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41|回复: 8

002 长篇小说《人道》第一章·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17 08: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5-23 08:13 编辑


                                                           他久久地苦思着,为着眼前的这场“史无

                                                                                            前例”的运动,更为自己的怯懦。
                        

                                                          2
      一股股热浪迎面扑来,被烈日烤得软化了的沥青路上飘忽着白亮的气流,那些气流打着一个个S形状,忽隐忽现,叫人捉摸不定,知了在树荫里不知疲倦地嘶叫着。从六月初开始,弘雷身边这座向以美丽安逸平静而著称的城市,已经变得那般的不平静。
      许多身穿黄军装的学生突然冒了出来,乍一看,校园变成了军营。弘雷班里的郑淮虎,一个平时闷声不响,课堂上回答不出一个问题,考试总不及格的同学,这回腰里系起了阔皮带,臂上匝着写有“红卫兵”黑字的红袖章,像是换了一个人。一些“红五类”学生纷纷加入到他领导的红卫兵组织,少男少女们高喊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开始时,弘雷还很是羡慕了一阵。从小,当兵是他梦寐以求的向往。他开始留意起这批新潮时髦的同学来,可是很快又觉得味儿不对。别看这批同学满口革命,挥舞着红旗,高唱着激昂的歌曲,在校园四周刷出一幅幅气势磅礴的标语,自从看了他们在一进门口贴出的那幅斗大墨字对联,上联“老子英雄儿好汉”,下联“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历来如此”,弘雷彻底倒了胃口:从诗经楚辞到唐诗宋词元曲,本该是温文尔雅充满高贵气息的诗句,竟可变得如此俚俗和流氓气。
      郑淮虎领导的红卫兵,激情四溢,创意连连,不久又在校园内设起了关人的“牛棚”。大门东侧围墙边那一长溜平房因共计十三间而得名,在一排高高挺立的水杉树遮掩下,忽隐忽现,外人通常很难注意到这个角落,现在竟成了关人的好去处。第一次听到“牛棚”这个词眼时,弘雷还楞了半天:学校每年组织下乡劳动,牛棚随处可见。校园内哪有牛,何用牛棚?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原来是教职员工中凡有历史问题、海外关系的,统统被打成了“美蒋特务”、“历史反革命”、“右派分子”,被红卫兵揪出来后,扣上了“牛鬼蛇神”的帽子,投进了“十三间”,这里便成了关人的“牛棚”。
      校园内牛鬼蛇神有限,这帮学生又跑去火车站、长途汽车站抓“逃亡的”地主富农分子。毕竟是高中生了,平日里沉默寡言老成持重的郑淮虎,特长在于策划,拍板,鼓动,而出头露面,冲冲杀杀,动手打人,一般他是不用操心的,手下有的是冲锋陷阵的干将。那位叫谭立武的初三学生,可算得上最出跳了。大白天火辣辣的太阳底下,谭立武让从北京逃来一个“地主”老头跪在操场上,嘴里叫嚷着:“他妈的,我叫你再敢剥削,叫你再剥削!”抡起带钉子的木棍,就朝老头背上打去,只见钉子一下刺进那老头身上穿的薄薄的白衬衫,顿时鲜血飞溅,旁边围观的男生女生响起了一片叫“好”声。这位看起来斯斯文文,戴着一付眼镜、年仅十六七岁、满脸稚气的学生一下子成了百年学府里的“打人英雄”。
      “十三间”已不再是老师带领学生们观察重力加速度、硫酸铜置换反应和蚯蚓青蛙解剖的场所,而成了那些被斥为“牛鬼蛇神”的可怜虫们被肆意审讯、逼供、拷打的人间炼狱。一时间,吼叫声、惨叫声、呻吟声,不绝于耳。弘雷远远经过,就闻到一股股扑鼻而来的霉臭味。偶尔还看见奄奄一息的人,被用破蓆子一裹,丢出了校园外。
