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98|回复: 2

007 长篇小说《人道》第一章·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22 10: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12:37 编辑

                                                                                                    像小鸟飞出了笼子,兄弟俩别提有高兴
                                  了,第一次远离妈妈登上北去的列车。


                                                         7


      太阳火辣辣地照着,沥青马路上泛着一片晃眼的白光,不时一股股热浪向人们迎面扑来。轰轰烈烈的八、九月份,人们的热情并没有因酷热而消减,社会上、校园内,各种红卫兵组织像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大字报、大辩论、大串联,一下成了学生们“最自由”的事。弘雷不甘沉寂的个性,使他跃跃欲试起来。
      班级中几个参与第一批大字报的同学,成份好的被称作是“政治不坚定分子”,成分不好的是“别有用心”。弘雷识相得很,知道自己自然是被划为“不坚定”这类了。由郑淮虎组织的“红卫兵”不会吸收他参加了,他倒不眼热。看到郑淮虎带领一帮同学通过查阅档案,选择父母有“历史问题”的同学进行突击抄家,搞得一时人心慌慌,无以自保。他在一旁见了,心里自言自语说,幸好我没有参加他们的组织。他隐约体认到,沿袭了千百年的儒家“温良恭俭让”被扫进了历史垃圾堆,代之的是“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等一大套新道理,大批心境单纯、头脑发热的学生子恰如染缸里出来的布匹,一旦染好色就无法冲洗,自然成了运动的急先锋。
      观念依旧。运动没有丝毫消减的迹象,谁也不知道要搞到猴年马月。随着八月十八日,开国领袖毛泽东在天安门首次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弘雷在想,为什么人家能当红卫兵,能去北京,自己就不能成立一个红卫兵去北京呢?这或许是他十八岁成人后第一次“独立”思考了。
得去找一下姜韵。自从那天她的一句公道话,弘雷认定姜韵才是值得自己信赖的人。吃过中饭,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向五进女生宿舍走去,恰巧在楼下走廊口遇见准备上楼的姜韵。
    “姜韵,你停一下,我想同你商量个事情。”弘雷说。
    “什么事?”姜韵显得有点意外。
    “我想,我们是否也组织一个红卫兵?”弘雷建议道。
    沉默了半晌,姜韵面露难色地说:“你们去组织吧,我不参加!”
    “为什么?”盯着这张美丽的脸庞,弘雷仿佛今天才第一次认识她。
    “不为什么。会连累你们的!”她的回答,像做答卷的是非判断题一般,简洁而明快。高中两年下来,她的成绩始终是班里前茅。看着姜韵秀美白净的脸上那两道微皱的蛾眉,弘雷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怔怔地端详着她。
    “看什么呀,看!不是已经对你说了嘛!”一片红晕泛上了她那犹如罗丹大理石少女雕像般的脸颊。
   “哦,我的意思……是,你父亲……不是只是一名画家吗?有什么影响的?……你,嗯,你知道,现在班里我还有谁可信任的呢?”弘雷突然发现,今天自己不仅嘴笨,而且语无伦次。
   “宗耀,不要以为大家当着郑淮虎的面不表态,就是不肯替你说话了。其实像林天尔、穆森他们都是有自己看法的,你可以去找找他们的。”姜韵避而不谈自己父亲的事,又习惯地称呼他的老名字,使他既生疏又亲切。
     弘雷多想与姜韵再多聊几句,谁知她抛下这句话后,扭转身顾自己向女寝室楼上走去了。裙摆像一阵轻风似地在摆动,露出了两条雪白而修长的大腿,弘雷像是第一次才见到这般妩媚的身段。过去只有在美术画册上才看得到的美丽胴体,就在眼前轻盈地闪动着。望着姜韵渐渐升高的背影,弘雷久久地呆立着,直到她完全消失在上面的楼梯口。
     弘雷去找林天尔、穆森几个一商量,果然大家都赞同。接着又联络了隔壁班的几位,大家决定成立一支红卫兵,推选他为头,他也当仁不让。八月十八日是个好日子,他们打出了“8.18红卫兵”的旗号,又找到了科学馆边一间空房作办公室,一齐动手,打扫擦洗一番,便贴出海报,招兵买马。开始几个发起人还担心参加者不会太多,不出三天,报名的人竟逾二百。
