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aa 发表于 2013-5-12 09:00:39

李永工伤赔偿复审意见书(中文版)

李永的工伤赔偿案:要求复审意见书



麻塞得赛州工伤部

(复审委员会)



雇员:            李永

雇主:            雷神公司

保险公司:    雷神公司

DIA 编号:    04286804



雇员意见书



复审性质陈述



在 工伤听证这一级,行政法官拒绝了雇员的精神伤害[赔偿]申诉,法官的决定是否超出他的权限范畴;按照法律,他的决定是否是武断的,任意的,矛盾的。




案件陈述




雇员是软件工程师,在雷神公司工作了七年,她申述由于工作原因造成精神伤害,她于2004年八月三十一日离开公司。雇员申述,她的上司Jen Lewis 持续不断地对她进行恶意瞪眼逼视,让她感到受到威胁,这种行为只发生在她们单独碰面时。瞪眼行为从2004年一月持续到八月。雇员还申述,在2004年八月三日,雷神人事部安排的会议对她造成精神创伤,[因为]在会上,她被问是否想杀人。由于她的精神状况,雇员没有回去上班,她曾经住过几次医院,而且还在继续治疗。




法庭程序和结果




2005年九月二十九日的会上,自我保险公司不承认他们有责任,并否认雇员的申诉。法庭拒绝了雇员的申诉,雇员及时上诉。法庭重新安排听证,几天听证截止到2007年三月六日。法官在2007年六月十三日作出决定,否认并撤消了雇员的申诉。雇员又及时上诉。




事实




雇员生长于中国西南部,父亲是教授,母亲是中学教师。在中国,雇员获得理科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雇员在中国工作过两年。她作证,她在中国从未有过精神方面的问题。她的丈夫被公派到英国读博,雇员随后陪读。在英国,雇员一直工作,先在图书管,后做软件工程师。雇员作证,在英国七年,她从未有情绪上的问题。




1998年一月,雇员和她的丈夫一起受雇于雷神公司,来到美国。雇员主要在麻省Marlborough的雷神分部工作,曾经短期去Sudbury分部或是佛州(Virginia)工作。雇员作证在1998年到2000年,除了一些小事比如开会迟到什么的,总的来说她和同事相处还可以。2001年,她的上司 Jen Lewis 被提升做经理,雇员说Ms Lewis 总是责怪她做错什么事。在2001年七月的事件中,Jen Lewis 在组里的技术讨论会上对李发火。雇员告发Jen Lewis 种族歧视,雷神作了内部调查。[随后]雇员被外派到佛州十工作个月。她于2004年一月回到Marlboro。自从回到麻省,Jen Lewis 就开始瞪她,这事发生在走廊和楼外人行道上。这种遭遇让雇员感到害怕。瞪眼事件从一月份持续到八月份,雇员说瞪眼行为让她感到不安全。2004年七月二十九日,雇员给人事部发电邮,她说如果她或她的家人出了事,请不要相信那是事故。雇员说她感觉受到威胁并可能遭到袭击。2004年八月三日,[公司]安排了一个会,包括雇员,两个人事部工作人员,和雷神请的心理学家John Didio。在会上,John Didio 问雇员“你是否想杀人”,雇员作证说 Mr Didio 情绪激动进一步发问,但是雇员“头脑发懵”听不清问题。John Didio 并且开始用手指着雇员。雇员作证说 Mr Didio 使她感到“好像她被强奸了”。从2004年八月三日到八月三十一日,雇员一到晚上就处于闪回状态,她开始尖叫,并且推掉床头柜上的东西。白天工作时,雇员通过给雷神亚太协会发电邮来表达自己。八月三十日,雇员给雷神总裁发电邮,她声称,John Didio 用其职业手段对她实施精神折磨,这是“慢性谋杀”。第二天,即2004年八月三十一日,雇员被要求停职。雇员开始看精神科医生,并住过医院。