      像猎狗一般,淮虎凭着自己与生俱来的政治敏感性,随时嗅闻着校园内的一切气息和动静。当有人向他举报,高一年级一位叫丁慧琪的女同学,长期在暗地里写反动日记时,他立马敏锐地觉察到这是校园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当即决定组织全校师生对她进行重点批斗。于是一批学生把丁慧琪从教室内拉了出来,强行摁着她的头,将她的头发剃得精光,又逼她站在一进正门口的凳子上,大群人团团围住他,用红蓝绿黑各种墨水朝她没头没脑地泼去。很快丁慧琪身上穿着的那件素色花衬衫就被泼得五色斑斓一塌糊涂,墨水湿透的衣衫紧贴着她的皮肉,她用双手死死捂着自己的胸脯……
      天空上白灼的太阳毒辣辣地照着,丁慧琪和一些“牛鬼蛇神”老师挂上白臂章,又被赶去后校园农业实验地里劳动。开阔的后校园,除了试验地外,还有小小的鲁迅纪念亭,波光粼粼的游泳池,运动前一直是弘雷钟爱的地方。每天清晨和傍晚他都要和同班的林天尔到这里晨读散步,背诵俄语和古文。间息,两人会像老学究一般,研究起鲁迅纪念亭旁边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那一块块大石碑来,还“考证”得出:石碑上镌刻的内容,原来是学校前身清代贡院举人考试的规则条文。
      停课闹革命后,再也无人关注那些躺在地上的碎石碑,也没了游泳池里的倩影和喧笑,弘雷依然信步朝后校园走去。
      无意间他看到丁慧琪正抬起头朝自己这边看过来,草帽下那双乌黑的眼睛流露出求助的神情,弘雷却没有勇气正视它们。尽管这位文静的同学过去常给学生会黑板报投稿,弘雷很欣赏她那女孩子特有的委婉淡雅的文笔,还因修改稿件与她有过几面之交。丁慧琪出事后,弘雷曾悄悄地向她班的班干部打听,才知道她的罪名是在日记本里写下密密麻麻的日记,“发泄对现实的不满”,甚至仇恨到了晚上睡觉都咬牙切齿的地步。其实,包括告密者在内,同寝室的女同学都知道,丁慧琪只不过是夜里睡觉时经常有磨牙的坏习惯而已。现在她就在自己跟前,弘雷却只能形同陌路,低着头默默走开。在这个火热而又冰冷的日子里,他开始鄙视自己,原来如此怯懦。
      每天的太阳照样在升起,一日三餐的饭照样在吃,以致先前对那些同龄的、甚至比自己小三、四岁的同学,他们的心怎么会变得如此冷硬,弘雷还感到惊讶,慢慢地他发觉自己也麻木了,长期灌输的阶级斗争政治挂帅教育,使得冷血早已将周遭的一切浸透。整个社会犹如一列疯狂奔驰的列车,谁能在前面阻挡呢? 每天都有爆炸性的消息传出来:到处热火朝天。红旗、红书、红袖章、红标语……一片红色的火海,青春的热情如火山一般爆发出来,弘雷满以为是托克维尔笔下代表着青春、热情、自豪、慷慨、真诚年代的法国大革命的幽灵,经过了一百七十七年的静寂,又回到了人间。那些被斥之为“封、资、修”的东西,不是被扫地出门,付之一炬,就是被彻底革了命:烫头发的女人,吹成大包头的男人,走在路上被“红卫兵”拦住,不由分说,咔嚓几刀就被剪成了一个个“阴阳头”。路过的行人看着那一半被推光一半留着发的脑袋,不禁发出噗嗤一声笑,怕惹事的赶紧捂着嘴走了开去。女人们的花裙子也被咔嚓几下剪成几块碎片,男人的紧身裤从裤脚管被通到腰际……
      前往学校的沿街店面,是弘雷经常路过的地方。每次走过,他总会驻足流连,一遍遍地注视着那些用毛笔书法写就的店名。遒劲洒脱的大字,常常令他心生羡慕,百看不厌。现在却因为“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或“修正主义”色彩,统统被改掉:“柳荫照相馆”改为“反修照相店”,“亨得利手表店”改为“红旗手表店”,百年老面馆“奎元馆”改为“工农兵面店”。连路名也没放过:延龄路改为延安路,孩儿巷改为枪杆巷。老十景“南屏晚钟”被砸毁了,成了部队的军营;西冷桥边苏小小的墓,连同亭子被夷为了平地;辛亥革命的女杰秋瑾以及民族英雄岳飞的衣冠墓,也被捣成了一堆烂泥石。
