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尘共舞 发表于 2014-3-7 01:21:51

长篇小说《错乱年华》第十二章:肇事结识华伟强

第十二章:肇事结识华伟强


朗馨转身,正准备给情侣桌结账,只听顾宇生兴奋地说:“嗨,伟强,很久没见了,忙什么呢?” 朗馨禁不住回头一看,只见顾宇生和一个中等身材戴眼镜的年轻男子拥抱握手,随后,两人就在情侣桌边的另一张空桌旁坐下,有说有笑地寒暄着。朗馨结好账,又去给那对情侣加些冰水,顾宇生就冲朗馨招了招手,说:“你过来一下。”朗馨走近两人,顾宇生说:“你去拿两瓶冰啤酒。” 朗馨迟疑地问:“记账吗?” 顾宇生指了指朗馨,笑着说:“算你心眼多,记在我账上。” 朗馨点点头,便去准备冰啤酒。



当她再次回到餐桌前,给他们上酒时,就听那个戴眼镜的男子说:“最近,试验不顺,想看到的结果就是出不来,老板又逼得紧,没时间来吃饭。” 说完,把聚龙餐厅环视了一遍,说:“阿生,真有你的!前不久才听你说,想开第二家餐馆,没想到,这没几下就成了。” 听他这么一说,顾宇生便举起酒瓶,咕咚咕咚地喝下了半瓶,感慨地说:“我们做中餐馆的,是传统买卖,看准了,把钱投进去,只要拼命做,就有赚。不像你们搞科研的,错一点,都不行,得重新来过。不过,我这没读过多少书的,还是羡慕你们做学问的,尤其是你那块最佳博士论文奖的挂牌。” 说完,对朗馨说:“喂,朗馨,这是我的好朋友,华伟强,华博士,一流的科学家,你们宾大的华人学生学者联合会主席。伟强,这是秦朗馨,她是自费读宾大的,今天刚开始在我这里做事。”



    朗馨冲着华伟强点点头,友好地笑了一下。隔这么近,她才看清楚,原来这个华伟强是一副文质彬彬的书生相:那副金丝边眼镜的后面,是一双睿智和坦诚的眼睛;他的表情洁净而儒雅,看不出有什么自夸和偏见;他的嘴唇薄薄的,笑的时候,拉得很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朗馨觉得,如果用清高来描述乐仲平,用硬汉来形容顾宇生,那么华伟强就应该属于俊秀。华伟强听了顾宇生的介绍,习惯地用手抬了抬眼镜,平和地说:“你是今年的新生吗?我们学生会接机的名单上,好象没有你。怎么样,还适应吗?” 朗馨点点头,说:“多亏阿生给我提供了这个打工的机会。”华伟强微微一笑,和顾宇生碰了一下酒瓶,自豪地说:“不错,这些年,阿生的确给咱们宾大的学生提供了不少帮助。来,阿生,干杯!”



朗馨送走了情侣桌的两位客人,见桌上放着几张小费,有些惊喜地收了起来,到餐厅后面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一数,竟有 15 美元!她麻利地擦桌摆桌完毕,就来问顾宇生自己是不是应该回去继续包餐具。顾宇生摇摇头,站起身,说:“你来服务伟强吧。这会儿不太忙了,我得出去办点事。” 朗馨就从围裙的口袋里拿出收据本,又把一本菜谱递给华伟强,问:“请问,你吃什么?” 谁知,华伟强连菜谱看都没看一眼,说:“我就要‘五更肠旺’。”



朗馨先是楞了一下,心里嘀咕:这个人面貌文质彬彬,却吃这么热辣的川菜?朗馨忍不住提醒他说:“这个菜可是辣的。你受得了吗?” 华伟强做了一个吃辣菜很滋润的样子,说:“我是四川人,就怕不辣。”说完,薄薄的嘴唇拉得开开的,让朗馨觉得他似乎是个蛮开心的人。朗馨一听“四川人”三个字,心里突然咚咚地跳了起来:怎么这么巧,和乐仲平是同乡!但马上意识到自己有些神经质:不愿来美国的仲平跟自己仿佛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这个眼前的华伟强也不就是一个餐厅的客人而已,有什么可紧张的!她马上说:“不怕辣,就好。还要其他什么菜吗?” 边问,边在收据上记下“五更肠旺”的字样。华伟强摇摇头,便从桌上拿起了一叠厚厚的资料读起来。



