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奇 发表于 2014-12-3 07:11:44

【能源中国行 8】 误入夜总会

【能源中国行 8】 误入夜总会
丹奇(2014年7月18日)

滞留济南一晚,第二天早晨高总就派了两辆车来送我们去高铁站赶10点高铁赴江苏K市考察另一家公司。我们就像一支行军不已的队伍,打一枪换个地方。南征北战,马不停蹄地奔走在各工厂之间。到了K市,被访问公司派人接到我们,很快就完成了会谈和参观实验室。我们谢绝了公司安排的晚宴。希望晚上自由活动,休息一下。这次我们入住的是K市新开的五星级酒店某会展中心酒店。那里的自助餐可以容纳好几百人。食物品种多样,味道鲜美。是我在国内吃过最大型,最丰富的自助餐之一,可惜那时我的腹痛还未痊愈,只好忍着,不敢大快朵颐。另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自助餐是广州长隆乐园酒店的自助餐,场面宏大,食物丰富鲜美。
团员们吃完饭后,阿苏克博士和觉西总经理回酒店休息。老总麦克和老罗,这对酒友,在北京时,每晚都要到酒店的小酒吧喝啤酒聊天谈事。来到K市自然也准备去酒吧坐坐。K市有我的大学女同学。去年来考察这里的公司时候,我们30年后久别重逢,其他女同学也闻讯从各地赶来相见。今天重访K市,我也告知了同学。但是我们只在K市住一晚,第二天就要离开。要跟同学见面,唯有晚上了。
于是我给她电话,邀请她来与我们共进晚餐。可是她说已经吃过饭了。那就只好饭后见面。奇怪的是新建的酒店内居然没有小酒吧。而Mike和老罗今晚没酒吧估计没法打发晚上的时间。我唯有再次致电同学帮忙介绍一下附近哪里有酒吧。没过多久,同学回电。就在你们入驻的酒店附近有一个新开的酒吧。已经安排好了,预订了一号包厢。我们八点钟在那里碰头吧。
我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刚上去不久就到了。果然如酒店人员介绍的,走路不要五分钟。时间还早,我们在前台查询预订的一号包厢。很快被领进去。包厢很大,可以坐十几个人。但是,今晚只有我们几个人,显得有点空旷。酒吧还没开始营业。清一色年轻的男性服务员穿着打扮得像在运动会上,除了少部分零散地在召唤先到的客人,其他大部分都聚集在酒吧中间开会,接受经理训话。
不一会,服务我们这个包厢的侍应生过来了,表示这个包厢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可以随意点酒水喝。我没听懂啥叫安排好了。便要来酒水牌。我的天,一瓶青岛啤酒居然要60元,一打就是720元。麦克想喝的一种威士忌一小杯居然要价500元。要喝小杯,就不能在包厢喝,要去吧台喝。在包厢只能按瓶卖。一瓶多少?我不敢问下去,按照小杯算,一瓶起码也得上万。虽然我带足了人民币,但也不能挥霍在这种酒吧。老罗和老麦原来以为是在酒店内那种小酒吧的规模喝喝,数百元即可搞定。老麦只想喝几杯威士忌,他们的酒量怎么可能喝掉一瓶?
既然不能去吧台,非得呆在包厢,还得来一瓶。看来今晚要被狠狠地宰一笔。为了不让外国友人失望,一瓶就一瓶吧。我一咬牙,一跺脚,兄弟们,拿酒来!侍应生很快拿来了威士忌,苏打水,水果盘,一打啤酒。威士忌却是用12个小杯放在一个杯架上端上来。老麦开始自己调酒喝起来。 老罗也喝着青岛啤酒跟老麦聊天。
酒吧的布置很是前卫和时尚,里面挂满了万国旗。老罗居然发现他们挂了美国国旗,很兴奋。居然在这个二线城市的酒吧里看到了自己的国旗,很有些亲切感。我们貌似当时唯一的客人。来得太早了。渐渐地,音乐声开始大声响起来,客人渐渐增多。侍应生举着VIP的牌子,引领客人到包厢去。刚开始看见的全是男侍应生,让老罗和老麦以为我们来到了同志俱乐部。正疑惑间,不一会,从侧面的小房间里,一溜烟走出了十几个妙龄女子,穿着紧身暴露的运动短裙,前胸还挂着工作牌,鱼贯而出,很快分散到酒吧的各个角落。
摇滚乐开始震耳欲聋。我们自己的闲聊几乎听不见了。老麦和老罗便停下说话,开始边喝酒边观赏起酒吧里的活动来。不一会,又有一群穿着超短裙的美女从侧面小房间鱼贯而出。她们个个身材高挑,婀娜多姿,貌美妖冶,走到我们包厢前一个台子边停下,围成一圈,或交头接耳,或趴着不停摇摆着腰肢。或回头朝我们坐着的包厢望过来。
不一会,我的同学匆匆赶来,我告诉她,这个酒吧不是我们想去的那种酒店小酒吧(bar),而是色情夜总会(night club)。同学歉意地说,她从来不去酒吧,叫朋友安排的。这里的名字叫某某酒吧。以为是个安静的场所。没想到是个夜总会。想想再换地方已经不可能。唯有既来之则安之,把酒喝完再说。那边厢俩老美很惬意的喝着酒,很辛苦地高声聊天,谁也听不见谁。
