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奇 发表于 2014-12-3 07:05:55

【能源中国行3】 居然进了协和医院

【能源中国行3】 居然进了协和医院 丹奇(2014年6月26日) 常常出差,奔波两国之间,是我的的生活常态。不管到什么地方,总是要发生一些故事的。但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与北京协和医院发生这么亲密的接触。对协和医院的认识很肤浅,只有影视剧中的零星表现。好像这个医院是老蒋统治时期创办的。该有百年历史了。有时间再去谷歌一下。 自从11日登上飞机到13日晚上完成第一轮谈判,几个日夜没有睡觉。前所未有的高强度,令人振奋的成功谈判。我已经累的在丰盛的晚宴上几乎睁不开眼睛。唯有拍几张美味佳肴的照片给自己提神。满满一桌海鲜,我实在没有胃口品尝。只是蜻蜓点水地挑了几道菜夹了一点点做样子。好不容易熬到大家酒足饭饱,回到酒店,便一头栽倒在床上,于疲惫不堪中酣然入睡。没有以前那种每隔一个小时便会醒来的现象。可想已经累到极致。 一觉睡到14号凌晨五点,忽然感觉右腹部有些隐隐作痛。马上提心吊胆:千万不要是上次在河北患上的急性胆囊炎。一边忧患着,疼痛慢慢加剧。一阵一阵痛的没法忍受。连忙叫醒正在酣睡的老罗帮我从箱子里找出特意从美国带来的防止胃痛的药。老罗带领第二批团员来到北京也是两天两宿没睡。这会却在睡意惺忪中手忙脚乱地在酒店房间里到处找茶壶为我烧热水吃药。在美国生活近20年早已习惯喝冰水的我,这会因为胃痛身体自觉地开始渴望喝热水。 胃痛药吃下去了,以为过一会应该舒缓痛楚。可是,疼痛丝毫不减。顾虑着或许头天吃的东西,可能消化不良。用老办法呕吐出来可能会好受点。于是轻轻按着喉腔,就立刻呕吐了起来。似乎好受一点,胸口没有那么堵了。老罗建议泡个热水澡可以放松身体,减少痛苦。我同意了。老罗立刻把浴池灌满热水。 浸在滚烫的热水中,果然舒服了许多。很快在热水中睡着了。猛然醒来,发觉已经大汗淋漓。担心虚脱。立刻起身,回到床上气喘吁吁躺下。不一会全身又开始出虚汗。痛楚再次袭来。赶紧热水喝药,伴之而来的一阵恶心,冲到洗手间吐了几个来回,直到把胆汁都吐干净。苦熬半个小时后,腹痛难忍,再次浸泡在热水中。只有浸在热水中疼痛才会减轻。回到床上又开始疼痛难忍。就这么翻来覆去,来来回回泡了多次澡。 到了八点钟,被腹痛和虚脱折磨的我满头大汗,实在没法忍受下去了。想到14号要陪我的代表团去游览故宫和颐和园。现在临阵倒下没法作陪了。赶忙给谈判的HJ公司代表打电话,请他们派车派人带我们的团员去游览故宫和颐和园。并吩咐老罗给团员打电话安排他们自己去吃早餐,并代我道歉,因为不能陪他们。 最后,忍无可忍中,我挣扎着向酒店求救。老罗被我呼来唤去,不停地配合我换新鲜热水。这时看我已经很严重,开始紧张起来。酒店服务员接到求救电话,马上来到我们的房间,看到我已经满头大汗,全身湿透,痛楚不堪地在床上蜷曲着呻吟。他们立刻打电话给120约急救车要送我去医院。 等了不到10分钟,两个120急救人员来到了房间,其中一人为我把脉,量血压。随后就把我扶起躺到了他们的担架上,走员工电梯来到大堂。出门口时,我的团员们已经等在大堂,看见我躺在担架上被推出酒店,他们纷纷上前向我表示慰问。我生平第一次躺在担架上,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中被推着,很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腹痛难忍,也顾不得保持形象了。与团员们虚弱地道歉后,我和担架被推上了急救车。 急救人员问我想去哪家医院。我说,去离此地最近的吧。痛的受不了了,离得近的医院可以避免途中堵车耽误病情。于是,急救人员告诉我离得近的就是协和医院。我一听,协和医院?好,去协和医院!毫不犹豫。这是多少人景仰的地方。我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此生会与协和医院结缘。很快急救车到了医院,担架迅速推向医院急诊室。 来到导医台,问清楚我是美国护照,马上把我当外国人送到了国际部。很快办妥了手续。我被安排坐进轮椅推到急诊室。在那里,我接受了各种检查,包括血压,抽血,B超。然后被送到一间休息室吊上了盐水。一个年轻的女医生很温和地为我做完了这一切。在休息室里,女医生告诉我,检查结果一切都正常,只是急性肠胃炎。吊盐水是为了修复之前习惯性呕吐造成的胃壁破损。再给我开了一盒溶剂药物,说是可以减缓腹痛。一切正常的检查结果很重要,让我免除了多余的顾虑。 我一直担心的胆结石问题医生并没有特别提示。也没有把我当胆结石病人处理。更没有说要给我立刻开刀做手术。这与上次“逃离医院”文中写的情况大相径庭,虽然病发情况一模一样。我不知道到底哪个医院的检查结果是正确的。但是相比较下,我选择相信协和医院。躺在协和医院休息室,一边吊着盐水,我还是感到痛苦未减少几分。直到吊完盐水,我便离开了医院,回到酒店休息。 14号15号两天时间,我仍然没有从腹痛中解脱出来。当然我的团员们只好继续拜托给HJ公司员工照顾。我为自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病倒感到万分不安和惭愧。我在北京的舅舅舅妈和表妹也闻讯赶来医院看我。这让我即惭愧又感动。我刚到北京,本应该是我去看望他们的。亲人的关怀让我感觉好多了。痛楚也慢慢减轻。 16日,体力稍微恢复一些。但是仍然无法行走。代表团仍然考察HJ公司,我便一个人留在酒店。17日,必须带着代表团出席能源论坛。然而腹痛还在继续,虽然精气神恢复了许多。刚好岛友草路幽香前来看望我。便邀请有着丰富银行管理项目投资经验的前辈一起参加论坛,并请他担任特约记者,报道此次论坛活动。忍着腹痛,慢慢行走,终于到达中国社科院会议大厅。从酒店到社科院步行只有五分钟,可是我走了十几分钟。 18日凌晨,我们结束了北京的所有活动,继续南下。我在这一周里得到了些许休息,虽然腹痛没有根除,但不影响饮食和行动。临走时,用磅秤称了一下:61公斤(135磅)。不禁吓了一跳。这次生病,竟然减去了10磅, 一下回到了解放前,再次苗条了!我又能穿回那条每次出行中国都会带上却因为肥胖总也没有机会穿的裙子了。不禁悲喜交集:这样的减肥代价太大了! 就这样,忍着持续不断的腹痛,我又带着大家奔赴下一个考察的目的地:济南。


Read more: 【能源中国行3】 居然进了协和医院 - 丹奇的日志 - 汉纳百川 - 【能源中国行3】 居然进了协和医院 - 丹奇的日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能源中国行3】 居然进了协和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