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英 发表于 2014-2-27 15:11:08

短篇小说 《梦 中 人》原创 夫英(一)

本帖最后由 夫英 于 2014-3-5 14:04 编辑

                           
                                 梦中人


                                                                                 夫 英

            

                                    一





   一个冗长而灿烂的梦不知让什么倒霉的声音给打断了,意犹未尽。

   阿秋惊愕地坐起身来使劲地揉着眼睛并大幅度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当他渐渐地从迷蒙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确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在梦里的时候,他的嘴角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地微笑。

   刚才做的这个梦实在是太奇妙了,里面的情景是他在清醒的状态下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整个梦似乎都在向他暗示、不!不是暗示,而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在即将到来的日子里他将会得到什么、拥有什么;他将如何摆脱目前落魄而晦暗的生活走向辉煌。

   阿秋想唤醒睡在身边的米雪儿,把梦里所发生的一切仔细地、绘声绘色地向她描述。这样,或许会能激发起这个若即若离的女人继续和他生活在一起的意念。无论在什么时候阿秋都是做着这样的努力,就好像米雪儿马上就会离开他远走高飞似的。他想对米雪儿说:“本人天生就不是受穷的命,荣华富贵只是时辰未到。等着吧,会有好事情发生。”

   他的手已经触摸到了米雪儿光滑细嫩的脊背上,那种油腻腻凉滋滋的感觉使他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如同女人般细腻怜惜的柔情。他轻轻地摇晃了一下米雪儿的肩,米雪儿的肩也随之轻轻地摇晃了一下,好像是不情愿醒来似的。罢了,他转念一想,不说也罢、任何时候对任何人都不要说。好梦,一说出去就没了。

   夜色浓重,把这屋子浓重得伸手不见五指。窗外传来了几声狗叫,天上好像还有飞机嗡嗡地飞过。过了一会儿寂静下来,就只有米雪儿熟睡的呼吸声了。阿秋知道,这阵子米雪儿很忙,忙得几乎每天都是在他睡觉的时候才一脸疲惫地回到家里。也不说什么,甚至连饭都不吃一口,脱去衣服急匆匆地去卫生间冲个澡,回来把浴巾解开往地毯上一扔便爬到床上倒头就睡。有时,阿秋试探性地抚摸她、亲吻她,甚至把她的身体扳过来压在身下,她都没有任何回应,从她身体上传递过来的都是冷冰冰的气息。

   “为什么?”阿秋把嘴附在她的耳边柔声问:“我,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米雪儿仍然闭着眼睛:“只是......太累了。”说完,把阿秋温柔地推下去扭过身继续睡觉。还好,米雪儿和他睡在一起的时候,身上的衣服从来不曾有过丝毫地保留,这让阿秋的心里多少还有那么一丝的安慰。

   阿秋和米雪儿同在一个公司、一个部门里工作,米雪儿还是阿秋给介绍到这家公司来的。在这里钱虽然赚得不多,但总还算是有份安稳的工作,总还算是能够平平淡淡地混日子。现在,美国的经济不好,被裁员、领失业救济金的人漫山遍野。像他和米雪儿这样有工作、能赚到钱也就应该知足了。只是,近一段时间,那个叫卡洛斯的大经理好像是盯上了米雪儿,一到下班的时间便把阿秋早早地打发回家,留下米雪儿在公司里加班。看到卡洛斯对米雪儿的那种情意绵绵暧昧的样子,阿秋总是觉得心里别扭、心里不安、心里窝囊,脸上也是火辣辣的。

   那天在公司上班的时候,卡洛斯摇头晃脑地走到他身边,看着远处的米雪儿正在吃力地往铁架子车上搬着货物,不无感慨地说:“可惜呀!米雪儿要是我的女人,我不会让她这么受苦。”

   关你屁事,阿秋在心里嘀咕着,脸上却堆着笑。他一看到卡洛斯就会紧张,就像小偷看到警察一样。他之所以害怕卡洛斯,不只是因为他工作的稳定性和收入状况都是由这个人来掌握;更主要的是因为在女人面前,尤其是在米雪儿面前和这个老男人比较起来他总是有一种自愧形秽的感觉。他和卡洛斯一个是奴隶;一个是奴隶主,他这样想。尽管美国是一个讲究人权、人人平等的国家;尽管他从来都不曾认为自己是奴隶,而卡洛斯更不是什么奴隶主。然而,每当见到卡洛斯的时候,他总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把腰弯下来,高兴不高兴也要把脸堆起笑容。奴隶和奴隶主之间的样子也就不过如此吧?

   阿秋曾咬牙切齿地对米雪儿说:“我真想把那个得意忘形的外鬼给杀了。”他们背地里都把卡洛斯称为‘外鬼’。

   米雪儿说:“外鬼没了,你也就没了。从年龄上讲你还是吃亏了。更主要的是,他没了,我的饭碗也会丢掉。”

   “怕什么,有我呢。”阿秋拍着胸脯说。

   “你?......”米雪儿笑得弯腰抚胸,差一点儿没流下泪来。

   那个卡洛斯大经理几十年以前就从南美的一个什么国家移民来到了美国,除了老婆什么都有。最主要的,他是那种不光是有权还是有钱的男人。他想叫谁失业只须一句话;想买一辆车就如同女人买一盒化妆品一样容易。虽然已经是近六十岁的人了,但红光满面、朝气蓬勃的样子倒像个小伙子。在公司里,长得稍微有一点儿模样的女人们都喜欢围着他转,殷勤撒娇、挤眉弄眼。就连那个漂亮的、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的俄罗斯女孩都一个劲地往他身上贴。加上卡洛斯风流倜傥又水性杨花。在公司里,别说二奶、三奶,就是五奶六奶都着站队排在后面等着。

   阿秋想,现在的女人都是怎么了?

   米雪儿却和她们不一样。她对男人的那种轻慢的、高傲的姿态总是让那些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是的男人们对她肃然起敬,就连卡洛斯对她说话的时候都是陪着笑脸。

   米雪儿对阿秋说:“越是这样的男人就越是要给他脸色看,男人就吃这套。”

   “什么样子?你这不是变相的......引诱?”阿秋酸溜溜地说。

   “我倒是没引诱你,还不是让你七手八脚地给糊弄了过来。”

   “怎么能说是糊弄?这是缘分。”

   “我的缘分就这么......浅薄?”米雪儿悲悲切切地说:“我也想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哪怕是公寓一类;我也想像其她的女人们一样,逛街的时候胳膊上挎着一个LV包、手指上戴着一枚闪着光的大钻戒,体验一下那种无忧无虑、丰衣足食的生活。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红颜薄命。别人都这样说。”

   “如果跟我是浅薄,是薄命,那你第一次......”阿秋看到了米雪儿脸上现出了愠怒并急速地撇过头去,便慌忙用手捂住了嘴巴。


水影儿 发表于 2014-5-21 18:21:33

:handshake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短篇小说 《梦 中 人》原创 夫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