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奇 发表于 2013-10-7 00:27:57

美国大选是全民运动会


美国大选是全民运动会

丹奇 (2008年十月十七)

又到了美国大选年。下周一就要早期投票了。全国上下竞选各级公职的候选人个个厉兵秣马,卯足了劲要与对手决一死战。上至总统候选人,下至各郡的书记官,法官,无不为搭上这班车而心中喜忧参半。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欢喜的是民主党的所有候选人。布什的共和党政府八年执政落得个老鼠过街的尴尬下场,连累所有各级共和党候选人的选情。给民主党全体候选人一个“要变要革命”的现实基础。

德州民主党早就发出“把德州变蓝”的“变天”口号(民主党为蓝色党,共和党为红色党),把德州这个长期被共和党盘踞的“钉子户”震得忧心忡忡。许多共和党候选人可能被“直选票”(straight ticket)给耽误。因为民主党为了党的利益,会号召选民直选民主党,选民只需在投票机上选择 “DEMOCRATS”, 就把所有的民主党候选人都选了。


不管是总统候选人还是法官候选人,所有的竞选方式都是一致的。无非是举办各种餐会募款,组织义工队伍拜票。募款有各种规矩。联邦一级的参选人,只能接受个人支票,捐款额度不超过2300美元。凡是美国绿卡和公民都可以捐款,而且政治捐款不可以抵税。所以,从总统候选人到国会议员,参议员等职的竞选,往往难度很大,因为每个人的捐款额度设限,就必须有更多的人募款。

地方一级的候选人有时候便可以收到上万乃至上百万的捐款。有的候选人如果名望不大,便会搭上名望比较大的候选人,联合举办各种造势大会,让大人物为自己站台 (endorse)。最典型的是目前竞选德州联邦参议员的RICK NORIEGA, 功夫了得,竟然可以动员到克林顿夫妇为他站台拉票,他这次可能赢得被共和党参议员JOHN CORYN占据良久的位置,填补德州两个参议员中民主党参议员的空白。


竞选过程中,最大的工程就是招收义工,并根据选民资料,安排他们参与各种形式的拜票活动。有“扫街拜票”(block walking, 或canvassing),(phone banking)电话拜票,媒体助选 (media campaign)。 竞选办公室从选民资料里整理出一份清单,上面有详细的居民姓名,地址,性别,年龄。并设计明确的信息标志。表明选民是否在家,在家的话对待我们候选人的支持度如何,用1-5 表示。1表示支持本候选人,2表示倾向本候选人,3 表示还没做决定,4表示倾向对手,5表示支持对手。

义工到竞选总部,会接受短暂培训,然后,按照划定的区域“走街串巷”,挨家挨户敲门,了解上述所需信息。区分支持者,摇摆者,或反对者。然后把这些信息拿回总部汇总,最后在“GOTV (Get out the Vote)”---催票总动员中,义工针对那些摇摆者打电话动员他们出来投票。“扫街拜票”非常重要,候选人往往利用这个机会亲自上街,挨家挨户,敲门拜票。并趁机推广自己的政见和主张,让大家感觉亲近和可信。这些工作要借助大量的义工积极加入。所以,每一个候选人的成功都离不开草根一族---义工的辛勤劳动。


每年的大选都会在年初进行初选。有些州在二月有些在三月举行。一般由各州党委会决定。州党委会的权利比党中央的权利更大。县党部的作用又往往大过州党部。因为县党委拥有实实在在的选民党员。越往上就架得越空。但党中央为本党制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对各级党委具有指导作用。以民主党为例,今年初选时,佛罗里达州和密西根州的党委不听党中央的指示,擅自提前举行初选。结果这两个州的选票都不做算。害苦了希拉里。结果还得和奥巴马在华盛顿听候党中央裁决,只获得一半的选票。教训惨重。


候选人在一月初就要向当地的竞选委员会投递参选申请书。候选人的资格是只要是年满十八岁的美国公民,不论背景,都可以参选总统以下的所有公职。总统一职必须是美国本土出生的在本国居住满14年以上的35岁公民才能有资格参选。其中参选的其他要求很是复杂,此文限于篇幅,略去。任何普通百姓,从公司老板,到小学教员都可以参选除法官(要求律师资格)外的其他公职,如市议员,州众议员,国会议员。而不需要从底层做起,要奋斗多年才能熬成婆婆。所以从资格上来讲,是人人平等的。

至于你能否赢得选举,就要看你的经验,水平,经费,和策略。2006年我就同时帮助了一个教师JIM HENLEY 参加我居住选区第七选区的国会议员,由于他不接受精英捐款,所以经费捉襟见拙,但仍以43%的骄人成绩与共和党对手JOHN CULBERSON给玩了一把。今年JOHN 的对手是一位成功的能源界企业家MICHAEL SKELLY。这次JOHN的威胁除了来自SKELLY, 还有来自民主党今年的气势长虹,JOHN 可得当心了。


