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晨 发表于 2014-4-28 08:42:42

《汉纳之春在线笔会》春天里,一个母亲的三鞠躬

在庄严的法庭上,
审判正在进行。
这是一起绑架案,
犯罪嫌疑人是个年轻的民工。
他绑架了一个六岁的男孩,
是他为之打工的老板的爱子。
让人欣慰的是,
孩子安全无恙,
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但他仍然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此前,他在老板那里干了八个月,
住在未竣工楼房的水泥地上。
吃着最便宜的盒饭,
每天挥汗如雨,
八个月,却没有拿到一分钱。
他几次哀求老板预支点钱,
哪怕几百元也行。
他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
他母亲患有严重的心脏病,
一天也离不开药。
孩子上学也要用钱。
还有他的妹妹,
因为失恋,精神错乱,
他要为妹妹治病,
不能看着她披头散发满街乱跑。
他每次找老板要钱,
老板都是一脸的不耐烦。
往往还没说上几句话,
就被老板叫来的保安赶出办公室。
终于,他忍无可忍,
绑架了老板的儿子。
可期间,他后悔了,
虽然当时他完全可以跑掉。
但他怕孩子一个人出什么意外,
也怕孩子一个人害怕,
便一直把孩子抱在怀里。
当警察出现的时候,
孩子在他的怀里睡得正香。

法槌高高举起,又落下,
他被判了五年。
旁听席上的人都为他扼腕:
说到底还是不懂法,
可谁来照顾他那风雨飘摇的家?
就在法官即将宣布退庭的时候,
旁听席上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等等,我有话说。”
大家扭头望去,
是个年过花甲的老妇,
正是被绑架男孩的奶奶,
老板的母亲。
孩子被绑架之后,
老人一病不起。
那是他一手带大的挚爱的孙子
也是孙辈中唯一的男孩。
众人的心中有些紧张,
难道老人还要追加什么条件,
那个已经一无所有的民工
还能够承受得起吗?……

老人慢慢向被告席走去,
她站在民工的面前,
嘴角在抖动。
大厅里鸦雀无声,
连法官都在默默地注视。
突然,老人弯下腰,
向民工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包括原告席上的老板,
他以为母亲大概是老糊涂了……
老人抬起花白的头,
泪水流了一脸。
良久,她缓缓地说道:
孩子,这第一躬,
是我代我儿子向你赔罪。
是我教子无方,
让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这第二躬,
我向你的家人道歉。
我儿子不仅对不起你,
也对不起你的家人。
作为母亲,
我有愧呀。
这第三躬,
我感谢你没有伤害我的孙子,
没有给他心灵留下阴影。
你有一颗善良的心,
你比我的儿子强上一百倍……

窗外春雨霏霏,
屋内老人的话令所有的人动容。
那位民工在审判期间很平静,
此时却痛哭失声。
老人的宽容和大义,
救赎了儿子的灵魂。
他当场表示,
不仅支付农民工的工钱,
还要把农民工的母亲,妹妹接到城里来治病。
老人的三个躬,
不仅是鞠给民工的,
也是鞠给儿子的。
她用这样的方式规劝儿子,
不管选择怎样的人生道路,
都要对得起良心,
不能违背了做人的道义,让灵魂负重。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汉纳之春在线笔会》春天里,一个母亲的三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