    朗馨收了菜谱,刚提脚要去送单,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说:“这个菜也记在阿生的账上吗?” 华伟强没有反应,入神在资料里,朗馨就清了清嗓子,提高了声音,又问:“请问,这个菜也记在阿生的账上吗?” 华伟强抬起头,盯着朗馨发呆,好象她的脸上写满了资料似的,说:“什么?”朗馨有些恼火,心里嘀咕:是不是装糊涂啊?诚心让别人付钱不成?她又重复了第三遍,说:“你点的菜,记在阿生的账上吗?”华伟强皱了皱眉头,说:“阿生这样说的吗?” 朗馨更加起了一股无名火,说:“他没有说啊!”华伟强淡淡地笑了一下,不经意地说:“他不付,当然只有我自己付喽。”说完,又旁若无人地读起了他的资料。朗馨咬了咬嘴唇,心想:这个博士,又呆,又愚,又抠门,晚餐才点一个菜,小费肯定也多不了。这样想着,转身去厨房送单。



    厨房准备好了五更肠旺,朗馨一看,原来这个菜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是个汤菜,量倒不少,盛了满满的一大碗,难怪那个华伟强只点这么一个菜呢。朗馨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到端盘上,颤颤悠悠地端到华伟强的面前,她正要倾身放盘,突然,脚下一滑,端盘从手上挣脱,那一大碗五更肠旺,“哗”的一下,有一半撒在了桌上,顺着桌边流到了华伟强的裤子上,烫得华伟强“哇”地叫了一声,站起来,急忙用一只手去拉被溅烫的裤子,另一只手去扶那倾斜的汤碗。朗馨躲得快,自己倒没被烫着;但她惊呆了,不知所措,忙说:“太对不起了。我……来给你擦。”然后,急忙到餐厅后面,抓起了一叠白毛巾,跑回来给伟强擦裤子。吧台的那个服务生也赶忙去拿拖把和毛巾,帮着一起把地面和桌面清干净了。



朗馨边给伟强擦裤子,边为自己的不慎感到无比羞愧,眼泪不禁流了下来。华伟强站在那里,好象被这突如其来的滚烫给惊醒了,他见朗馨低着头,一边给自己擦裤子,一边为她自己擦眼泪,连忙说:“没事,没事,你看,还剩大半碗菜没洒呢。” 他见朗馨面带愧色,又说:“你不知道,我是属火龙的,经得起烫。快起来吧,今天是你的第一天,有情可原,只不过,你可挣不到小费了。” 朗馨见这个被自己认定为又呆,又愚,又抠门的华博士,竟有这样的心胸来原谅别人的过失,心里如释重负,流过一阵暖流。



她站起来,手里撮着那擦脏的毛巾,看了看华伟强,低声说:“这个菜,就记在我的账上吧。”华伟强看了看那半碗没洒的五更肠旺,说:“呆会儿,去问问阿生吧。服务生发生这样的意外,他是怎样处理的?” 朗馨一听他要把事故报告给顾宇生,马上双手合十,露出恳求的目光,说:“别,别,别让阿生知道,好吗?我愿意付钱,再替你补订一份儿。你的裤子,我也可以拿回去替你洗。”华伟强听了,呵呵地笑了,说:“这样吧,咱们定个约: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我保证不跟阿生提起。但下次,我来聚龙吃饭,还点五更肠旺,希望你能顺利过关。” 说完,就又坐回原位,让朗馨去上米饭,自己竟对着那半盆剩下的五更肠旺,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朗馨犹犹豫豫地去上米饭,她能感到餐厅里的服务生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她想,完了,第一天,就闯了祸,这个人还是阿生的好朋友……就是华伟强不说,其他服务生也会跟阿生报告的。



    就这样,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朗馨默默地给华伟强送上一碗米饭。没想到,这个相貌斯文的博士,吃起饭来倒是豪爽得不得了,没几下,他就叫朗馨上了第二碗米饭,然后,第三碗……第四碗,而且,每吃完一碗饭,他就把空碗迭放起来,最后,他一共吃了五碗饭。华伟强擦了擦嘴,满意地打了个饱嗝,拿出钱包,抽出二十块钱,递给朗馨,说:“今天这顿饭,好象特别香似的,是不是因为少了半碗菜的缘故?” 朗馨知道他在开玩笑,就说:“实在抱歉,让你只吃了半碗菜。” 华伟强做了一个堵上嘴巴的样子,说:“嘘,不要说,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朗馨点了点头。华伟强挪动了一下双腿,用手牵了牵那又粘又湿的裤子,看看表,问:“阿生什么时候回来?” 朗馨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华伟强就站起来,准备走。朗馨马上说:“让我去结账,找你钱。” 华伟强说:“不用找了。记住,下次,我来,你得过关。” 刚走几步,他又掉转头,用拿着资料的手,指了指朗馨,说:“你叫朗馨,是吗?这个名字很好听,朗朗乾坤,芬芳清馨,很美的意境……”说完,又用手提了提那片打湿的裤子,走了。朗馨愣在那里,世间竟有这么巧的事:他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意思?在高中, 朗馨把名字从秦晓馨改为秦朗馨时,就是在日记上写下的这八个字:朗朗乾坤,芬芳清馨。难道这个华伟强会读自己的心思意念不成?!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长篇小说《错乱年华》第十二章:肇事结识华伟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