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24 17:15:34

057 长篇小说《人道》第七章·7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23:10 编辑

                                       梅瓶里纸片上所写的诗句,反映出那个时代
                                 人与人之间的真诚情谊。

                                                          7
      亦梦。亦幻。      令人翘首期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弘雷和弘锋、小桃俩一起赶去下榻的宾馆,看望美国来的客人。宽大华丽的茶几上,摆放着那只古色古相的梅瓶,依然是那熟悉的色彩,依然是那熟悉的形状。为了这一刻,弘雷苦苦寻找、等待了四十余年!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弘雷喜极而泣,老泪纵横,一会儿上前捧着梅瓶,亲吻着、抚摸着,一会儿又将梅瓶放回原处,远远地端详着。整整四十三年啊,心爱的梅瓶终于回到了自己身旁!时空交错,恍若做梦,此刻他彷佛在时光隧道中穿行。      只听姜韵在一旁表示歉意,说:“我们本来是想从美国直接飞到上海,再转道来这里的。但北京方面一定要我们先去那里,举行完记者招待会再分赴各地,还说这是中美在文物归还方面合作的一个典范,需要扩大影响,我和唐棣先生只得遵命。”姜韵指着身边高大魁梧、黑头发、高鼻梁、戴着金丝眼镜的美国人说道。弘雷注意到这位美国人正用自己的大手紧紧拉着姜韵的手,虽说看起来是年近七十的人了,却身板硬朗,精神很好,只是显得有些腼腆。

      “靖康之变”,钦宗赵桓被掳,高宗赵构在临安建立偏安政权,定年号“建炎”,史称“南宋”。南宋人顾文荐《负暄杂录》:“宣政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宣政即徽宗年号“政和”和“宣和”(各历时7年),中间“重和”1年,共历15年。这也是北宋王朝的最后15年。顾文所载官窑被称为“北宋官窑”,位于“汴京”,今河南开封,随北宋灭亡而废弃。
    宋室南渡,在新都临安另立官窑,称为“南宋官窑”。南宋叶寘的《坦斋笔衡》记载:“中兴南渡,有邵成章提举后苑,号邵局。袭故京遗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澄泥为范,及其精致,油色莹澈,为世所珍。后郊坛下别立新窑,亦曰官窑,比旧窑大不侔矣。”说明南宋官窑为两处,分别是“修内司官窑”(也称“内窑”)和“郊坛下官窑”。这是记载南宋官窑的最早文献。

       拭去泪水,弘雷问姜韵:“我最后付给你的那几笔美元都收到了吧?”      “都收到了。已支付给了索斯比拍卖行。这家诞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大萧条时期的拍卖行很有一套,为了与同行竞争,他们在拍卖前会按评估预先付给拍卖方定金,拍卖结果如低于评估,差价由拍卖行支付,吸引了大批客户。现在中止拍卖,索斯比已支付出去的定金收不回来了,联邦法院判定由我方支付。否则,梅瓶就无法回归。嗨,说起来话长。可以说这次梅瓶等一批文物的回归,是美国考古学家、文物保护主义者和古董交易商、博物馆长期博弈的结果。记得那年我受聘于联邦政府,在暗中查访中国文物走私美国的现状……”姜韵正说着,唐棣先生忽然用半生不熟的汉语插话道:“嗯,琳达·姜是我们学校的法学博士!Number One!(排第一)”      姜韵继续笑着说:“这位是我校东方古文化研究委员会的唐棣博士,是他最先发现梅瓶等这批文物即将被拍卖的消息,于是就来找到我,问我:‘琳达,我们是否可以为中国做一点什么事?’我自然满口答应。”——唐棣,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弘雷边听边在想。

