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逸 发表于 2015-4-4 21:17:58

顾超英:清明节泪祭天堂里的爸爸妈妈

本帖最后由 墨逸 于 2015-4-5 07:34 编辑

http://www.newhana.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4/04/211301gk390r32rkkckff8.jpg


转发者按:顾超英这篇怀念双亲的祭文,我看哭了,字字声泪俱下,句句血肉至亲,让我不由得想起尼采说过“我最爱看用血写来出”的之意。失去双亲之痛,让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的顾超英痛彻心腑幡然悔悟地向我们呼吁:“我好想对着全世界拥有父母的孩子们大声说:请多爱一点您们的父母双亲吧!他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您们最应该善待的两个人,孝敬老人真的不能等”。我想她的父母“在天之灵一定能够更加理解女儿的不容易,更加能够原谅女儿当时也是因为为了保住自己的非常热爱的岗位,为了聆听军人出身父亲“必须好好工作”的教诲才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用在本职工作中。而如今顾超英用自己多年来辛勤的劳动汗水与不断汲取的智慧凝聚成了一只美丽的花环,让自己的才华在很多领域得到了充分释放,更加被国内、国外很多人认可以及高度赞赏,这说明每个成功者的背后都有一部辛酸史,让我们一起衷心祝福她事业更加辉煌,各种美好心愿早日实现吧!愿好人一生平安!


顾超英:清明节泪祭天堂里的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您们在天堂里还好吗?您的女儿特别特别的思念您们,知道吗?2015年的清明节,是军人出身的爸爸以及支边青年出身的妈妈离开我整整10周年的纪念日,因为他们是在一年内时间里同时离开我的。此时,我的心再次被刺痛,真的感觉好痛好痛。在这10年时间里,我都不清楚自己是如何度过的?每年的春节以及其他各种大小节日里,都是我流泪的日子,更是我思念父母的时刻,我就如同自己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一样,那么依恋着自己的爸爸和妈妈。