     不久,校文革筹委会发出通知,各红卫兵组织按人数比例选派代表,赴北京参加毛主席笫三次接见。“8.18”推选了十来位同学,由弘雷带队第一批去。恰巧弟弟弘锋所在的校红卫兵也推选了他,于是弘雷和弟弟结伴去北京,妈妈也放心了不少。
     像小鸟飞出了笼子,兄弟俩别提有多高兴了。北京,多么令人向往的地方!带着疑虑、不解和期待,兄弟俩第一次远离妈妈,登上了北去的列车。
      九月的北京,秋高气爽,比起省城湿热闷人的空气通气多了。只是长期在南方生活惯了的人,初来乍到,嗓子里干得要冒烟似的。于是,天津鸭梨就成为兄弟俩解渴、解馋的好东西。
      他们被安排住进了朝阳区新建竣工的一大片高层住宅楼里,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操着不同地方的方言把这里挤得满满顿顿。吃、住、行都不用自己掏钱。组织工作井然有序,住所、铺盖、碗筷、饭票都安排得令人深感方便、妥当。如果不是每天都吃烧麦、馒头这些北方主食的话,真像到了自己家。
      安顿好住宿,匆匆吃过晚饭,兄弟俩就忙着联系在国家机械部工作的姐夫林平德,双方约好在天安门广场右侧的华表处会面。
      华灯初上,红墙黄瓦,高耸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历史博物馆、人民大会堂、前门,众多高大的建筑物,在这个世界第一大广场的衬托下,似乎都显得平平而己。只有当你走近它们其中任何一座时,才会感受到它们无一不是那样的宏伟。
      当兄弟俩赶到时,远远已看到带着深度近视眼镜的姐夫在华表下向他们招手。七、八年没见面了,相比刚结婚时的那个姐夫,已老成不少,也胖了不少,神情仍是那么稳重和谨慎。解放前地下工作养成的习惯,使他从来不谈自己过去曾经做过什么,现在又做什么工作。但只要讲起文学、哲学和历史,他便头头是道,滔滔不绝。带领着两个内弟,平德一边走过金水桥,一边讲起天安门和故宫的来历。对一个十七、八岁的中学生来说,过去只在书本上、电影里、图片中见到的东西,现在就近在眼前,伸手可及,怎么不令他们感到格外的新鲜和兴奋?!
      临分别时平德送给兄弟俩一本小人书《报童近卫军》,说是自己刚才顺道在王府井新华书店里买的,还说自己工作很忙,后面不能来陪他们了。兄弟俩都说这里一切安排得都很好,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听说姐夫很快就将调往南方去工作,姐姐就可以不再一个人孤单了,弘雷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现在的人怕是拍脑袋也想象不出,来自全国各地十万名年轻人聚集在一起,把整个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挤得满是旗的海洋、人的海洋,该是怎样一番壮观景象!而这些却是弘雷那代人的亲身经历。
      早上八点半队伍集中。成群结队的红卫兵以各自居住点为单位,从四面八方汇拢到长安街上,把宽约五、六十米的十里长街,挤得水泄不通。沿街华灯下柱形音箱里高声播放着《大海航行靠舵手》、《北京的金山上》、《北京颂歌》等革命歌曲。
      十点钟,震耳的乐曲声嘠然而止,传来了林彪沙哑的讲话声,后来又传出了周恩来总理宣布游行检阅开始的声音,喇叭里重新响起了节奏欢快、高昂的进行曲,队伍开始缓慢地自东向西移动。
      始点在东单和建国门之间的游行队伍,几乎每隔二、三十分钟,才向前挪动几步。后面的人不断催促前面快走,前面的则抱怨更前面的一点不动。时间在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广播里不时响起周恩来那焦虑的声音:“同学们!红卫兵小将们!希望你们前面的快些往前走,要照顾到后面的同学也能见到毛主席!”
      “同学们!你们知道毛主席已经在城楼上,整整站了五个多小时了!你们要照顾到毛主席的健康,请前面的同学赶快往前走!”……
      这位曾经在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中、在国共两党谈判中、在万隆会议的讲台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面对这么一批训练无素的“小将们”,看来也只有无可奈何了。
