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英 发表于 2014-2-28 14:30:32

短篇小说《梦 中 人》 原创夫英(二)

本帖最后由 夫英 于 2014-3-5 14:05 编辑

                                       
                                              梦 中 人



                                                                          夫英



                                                             (二 )



       米雪儿的确是属于那种红颜薄命的女人。在国内,刚刚结婚不到两年,新婚的余温尚未散去,孩子还没有生出来,老公便怀揣着要过上更美好生活的豪情壮志来到美国。摸爬滚打,历尽苦难,折腾了四、五年的时间,才把望眼欲穿的米雪儿给申请了过来。

   久别重逢,米雪儿透过泪眼看到出国前还是英姿勃勃的老公,现在却憔悴得像个沧桑的老人。在机场,老公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激动、热情,甚至没有拥抱她一下便把她连同她带来的那几箱子东西塞进他那辆破旧的灰色本田里,平静地、默不作声地把她拉到了一个沈阳人开的家庭旅店,连坐都没坐下来就对她说:“我要走了,可能一段时间不能来看你。在这里住宿每天八块钱,我已经给你交了两个月的房钱,仅此而已。以后......”米雪儿看到老公已经开始向外走去,并头也不回地用已经有些弯曲了的后脊梁丢下一句话:“靠自己吧。”门都已经被关上了,才从门外传来了“对不起了。”几个字。

   起初,米雪儿以为老公是在和她开玩笑、搞恶作剧,直到眼巴巴地看着老公的车真的晃晃悠悠地开走了,她还大惑不解地嘀咕着:“这玩笑......开大了吧?”

   过了一会儿,家庭旅店的老板娘走进来,站在那里就像宣读判决书似地对她郑重其事地宣告:“你老公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而且还有了孩子。以后......自食其力吧。”

   过了很久,米雪儿依然认为这不是事实。直到有一天她亲眼看到老公推着一个花花绿绿的婴儿车,身边拥着那个丑陋得让人无法容忍的女人亲亲密密地从超市里走出来,她才突然产生了那种山摇地动、五雷轰顶的感觉。女人是很容易崩溃的。那一段时间,米雪儿整天都是沉浸在忧伤的、痛苦不堪的状态之中,以泪洗面。

   那时,阿秋也住在这个家庭旅店里,看到米雪儿初到美国尚未立足便遭受如此之难,恻隐之心油然而生。救人于危难之中,况且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阿秋义不容辞。同情、关怀、帮助再加上殷勤,很快,他便顺利地、自然而然地和米雪儿进入了男女交往的另一个阶段。

   每当回想起那一段经历,阿秋都会沉醉般地把本来就像永远也睁不开的小眼睛眯得更细、更长,嘴角也会按耐不住地向上抖动两下,就像从美梦中刚刚醒来,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那好像是七月中旬的一个周末的下午,家庭旅店中央空调的制冷系统出现了故障,屋子里热得就像是一个大烤炉。阿秋四脚朝天地仰面躺在床上,两眼直愣愣地望着天棚想着心事。米雪儿的影子不时地在他眼前晃动着,她的那双能让阿秋整个身体都燃烧起来的眼睛好像正躲在屋子的某一个角落里悄悄地、脉脉含情地注视着他、挑逗着他,使他总是处在一种燥热的、激越的、不能自制的情绪之中。

   他想马上去找米雪儿,和她说些什么或者什么都不说只是呆在她身边就好。越是这样想就越是胆怯,甚至几次猛然起身又几次颓然躺下。此刻,米雪儿就在隔壁的房间里和旅店老板娘轻声细语地聊着什么,声音徐徐地飘进屋里就像一条条燃烧着的火苗在他的身上窜动着、漫延着。

   火辣辣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并缓缓地向他的床铺移动着,身下的床褥和枕头都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如果不是因为隔壁房间的米雪儿,他才不会守在这烤炉一样的屋子备受煎熬。他感觉,他和她之间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或许是明天,或许是今天,或许就在下一刻。

   “带我去外面......走走?”