      梅瓶也称“经瓶”,最早出现于唐代,盛行于宋辽。近代许之衡在《饮流斋说瓷》详细描述了梅瓶的形制、特征及名称由来:“梅瓶口细而颈短,肩极宽博,至胫稍狭,抵于足微丰,口径之小仅与梅之瘦骨相称,故名梅瓶。”梅瓶的用途,磁州窑白地黑花梅瓶器腹有“清沽美酒”与“醉乡酒海”的诗句。梅瓶既是酒器,又是一件令人爱不释手的观赏品,因此多制作精美。    万松岭下,众窑工忙碌着,有起坯的,有搬运的,有烧窑的,窑中火焰正旺,山林烟雾缭绕。修内司官员正在逐个检查已出窑的瓷器,釉分月白、粉青、米黄三色,有冰裂纹,隐纹如鹰爪;器有各式碟、盆、碗、瓶等。明初曹昭《格古论要》称:修内司烧者,土臃细润,色青带粉红,浓淡不一。尤以粉青梅瓶为极品,造型饱满自然,通体施釉,玉质感强烈,为不可多得之官窑器物,价值不可估量…
…       弘雷耳边继续响着姜韵的话语声:“谁知围绕着美国政府将要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文物管理协议,却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一些考古学家、文物保护主义者赞成通过进口‘禁令’消除所在国对文物考古现场的破坏,而古董交易商和博物馆则担心会对自己的收藏和买卖产生影响。于是双方将此异议提交到联邦最高法院裁决。”

      富丽堂皇的金銮殿。高宗皇帝大声说道:“葛爱卿,朕记得你自南渡以来,一直随朕劳顿奔波,从绍兴越赴明州、福建再至临安,忠心可嘉;任洪州刺史披肝沥胆,夤夜操劳,业绩彪彰。朕特将此梅瓶赠送于你,以资嘉勉!”一世祖葛永昌走向前去,跪拜,三呼:“谢皇上隆恩!”《葛氏房谱》:一世祖永昌公生于宋高宗甲寅年清明日......…
…       “美国联邦法院最后判定文物保护者方胜诉,然而问题远没有到此结束。按美国政府与中国签订的协议规定,无主文物只能统一交还给中国政府。这下可把我惹急了,一旦梅瓶交给了政府,何时才可能回到你手里呢?于是我将你的家庭情况向唐棣先生作了一番介绍。谁知这下却引出了一个我根本意想不到的大故事!”姜韵讲到这里,停顿了下来。

    老虎洞窑址发掘后,引起了全国考古界的轰动,有关该窑址的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2002年中国南宋官窑老虎洞窑址国际学术研讨会”一百多位专家学者,对老虎洞窑址进行实地考察。通过对出土瓷器、窑具的研究考证后得出,老虎洞就是南宋修内司官窑。
  老虎洞窑址自1996年9月在凤凰山西北万松岭附近发现以来,先后进行了3次考古调查与发掘。坐落在2000多平方米的山岙平地的古窑址,目前已清理出龙窑窑炉3座、素烧炉4座、作坊1处、釉料缸2个、瓷片堆积坑24个,以及生活用的灶、住房等一大批遗迹,整个瓷窑工程非帝王官府不能为,老虎洞窑为南宋修内司官窑已确定无疑。

      急得弘雷赶紧问:“什么故事?”      姜韵笑着拍拍唐棣先生的背脊,说:“下面还是由唐棣先生亲自告诉你们吧!”      唐棣发问:“葛先生,你的妈妈叫严如月吗?”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弘雷感到奇怪。       “我出生在上海,从小是喝你妈妈奶水长大的……”唐棣用不熟练的中文开了一个头,接着让姜韵帮着翻译。文革中的那一幕幕出现在弘雷眼前——

      文革初。如月在铜面盆中烧着地契、房契。一张张旧照片给弘雷带来更多的新鲜感和疑问,他边挑捡边忙不迭地问:     “妈,这个高鼻子外国小孩是谁?”    “那个穿着和服的人是谁?”……    “这是唐棣嘛!这个啊,是日本人东谷一郎呀!”如月接过照片,眯起眼睛说道,不耐烦地提高嗓音:“哎呀,你认为不要的就拣出来,烧掉就是了!”