这些年里,我不敢正视朋友同事们买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去看望父母的情景,我真的很受不了的,让我想起了诸多酸楚的往事。由于我是从俄罗斯边境调动到扬州地区的中石化仪征化纤公司工作的,我的父母都是在北方居住,爸爸是当年王震副主席(将军)率十万大军开垦北国边陲中的其中一员,爸爸非常正直、善良、工作认真,所以对我工作上也是严格要求,每次与爸爸通电话所有内容都是他的不断嘱咐,不断的严厉要求我好好工作,好好工作。也正是因为爸爸的秉性导致我连他生命最后一息我都没能见到,他叮嘱我的妈妈,无论他们在北方是住院还是其他什么变故都不准告诉远在南方工作的我,坚决不能让我影响到工作。在爸爸的世界里,女儿为企业工作的事情胜于他的生命。这个事情一直让我耿耿于怀,曾经抱怨过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欺骗我?为什么如此思想好?记得父亲去世前夕,正是我们单位最繁忙的时候,是我们公司打算与美国UNIFI公司合资前的前期调研准备的紧张筹备中,由于当时我参与了一些合资前调研10年内中国化纤各种品种在国内地区各个市场上的行情走势分析以及前景预测等工作,我还去路透社媒体搞到了美国UNIFI公司曾经公布的那几年的财务报表。当时我们单位杨经理需要很多数据和关于行业的各种产品开发技术资料等等,我就把浙江萧山中国化纤第一网多年来出版的《中国化纤》杂志、还有《济南化纤》杂志、《广西化纤杂志》等等一共将近600本也不清楚是几万页码的书籍全部搜集齐,目的是在这些书籍里“淘金“,因为《中国化纤》杂志里有很多关于本公司产品雷同的每个星期报价以及成交价格公布,而《济南化纤》以及《广西化纤杂志》里面有一些相关技术资料文献,那个时候也真要感谢《济南化纤》以及《广西化纤杂志》的编辑们,为了我的请求,竟然把他们存档的杂志都邮寄给我作为参考资料了。之后,就开始了“每个与我们公司产品规格相同的品种”数据输入与制作各种曲线图表的大工程工作,由于时间仓促,任务繁重,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些枯燥无味的数字整理,面对着办公室里摆放的满地的各种化纤杂志,我要将每个月,每个星期的市场价格变化都全部统计齐全。而杂志上如芝麻一样的上百种化纤品种看的眼睛累的不断流泪,那个时候只有一个信念,为了让自己的公司能够与美国UNIFI公司合资成功,能够让企业不再出现长期亏损的局面,为了让我们每个员工能够收入高一点过上好日子,我尽点微薄之力哪怕再辛苦一些也值了,当时虽然我是企业里的一棵小小草,但是我还是想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存在是能够为企业效益增长点提升有贡献的。于是,我那段时间里,经常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忙碌着,累了就在沙发上睡一会,然后继续干,甚至是不回家,吃在单位睡在单位过。也就是在我忙碌的连洗头、洗澡时间都没有的时候,当时我们单位一个女同事叫“赵月明“的闺蜜心疼我,她就利用星期六时间陪我在单位加班过,也曾经协助我搞过这些“眼花缭乱”的一大堆数据,当时把我们两个女人忙碌的竟然忘记了吃饭时间,中午单位食堂已经关门了还不知道?后来,我就急中生智跟她说,在网络上找个“帅哥“帮我们想想办法搞点饭菜来吧?她欣然同意了。于是,我就在网络上一个论坛随便呼叫了一下,竟然有附近网友(当时此人说是仪征化纤PTA厂的,到现在也不清楚他的真实姓名到底是什么?)回复我们了,问了一下我们所在方位,他就在我们公司不是特别远的一个叫”四号桥“的附近专门订了那种”小炒类“的饭菜,分别装在了盒饭盒子里,让小吃部的人骑摩托车送来,我到我们单位门卫去取的。我拿回办公室后,我和“赵月明”两个女人开心的很,我们简直是饿的“狼吞虎咽”了,竟然认为那盒饭太美味了,简直是好吃的不得了,我们两个边吃边跟小女孩子一样天真而幼稚的嬉笑着,至今那个情景还在我眼前如同昨天一样……!


唉!我根本都不会想到这个时候我的爸爸正在被病魔折磨的生命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倒计时了,我依然不断的一天天在单位里做着属于我份内的工作,到现在我都痛恨自己为什么当时只想着工作、工作还是工作,没有多给爸爸打几次长途电话呢?可以说,2004-2005年期间,是我最繁忙的时间段,而当我们公司合资成功在即的那段时间里,也是我的爸爸和妈妈都被病痛折磨最严重的生命垂危时间段,因为父母二人在不到一年的11个月时间里相继离开人世,也就是2005年的夏天,当我的爸爸和妈妈永远的离开了我的时候,而我们中国石化仪化股份公司和世界最大的功能布料用聚合纱线生产商---美国UNIFI公司共同投资的名称为“仪化宇辉化纤有限公司”在那个时候揭牌成立并正式投入运营了。主要从事差别化涤纶长丝及相关产品的生产、加工、销售以及聚酯纺织产品的研究和开发。中国石化仪化股份公司是当时中国最大的聚酯生产商和供应商,以聚酯聚合产能计算,名列世界第四位,以一地集中的聚合产能计算,名列世界首位。美国UNIFI公司成立于1971年,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功能布料用聚合纱线生产商,在世界汽车装饰面料领域处于领先地位。通过合资合作,双方意欲将仪化宇辉化纤打造成为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差别化长丝生产厂商。 回忆往事,那个时候的理想和奋斗目标是多么的丰满?


