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尘共舞 发表于 2014-3-7 03:18:28

长篇小说《错乱年华》第十七章:黄燕逛街受奚落

第十七章:黄燕逛街受奚落



    同一天。北京某服装街。



    黄燕和秀秀,每人背一个双肩背,各自胳膊上挂着几个购物袋,里面装着刚从几家商店淘来的减价衣服。秀秀看了看表,提醒说:“燕儿,都转了两个小时了。该回去了,呆会儿赶上下班高峰,车上挤得不得了。别看了,快走吧!” 黄燕听了秀秀的催促,边附和着,边又情不自禁地准备踏进又一家服装店:“再逛最后一家,然后,就立马打道回府。” 秀秀住了脚,有些不悦地说:“你自己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十分钟,你不出来,我就自己走了。”黄燕俏皮地做了个鬼脸,说:“小姐,不用十分钟,五分钟我就出来。”然后就消失在攘攘的客流里。



这是一个没有课的下午, 黄燕好不容易说服了秀秀来逛街。其实,外语学院大四的学生,课程基本上都排在上午,下午几乎都是属自己支配的课余时间。很多想分配留北京的学生,就把课余的主要精力用在外出托关系找工作上了。所以,每到没有课程的下午,大四的宿舍楼层就显得冷冷清清。但就黄燕来说,她似乎不用操心找工作的事,刘大鹏已经替她包办了。刘大鹏为黄燕工作的事如此上心,让黄燕觉得好像是刘大鹏在找工作,而不是她。秀秀呢,她不想留京,很想回四川老家,回到父母身边。所以,这样的下午,黄燕和秀秀倒成了清闲人。



秀秀是个内向好静的女孩子,不喜欢有事没事地跑到街上去逛,她喜欢在图书馆或语音室里消磨空闲时间。可黄燕是个耐不住静的人,她又是个喜欢时尚的姑娘,就是不买衣服,她也喜欢看;而且,一看就经常忘了时间。刘大鹏上班,平日没时间陪她上街,所以,没有课的下午,如果她想逛街的瘾来了,就会竭力搭上秀秀,让她陪着,当闹钟,提醒自己别逛疯了。虽然,十有八九的时候,秀秀都会拒绝她,但像今天这样的少数情况,秀秀也会同意一起出来走走,买买东西,散散心。



黄燕进了店,秀秀就在店边的一棵电线杆上靠着休息。凭以往的经验,她知道,黄燕这一进去,十分钟之内肯定出不来。可谁知,不到五分钟的光景,黄燕竟兴冲冲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拉了秀秀就往店里走,说:“秀秀,你快来看,张达的战旗时装!” 秀秀不情愿地被黄燕抓进了店里。原来,这家服装店还混卖各样时装杂志。黄燕拉着秀秀,来到时装杂志柜台,指着展示柜,对服务员说:“小姐,我能不能再看一下这本?”



那售货员,不屑一顾地瞟了黄燕一眼,拿着腔调,说:“你不是刚看了吗?到底买不买呀?看脏了,我们卖给谁呀!” 说完,不情愿地把杂志递给黄燕。黄燕边打发店员小姐的顾虑,边说:“对不起,我再看一遍,就买。”说完,接过那本杂志,指着封面的模特,迫不及待地对秀秀说:“秀秀,你看,张达的战旗时装!上了专版!”秀秀一听“战旗” 两字,不禁想起了前些天在香山秋游时撞见的张达,也兴奋地凑了上去,和黄燕一起看:只见封面是一个冷面女模,穿着一款黑色长裙,封面的文字上醒目地提示着 “战旗时装”之“黑天鹅系列专版”,封底还有一行小字,写着:下期焦点---战旗时装之“秋的宣言”。



    黄燕一边滋滋有味地翻阅着,一边情不自禁地赞赏道:“真棒!我觉得这个张达,人虽然邋遢,却是个时装奇才!” 黄燕爱不释手地翻完最后一页,若有所失地合上杂志,撇了撇嘴,说:“那天,都怪大鹏……” 她的话音未落,只听那个店员小姐提高了嗓门,大惊小怪地催道:“呀!看你把杂志都弄皱了,你到底买不买呀?真是的!”见服务小姐那股势力的小人样儿,黄燕忍不住上了气。她把杂志放到柜台上,边去双肩背里掏钱,边说:“催什么?!弄坏了,我赔你一本,不就是一本杂志嘛!” 秀秀轻轻地推了推黄燕,示意她别计较,然后问店小姐:“这本卖多少钱?”那店小姐轻描淡写地说:“精装本, 二十元。”秀秀和黄燕一听,几乎同时瞪大了眼睛。黄燕连忙翻过杂志,往封底一看,只见上面果然印着 “二十元人民币”的字样。她心想:怎么这么贵?精装本?难怪放在玻璃柜台里卖!