       “这么说你就是妈妈常提起的那位韩国舞女的儿子唐棣?你爸爸是美国大兵?”弘雷惊讶不已。       “是啊,是啊!爸爸妈妈还健在吗?”唐棣先生迎上来和葛家三兄妹紧紧握手。弘锋说:“他们都早已去世了。”唐棣听了,神色黯然。小桃赶紧转移话题:“真的啊?你就是唐棣?你和我大姐同岁?”       “你姐姐叫小……小,小菊,对不对?我们两个从小在上海一起长大,她现在在哪里?”唐棣急急问道。      小桃笑道:“对,对!他们一家住在南京。我们不知道这个情况,本来可以叫她一起来看你的。”       唐棣说:“没关系,我们这次有计划要去南京的,到时去看她。”      姜韵忽然想到梅瓶中那张纸片,问:“弘雷,你还记得文革初期,你曾拿出那张纸片,让我解释上面的字是什么意思吗?”       “当然记得。我这两天还一直在琢磨呢!”弘雷答道。       “想出来了吗?”姜韵问。      弘雷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润润喉咙,开始说:“我想,这四句话可能是这样的意思:首句‘悠悠乾坤水长流’,是说历史的长河像绵绵不断的流水流淌着。‘草木曷易非所求’草字头加个曷是个葛字,木字旁加个易字是杨字……

      医院病房。如月去世前对弘雷讲着:“那只梅瓶啊,早先是你祖上一代代传下来的。后来你爷爷葛逸彬的朋友杨秀伟因为给太平军送粮事败,受到清廷的追杀,准备逃往广州。你爷爷拿不出钱,就以梅瓶为盘缠,劝他路上需要时可变卖掉。后来杨秀伟跟孙中山闹革命,一直将瓷瓶保存到去世前转交给外甥陈云鹏。陈玉鹏离开大陆前又将梅瓶交还给了我和你大大......”

       “这句话的意思当是指梅瓶的转移是自然发生的,而不是谁刻意追求的。道出了那个时代虽然环境恶劣,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却是多么真诚!‘丙火离家庚木归’,文革1966年恰好是丙午年,在我国古代的五行学说中‘午’主火,所以称丙火,今年正好是庚寅年,寅主木,这句话是点明了梅瓶丢失和回归的年份。至于‘千万金银付西洲’就好理解了,是花了千万元钱才使梅瓶得以最后回归。”       “好!”大家听了弘雷的解释,都击掌称好,唐棣更像个孩子般叫道:“Great!(太好了)中华文化太神奇了!”随手拿了一张宾馆的信笺纸,要姜韵记录下来。      姜韵笑道:“嗨呀,我早记在脑子里啦!”见弘锋、小桃两人捧着梅瓶还在仔细地看,转而问弘雷:“听说你去看过郑淮虎了?”      监狱会见室。隔着铁栅栏和厚厚的一层玻璃。身穿蓝白相间条子服刑服装的淮虎神情沮丧,脸色浮胖,那对小眼睛被挤得更小了……       “是啊,古话说‘君子交绝,不出恶声;忠臣去国,不洁其名’嘛,我和马必金一起去的。”弘雷答道。      “怎么样?他的精神状况如何?”姜韵又问。      “自然很消沉。受贿三千多万,还有一千多万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判了个死缓。”弘雷叹息道。       “这么多啊!那马必金现在日子好过吗?”姜韵再问。      “嗯,我们班同学中算他最运气,像穆森、陈志坚几个前些年早下岗了,几百元钱一个月,连生活都没保障。他好,公司转制,大股转到他个人名下,每年光分红一百多万!他让淮虎放心,淮虎在美国的女儿他会继续关照好的,还说正在想办法给淮虎搞保外就医。他公司在郊区造了一家高档会所,到时让淮虎住到那里面,包吃包住。”      “那你对淮虎说些什么呢?”姜韵笑着问。      “我还能说什么?劝他想开一点,安心接受改造呗!哦,顺便告诉你,我这次才知道,郑淮虎的出生年月日时竟和我完全一样!”弘雷突然想到这事。      “这么巧?你们俩八字相同?”姜韵也楞了一下。

