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奇 发表于 2014-12-3 07:17:36

【多彩贵州行7】 贵州有个这样的官---省文联主席顾久印象

【多彩贵州行7】 贵州有个这样的官---省文联主席顾久印象 丹奇(2014年8月30日) 对于国内官场,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解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很多人对当官趋之若鹜,却又对其上级心生恐惧。因为他们高高在上,颐指气使,专横跋扈,令人不寒而栗。我想这是大多数国人对于官员的普遍印象。 我由于从小到大生活学习和工作在校园里,对社会上各种官场的了解完全来自互联网以来的信息传播。对于没有在官场浸淫过的人来说,可谓皮毛知识,知之甚少。 但是对于美国官场来说,我的了解要多于国内官场。美国官员原则上都是公务员。从民选机制当选的官员是选民的代言人和公仆,不是国内意义上的官。他们对选民没有颐指气使的权力,只有认真倾听的义务。除了行政官员,大部分是议员,他们与选民之间的关系是真正的鱼水情。这样的官场环境,是我多年参与美国竞选而认知和熟悉的。没有任何对国内官场刻板冷漠和尔虞我诈的莫名恐惧。对于美国官员,我与他们是平等和友爱。 多年行走在美中两国政界,接触了不少国内官员,上至外交部司长,海外总领馆总领事,省长书记,下至各市县领导。除偶有小地方的官员官儿不大谱不小的现象,大多数都给我留下了认真工作,勤恳为民的印象。也许因为我来自海外,看到的只是短暂的表面现象。而当今习主席大力反腐打老虎在海内外造成的激烈震荡,让我们看到了国内官场贪腐问题的严重性,并对国内官场的认知有了更深的认识。 然而这次的贵州行,我看到了一个不同凡响的官员。他是贵州省前人大副主任,贵州省文联主席顾久先生,一个学者型官员。 这是我第一天出席中国影视人类学年会时看到的一幕。那天顾久主席经杨局介绍与我握手后,我在找名片时,抬头已不见顾主席,满大厅寻找,发现他居然坐在大厅后角落里,窗帘几乎把他盖住。我穿过大厅,走向顾主席,问他为何不上主席台就座而在这个角落里入座。他很谦逊地回答说,不喜欢浪费时间在无谓的官场客套寒暄上。那时我的心里突然有种说不清的感动。 那场论坛主持会议的张晓松教授在介绍顾主席时,我仔细聆听了一下。原来他曾经也是贵州师大中文系的教授和教研室主任,后来发展为贵州省人大副主任,刚刚卸任,目前继续担任贵州省文联主席一职。顾主席在我之前上台讲话。他的演讲充满了朴实的感情,却又才华横溢。 在官员们普遍由秘书执笔写出千篇一律的的八股文之风盛行的官场,他的讲稿是自己亲自写就。且在演讲时,几乎是脱稿而说。他满怀深情地介绍了贵州板块的演变,三叠纪,喀斯特,蝴蝶妈妈,少数民族,等等,历历道来,如数家珍。为我这个当时对贵州一知半解的人,打开了一扇了解贵州的视窗。 后来的贵州省文联与汉纳联谊的座谈会上,我再次见到顾主席,已经有了一种熟悉的亲切感。在座谈会上,顾主席再次侃侃而谈,向我的代表团团员们介绍了美丽多彩的贵州和她的许多传说。他就像贵州的活字典,装满了许多奇闻异事,珍奇典故。等着大家去挖掘。 会后顾主席宴请代表团一行。文联副主席国家一级演员汪信山带头高歌,引发了晚宴的赛歌高潮。顾主席也率性地参与进来,与大家共同吟唱。他不断地为大家回顾我们熟悉的红歌民歌,且唱的字正腔圆,有滋有味。 事后,杨局还告诉我,官拜省人大副主任之位的顾主席,在今年主动要求辞去人大副主任这个副省级干部的位子,毫无恋栈贪权之心,因为他蔑视官场腐败,希望远离恶性竞争。与此同时,据闻也有官员恋栈,马上就要退休了,还要求继续留任下一届。相比之下,顾主席可谓胸襟开阔,人品高洁,实在令人倾佩。 顾主席,我记得我对您和文联的承诺,并正在努力策划中,希望不久的将来,我能在美国休斯顿和我的天使岛庄园款待您和文联的朋友们! (续)
http://www.newhana.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408/12/022752sndn5ucnucnnnlnn.jpg

Read more: 【多彩贵州行 7】 贵州有个这样的官---省文联主席顾久印象 - 丹奇的日志 - 汉纳百川 - 【多彩贵州行 7】 贵州有个这样的官---省文联主席顾久印象 - 丹奇的日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多彩贵州行7】 贵州有个这样的官---省文联主席顾久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