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欣 发表于 2015-9-25 20:03:19

:)

卧角牛 发表于 2015-9-25 20:03:44

涵山秋雁 发表于 2015-9-25 20:0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玉品清华》正是处女作《白孔雀》的升级版,更突出白孔雀冰清玉洁的神圣之美,同时也有自勉的成分,自己要 ...

谢谢姜老师对岛上朋友的坦诚相待。被你的作品感动,也被你的真诚感动。

欣欣 发表于 2015-9-25 20:05:32

君子啊

卧角牛 发表于 2015-9-25 20:12:08

http://www.newhana.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9/22/172139b2fx8fuy0ddww8ri.jpg

涵山秋雁 发表于 2015-9-25 20:12:23

其实有一些问题包含在上面的回答里了哦!哈哈!

卧角牛 发表于 2015-9-25 20:13:19

大家看上图,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姜老师的纸雕作品《白头雕》
在一些北美洲人的文化中,白头海雕是一种神圣的鸟,它们的羽毛像金鹰一样,在美洲土著的很多宗教和习俗中扮演着极重要的角色。这些美洲土著认为白头海雕是神和人之间传递信息的使者。在美洲原住民的印第安歌舞庆典(Pow wow)中舞者都是用白头海雕的爪子作为他们标志的一部分。通常在传统庆典中,人们都会用白头海雕的羽毛来作王位的标志、扇子、腰垫和头饰。拉科塔族的印第安人会把白头海雕的羽毛赐给完成任务的人作为奖赏。白头海雕的羽毛可用于其他大场面中,在大学毕业典礼时,很可能会用得上白头海雕的羽毛。此外,拉科塔还会在Sun Dance上用白头海雕骨头制成的笛子奏乐。对波尼族印第安人来说,白头海雕象征着繁殖力,因为它们的鸟窝建在高处,且它们在受到攻击时会奋不顾身的保护它们的幼鸟。另外,瓜基乌图族印地安人会用白头海雕来欢迎重要的客人。
艺术根源于人的感受,表现为自我感觉形式。宗教是个别自我以人的存在的客体化本源中的 生命意志为前景、在信仰中护守终极信仰的精神样式。它将个别自我的原初信仰奠基于普遍信仰,开头是人的顿悟,结局为对普遍信仰的持守。
@艺术与世界宗教的融合有一定的完整性,但也有个别艺术是脱离宗教或者政治的,您是在世界宗教理念中创造出了作品,还是在作品中去解读从而展现出了世界宗教的理念?我们是要在艺术的角度去看艺术?还是要站在宗教的角度去看艺术?艺术趣味和宗教变体中的象征意义是如何在世界这个思维框架里延伸的?



涵山秋雁 发表于 2015-9-25 20:13:52

天使岛吗!天使的国度,当着天使是不能隐瞒什么的1

卧角牛 发表于 2015-9-25 20:15:04

东方之宾飞笺:姜先生,就当代纸雕艺术作品而言,是作品的内容容易感染人,还是作品的工艺手法更容易感染人?

涵山秋雁 发表于 2015-9-25 20:15:09

这个问题上升到宗教和哲学的高度了。看来提问的难度升级了!!

涵山秋雁 发表于 2015-9-25 20:15:53

本帖最后由 涵山秋雁 于 2015-9-25 20:18 编辑

   牛牛这样回答你的提问不知满意否!

这件作品完成5年前的于北京,鲲鹏展翅,扶摇直上,威风八面,骁勇无敌。雄鹰我很喜欢,白头鹰(也称白头海雕)更是我的钟爱,从艺术的角度看它洁白的头部和尾翼在雄健勇猛中又添几分美丽,褐色和白色的鲜明对比显得更加英姿飒爽,精神十足(它也是美国的国鸟)

   艺术的产生很多源于宗教,宗教艺术在以前是艺术的代表,现在脱离宗教的世俗艺术较多,毕竟社会在发展,越来越多元。艺术与宗教,与政治乃至与社会的关联密切程度取决于创作者的意识形态和精神,物质的价值取向以及善恶的取舍等。我不排斥任何社会认可,源远流长的任何宗教,宗教是人类真文明真进步的力量源泉。