      然而这些离弘雷毕竟还算是“生分”和“遥远”的事,当校园里贴出新海报,高音喇叭一遍遍号召红卫兵们参加捣毁灵隐寺的革命行动时,弘雷有点急了。
      对于灵隐,弘雷太熟悉了。五十年代他随家人刚到省城时,父亲最先带他们兄弟俩游览的就是这座建于唐代的江南名刹。
      父亲指着“大雄宝殿”上高悬的横匾对兄弟俩说:“这上面的字是著名书法家题写的。”走进大殿,又说,这如来佛像是乐清一位民间老艺人用几块整段大香樟木雕出来,光佛身上贴的金泊就达十几公斤!每当弘雷驻足在宏伟庄严的大佛前,仰望着那高高在上俯视下界的慈祥容颜,那开示拈指的巨大佛掌,心灵总要被震撼,升腾起一股敬畏之情。
      父亲还活龙活现地讲起寺庙前飞来峰的传说:
       “飞来峰下原来是个小村庄,一天济公和尚算知印度将有一座山峰飞来,苦思冥想,怎样才能将这一村的老小拯救出去呢?他在村子附近游荡,忽听得吹吹打打锣鼓声响起,有人家娶亲哩,济公便有了主意。他迅速向新娘家奔去,背起新娘子便朝村外跑。‘疯和尚抢新娘喽!’全村老少顿时乱作一团。大家高声呼叫,紧跟后面猛追。然而,奇怪的是人们追得快,济公跑得也快;人们追累了,想歇下来了,济公就近在眼前!看似伸手可及,可就是抓不着他。
       “就这样,人们一路追赶,很快跟着济公跑出了村外。这时忽听得背后轰然一声巨响,回头望去,一座小山已把整个村庄压在了下面,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济公活佛救了全村人!济公又带领乡亲们在山石上连夜雕琢一尊尊大大小小的佛像,以免小山再飞到别处伤人……”
      有着如此美丽动人故事的庙宇居然也要被当作“四旧”砸掉?
      大操场上红旗招展,人头攒动,弘雷在操场沿边的水泥道上来回慢慢踱着步,看着郑淮虎站在发令台上,眨巴着小眼,铁青着脸,时而双手插腰,时而挥舞着手臂,仿佛就像当年自己父亲在淮海战场指挥打一场大仗一样,高音喇叭里传出他那低沉雄浑的声音:“世界者,我们的世界;天下者,我们的天下!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像灵隐这样的封建迷信场所,早就该砸个稀巴烂了!今天我们要联合几个兄弟中学,拿出当年父辈打江山的气概,向一切牛鬼蛇神发起总攻!”原来郑淮虎的口才居然这么好!弘雷不免感叹起来。
      台下早已群情激奋,跟着郑淮虎齐声高呼:“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向灵隐进军!进军!!”浩浩荡荡的队伍中有高举着大红旗的,有扛着洋镐铁锨的,呼啦啦一片向校园外涌去。“去啊,葛、葛弘雷,一,一起去吧!”紧跟在郑淮虎身后的马必金,见站在那里依然无动于衷的弘雷,边跑边叫喊着。
      “不去!”想起马必金六月五日那天站在郑淮虎身边帮腔的样子,弘雷一口回报。尽管两人同住一个寝室,平时都是学生干部,关系也算不错,但弘雷一旦认定不是自己一路的人,决不拖泥带水。碰了一鼻子灰后,马必金赶紧跟着队伍跑去,边回头大声说:“弘雷,你,……你、你不去,我、我去了!”他急了口吃。
      直到晚上九、十点钟,马必金和同去的几个同学垂头丧气地回来了,一个个像打了蔫的庄稼,无精打彩地迈进寝室,没去的同学纷纷从床上坐起来,问,怎么样?“嗨,没……没戏!”马必金磕巴了半天,大家才算明白,原来是寺内僧人和赶来护庙的大学生、市民,手挽手搭成了几排人墙,硬是阻止了砸庙行动。弘雷从上铺俯下身来嘲笑道:“你们啊,真是起灶头軋忙头![注1]好好的一个庙,去砸它干啥?”
      “郑,郑淮虎……说,说,这是革、革命行动嘛!”马必金比平时更结巴了。“你真是拎不清![注2]郑淮虎大,还是周总理大?”不知谁顶了一句,没去砸庙的同学听了都哄堂大笑起来。
      第二天,更详细的消息传过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从北京打来护庙的长途电话,指示“灵隐寺暂加封闭,不对外开放”。当天晚上灵隐寺所有的门窗迅速被砖块水泥封死。
      千年古刹躲过了一劫,对眼前这场运动依然处在迷惘不解中的弘雷算是舒了一口气。

