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逸 发表于 2015-7-9 12:56:06

“是我的学生一个也不能落下”(下)

http://www.newhana.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7/09/125318bc8p19k089f6ncnp.jpg


“是我的学生一个也不能落下”(下)                  ——为冯老全身心倾注于教育事业的爱而感动


我对冯老的敬意,不仅感动于他老人家以近八十岁的高龄,仍执着于他所钟爱的教育事业而孜孜不倦地探求,而且佩服冯老在教学教改繁忙工作之余,仍持续不断在各大网站上写博客,极力弘扬大多数人认同的教育理念,针砭时弊面对教育领域里产生的诸多问题。


我在前面说过,至所以我特别关注冯老的博客,是因为我也感兴趣教育类的话题。冯老写的博客,其关注的角度、思考的重点,阐述的理念,是真正了解教育之道所发出的行家之语,不断丰富和拓展着我对教育类话题探讨的兴趣和思考的节点。


这次汉纳组织“走进课堂教学改革的冯老师”人物采访,通过一生健康和东方之滨与冯老师一问一答的专题采访,冯老鲜明的个性特点跃然网上,他那颗热爱教育事业的拳拳之心,再次碰撞着我的心屝。


两位主访人一生健康和东方之滨,结合大量的背景资料,提的问题非常老道和专业,让我获益不浅,充实很多。我注意到,冯老在回答“功利教育”与“素质教育”本质差别时,冯老借助资料和引用北大多名教授写给校长信中说到的话,道出了教育市场化改革和现行的招生体制最大的弊病是:“人的素质具有多样性,包括品德、意志、体质、情感、兴趣、志向、习惯等在内诸多重要素质都是高考难以有效考查的,‘唯高考分数论’的招生体制,必然会引发中小学教育过于注重考试科目和内容,而忽视其他素质培养的倾向,长此以往,民族素质将不堪设想。”真正揭示了“各高校为所谓‘社会声誉’和生源分数线排名,招生工作不是各取所需、量才录用,而是演变为一场拉高分考生和抢‘状元’,比分数高低,甚至比奖学金数额混战”的乱象;最终可能导致“学生和家长凭借一纸高考分数条待价而沽,盲目追逐所谓热门专业,不仅会在招生工作中形成恶性循环的不良竞争,而且对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和中华民族人才培养的质量乃至社会风气都将产生极为不利影响”的可怕后果,并联系上月发生的清华北大两校争夺高考状元时的对掐为例,进一步让我看清现行教育体制因自身弊病所愈演愈烈的后果。


我不是搞教育的,但我也身临其境当过十几年的学生,加上多年我对教育话题的关注,多少形成了我自己的想法。我以为,我们的教育有一个先天性的遗传基因,这就是数千年来极权制度或有意识或强化教育为权力为政治服务的主流影响甚重,不管是教育之道,还是文化传播,从一开始的出发点,都是一切以权力或政治的短期需要作为标准,根本无视生而自由恒久的人的天性具有多样化的特点,从幼年到小学到成人,我们的教育基本上体现了政治和权力的意志,从不考虑基本的人性和人的天性,久而久之,我感觉我们的教育不是在最大限度地激发人的天性和潜力,而是千方百计束缚人的天性,总想把人的天性,用体现权力和政治的教育或文化,包裹在政治和权力认可的框架里。这点从我们幼儿开始、小学、中学以至大学的教材与外国的教材相比,不难看出政治和权力在束缚人性方面,渗透出很强的官方意志。


这就像东方之滨汇总从古至今,名目繁多的教育主张那样,不管历史上名人主张的各类教学方法,但最终都殊途同归,还是被权力拉回到了所谓教育必须具有鲜明的阶级性;教育必须为革命服务的主张上来。过去教育曾为政治服务,现在教育又为市场服务,但从不为人性服务。我们的教育理念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折磨着从事教育领域里的工作者,包括我们民族的传承人和后代,被这两个极端的教育思想所左右,要不然就是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毫无个性的螺丝钉任凭政治和权力扭来扭去;要不然就是逼迫可怜天下父母为孩子上个学倾尽家中所有。


冯老的可贵和深刻之处在于,他在题为《教育应该为人生的五个“成”助力 》一文中,极为精确地道出了人生有五个“成”:即小学成长,初中成人,高中成材,大学成器,社会成功这教育行业原本遵行的客观规律,同时又深入浅出地说明:人在这个五个“成”的过程中,要特别注重现代社会是一个合群的社会;重点强调了老师与学生、学生与老师,学生与学生相处和沟通的重要性;一针见血地指出:相处和沟通的一切基础,都源于老师对学生的信任、尊重、理解和关爱。


我想像着,冯老那正直的性格和天性慈善的脸庞,一定是如同岛友东方之滨所说的能被学生记一辈子的老师形象:爱生如子;为学生点燃人生希望;让学生了解外面的世界,改变人生的命运;出色的人格魅力;学高八斗、才华横溢;细致严谨、认真负责等。


正如爱冯老的学生所说的那样:冯老师,你要好好活着,我们爱你。我也是,冯老,我祝您老健康、长寿、快乐和多保重。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是我的学生一个也不能落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