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英 发表于 2014-3-5 14:26:44

短篇小说《梦 中 人》原创夫英(六)

本帖最后由 夫英 于 2014-3-5 14:30 编辑


                                              梦 中 人


                                                                                 夫 英


                                                                  六



   一个梦或许能改变人的一生,除非你只是把它当成一个梦。而阿秋却总是对他的梦信以为真。今天的梦却非同一般,梦里所向他传递出来的信息似乎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过去的一切,包括这个能让他窒息而死的房子、包括那个让他一想起来就要呕吐的工作;包括睡在他身边的这个猫一样温柔、狐狸一样狡猾、正常人一样......现实的米雪儿,都将随着梦的实现而一去不返。

   第二天,阿秋没有上班却起来得很早。他出门的时候米雪儿还在睡觉,不过,她已经把赤裸的身体用那件淡紫色的、腰间系着一个宽带子的睡衣给遮挡上了。阿秋没想到......或者是已经想到了,从这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不穿衣服的米雪儿了。

   按照梦的指引,阿秋开着车向南奔去。梦里说他的吉位在南方,具体位置没有明确指明,但阿秋知道那一定是在洛杉矶南面的尔湾、新港一带;在一个能够看到大海的加油站里。梦里的那个加油站他好像去过,隔一条马路下面是海滩,远处就是大海。在他的印象里,那海好像不是蓝色的,好像是黑黝黝墨绿色泛着白色的浪花,只是和天相交的地方才呈现出一片淡淡的蓝色。

   一提到大海,阿秋就会自然而然地想起米雪儿来。第一次约会答应带她去看海到现在也没有兑现。不过,如果有机会,他还真想带着她去圣塔莫妮卡海滩玩一玩,看一看海。但就目前的情势看,这种可能性已经是不大了。

   米雪儿现在应该是起床了吧?他想给她打一个电话,提醒她上班不要迟到了,到了公司顺便给他请个假。他不想去上班了,当然只是今天。今天,他将按照梦的指引去完成一个辉煌的使命。

   车开到一半的时候,阿秋看到车里的汽油已经不多了,到达目的地再折返回来是肯定不够了。他掂量着口袋里的二十来块钱,加十五块钱的油,余下的钱买奖券应该是问题不大。可汽车刚刚爬过一个高坡,里面的黄色警示灯就亮了起来,一闪一闪的,比外面的阳光还刺眼。阿秋心里不由一阵阵紧缩。没钱真他妈别扭。他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把钱全部上缴给米雪儿?后悔自己过于真诚以至于丢掉了自我,最后只能为他人作嫁衣裳。

   他轻轻地踩着油门并且把车向右边的线道靠去。车子太老、太旧了,费油。但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到下了高速公路,他计算着路程估计问题不大。

   公路渐渐地拥挤起来,两辆尖叫着的警察从他身边驶过。莫非前面出了交通事故?他这样想着,出了一身冷汗。汽车走走停停,缓慢得就像一个患了哮喘病的老年人在一条崎岖不平的道路上磕磕绊绊地踟躇着。方向盘后面的仪表盘右下角的那个小黄灯催命似地闪动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也愈发急促。汽车拥挤得水泄不通,前面一片闪烁的警灯。果然是出车祸了,他暗自叫苦却也无可奈何。所有的车都已经停了下来,天上有两架直升机正在前方噼噼啪啪地盘旋着。今天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他默默地祈祷着,揪着心却也无计可施了,只好听天由命。

   手机响了,是米雪儿。他想到她会来电话的,无论怎样绝情也不至于一觉醒来身边的一个大活人没了也无动于衷吧。

   “什么事?”他厌恶地皱着眉头抹了一把鼻尖上渗出的汗珠,他觉得他从来没有对米雪儿用过如此冷酷的口气。

   “快过来吧。”米雪儿沙哑地喊着:“我......撞人了。”她在哭,好像还在抖。

   “撞......人......了?”阿秋浑身激灵一动,仿佛触电了一般,鼻尖又渗出汗珠来:“人,怎么样?”

   “让救护车拉走了。”

   “你......怎么样?”

   “还......好。”

   “车,怎么样?”

   “撞在另一辆车上,冒烟了。”

   “你,在哪里。”

   “公司前面的7—ELEVEN路边。”

   “整天胡思乱想,精神恍惚,不出事才怪。”一种幸灾乐祸的快感使阿秋几乎笑出声来:“为什么不给外鬼打电话?”

   “蠢......猪!别......废话”米雪儿说着,突然歇斯底里地爆发起来:         “快......过......来,蠢猪!”

   米雪儿好像第一次这样称呼阿秋,这使他突然产生了一种近似亲切的感觉。“对,对不起。”阿秋说:“我被......困住了。”

   电话啪地一声挂断了,无论阿秋怎样打过去电话里传来的都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现在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阿秋气急败坏地把电话丢在一边。

   路通了,六条线只开了一条,汽车缓慢地向前移动着。

   米雪儿出事了,米雪儿那边即使是芝麻大的小事对于阿秋来说都是天大的大事。况且,这次还真是天大的大事。

   回去吗?可是阿秋这边也有天大的大事在等着他去做。阿秋想,不就是现实吗,谁不会?鼠目寸光的人才为了现实而现实,老子是为了梦想而现实,这似乎是一种高级的现实,绝对与那些人不同。等那件事大功告成了,老子会活得比谁都实实在在。阿秋又开始美滋滋地做起梦来,而且这次做得比昨晚的梦还要壮丽,比车窗外洛杉矶的阳光还要灿烂。

   汽车继续向前移动着,并且越来越通畅起来;方向盘后面的黄灯依然闪动着,并且越来越有气无力。汽车终于在还可以行驶的状态下疲惫地顺着右边的一个出口绕了一个大弯喘着粗气下了高速公路。阿秋和车都在咬着牙坚持着,直到再也走不动了。

  不过,阿秋却看到了远处的那个加油站,也看到了海......



                                       

                                          (全文完)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短篇小说《梦 中 人》原创夫英(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