其实,回想起我的妈妈病重时期也是如此,她不断的几次医院,可是由于我在遥远的南方工作,由于我们公司竞争非常激烈,机关办公室的岗位也是竟聘上岗,我必须不断努力学习,认真工作,付出更多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位置?毕竟自己是自学成才的人,毕竟自己不是学化纤专业出身的人,自己必须要比那些“正规军”要付出十倍百倍才能够被当作所谓的“特殊人才”留在企业重要岗位工作,所以就难以照顾到长期有病症的北方妈妈了,当时我们成为合资公司后,我专门负责为中方总裁与外方总裁做市场行情分析、同行业的行业动态信息搜集等工作,中方的杨总裁工作非常认真敬业,对我们下属也是要求的工作很细心。记得那时候他要求我把销售部门每个星期定的合同价格以及实际成交价格表拿回来,还要求我把公司财务部门的化纤各种规格品种产品所消耗的费用成本核算表拿回来进行汇总计算,再与中国江苏、浙江、山东、广东福建等几大化纤市场上的其他同行产品销售的最高、最低价格进行对比,看看我们公司销售出去的产品价格在中国市场上是个什么样的价位?更要计算出每个品种赢利与亏损的数字是多少?并且制作出曲线图。那个时候,我曾经诙谐的跟自己开玩笑,说自己简直就是个“大内总管”,财务报表和销售报表以及市场上采集来的报表这些成了我每个星期每个月必须认真细致完成的工作之一,因为毕竟我每个月还要编辑一本几万字的《信息编研》内部刊物,编辑是我,作者是我,排版是我,全是我。同时还要负责为单位其他部门搜集情报信息辅助工作,比如我们单位负责处理“废料废丝”的部门,经常需要我协助他们调研外面同行公司的处理价格是多少?我们单位再招标,让一些再生化纤厂家来报价采购我们的废品等等。所以那个时候虽然非常的忙,但是很充实,很开心,因为已经把辛苦工作当作一种乐趣去完成了。


也正是因为自己的忙碌以及不断挑战自我,也让自己难以跟妈妈相聚,我只能经常与妈妈通电话谈谈我的情况,妈妈又来不了南方与我见面,因为爸爸去世了,妈妈执意要自己在北方过日子,不肯到南方来,因为中国医疗缺陷导致无法在全国各地医院看病,她身体不好,如果在南方住院就会花费很多钱,她所在单位根本不能报销,我们自己有承担不起高昂的医药费用。因此,在电话里我总是说着化纤厂效益不好、金融危机以及市场竞争激烈等因素导致的企业亏损之类的词句,妈妈都是安慰和劝我说:“你就不要回家来探亲了,路途遥远还要浪费企业给的探亲路费,你一定更要好好干,你们的企业肯定还会赢利的。”所以妈妈为了不影响我的工作,为了不叫我担心,每次住院也不告诉我,都是出院后才说自己前段时间住院了,我只能赶紧邮寄些钱去给她,每次她收到钱后都嘱咐我不要再邮寄钱了,因为我的孩子上学正是用钱的时候,后来妈妈为了不给我增添麻烦,干脆住院事情再也不告诉我了,每次电话里都说一切都好,一切都好......。


我就这样,最后却糊涂的相信了妈妈身体好转的谎言,还真以为妈妈病情得到了改善,我那个时候就一心扑在工作中,一心一次次接受着单位对我们每个职工的考核,工作不缺勤,认真工作,生怕领导对自己哪项工作不满意?就怕自己被减员下岗下来,因为我太珍惜我的岗位,更是喜欢在仪化公司永远的干下去。结果,有一天,当我再次接到电话的时候却不是妈妈打来的,而电话那边说妈妈已经去世了,这个突然的消息传来,让我欲哭无泪,一时间我怔在那半天反应不过来,等我回过神来打听细节的时候,才知道我妈妈昏死在家中的地下多少小时后才被发现?由于天气热,妈妈当地工会领导就当了一回“儿子”,与我的其他亲戚一起为我的妈妈办理了丧事,送火葬厂火化以及一些风俗上的事情都做的很到位。这个事情对我的打击非常大,毕竟妈妈死于尿毒症,妈妈的死让我很内疚,很懊悔。本想再辛苦几年让小孩子学习任务完成差不多时候,假设小孩子去外地上学了,就可以把妈妈接到这里来居住照顾了,也更想多积攒点钱有朝一日能够买的起一个大新宽敞房子让全家人团聚该多好?可是,妈妈没了,这种团圆的愿望就成为泡影了,与妈妈的缘分为什么那么浅呢?听当地人说,说妈妈临去世的前些天还念叨着我,还不断跟人家夸奖我是个孝顺的女儿,她认为没有我的孝顺,她也不会糖尿病尿毒症那么多年还依然活着,她认为是我经常给她经济上的支持才让她坚持下来了。可是哪个人又希望长辈不长寿呢?如果妈妈现在还活着的话,我依然希望继续做她的女儿,我依然愿意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为妈妈治病,只有失去了亲人才知道更加的珍惜她。