   要问我是先宗教后艺术,还是先艺术后宗教!这问题问的高,也问到我心里了!其实都不是,也都是,在我的作品里真的分不清谁先谁后,同时都有吧!怎么说那!在我儿时就倍具同情心,看见蹒跚驼背,满脸皱纹沧桑,瘪嘴塌腮的老人时,就悲从心起,有想哭的感觉。少儿时期邻居家有一位很老很老的小脚奶奶,每天拄着拐棍弓着腰,应该有90多岁吧!老奶奶糊涂得大小便都不知道背人,也不讲什么话,小朋友们看到她就像看到怪物一样的掉头就跑,自己远远的站着,心里不知是啥滋味,虽然也不敢接近她,但是自言自语这老奶奶咋这么可怜啊!那时还不知道啥是衰老,不知生命也会像花草树木一样也会凋零!

    看到气息奄奄的垂危病人也是难忍泪水;看到倚强凌弱就义愤填膺,恨自己没武功在身。记得小学时候班里有位姓李的同学,家里孩子姐妹7--8个,衣衫褴褛,人也较为老实憨直,好多同学都欺负她,打哭吗哭是常事,那时我是班级的学习委员,学业名列前茅,老师的心尖,我虽老实无语,身材弱小但没人敢欺负。看着同学们变本加厉的欺负,自己心里十分同情她,凭自己的体力是对付不了那么多同学的,只好主动和李同学亲近交朋友,让大家看到我们俩要好,用我的学习和班干部的优势来提升她在班级的地位,变相的帮助她,甚至心里想长大娶了她就能更的好保护她,那样就没人敢再欺负他了。像这样的同学班里有两位,和我互赠吃食吃最多,天真无邪的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了!因这,两位可怜的同学少受多少校园欺凌。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曲线救国”的味道,人家是英雄救美,我这是傻小子坐门墩吧!哈哈!都成笑话了。

当兵时新兵班集训,一位姓刘的战友人善良憨厚淳朴,但就是队列不行老是不合节奏频率,跟不上排头的步伐,天天挨班长的打,其他战友都看不起欺负他,我气不公,有意和他交朋友,很多方面照顾她,晚上偷偷给他示范帮他练步伐,帮他搞内务(我在这些方面也是全连最优秀的) 。不管他是否有所进步,我的帮助让他把我当成了最知心的战友。这些悯老怜弱之心到现在也没改变,只是越来越深沉越来越理性罢了。这是与生俱来的。

我艺术创作的精神和初衷,完全出自我的天性,应是上天赋予我的使命吧!看似和宗教无关,但我一直怀疑可能自己出生之时上天就给我的灵魂深处埋下与人为善,悲天悯人和宗教相关的种子吧!

    爱人是一名基督徒(家庭传统信奉罗马公教),大姐信奉佛教,二姐信奉基督新教,爸爸是一名老党员,自己在部队时也入了党,家族里信仰够丰富的吧!

至于在那种角度看艺术,要看个人的有无宗教信仰,个人文化素养的高低了,最好的观赏艺术角度因人而异,我认为兼顾宗教的同时也要考虑到人性,别带有宗教极端主义,宗教狭隘主义,宗教本位主义的思想,取下有色眼镜,拂去心里尘埃,用精神用灵魂扫描艺术,少用物质功力眼光看待,其实任何事物都该如此吧!这只是我一己之见,不见得正确。                                       

   当下社会泛宗教化极其严重,信而不坚,坚而不持,做表面文章的太多了。艺术不像艺术,宗教不像宗教情况很严重,这并不是唱衰当今社会。唱衰艺术,唱衰宗教。真的到了该踩急刹车的时候了!好在还有追求真善美的人文艺术家,有担当有责任的在前方亮炬引航,回归阳春白雪,回归上善若水,回归天下博爱,我想艺术的趣味会因着思想的进步,宗教因着脱离虚伪假善,在人类文明的思维框架里得到无限延伸和发展的!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查看完整版本: 【热点聚焦】走近纸雕艺术家姜文涵(涵山秋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