望着那些在夜色朦胧中搔首弄姿吸引注意力的年轻女子,我若有所思。这些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小姐”们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她们这么近。可以近距离观察她们的一举一动。同时为自己阴差阳错出现在这种地方而感到浑身不自在,坐立不安。要是早点知道要来夜总会,我或许会拒绝,或许会女扮男装陪这些美国爷们来喝酒。这样或许方便我从旁多观察而不致让这些风尘女子因为我这个老太婆在场而约束了她们。
看来今天她们是没机会来腐蚀我带来的两个老美客人。我再侧眼观察身旁的俩老美是否会被眼前的“美景”吸引。出乎意料,他们只是在悠闲地聊着天,偶尔用眼角的余光随意地在人群中扫过。丝毫看不出他们被眼前的这群小姐吸引。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内疚”?这些小姐一定是在等机会好敲老外一笔。可是看到我,她们不敢造次。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想恶作剧一下,考验老罗和老麦的定性。老罗看出我欲擒故纵的把戏,满脸通红,仿佛受到我的误解而深感委屈。他很严肃地把我拉住,不许我走。恳求我别把他们留下。希望陪着老麦喝完酒。可是让我继续待下去,已经如坐针毡。我开玩笑地暗示并警告他们,这里的夜总会小姐提供陪酒服务很昂贵,少则上千,多则上万。其实我也不清楚他们的陪酒行情。只是为了不让我的团员上当受骗。
看着这么年轻的女孩,一个个委身夜总会,不务正业,甘当三陪女,真让我为她们感到羞耻。为他们的父母感到可怜。她们可能也不会让父母知道自己在做这种皮肉生意。想多了后,我有些沉不住气了,我唯有告诉服务我们这个包厢的侍应生,请那些三陪女郎从我们面前消失,她们挡住我们这些客人的视线了。侍应生果然前往驱逐。老麦正喝酒,看到我们的侍应生驱逐,忙问,为啥要把她们赶走?我说,因为有碍观瞻。
那些女子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绕了一圈跑到我们这个包厢前廊下的台子旁继续围拢。这里是人家的地盘。看不惯我可以走啊。想到这里,我决定提前退场。带俩老美离开这个灯红酒绿之地。大家听从了我的安排。准备结账时,我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我的同学也争着买单。但是被侍应生阻止了。他说,你们这个包厢已经安排好了! 老板已经打好了招呼。是免费的。
什么?我以为听错了。闹了半天,安排好了的意义在此? 我不好意思了。这是多大的人情啊。看来我的同学面子好大。居然可以让夜总会的老板为我们免单。我问同学,你怎么会认识这里的老板? 同学很随便地说一声,哪里啊,我只是跟一个朋友打了个招呼,这个朋友跟这里的老板打好了招呼。所以我们享受了VIP的待遇。只有让同学转告我们的谢意。并待将来报答。
出的门来,夜总会外面还有一个户外观看世界杯的场地。倒是清净许多,凉爽许多。忙问,我们可以在这里重新开台吗?当然可以。侍应生很快清理出一个台子。安排我们坐下。还延续了包厢的服务,不过这次老麦不再喝威士忌,而是改喝啤酒。这时,户外吧台旁我们的身后,一个年纪更小的女孩,翘着二郎腿,高高地坐在吧凳上,脚尖对着我们的桌子。
老麦从她身边经过落座时很友善地跟她打了个招呼。我一看这女孩浓妆艳抹,毫无顾忌地翘着二郎腿叼着烟,肆无忌惮地挑逗着我的团员。我一看气不打一处来。太放肆,这么小就出来混,还敢当我面挑逗我的团员,太给咱中国女人丢脸了。忍无可忍,只好告诉我们的侍应生让她立刻从我们跟前消失。果然她悻悻然地离开了。
我心里暗暗好笑。里面的一群“小姐”被我轰跑了,外面这个小“小姐”也被我赶跑了。这些人一定恨死我了:哼,好不容易来了俩老美,可以好好宰一笔,却被你这个老太婆搅黄了。她们也不想想,别说这里面有我的老公,即使没有,我也不能让我的团员误入歧途,被这些不良女子给沾上了。不然,我没法跟他们的夫人交代。尽管我知道他们根本不是那样的人。但是,在国内,据说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万一被这些无耻之人设计陷害再讹诈,那就不妙了。
喝完酒,聊够天,我们步行回酒店。俩老美很诚实地告诉我,“这样的夜总会,我们在美国都没见过。刚开始还以为是同性恋酒吧。到后来居然成了色情夜总会。也算开眼界了。不过,你刚才太紧张了,过于担心。我们都是什么人啊,对我们这么没信心? ”

我说,“不是我对你们没信心,是对夜总会的女同胞没信心啊!”
Read more: 【能源中国行 8】 误入夜总会 - 丹奇的日志 - 汉纳百川 - 【能源中国行 8】 误入夜总会 - 丹奇的日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能源中国行 8】 误入夜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