      等到弘雷所在的队伍走到天安门城楼下时,天色已完全暗下来了。这时,他才明白行进缓慢的原因:四周响彻着震耳欲聋的“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的欢呼声,前后左右全是人贴着人,叫人喘不过气来。开始还保持一定间距的队伍,到这里完全乱了套:领队的找不到自己的队伍,每个人更无法摆脱整个人流的涌动。已经见到毛主席的想看得更清楚一些,还没见到的一个劲往前挤。金水桥前人山人海。
      高高的城楼上隐约看见有些人影在动。个头高、视力好的高声喊叫:“看,那就是毛主席!”他这样个头矮小、视力又差的,只有望楼兴叹。他佩服起周围那些女孩子,被挤
得气都喘不过来,还在伸着细嫩的小手,不停地挥动手中的《毛主席语录》,眼眶里流着泪水,嗓子都哑了,还在不停地高喊:“毛主席万岁!”
      天色暗了,城楼上亮起了一盏很亮的灯,灯光下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形,灯随着他移动。他走到东,人流便涌到东头;他走到西,人流又涌到西头。这样走了两遍,灯熄灭了,游行检阅宣布结束。
      广场上黑压压的一片,人们依然不肯离去。直到一个多钟头过去了,确信毛主席不会再出来了,人流才开始渐渐散去。这时的广场,就像杂货摊一样,满地尽是丢弃的鞋子、红袖章、语录本、钢笔……真是应有尽有,使人平添了一份扫兴感。
      弘雷不禁感叹,把这称作为“让青年人经风雨,见世面”,这一“经”一“见”,付出的代价可是亿万人坐车吃住不花钱,多少正常的运输被耽误,造成的损失何以估量?!然而,在毛的伟大诗人气质的运筹下,这样的事还是奇迹般地发生了。
      参加接见后,弘雷和几个同学去了北大和清华,看看自己心目中一直向往的中国最著名的两座高等学府,听听人家是怎么搞运动的。他天真地以为:国家出那么多钱,不是叫我们游山玩水的,于是别的地方他哪里也没去。
      大字报像雪片一样在无比宽敞的高校园内飞舞,矛头直指“五十天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指斥刘少奇主持文革开始阶段中央工作期间,派工作组“镇压学生运动”是“实行白色恐怖”,满墙上是“打倒刘少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标语口号和大字报。
      弘雷边看,边想着自己写第一张大字报的遭遇,疑团依然没解开:都是人民内部矛盾,为什么都把线上得那么高,非要“打倒”、“横扫”不成?那不成了敌我矛盾了吗?他心里依然纳闷。
眼前是一片白色在飞舞,漂亮的书法、极具鼓动性的文章,让他无不陶醉。尤其是清华那批理工科学生们写的东西,更显逻辑性强、表述简炼的功力,显示出“大腕”级名牌学校的济济人才,令他是那般的神往。
     他思绪彷佛随着这片白色的纸片在飞驰,假如没有这场运动,假如自己也走进这里,假如此刻正坐在某张课桌后,听着某位教授讲课……
      然而,现在,这一切都不过是梦想。        

发表于 2013-11-22 20: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现了文革毛主席接见时的场景,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代。周总理这位曾在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中,在国共两党谈判中,在万隆会议讲台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面对一批训练无素的“小将们”看来也只有无可奈何了——只有过来人知道这话的幽默和分量。我是毛主席第四次和第八次接见去的北京。在各大院校看大字报也有着弘雷一样对首都名牌大学的憧憬向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3 08: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晨 发表于 2013-11-22 20:53
再现了文革毛主席接见时的场景,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代。周总理这位曾在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中,在国共两党谈 ...

是啊。我们这代人的这种经历,怕是空前绝后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10-27 22:47 , Processed in 0.02553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