我永远忘记不了我妈妈去世那天,我正在流泪呢,突然接到我们单位陈主任来的电话,依然是让我搜集整理外面单位卖的PET废料产品价格。我告诉他刚刚北方亲戚来电话说我妈妈去世了,他立刻安慰我了两句,让我多保重身体,然后好象不太好意思再请我帮忙搞资料了,我听出了他的想法后,我还是坚持答应协助他把我力所能及的工作做好。我挂掉电话后,依然是流着眼泪,一边哭一边制作着废料表格等,及时将陈主任部门需要的信息整理完毕发送给他们了……。


今天,我再次回想起往事,再次流下一串串思念亲人的泪水,一段段对父母忏悔的话,因为父亲去世的时候也是因工作原因没能回去,当时父亲住院没告诉我,也是怕影响我工作,然后父亲死在了医院,临死的时候想吃一块西瓜,都没有孩子在他身边满足他最后的愿望?到如今我都不断的责怪自己,责怪自己为什么前些年跟个大傻瓜一样呢?为什么那么一心只想着工作?为什么把父母的身体和生命却看的那么淡?多少次痛恨的骂自己真的很该死,很该死?虽然我不是战场上的勇士和英雄,虽然对于伟大的人常说的话叫什么“忠孝不能两全”,可是我一个小小的女人,却也为什么做出了所谓“忠孝不能两全”的事情了呢?现在,每年的夏天一到西瓜上市的时候,我就想起父亲临终的愿望,我都是经常在吃西瓜的时候流泪.....每当做饭菜的时候,看到妈妈生前爱吃的菜肴的时候,我都在厨房幻想着,如果妈妈还活着该多好,我一定给她做好多好多的好吃的,用我现有的能力去满足她的胃,让妈妈品尝遍天下所有的美味该多好啊?我幻想着...幻想着.....


所以,我羡慕和嫉妒身边所有有父母的同龄人,你们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因为你们有爸爸,有妈妈,而我,是一个在节日里总感觉有些孤独的女人,而我是一个再也得不到父母疼爱的小小草,如果上帝能让我用减寿和金钱以及房子做抵押换回父母的继续在世的话,我要对上帝说:“我愿意、我愿意”。


此时,我是流着眼泪写下这个回忆录的,写下我对父母的思念,写下我当时是多么的热爱企业的那份真情,本想把我经历的一些事情永远的烂在肚子里,本想永远展示在人们视线里的都是天天快乐、天真、单纯而简单的阳光女人形象,可是今天又不得不说出这些亲身经历来,我想让其他人引以为戒,不要像我一样留下太多遗憾而悔恨终生,我好想对着全世界拥有父母的孩子们大声说:“请多爱一点您们的父母双亲吧!他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您们最应该善待的两个人,孝敬老人真的不能等”。

点此链接可返回:【专访预告】顾超英:传奇的人生




顾超英 发表于 2015-4-7 15:43:24

谢谢墨逸老师,您辛苦了。

墨逸 发表于 2015-4-7 16:16:09

顾超英 发表于 2015-4-7 15:43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谢谢墨逸老师,您辛苦了。

:handshake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顾超英:清明节泪祭天堂里的爸爸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