在二月或三月进行的初选是为各党进行党内选拔。这是最伤本党元气的时候。有时候,实力比较强的候选人,党内为了保持其战斗力,不会鼓励同党同志去挑战,这样就为此候选人为大选保存实力,如第9选区的国会议员格林,和第22选区的蓝普森国会议员。这两位国会议员,前者由于地缘优势,选区内多黑人和亚裔,对民主党很支持,不但本党内无人出来挑战他,共和党也没人可以撼动他。所以落得个“逍遥自在”。

蓝普森议员是国会重量级的元老。颇受两党尊敬。故而初选时,也是没有同党同志挑战他,唯有此次大选面临共和党的“猛烈炮火”----谁叫他在共和党的老巢把盘踞22年的前共和党党鞭汤姆迪雷拉下马了呢。蓝普森于是被共和党党中央当作头号炮轰的“敌人”。所以他的连选连任其实是充满变数的。

然而,蓝普森是保守的民主党,他不是顽固的党派分子。只要对选民有益的事,他也会与共和党合作,积极促成。寻求中间立场是他努力的方向。他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为选区人民引进资金,提出减税法案,惠及中小企业。深得选民喜爱和支持。获得了许多社会组织的背书。比如“休斯敦邮报”,休斯敦地产协会,亚裔政治组织80-20,等等。因此,他的选战应该是有惊无险。有悬念但结果也可预知。


党内初选决胜而出的候选人,就要携这股得胜的气势,迎战另外的党派优胜者。原先党内初选时,同党对手无论采取过任何手段进行抹黑。初选结束后,必然放下个人得失,全力支持自己曾经的对手,维护党内团结。人们因此看到希拉里在退选后,不遗余力地支持奥巴马的高风亮节的举动。不管真心支持也好,无奈之举也罢,行动胜于雄辩。两党最后都会如此团结在最终的胜出者周围,向对手党的得胜者发动进攻。


竞选过程中,媒体的推波助澜,如民意调查,邀请双方候选人电视辩论,以及喋喋不休的评论,往往也会影响选民的选择。有实力的候选人喜欢电视辩论,一展才华。但也有如佩林之类,在与拜登辩论时,不但答非所问,甚至强行自言自语,背诵早已准备好的讲稿。不但贻笑大方,而且令共和党党内尴尬不已。


2008年的大选时间定在十一月四日(十一月的第一个星期二)。离开这个日子只有不到两个星期了。两党各级候选人都铆足了劲,准备发起最后的“总攻”。不但大量上电视广告,进行烧钱大比拼。而且集中打“歼灭战”---举办“GOTV’选前总催票”。在各地的投票站附近开PARTY, 派人到投票站散发传单,举牌,进行造势。

大选由各郡的选举委员会(中立机构)举办。大选前夕,会在各选区(Precinct) 招收选举官员。 包括选举文书 (election clerk),选举法官(election judge)等,进行培训。候选人为了保证投票过程的公正与合法性,会从自己的义工团队挑选机灵之辈担任监票官(poll watch)。本人2006年有幸得此重任。并且未辱使命。


早期投票(early voting)往往在大选前两周开始。本月二十日星期一就是早期投票的时间了。为的是给选民自由选择投票地点和时间。早期投票期间,选民可以到任何投票站投票,投票站通常设在社区服务中心或中小学。大选当日,选民就必须回到自己居住地所属的选区投票站投票,通常也是本选区的中小学。早期投票减少了大选当日投票的拥挤度。

选民如果没有早期投票,等到大选日投票的话,往往要排长龙。耽误工作,还疲惫不堪。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经常不投票的原因。华裔更是如此。认为投票浪费工时,吃力不讨好。所以放弃自己的权利。因此,早期投票真是值得提倡的。今年大选的早期投票时间从十月二十日开始,到三十一日止。报纸都会登载早期投票的地点。

希望选民们不要放弃今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总统大选。其实只要心中支持某个党派,投直选票是比较节省时间的。比如,你支持民主党,便可以在选票机上选 DEMOCRATS, 再投票(VOTE)。选择才会生效。这时还需要检查结果确认无误才能离开。有些选民以为选择了就完了,忘了按“投票”键,结果前功尽弃。教训深刻。


大选当天,投票活动一直延续到晚上八点结束。所有的投票结果将在严格的保安措施下运送到计票中心。所有的候选人都会租用酒店办PARTY, 用丰盛的食物犒赏自己的支持者,大家也在这里观看大屏幕的计票过程,等候开票结果。在这里,你会时不时听到一阵惊呼,或者叹息。开票结果通常要到午夜才能知晓。

一旦自己的候选人胜出,就会变成狂欢的海洋。大伙互相拥抱,泪眼相望。候选人忙着与支持者握手言谢,合影纪念。然后又要忙不失跌地收听电话,接受对手的祝福和恭喜,并安慰对手一番。所以,感觉就是打了一场球赛,不计前嫌,互相致意。从此两党又握手言和,坐在一条板凳上共事。


这就是美国的竞选。政治不是少数人的所谓精英政治,而是一场由全国人民忘情投入的“草根运动会”。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美国大选是全民运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