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尘共舞 发表于 2014-3-7 03:19:39

长篇小说《错乱年华》第十八章:下定决心去选秀

第十八章:下定决心去选秀



    北京。外语学院。



    英国古典文学的课堂上,何教授正滋滋有味地讲解莎士比亚的名剧,麦克白。这是大四的选修课,有二十几名学生。秀秀坐在前排,边听边记笔记, 时不时不情愿地打个哈欠。黄燕坐在后排,用手撑着额头,挡住眼睛,在间断地打盹儿。平时,她们俩总喜欢坐在一起,而且靠前排,可今天,黄燕觉得头昏沉沉的,就选了一个靠后的偏座儿。昨晚,她辗转反侧,睡得不好,满脑子都是关于加入战旗时装的种种臆想。此时,她面前的课桌上,课本摊开着,里面放着一张名片:那是张达在香山留给她的。



    黄燕把名片低低地拿起来,翻来复去地看了几遍。这是一张很简洁的名片,它的一面只写着“张达” 两个字,既没有挂任何头衔也没有点明什么职称;另一面是个电话号码,连地址都没有。黄燕不知道那是张达的私人电话还是战旗的公司电话。她把名片放回书里,从笔记本里撕下一张纸,拿起笔,写下一行小字:“秀秀,下课帮我打饭,我要去打电话。拜托,燕儿。”随后,把字条叠成一个小方片,递给前排的一个女生,悄声说:“帮我传给乐仲秀。” 那纸条,翻越了五六排课桌,递到了秀秀手里。秀秀接过字条,拿到桌下,偷偷打开,看了看,皱皱眉头,接着听她的课。黄燕见秀秀没反应,便认定秀秀是同意了。



    快下课了,就有几个男生开始把饭盆鼓弄得铛铛响,示威般地提醒何教授别拖堂。何教授戴个深度眼镜,听到饭盆声,象是听到了铃铛声,身子敏感地抖动了一下,便知趣地合上讲义,慢条斯理地说:“请大家回去想想,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麦克白这个英国历史悲剧的。好,下课。”他宣布的下课两个字,可能没什么人听到,因为学生们早已迫不及待地站起来,向教室门口涌去。过去这几年,何教授觉得自己运气不好,系里总把他的课排给大四的学生,而且就在午餐前。历史经验告诉他,大四的学生几乎个个都是老油条:他们好象不用听讲,就知道怎样应付交作业,他们更在乎午餐吃什么,他们最关心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却对这部莎士比亚悲剧背后的历史原因不怎么上心。



秀秀装了课本,把纸条揣进口袋,若无其事地跟着人流往外走,好象根本没把黄燕让她买饭的请求放在心上似的。黄燕见秀秀出了教室,追了出去,叫住她,说:“秀秀,我的字条你看了吗?”秀秀没搭理她,说:“吃饭了,你打什么电话嘛! ”黄燕见她脸上带着不悦,知道自己肯定哪儿惹着她了,便问:“你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秀秀无奈地向上翻了翻眼睛,吐了口气,说:“燕儿,昨天咱们逛街回来,你身上长刺了?一晚上,在我上铺翻来复去的,弄得我一夜都没睡安稳。你知道吗?今天何教授讲的,是我最喜欢的一部莎翁戏。我头疼,好多地方都没听进去!”黄燕知道秀秀虽然凡事都忍耐,肯吃亏,可就是在学习上的事,她是一丝不苟,万分认真的。她没想到,自己这一夜的折腾竟也波及了秀秀的休息,忙抱歉地说:“对不起啊,秀秀。昨晚你怎么不提醒我呢?我……其实和你一样,也一夜没睡。”



