’,他们担心你与那帮上海人是一伙的。”——原来是这样!      一路上车辆稀少,人迹罕至,一条仅有两车道的水泥路向前延伸着,两边隔着一道铁丝网,望着车窗外那片广袤的荒原上,一些野骆驼在铁丝网外悠闲地散着步,在细沙和碎石的缝隙里啃着草,弘雷奇怪地问:“这里怎么会有那么多上海人?”       “这边离美国近呀!十几年前从大陆过来的偷渡客,大多是一些没有文凭的年轻人,不少来自上海,也有浙江和别处来的,他们想从这里找机会再去美国和加拿大。这些人没有绿卡,打着黑工,结成一帮帮的,经常闹出一些事来,让当局很头痛。”黄先生眼睛盯着前方说道。       “那玻利维亚政府怎么不把他们驱赶回去呢?”弘雷又问,想起刚才五个玻币就可以放人的情景,马上感到这或许是多余的一问。      果然,黄先生说:“你住几天就会体会到,这里经济十分落后,管理也很松弛,人们没什么文化,但都很善良,……”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指向右侧远处:“看到前面那片房子了吧?”。      顺着黄先生所指的方向看去,弘雷见到,三三两两灰色的建筑群在空旷的原野里孤零零地耸立着。随着车子快速驶近,建筑群上安装着的铁丝网,以及围墙四角有枪眼的碉堡,都看得一清二楚,弘雷回答道:“看到了。那是什么人住的?”      “这些庄园里啊,住着的不是大毒枭,就是一些各国的通缉犯。这些人有的是钱,逃到这里后,向玻国政府支付一大批税金,买下土地后,盖起一个个庄园,然后雇佣当地人员,发给他们枪支,自己深居简出。平时采购生活必需品也都由手下担任,几乎无人知晓里面住的是谁。”弘雷听了唏嘘不已。       这些在寿刚剑案件送高院复审期间,弘雷与老战友闲聊中无意讲到的趣事,结果说者无意听着有心,在研究追捕郑淮虎时却起到了关键的作用,金震南处长大胆地提出的郑淮虎有可能藏身在南美玻国的设想,一年多后得到了证实。在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红色通缉令和持续的监控下,郑淮虎终于被抓捕引渡回国了。      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助。现在正当弘雷需要证据时,主要污点证人到案了。弘雷向金震南提出,能否让在押的郑淮虎出具一份证书,证明瓷瓶是他偷运出境外的,然后还要翻译成英文拿去作公证。金震南反问:“为什么要郑淮虎提供这样的证词呢?”      弘雷只得从头讲起,讲到文革初期自家的瓷瓶如何丢失,讲到自己如何怀疑是郑淮虎将瓷瓶带去到香港,最后讲到瓷瓶被人转手卖到了美国,在美国亲华友好的文物保护主义学者极力主张下,瓷瓶等一批文物怎样被截住,禁止流入拍卖程序,现在必须有充足的证据,才有可能使瓷瓶返还,云云。      弘雷又一口气介绍了,中美双方作为一九七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的缔约国,正在根据公约采取文化遗产保护行动。介绍了最近在华盛顿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对旧石器时代到唐末的归类考古材料以及至少二百五十年以上的古迹雕塑和壁上艺术实施进口限制的谅解备忘录》,按照这一备忘录,美国政府应限制至少二百五十年以上的古迹雕塑和壁上艺术,包括由美国政府公布的清单上所列的各类金属物、陶瓷、石材、纺织品、其他有机物质、玻璃和绘画进入美国。而自家的古瓷瓶正是被包括在这一规定范围之内。现在可谓是万事皆备,只欠东风了。      金震南静静地听着弘雷讲完,慢条斯理地说:“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你是老政工了,该知道郑淮虎这样的大案要案是要走一定的程序的,现在他人刚解到,何时提审,从哪里入手开始审,都要经过集体讨论决定,看来你还得耐心等一等。”稍停,金震南又问:“你刚才讲到郑淮虎将瓷瓶带去香港时,随行是不是有个叫孙国建的秘书?”      “是啊,当时我只知道他姓孙,我站在远处看见孙秘书提着淮虎的手提包,里面拿出一只瓷瓶,很像是我家丢失的那只。可是因为过境的人很多,很拥挤,我无法走近去看。”弘雷醒悟过来了,赶紧说。       “嗯,这个孙国建和郑淮虎已离婚的前妻胡素怡倒是有揭发证明材料在卷宗中的,我得先请示过领导,才能将有关资料复印给你。”震南诚恳地说道。      尽管一时没有拿到有用的书面材料,弘雷已很满意了,毕竟离瓷瓶成功回家又近了一步。好事多磨啊!    
      注:杭州话“碎烦”,比喻讲话啰嗦,抓不住重点。杭州人有北方人爽直的性格,讲话一般喜欢直来直去,对说话啰嗦的
            人,有时会直接指谪对方“不要碎烦!”


晨晨 发表于 2014-2-22 15:25:19

看来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助,玻国之游无意中为找回瓷瓶帮了大忙。看来人的善良之心,老天还是有回报的。

晨晨 发表于 2014-2-23 07:38:11

昨天电脑不好用,上传吃力,今早好了,想删掉重写,竟删不掉。这位检察官真不错,既有专业水准,不逾矩,又有战友之情。期待下文。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23 11:33:04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2-23 11:38 编辑

晨晨 发表于 2014-2-22 15:25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看来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助,玻国之游无意中为找回瓷瓶帮了大忙。看来人的善良之心,老天还是有回报的。 ...
哈,书从巧合中出。这一章节的构思是大费一番脑筋,既不能说成是弘雷去举报,因为那不符合弘雷的个性,也有悖于弘雷内心的道德标准(淮虎毕竟是他的救命恩人,怎么能恩将仇报呢!)但又要让检察部门有寻找到淮虎的线索,否则故事就写不下去。于是设计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也是说明善恶终有一报吧!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23 11:36:43

晨晨 发表于 2014-2-23 07:38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昨天电脑不好用,上传吃力,今早好了,想删掉重写,竟删不掉。这位检察官真不错,既有专业水准,不逾矩,又 ...

哦,让您费心了。其实可长可短的,想着随便写一点就行。是的,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有正义和邪恶,存在好人与坏人。一概而论,都是缺乏辩证法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056 长篇小说《人道》第七章·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