争论论点




1。行政法官认可的医学意见无法证实他的推断




行政法官认为发生在雷神的事件不是造成李永病退的主导因素。为了支持这个论断,行政法官认可 Reade 医生和 Annunziata 医生的观点。但是,针对李的精神状态的起因,这两个医生都提不出具有确定性的并且是理由充分的医学意见。判决书里引用Reade医生(2004年十月二十六日报告) 的观点:“很难进一步确定是什么原因造成李目前不能工作的状态”和“有可能李患了急性精神病,并与她的长期不适应人格特征重叠”。这些论断只是投机推理,没有事实根据,没有诊断基础, 法官不能够用来推断雷神的事件是不是主导因素。类似地,Annunziata 医生在他2005年十月七日报告中说“[李]没有家庭精神病史”和“2004年以前,李从来没有见过精神科医生和精神健康专家”。Annunziata 医生还说李的16岁的女儿没有任何问题,李的夫妻关系也没有发现问题。虽然 Annunziata 医生说“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实[李]的精神紊乱与她在雷神工作有关,特别是,没有证据证实她的工作环境是这种紊乱的主导因素。好像是这种紊乱导致她工作障碍,使她无法继续工作”。这种论点是无效的,是没有医学确定性的,因为它没有指出是什么导致了雇员的精神状态,然后Annunziata 医生推断雇员有和工作无关的精神状态,是这种状态导致了她的工作问题,但是却指不出是什么造成这种精神状态,哪怕一个单个的原因也指不出来。Annunziata 医生和 Reade 医生的观点都不能够辅助支持法官的裁决,[因为它们]不能够证实雷神的事件没有导致李不能工作。麻省法律152 11A 要求中立的医生提供的医学论点要有一定程度的确定性。虽然Annunziata 医生和 Reade 医生都不是11A 所说的医生,但是对于一个工伤赔偿案,专家论点的标准就是要达到一定程度的医学确定性。参见案例 Patterson v. Liberty Mutual, 48 Mass.App.Ct. 586, 592 (2000).




法官承认了Cutler医生报告可作为证据,却没有引用它。Cutler医生在他的2007年三月三十日的报告中说:“考虑到在2004年八月三日事发以前,病人没有病史,也从来没有见过精神科医生或精神健康职业者,我可以说她目前精神残障的主导就是2004年八月三日那一幕事件”。在他的2007年三月五日附加报告中(这份报告也被认作证据),Cutler医生进一步指明“病人描述的 Jen Lewis 一系列瞪眼事件和阴森可怕的目视,以及发生在2004年八月三日的一幕,是造成病人精神残障的主因”。虽然法官有权选取医学观点,但是这种观点一定要构成法官最终结论的合理基础。




2。法官论断雷神发生的事件不是雇员精神残障的主因,这一论断没有充分事实根据。




法官罗列的证据没有一条表明雇员有诊断或治疗精神状态的前科。在法官的附加补充发现里,法官指出:




李在04年八月三日以前从来没有过与[精神]压力有关的治疗,也没有其它精神方面的治疗。
            李在中国长大,从来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她25岁离开中国。
            李在英国工作生活,从来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在其附加补充发现里,法官进一步地理解认可雇员指证 Jen Lewis 的瞪眼之事:




当雇员从佛州回到Marlboro分部后,她有时在走廊或楼外人行道上碰到 Jen Lewis。如果没有旁人在场,Jen Lewis 就会瞪她。从一月到八月,这种碰面时不时发生。这种瞪眼使李担心自身安全。这种瞪眼使李感到人身威胁。




在案例 Alba v. Raytheon, 441 Mass. 836, 837 (2004) 中, 一个工伤赔偿案,法庭对法官的发现和结论做了探掘[分析]。法庭确认了法官的发现,在其医疗记录中,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雷神的事件或系列事件是导至(Alba)自杀的主因。而在此案中,充分的医学证据表明雇员没有精神前科,她在工作中遭遇的一系列事件是造成她精神状态的唯一原因。事实上,法官 Constantino 发现了 Ms Lewis 确实在多种场合下表演瞪眼事件,而雇员[确实]由于这些瞪眼事件受到创伤。总之,法官 Constantino 发现了雇员没有前病史,发现了Jen Lewis 瞪她,发现了雇员由于瞪眼感到害怕。法官的结论,发生在雷神的事件不是雇员精神状态的主导原因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是与医学[证据]和事实[证据]相矛盾。




根据[法庭]建立的“唯一原因”原理,如果一个精神伤害案中只有一个原因,那么这个原因就是主导性因素,所以雇员已经完成了她的负担,她已经论证了工作中的事件就是造成伤害的主因。参考案例 Sawicha v. Archdioceses of Boston,14 Mass.Worker’s Comp. Rep. 362, 370 (2000), Bouras v. Salem Five Cent Savings Bank, 2004 Ma. Wrk.Comp. Lexis 24 (2004). 回到本案,雇主请的两个医生,为了维护雇主利益,却指不出别的原因可以造成李的精神伤害。在缺乏其它原因的情况下,雇员也就完成了她的负担,她证实了工作中的事件就是造成她精神伤害的主导性因素。




3。法官认为(除了瞪眼事件以外) 雷神的所作所为都是属于合理工作安排。法官的结论没有充分的事实根据。




除了瞪眼事件以外,雇员指出造成伤害的另一个事件就是在04年八月三日会议。到会的有雇员,人事部官员和心理学家 John Didio。法官在其附加补充发现里写到:




            在04年八月三日会上,Mr Didio 问李是“想害别人还是想害自己”。这个问题使李愤怒激动。

            Mr Didio 的说话方式不会惊动任何人。

            Mr. Didio, Ms. Kolenski (人事部官员) 和 Mr. Didio 他们尽最大努力让李明白这个会议是为了她的安全,是为了帮助她,但是她胡涂了。
我[法官]发现Mr. Didio 没有故意骚扰李,也没有骚扰李。




再来看看雇员的证词 (证词录57-59页):




            答:    然后 John Didio 坐在那儿问
19                  我:“你想杀人吗?”
20      问:    Okey,你是如何回答的?
21      答:    我感到很奇怪。我说:“你是说
22                  我想不想杀人?” 我问:“你是说
23                  有人想杀我?”
24      问:    Mr. Didio 怎么回答?




