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尘共舞 发表于 2014-3-7 03:14:14

长篇小说《错乱年华》第十四章:关爱阿珠兄妹情(续)

第十四章:关爱阿珠兄妹情(续)


     把朗馨送回了住所,顾宇生感到今晚才是他渴望已久的新生:这种豁然开朗的心境, 在他拿到移民签证的那天没有过,在他开张唐人街龙潭饭店的那天也没有过。今晚,他感到的是一种释放,一种超越和一种憧憬。以前,身边的人,都说他酷,其实那只是冲着他餐馆老板的身份和硬汉般的外形长相说的,谁也不知,他的内心藏着沉闷。他禁不住抬头看了看雨后的夜空:它竟是如此的爽朗和清澈,正如他此时的心情。顾宇生想,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功效:它驱动自己从惰性的平衡里苏醒,去重新评判八年前的事件。朗馨说得对,那只是一个偶然,一个超过自己保护能力的悲剧。他已经实现了对阿谭的承诺:在自己和姐姐的呵护下,阿珠已长大成人,“龙潭餐馆”的梦想已经成真。他不应再活在亏欠里,也不欠任何人的情。



    这时,已是凌晨一点钟,他觉得有些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雨后的大学城,贪婪地饱睡着。它听了那喷嚏声,不情愿地振了振身边的空气,又立即恢复了宁静的睡姿。顾宇生加快了脚步,一路小跑,还没到餐厅,就远远地看见自己的本田车和阿珠的本田摩托,肩并肩地排在餐厅旁的车场。顾宇生停下了脚步,喘着气,拍了拍脑袋,心想:糟了!今晚阿珠是要来和自己换车的!怎么忘得干干净净!他定了定神,见餐馆的灯还开着,就知道阿珠还在里面,便开了门进去。只见昏暗的灯光下,阿珠趴在吧台上,一手拿着一个近空的酒瓶,已经半醉了。吧台上放着顾宇生本田车的钥匙,还有一个全空的酒瓶。



    顾宇生见状,快步走上前去,夺了阿珠手中的酒瓶,说:“阿珠,你这是干什么?看你醉成什么样子了?太不像话了!别喝了!”阿珠翻了翻烂醉的眼睛,说:“你还回餐馆来干什么?你和她在凉亭里亲亲热热地躲雨不是很好吗?”原来,阿珠不仅没有醉,还神不知鬼不觉地知道了顾宇生和朗馨在凉亭躲雨的事。依顾宇生对阿珠的了解,她一定是偷偷摸摸地跟踪了他和朗馨。顾宇生忙去厨房拿了一块热毛巾,递给阿珠,说:“你都知道了?我和朗馨……”他的后半截话还没出口,阿珠就把那块热毛巾扔到了他脸上,流着泪,愤怒地说:“你无耻!不要脸!我不想知道关于你们之间的任何事!你滚!”顾宇生一把抓住阿珠的肩膀,使劲地摇着,大声说:“阿珠,你该清醒了!你是我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妹妹!我对你的爱是兄长的关爱,不是男女之爱!对,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你是知道的!可你就是不愿意承认!”顾宇生裸露的内心直白好像一把利剑,一下子杀掉了那股充斥着阿珠的肆意疯狂,她突然安静了下来,神情凝滞,搜索着所有和顾宇生相关的记忆片断,然后,近乎绝望地说道:“妹妹?没有男女之爱?……是啊,你怎么会爱我呢?我不过是一个包袱,一个父母早亡的孤儿……”说完,一把推开顾宇生,对着酒瓶,大口大口地给自己灌酒。



    顾宇生刚想伸手去制止她,阿珠的疯狂再次爆发:她挥着手中的酒瓶,阻挡顾宇生的靠近;她退了几步,举起那只拿着酒瓶的手,指着顾宇生,哭诉:“你别碰我!如果……如果,你只当我是你妹妹,为什么……为什么你给我买这些东西?!骗子!伪君子!”她边说,边从脖子上取下一挂金项链,又并着那本田车的钥匙,一起摔向顾宇生。然后,摔了酒瓶,哭着跑出了餐厅。那玻璃的碎片,四处乱溅,有几片带着阿珠的愤恨,向顾宇生飞来,划破了他的脸。



    顾宇生被动地接住了那挂项链和钥匙,楞在那里,无动于衷:那项链,是阿珠十三岁生日时,顾宇生买给她的,带有“龙口含珠”的玉坠。顾宇生当时精心挑选这个图案,是想表达自己借着龙潭饭店,给阿珠提供生活的保障,从而完成保护和看顾她的责任和义务;那摩托车,是阿珠十六岁生日时,她自己点名要买的。她选中本田的牌子,就是要和顾宇生的本田轿车配成一对。一幕幕的往事,清晰地在顾宇生的眼前显现,他才恍然大悟:这些年,他内心对阿珠的关爱,都是借着表面的物质形式来完成的;不仅如此,那些贵重的礼物,还有每年为她举办的大型生日聚会,都向阿珠传递了一层层递进的错误感情信息,以至于阿珠认定顾宇生宠她,是在宠他的女人。



    顾宇生把那挂项链和摩托车钥匙放进了裤兜。他摸了摸被玻璃碎片划破的脸,用餐巾纸擦了血迹,又去厨房拿了扫把和簸箕来清扫满地的狼藉。阿珠跑了,没有骑摩托,也没有开车,但顾宇生没有去追,他做了一个冷静的决定:他要彻底地对阿珠放手,冷酷地拉开距离,给阿珠足够的空间去清醒,去接受,去成长。毕竟,阿珠已经长大成人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长篇小说《错乱年华》第十四章:关爱阿珠兄妹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