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尘共舞 发表于 2014-3-7 01:09:54

长篇小说〈〈错乱年华〉〉第七章:工时被减入困境

第七章:工时被减入困境


    从交通运输规划课出来,朗馨满心欢喜地前往本科生食堂。今天就可以拿到近四百美元的支票了!她心里盘算着:这笔收入,不仅可以把来月的房租付清,还可以去住所对街的旧货店添几件秋衣;而且,余下的钱还可以补贴补贴生活。这些有成效的想法,让朗馨神清气爽,好象所有的疲惫,都被这即将拿到的第一张支票的喜悦给清扫了。朗馨步履轻快地走在刺槐街上,迎面习习秋风吹来,觉得颇有那么几分寒意,就赶忙把牛仔衬衫的领子竖起来,加快了脚步,来到食堂。     她敲了敲卡特琳娜办公室的门,听里面没人回应,便推门进去。原来,卡特琳娜正在听电话。她微笑着,示意朗馨坐下。然后,一边娴熟地继续听电话,一边在一堆文件里翻来翻去,终于找出一个信封,递给朗馨。朗馨接过那信封,忍不住当场就打开来看。果然,到目前为止,所有工作过的小时都一起在这张支票上汇总付清了。朗馨面带悦色,转身,正想走,只见卡特琳娜放下电话,叫住了她:“Wait, Langxin. I need to tell you something. I am sorry, but your hours have been reduced to 9 because we are not that busy this time of the year. You only need to work on Mondays and Wednesdays, starting from today.”(“等一等,朗馨。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的工作时间减到九小时了。我们这段时间不是很忙。你以后只要星期一,三来就可以了。今天没给你排班。”)

    朗馨听了,心里一阵委屈,一时不知如何反应,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卡特琳娜见她哭了,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从坐位上站起来,走到朗馨身边,递给她一张纸巾,说: “Langxin, what happened? Are you OK?” (“朗馨,怎么了?你没事吧?”) 卡特琳娜不知道朗馨是为减工时的事难过,因为,像朗馨这样的临时工,来来去去的太多了,谁会为这事掉眼泪儿呢?然而,这二十小时的工时,对朗馨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她想:命运怎么会如此捉弄自己?! 这一只手刚拿到前几周的工资,另一只手就丢了一半多的工作,也许仲平讽刺她的话是对的:“怎么别人来美国都行,偏偏你秦朗馨不行?!”---秦朗馨啊,你就是不行嘛!

