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奇 发表于 2013-10-14 07:06:47

想起战天斗地的日子--我的小学 (4)

想起战天斗地的日子--我的小学 (4)
丹奇(2009年4月8日) ------农忙假在那个火红的年代,为了学大寨,修梯田。我们这些小学生也不能幸免。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们经常歇课到山上去摘茶籽,或捡松籽。学校会在农忙季节放农忙假。于是,我们就在老师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往附近的山上扑去。也许那时候小,贪玩,只要不坐在教室里,干什么都行。我便与同学们兴高采烈,在山上比赛看谁摘的茶籽多,有时候,茶籽还没有成熟,一边红,一边绿,煞是好看。有时候,还能采到茶包,一种异化的茶果,很好吃。学生们漫山遍野地钻来钻去,一会儿手里的篮子满了,就回到集合的地方,倾倒手里的容器,有拿篮子的,有拿布袋的。我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班上个子最小的,常常是坐在第一排。这样,出来摘茶籽,就很难比其他高个子的同学有效率。树高的时候,我也爬不过男生。于是,老师比较照顾我,让我和他一起,他摘,我装。这样,跟着老师,也能完成任务。中午时分,学校会派手扶拖拉机把午饭给我们送来,我最是喜欢吃这种大锅饭,总觉得比在家里吃的香。记忆最深的是香喷喷的大米饭,就着金黄金黄的辣椒南瓜菜。当时不喜欢吃南瓜菜,却可以吃两碗白米饭。拖拉机顺便又把大家采集的茶籽拖走给学校榨油。满满的一车又一车地来回拖,那茶籽的清香,现在还在我的记忆中回荡。
------农田基本建设农忙假除了到山上采茶籽外,我们到五年级左右,便被派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支援农田基本建设。那时后,只记得到处都是大修农田,修水坝。满地都是施工的队伍。我们这些小学生也给分配了任务,与大人一起,挖土方。大家一担一担地从此地,挑往数米开外的彼地。记得那时,常常是天不亮,大概凌晨四点钟,我们就得起床,赶往工地参加六点钟的集合。那会的我真是睡不够啊,实在不愿这么早起床。每天都是被父亲叫醒。然后,懵里懵懂地赶快做好出发的准备。我们几个教工子弟就会结伴而行,扛着锄头,挑着土箕,穿过清晨宁静的公社街道,往几里地以外的杜家大队工地上赶,有时候,天还是蒙蒙亮,我和小伙伴李宁俩小姑娘,互相鼓劲壮胆,才能走到工地,记得有一次,李宁还在路上捡到一支自来水笔,好漂亮,便收藏起来。说是到了工地交给老师。我们那个年代是拾金不昧的年代。路上捡到啥都会上交给老师。这也是我们平时写“好人好事”的作文要搜索的素材。现在有了这个好例子,我们不用编故事了,更不用“脑海里想起毛主席的教导”。我们已经给训练成“材”了。到了工地,已经是“东方露出鱼肚白”了(我们当时写作文最喜欢用来描写早晨情景的词汇)。不一会,全体老少都到齐了,不知是公社领导还是大队领导开始讲话,也不记得当时说了些什么。讲完话后,大家就开始投入“热火朝天”的劳动中去。大家“你追我赶,不甘落后”。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不一会,许多人就已经“汗流浃背”了。我那时是班干部,自然要发挥带头作用。一担一担挑土,我飞奔向前,老师拿个本子在那儿画正字。挑一担,画一杠,我看到我的数字正在领先其他同学时,心里很是自豪。于是更加起劲了。后来,看到其他大人一次挑两担(一边两个土箕,总共四个)时,我也大受启发,认为可以一个来回,挑双担,节省时间。但没想到,自己的个子小,哪里挑的动啊。然而,那时的我为了逞能,硬是生生地躬着身子,挑着双担,艰难地摇摇晃晃地挑到目的的。累得直不起腰来。老师看见后,过来劝我别这样,会伤着自己。然后,还把手里的记录本交给我,让我休息一下,记录其他同学的劳动进程。我看到自己遥遥领先,没有落到其他同学后面,才很不情愿地接过这份轻松的工作。那个年代,我们受到的教育,是革命要捡重担挑。老师给我挑轻担,岂不是让我被看成“捻轻怕重”之辈,这可不是一个班干部应该做的。于是,给同学记录的时候,我的心里进行着复杂的思想斗争。总觉得自己是在偷懒。那时,灵魂深处闹革命是家常便饭,虽然自己才只有十岁。尽管我的“正字”远远超出任何人,我无法战胜内心的不齿,在记录了没多久后,我又把本子交还给老师,又赶快从同学手中接过自己的担子,加入到来来往往地 劳动大军里去。那时,心里突然开朗起来,经过休息的脚步也轻松起来。我又开始健步如飞。这回,我不敢再逞能挑双担,而是挑单担,但跑得很快,因为我开始与其他同学搞起比赛来了。一旁用锄头松土的同学都大呼,慢点,慢点,来不及了。。。。。。就这样,从小学起,我一直是班上的“劳动积极分子”和“劳动标兵”。每个学期都要从学校领回“三好学生”的奖状,被母亲贴了一面墙。我也在“没有忘记劳动人民的本色”中慢慢长大。
---在美国变质
来到美国后,买了自己房子,很大的后花园,被我虎视眈眈地规划好了,这边种“社会主义”的菜,那边种“资本主义”的草。到LOWES去买回来四齿耙,扁头锄,等农耕工具,开荒种地。结果不一会就腰酸背痛,还得让孩子们给搬个小凳子,坐着松土。心里自责不已,这都是资本主义社会腐蚀的结果啊。没有坚持“斗资批修”,我们已经“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
忽然想念起那“战天斗地”的日子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想起战天斗地的日子--我的小学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