秀秀见黄燕眼圈发暗,又听她道了歉,便伸出一只手,说:“给我。” 黄燕愣着说:“什么?”秀秀说:“饭兜儿。你快去打电话吧, 我在英语系食堂等你。”秀秀说完,刚想转身走,黄燕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说:“秀秀,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去给谁打电话?”秀秀说:“我哪知道?给大鹏吧?我看他好象有一阵没来学院找你了。要不,咱们宿舍的花怎么都凋谢了。”黄燕知道秀秀是在开她和刘大鹏约会的经典玩笑:大鹏每次来约黄燕,都会在学院的花圃里偷采一朵玫瑰或是时令花朵,献给黄燕。黄燕就会把它插在花瓶里,摆在宿舍的公用桌上。香山秋游后,大鹏的确还没来找过她,那是因为他去了外地,做一个企业专访,说是要个把星期才回来。黄燕听秀秀这么一说,骄傲地仰起头,做了个不屑一顾的样子,说:“错!我什么时候会主动给大鹏打电话? 都是他打给我的。告诉你吧……” 黄燕看了看左右,贴近秀秀的耳根,诡秘地说:“战旗时装。”



黄燕来到宿舍一楼的传达室,见里面已有两三个等着打电话的女生在排队,就索性从双肩背里拿出昨天买的那本战旗专版时装杂志,站在后面,翻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只听传达室的老太太,走过来跟她搭讪,说:“你是三楼大四英语班的吧?听说你们这届毕业生留京的名额又减少了。我知道,你男朋友是个名记者,关系广,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他,哪个单位还要小语种的人啊?”黄燕半应付地回答说:“等我见了他,帮你问问。” 说实在的,留京对很多外地学生来说,都象是在操办终身大事,但黄燕好象从来没有这种危机感和紧迫感。这倒并不是因为她不想留京,而是她留京的一切事宜都由刘大鹏操办了。



黄燕纳闷,连传达室的老太太都关心留京的事,而且知道她的男朋友有办法,便禁不住心中自喜,得意自己的男朋友还是蛮有能力的。黄燕对老太太说:“您怎么也关心毕业分配的事?”老太太叹了口气,说:“我外孙是学阿拉伯语的,那是小语种,不好找工作。所以,我就替他问问。” 黄燕正不知怎样安慰她,就轮到她打电话了。她边把时装杂志放回书包,从课本里拿出那张名片,边应付老太太说:“对不起啊,该我了。”她听到那老太太不肯罢休地说:“你一定记着帮我问问啊!”



    黄燕刚拨通电话,就听对方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您好,战旗时装总裁办公室。”黄燕听见是总裁办公室的秘书在接线,有些失望,说:“请问张达,张总在吗?”对方顿了一下,友好地问:“小姐,您贵姓?请问,找张总有什么事?”黄燕的脑子不自觉地飞快地转着:看来张达给自己的只是一张普通的公司名片,怎么才能跟张达说上话呢?如果说自己找张达,一来不好直说什么事;二来,对方的那个秘书很可能会把自己挡回来,倒不如说是张达找自己。这样想着,她便说:“我叫黄燕,是张总让我给他打电话的,是关于‘秋的宣言’拍摄广告的事。” 对方马上说:“那您等一下,让我去通报一下张总。” 黄燕一边等,一边心里七上八下的,拿不准那张达是否还记得自己,还记得香山留名片的事。



    她正思量着,对方传话过来了:“张总问,你是不是想应征‘秋的宣言’代言人?如果是,你后天下午两点半到公司来面试吧。” 黄燕听了“应征” 和 “面试” 两组词,再看看手中那简洁的名片,马上就明白了:原来,自己把张达的话当真了,他只不过当自己是众多想成为代言人的女子中的一个候选人罢了。黄燕觉得自己的虚荣心和自信心当下被摧毁了,她觉得昏沉沉的头几乎变得眩晕了,便用尽全力,用伪装出来的兴奋,说:“太好了!您知道,参加应征的有多少人吗?” 对方说:“最近打电话来的女生都是想应征的,可能一共有三十多人吧!”“三十?那么多?”黄燕本能地发出惊讶声。对方笑了笑,说:“那当然。你知道,能当选‘秋的宣言’代言人,意味着什么吗?”黄燕虽然有答案,却没有回答这个敏感的问题,她竭力平静地问:“请问,你们对面试者着装有要求吗?”对方说:“张总对服装没有任何要求,但对颜色有要求。白色,所有应征者必须穿白色。对不起,小姐,我有一个电话要接,希望能在应征会上见到您。再见。”然后,就挂了电话。