58 页
1          答:    他说:“不。”我问“你想杀
2                      人吗?”
3          问:    Mr. Didio 在那时是什么举止
4                      什么表情?
5          答:    我想当我说出:“这个
6                      问题你应该问他们”,这时他的
7                      态度就变了。
8          问:    怎么变?
9          答:    他变得兴奋起来,他
10                  磐着腿。他穿着赫色衣服,他
11                  用手指着我不断地问:“你想要…”
12                  “你想要…”然后我的头开始


13                  发懵,我无法听清“你想要”之后的话,我能

14                  看到的就是他不断地问“你想要”,

15                  不断地用手指我,然后他

16                  歪着头看着我,像这样。

17                  他看人的架式很恶心。

18      法官:什么样?

19      证人:很恶心。

20      MR. SURRETTE 接着问:
21      问:    你有什么感觉?
22                  Mr Didio 的行为对你造成什么感觉?
23      答:    我感到好像被强奸了。
24      问:    我能不能准确地问你




59 页
1                      是什么感觉?为什么你会那样想?
2          答:    因为我感到他看着我
3                      就好像一个食肉动物见到它的食物,我感到
4                      他就要扑向他的食物。
5          问:    好,这时你不想
6                      和他说下去,对吧?
7          答:    这时我说“停下,我是受害者。”
8          法官:我没听清。
9          证人:这时我对他说,


10                  “停下,我是受害者,” 但是他还在

11                  用手指我。然后我说“我不想

12                  和你说话。”



在上述文件中,雇员指证,她是为了瞪眼事件来寻求帮助,谁知在会上,她反到被指责做错了事。雇员还感到在会上,雷神根本不考虑她的安全,而是反过来试图阻止她表达对同事的看法。虽然法官认定John Didio 没有故意骚扰李,但是雇员提出的要点是雇员对Mr. Didio 问话的反应。会议目的是专门为了解决瞪眼事件让李担惊受怕。法官已经认定瞪眼事件不是合理工作安排,雇员在此争辩04年八月三日会议本身也不属合理工作安排。John Didio (非雷神雇员)对李的所作所为不能构成合理工作安排。针对雇员指控John Didio用手指她一事,Mr. Didio 证词如下:




            当我说出这词“害你自己”或是当我说出“[害]别人,”她提高声音说“你以为我是杀人者?我是受害者!” 我记得我说“不,”我记得我做了这种手势,我低下头看着地面。
法官:什么手势?你能不能重复一遍?
证人:我是这样。




证人记录没有完全描述Mr. Didio 的手势,雇员也不建议复审会凭空臆测这种手势的性质。为了便于说清,雇员指出 Mr. Didio 确实在法庭上演示了一种手势,这手势包括 Mr. Didio 低下头把手向前伸向雇员。雇员只要求复审会注意Mr. Didio做了朝向李的行为动作,李对此产生了负面反应。




4。行政法官没有充分认可雇员的可信度和职业因素




在判决的法理分析那一章,法官说他观察了雇员,他对[雇员的]的认可是根据其举止,诚实性,年龄,教育和经验而作。法官出席了所有庭审过程,有机会观察雇员好多天,不幸的是在他的判决中,法官好几次用男性他来表示女性李永。雇员认为,除了[判决中]不充分的[事实]认定和不充分的医学意见之外,这一系列字面错误进一步削弱了法官的判决。




结论




行政法官的认定没有充分的医学意见做基础。法官认为雷神发生的事件不是雇员精神残障的主因,这一推论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法官认为雷神发生的事件是合理工作安排,这一推论也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最后,行政法官在他的法理分析一章里犯的字面错误给他判决的完整性打上阴影。基于上述原因,法官的决定超出他的权限范畴,其决定是武断的,任意的,矛盾的。为此,这个判决应该被推翻并被要求回去重审。



雇员的律师

Richard D. Surrette
Jenkins-Bryant & Surrette, PC
390 Main Street, Suite 1001
Worcester, MA 01608
508-751-4010
BBO#559274

Dated: December 6, 2007

丹奇 发表于 2013-5-13 03:52:08

这么复杂的法庭文件你自己翻译的?真是不容易。可怜的李永,经历过多么艰难的阶段!

cannaa 发表于 2013-5-16 06:29:50

丹奇 发表于 2013-5-13 03:5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这么复杂的法庭文件你自己翻译的?真是不容易。可怜的李永,经历过多么艰难的阶段! ...

最有效学英语的办法就是打官司。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李永工伤赔偿复审意见书(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