     
         [注1]杭州话“軋忙头,起灶头”,是指瞎忙乎的意思。


         [注2]杭州话“拎不清”,讽刺他人搞不明白之意。



发表于 2013-11-17 17: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让我重回文革时期,那时我们都年轻,搞不懂人世间的险恶和政治的诡异。你们学校和我们学校发生的几乎一模一样,破四旧,批封资修……弘雷面对被关押的同学的心路历程我也曾有过:对敌人该残酷无情,可敌人该由谁来认定和惩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7 18: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晨 发表于 2013-11-17 17:37
文章让我重回文革时期,那时我们都年轻,搞不懂人世间的险恶和政治的诡异。你们学校和我们学校发生的几乎一 ...

是的,相同的年龄,共同的经历。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正是认识世间,认识人性,参透一些事的时候,谢谢朋友的到访和点评!这里不同博客,较少交流,你的点评令人温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18 02: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了,尽管文革开始我还是幼儿,但是,后面的故事我还是经历过的,我的父母下放农村,我在农村长了几岁,然后才回到校园。你的文笔非常流畅,生动,有画面感。
且行且珍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8 07: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丹奇 发表于 2013-11-18 02:13
我来了,尽管文革开始我还是幼儿,但是,后面的故事我还是经历过的,我的父母下放农村,我在农村长了几岁, ...

谢谢岛主拨冗阅读拙作并作出中肯点评!是的,文革是值得整整一代人、以致后来出生的朋友们认真反思的。我要写的主要是从人的本性出发,看待文革中的种种现象。期待您的继续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18 19: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重的岁月,不堪回顾的日子。文革开始时,我们正在山里打炮眼放炮抬大石块筑石坝造水库,繁重的劳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07: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路幽香 发表于 2013-11-18 19:50
沉重的岁月,不堪回顾的日子。文革开始时,我们正在山里打炮眼放炮抬大石块筑石坝造水库,繁重的劳动…… ...

是啊,每一个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虽然都各有一番各自的经历,但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正是我们这一代人撑起了共和国的大厦。没有这一代人,就不会有改革开放后的今天。几乎所有的苦难、社会巨变所带来的压力,都让我们这一代遇上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22 10: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疯狂的年代!
aylineliusg@yahoo.com.s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2 11: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碧蓝天 发表于 2013-11-22 10:05
疯狂的年代!

我现在思考的是为什么会疯狂?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10-31 00:25 , Processed in 0.02960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