    朗馨也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跟卡特琳娜敷衍后,走出办公室的。总之,那张刚才还让她兴奋不已的支票,现在握在手上只觉沉甸甸的。的确,这钱不好赚,是站得腿发肿的辛苦费,是用晚上只睡几个小时的作息时间换来的;但朗馨太需要这份二十小时的工作了!有了它,至少这学期不用担心生活费,也才能有精力去适应功课的压力。如今工作被减到九小时,连房租都不够啊。朗馨木木地在刺槐街上往系里走。今天,本应是朗馨最轻松的一天,因为,除了戴维斯教授的这节早课,整天都没有课。要是在平日,她就会在 Van Pelt 主图书馆前的草坪,读读书,赶赶作业,吃点自带午餐;然后,就去图书馆查资料,直到晚上去上班。可今晚,食堂没有给班,是不是直接回处所呢?朗馨虽心里犹豫不决该往哪里去,但她的脚却情不自禁地又踏上刺槐步行街旁那块熟悉的草坪,来到一棵橡树下,靠着它坐下。这里是她通常做短暂休息和吃午餐的地方,离系里不远,Van Pelt 图书馆就在旁边,宾大的行政主楼 College Hall 就在刺槐街的对面。     暖暖的阳光,透过朗馨背靠的橡树,斑斑点点地落在草地上,撒在她的脸上。朗馨感到那温流从脸上渗到心里。她从午饭盒里拿出火腿三明治,边吃,边放眼朝对面望去:只见宾大的创建人,美国国父之一的本杰明.富兰克林的雕塑坐像高高地立在 College Hall 前。朗馨想:您这位近三百岁的独立宣言和宪法的起草人和签署者,每天都不辞辛劳地坐在这里,不分春夏秋冬,不累吗……我可是……太累了……富兰克林先生……您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度过目前的经济难关吗?朗馨这样胡思乱想着,只觉眼皮打架,竟沉沉地睡去了。     迷迷糊糊地,朗馨提着出国时的两只大箱子,又回北京了。在机场,她躲在角落,既怕遇到朋友熟人,又渴望见到仲平;她等啊等啊,竟没有一个人来接她。她想,看来仲平不会来了。就想打一辆面的回家,可四周根本没有面的的影儿!她舍不得的叫了一辆夏利轿车,刚上车坐稳,司机就让她付费。朗馨想:怎么国内坐出租的规矩变得这么快?出国前,还是下车付费的!她好生好奇,就问那司机为什么上车就得先付钱。司机回过脸,把朗馨吓了一跳:原来,载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复签那天送她去使馆的那个司机!只是他已不再开面的,而是改开小轿车了。那司机显然已经忘了他眼前的这位,就是那日在秀水街前鼓励他坚持下去的女子。只听他说:“别人都可以下车缴,就你不行!”朗馨奇怪地问:“为什么?我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吗?”那司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看了看,说:“这单子上,有你的名字,都是在美国混不下去才回来的人!”     朗馨糊涂了:我是逃回来的吗?如果不是,怎么连接机的人都没有?!也许自己真是那司机小本子上的人。她不愿司机看出她内心的恐惧,就遮掩着说:“我不是逃回来的。不信,你看,我身上有足够的钱,可以付你的车费。”边说,边在口袋里掏。可谁知,她怎么掏,也掏不出一分钱,朗馨尴尬极了。只听那司机连讽带刺地说:“你别骗人了!我认识你,你就是去美国淘金的秦朗馨。听说你到美国不仅没有淘到金,连房租都付不起啊……哈,哈,哈……”朗馨挣扎着辩解道:“我付得起,真的,我付得起……”那司机一边嘲笑着囊中空空的朗馨,一边象是变魔术似的变出一份香喷喷的盒饭,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惹得朗馨直流口水。      朗馨的头在橡树干上震了一下,醒了,原来是个梦。她嗅了嗅,果然有一股熟悉而诱人的食物浓香持续向她袭来。她半睁开眼睛,见离自己两三米处,有两个宾大女生正在席地吃午餐。朗馨肯定那气味就是自己最喜欢吃的麻婆豆腐。只听其中的一个女生说:“ Mm, this is so yummy 。”(“啊,真是太香了。”) 另一个问:“It also smells good. Where did you get it?”(“闻着也不错。你在哪儿买的 ?”) 第一个回答:“On one of those food trucks. ” (“就在那边的午餐供应车上买的。”) 两人停了一会儿,不知其中的哪一个说:“The best Chinese food I've ever had is in China Town, a restaurant called ‘Long Tan’. I also heard that they just opened another location at the University City. But I haven't been there yet.” (“我平生吃的最好的中餐,是在唐人街的‘龙潭饭店’。 听说,他们最近在大学城又开了一家分店,不过,我还没有去过。” )     听到 “龙潭”两字,朗馨一下子睁开了眼。她脑子里马上闪出“顾宇生”三个字,紧接着一个月前在教会小旅馆和顾宇生分手时,他甩给朗馨的那句话变得异常的清晰:“以后你如果需要帮忙,就到唐人街的龙潭饭店找我。”朗馨马上站了起来,走向那两个女生,急切地问:“Excuse me,I just overheard that you mentioned the ‘LongTan’ Restaurant. Is the owner a tall, Chinese young guy?”(“对不起,我刚才听你说唐人街的‘龙潭’饭店。请问,店主是不是一个高个儿年轻的中国小伙子?”那两个女生,见朗馨这么突兀地插进她们的午餐谈话,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友好地笑了,其中一个摇了摇头,说:“I am not sure. But definitely it's a good restaurant.” (“我也不清楚,但那的确是家上好的中餐馆。”)     听到对方不确定中又带着肯定的回答,朗馨心里责骂自己,向她们俩打探顾宇生的身份,有些愚蠢:难道是自己不相信顾宇生说的话吗?有点儿---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能经营好一家餐馆吗?难道是因为如果顾宇生真是餐馆老板,就能帮自己解脱困境?有可能---他那雕龙的纹身,传递着一股铁哥们的作风。不管怎么说,一定要找到顾宇生。朗馨打定了主意,又追问那两个女生道:“Can you tell me how to get to China Town from Penn…… I mean, to the ‘Long Tan’ Restaurant?” (“麻烦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从宾大怎样去唐人街…… 我是说,怎样去你们说的那个‘龙潭’饭店?”) “Sure. Are you familiar with China Town? Ok. Let me draw you a map.” (“当然可以。你对唐人街熟吗?这样吧,我给你画个图。”)朗馨立即从书包里拿出笔记本,递给她们, 又凑上前去,听她们边画边讲怎样往龙潭饭店走。(完)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长篇小说〈〈错乱年华〉〉第七章:工时被减入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