      算命先生的命批:葛小虎 戊子 丙辰 壬午 壬寅......……    民国三十七年农历三月十九日凌晨四五点间。上海虹口医院。一个重达十斤半的男婴呱呱坠地,母亲给他取名小虎;    同一时刻。淮北一家农户的茅屋里,另一个男婴也哇哇哭着来到人世间。前方传来了淮海战役的隆隆炮响,母亲给他取名淮虎……    儿歌响起:两只老虎,两只老虎,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是的。”弘雷哑然失笑,从遐想中回过神来。      “人的八字其实是客观存在的,主要揭示一个人的性格。不要说,你们两人的个性还真是有不少相似之处呢!都很聪明、能干、执着,有干大事的魄力,有成就事业的可能。只是淮虎的聪明没有用到正道上;你呢有机会给你,不用。所以都没有达到命运预期的结果。所以孔子说‘君子知命,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姜韵说道,稍顿又问:“你现在都好吗?外贸业务还在做吗?”      弘雷全神贯注听到这里,答道:“早几年就不做了。钱是赚不光的。我对自己说,前半辈子献给国家,献给事业,后半辈子留点时间给自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弘锋这时笑着插话道:“姜韵,你太差劲,管自己到美国去,不拉弘雷一把——哈,说笑话的!我们两个现在都退休了,参加省市书法绘画研究会,弘雷已是小有名气的书画家了!”      姜韵也乐了:“哈,你这个弘锋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调皮。你问弘雷,他还用得着我拉?我知道他做什么都会干出成就来的。”又侧身对弘雷说:“我替你总结一下,你一生到现在呢,共有四次华丽转身:一是由学生转为军人,二是由军人转为国企管理,三是由国企管理下海当商人,四是由商人转为文化人……”      弘雷笑道:“哪有什么华丽转身?!都是逼上梁山的。如你前面所说,我是老同命运作对,自己同自己过不去,生就的劳碌命!”说完,他看了唐棣一眼,心里虽已猜出几分,还是忍不住问姜韵:“你和唐棣现在都好吗?”      姜韵牵着唐棣的手,露出甜美的笑容,说:“好的呀。幸亏十年前你来美国时,一再劝我再组一个家庭,也多亏了梅瓶让我俩走在了一起!”      看着姜韵幸福地偎依在唐棣身旁的样子,弘雷从心底里为他们高兴。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24 17:52:58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2-24 18:01 编辑

各位看官:
      长篇小说《人道》连载发表到这里为止。为防止网上抄袭盗版,余下章节就不再发表了,敬请各位谅解!
         在这里我首先要衷心感谢网站管理员,为我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平台,并不时地在醒目位置对拙作做推介;同时我也衷心感谢各位阅读此文的朋友,是你们一直陪伴我度过了九十多个日日夜夜,我还注意到,当我还在发帖整理修改时,有的朋友 已在看我的文章了。你们的热情支持极大地鼓励我将这个故事尽力写下去,写好它。
      我还特别要感谢晨晨朋友,每一节发表,她都及时阅读,并写出点评,还帮我纠正了不少错句错字。再次谢谢大家!
      并请各位朋友愿意的话,将自己的网名和联系方式留在这里或发到我的邮箱中,以便我的书定稿出版后可以寄送(主要是国内读者,国外读者一般将传送完整的电子版)
      我的邮箱:wuji_3835@qq.com如有批评建议意见传我,当更为欢迎!

晨晨 发表于 2014-2-24 22:23:22

历尽坎坷,梅瓶终于回到弘雷手中,从文革时到现在历时四十多年,捧着这件老祖宗留下的珍宝,怎不让弘雷万千感慨,喜极而泣。这篇文字还让我明白了一个一直困惑的问题:人的八字是客观存在,但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人由于后天的各种因素的不同,命运可以大不相同。最了解弘雷的还是姜韵,她总结的弘雷的四次华丽转身非常贴切。小纸片上的字昭示,冥冥之中天助良善之人。

浮石散人 发表于 2014-2-28 17:17:39

晨晨 发表于 2014-2-24 22:23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历尽坎坷,梅瓶终于回到弘雷手中,从文革时到现在历时四十多年,捧着这件老祖宗留下的珍宝,怎不让弘雷万千 ...

对呀,故事写到这里,大致已看到结局。最后还有一个对未来的展望,及对整个《天地人》三部曲的尾声。暂给大家留点悬念吧!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057 长篇小说《人道》第七章·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