    黄燕出了传达室,内心有着一种受人玩弄的痛:她真希望大鹏在身边,她多想一头倒在他的怀里大哭一场,诉说委屈;但她又怕刘大鹏知道今天的事。因为,她几乎可以想象,她这种 “拿鸡毛当令箭” 的失败,又足以让刘大鹏加大对她的呵护力度,成为他语重心长的导火线。大鹏肯定会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外面人的许诺不可信,你赶紧毕业,咱们就结婚。你要做的就是当个好太太,好妈妈,把外面的事都交给我去打理等等。”想到这,她的脑海里又出现了昨天在时装街,自己连二十元的杂志都买不起的窘态:不行!穷日子,我受够了!大鹏也穷!他在报社混了五年,也只不过靠薪金吃饭,开公家的车,有点报销的小权而已。自己要的,是一种真正的富足,是和在高档时装橱窗外的流连忘返永久的诀别!



黄燕来到英语系食堂,见排队买饭的学生都散了,食堂里大都是停留吃饭的人。她看了看表,才意识到自己打这个电话,用了近半个钟头。她放眼望去,只见秀秀在靠着墙角的一张圆桌旁,边吃饭,边看书,便快步走了过去,说:“真没想到,中午打电话还排队!”黄燕坐下,掀开饭碗一看,原来是她最喜欢吃的米饭和糖醋排骨。黄燕闻到排骨的香气,忍不住用筷子夹起一块,放进嘴里一抿,顿时觉得心里舒坦多了。秀秀抬眼看了看黄燕,说:“怎么样?张达怎么说?”黄燕没有回答,只是忙着清理那块排骨。



秀秀把面前的《莎士比亚戏剧评论》合上,说:“小姐,我刚才给你买排骨,差点被挤倒。你现在有什么好消息,可不能不告诉我啊!”黄燕边吃,边说:“没什么好消息,那张达是个骗子。”秀秀瞪大了眼睛,问:“你说什么?骗子?他不是战旗时装的?!”黄燕摇摇头,说:“他的确是战旗的老板,但他让我去当那个‘秋的宣言’的模特,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真傻,当真了。”秀秀越发不解了,问:“到底怎么回事啊?在香山,他不是让你当场试镜,还把名片给你,让你找他的吗?”黄燕用手绢擦了擦沾满油渍的嘴唇,认真地看着秀秀,说:“你知道吗?有三十多人要应征代言人呢!谁知道那里面有多少人是拿了张达名片的?!”然后,黄燕顿了顿,说:“不管怎么说,我得去战旗,试试运气。说实在的,那天在香山见到的那组女模,我一个也看不上。”秀秀明白了:原来,那张达并没有把代言人的位子预留给黄燕,只是给了她一个尝试的机会,就像其他三十个应征女子一样。



    秀秀顾虑地说:“燕儿,我看大鹏也许是对的,你别瞒着他自己去瞎闯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都会为你担心的!有钱的男人说的话,看来不能当真。”黄燕回味着秀秀的话,辩解说:“会出什么事?成名哪有那么容易?张达会白白送我?要是他真的白送我,那才危险呢!三十个人中选一个……还不算大海捞针般的难……”说完,她斜眼看了看秀秀,又说:“要是我能选上,以后就永远不再会为买一本二十元的杂志发愁了!” 然后,又反问道:“秀秀,你说有钱男人的话,不能当真。那陈风呢?他家不是也很有钱吗?”秀秀辩解说:“陈风不一样,他生活很节俭,而且……”黄燕没等秀秀说完,就岔开话题,说:“离面试还有两天……我没有多少时间了……秀秀,有什么办法,在应征面试会上,我能一下子吸住张达的眼球?”黄燕象是在寻求秀秀的主意,又象是在自问。忽然,她闪烁的明眸,上下转了转,说:“宣言,时尚,代言,白色……有了。”秀秀问:“什么?”黄燕又贴过来,在秀秀的耳边,唧唧咕咕地说了一通,秀秀将信将疑地问:“你肯定这样行吗?”黄燕自信地点点头,说:“行,我就在白色上突破。秀秀,看我的。你要做的,就是帮我向大鹏保守这个秘密,好吗?”(网络发行的章节到此为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长篇小说《错乱年华》第十八章:下定决心去选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