黄燕打开钱包,低头一数,只剩下拮据的十几块钱了,她觉得羞愧:做学生就是这么穷!看上的衣服,都买不起,只有买降价的!就是和大鹏一起去逛街,到了名牌店,也只能顺着橱窗走走。明年毕业,大鹏给自己联系的都是坐办公室的活儿,又能挣多少钱?!能买几身衣?!她想到这儿,抬眼看了看那柜台小姐。只见她正侧着身,抱着双臂,得意洋洋地在那里笑呢!



突然,那段熟悉的内心独白又来撞击她,只是这次,它来得比以往更强烈,并且还附带了答案:追求美丽和时尚是女子的天性,那原本应该是一种骄傲和愉悦的感觉。可为什么现在捆绑自己的是一种无法满足的欲望!没错,时尚是被金钱捧着走的!那么,金钱呢?从哪儿来?自己千里迢迢从杭州来北京读大学,又选择了热门的外语专业,两年被评为英语系的系花,这些价值怎么兑现成金钱?对,去战旗时装,找张达,上那儿去做模特,上时装杂志首页,成名模。只有这条路,才能回归自己追求时尚的骄傲,才能让内心的愉悦来回报外表的美丽!否则,那久久得不到的欲望会窒息女人的虚荣, 杀死短暂的青春!



    秀秀见黄燕像是被一块磁铁吸住了,站在那里不动,便替她补足了钱, 买了这本杂志。秀秀算了算,两人所剩下的钱凑在一起,只够坐公车回学院的了。在走往车站的路上,黄燕一直沉默不语,这可是不多见的,秀秀了解黄燕:她从来都是乖巧的赢家,从不做沉默的羔羊。秀秀捅了捅她的胳膊,笑着说:“喂,你现在的样子,还真像那本张达时装上的‘黑天鹅’!怎么了?一副吃了亏的样子?买了杂志反而不高兴了?”秀秀刚说完,就见路边蹲着的两个小伙子,一边冲着她们直吹口哨,一边调情地嚷道:“小妞长得真他妈的俊!怎么拉着个脸?愿不愿意过来和哥哥们交个朋友什么的?”显然,他们是冲着黄燕的靓丽来的:她修长的腿上裹着红色的紧腿裤;米黄色的蝙蝠衫,在夕阳的微风下,颤颤地抖动着;她虽然不说话,但那高高扎起的偏辫儿,随着她的脚步,一甩一甩的,荡漾着青春的活力。



    黄燕仿佛没有听见路边阿飞的招惹,只是默默地往前走。秀秀见她反常的样子,索性拉了她一把,两人加快了步伐,来到了公车站。突然,黄燕对秀秀说:“秀秀,我决定接受张达的邀请,去战旗时装做模特。” 黄燕说出这话,秀秀并不觉得意外,因为,她觉得黄燕有时尚天赋。她谨慎地问:“你不怕大鹏不高兴?还有,听说张达旗下的名模都当不长的……”这时,黄燕九十度大转弯地恢复了以往的娇柔,说:“秀秀,你怎么知道那些不是嫉妒的谣言?我就是想去冒冒这个险。大鹏那里……求你先替我保守秘密,好吗?等生米煮成了熟饭,再告诉他,不迟。再说,如果我真的出了名,他也受益呀,不是吗?秀秀,你不觉得咱们做穷学生的日子很惨么?!该结束了!” 正在这时,公车来了,黄燕像一只松鼠似的,轻松地跳了上去。秀秀跟在后面,回味着黄燕的话,觉着她的话虽然有道理,却算不出走这条路的代价究竟将有多大。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长篇小说《错乱年华》第十七章:黄燕逛街受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