   一个细细的声音传来,仿佛是在梦里。阿秋支撑起身子揉了揉眼睛,然后又使劲地眨了眨。他看到,门被推开了一条细缝,米雪儿的脸静止在细缝的后面。

   “好,好啊!”阿秋一骨碌爬起来,忙不迭地问:“去,去哪儿?”

   “刚到美国才几天,我怎么知道去哪儿?随你。”

   “好,好啊!”阿秋看到,米雪儿的眼睛红红的、湿湿的,好像刚刚哭过似的。他好像突然陷入了一种有准备的慌乱之中。他傻傻地坐在床边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愣什么神?说走就走吧。”米雪儿的声音晃晃悠悠地飘进来。

   “好,好啊!”阿秋站起来,好像清醒了一些:“我想,想......冲个澡,再,再换件衣服。”

   “哎呀呀!多麻烦,又不是去约会。”米雪儿已经把门推开了。尽管她的眼睛仍然湿润着,但笑容倒是蛮甜蜜的。

   在阿秋看来,这就是约会。这是他来美国这么多年第一次和女人约会。

   阿秋开车,米雪儿坐在他身边剥了一个荔枝塞进他嘴里。

   “去哪儿?”米雪儿歪着脖子问。

   “去......圣塔莫妮卡......看海。”阿秋蠕动着下颚,鼓着腮帮子说。这是阿秋蓄谋已久的,他做梦都想把心仪的女人带到海边。在海边,做什么事情都是浪漫的。

   “远吗?”

   “十几分钟的车程。”

   “为什么来美国这么久了,还住在家庭旅店?”

   “一个人,好对付。”

   “那......要是......两个人呢?”

   “那个人,是......谁?”

   “去圣塔莫妮卡还要上高速公路吗?”

   “10号高速公路,向西。”

   “为什么不找个情人、老婆什么的?”

   “没......钱。”

   “在美国,没钱就不能有女人?”

   “听说,你老公找的那个女人就很,很,很......有钱。”

   “还要多久,才能到......海边?”

   “到了!”阿秋把车三拐两拐地绕进了一条僻静的、被浓浓的树荫覆盖着的小街边停下来关掉了汽车的发动机。他侧过脸面对着米雪儿,身子也渐渐地向她那边倾斜着:“知道,我现在最想......最想做什么吗?”阿秋觉得他的脸已经触碰到了米雪儿柔软的发丝。

   “知道。”米雪儿泰然自若:“虽然快了一些。但,这是在美国。”

   “那......可以吗?”

   米雪儿把椅背向后搬了搬让身子斜躺在上面,然后仰着头摊开两手闭上了眼睛。“没钱,还想找......女人。”她说话的时候,阿秋的嘴唇已经封住了她的嘴唇,手也伸进了她的被解开衣扣的鼓鼓囊囊的胸上......

   过了很久,当米雪儿直起身,一边系好被阿秋揪开的衣扣,理着蓬乱的头发;一边好像突然醒悟般地大叫起来:“你还没带我去看海。”

   “看到了。”阿秋说,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

   从外面照进车里的阳光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

   从那以后,阿秋就再也没有去看海的闲情逸致了。没有女人闲得要死;有了女人忙得要死。阿秋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公寓,他和米雪儿住到了一起。米雪儿说,这是对他的报答,在美国这叫‘搭伙’。阿秋想,这一段时间也没白忙活。

   后来,阿秋把米雪儿介绍到了他打工的公司。从米雪儿走进公司的那一刻起,阿秋就感觉到了卡洛斯的那一双隐藏在淡茶色镜片后面的眼睛似乎别有一番深意。

   同事龚大伟提醒他:“小心点儿,老外鬼虽然身边佳丽无数,但他却对中国女人情有独钟,是他自己说的。”

   “你看,米雪儿像那种肤浅的女人吗?”阿秋也不知从哪儿来的那么一股自信。

   “现在的女人......谁说得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短篇小说《梦 中 人》 原创夫英(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