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22|回复: 2

011 长篇小说《人道》第二章·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27 09: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14:32 编辑

        

                                                                                               自家的瓷瓶和邮票是否被他偷走的呢?
                                弘雷问:“你拿过美术教室里的东西没有?”


                                                 3


      湖畔的柳树条绽出了鹅黄色的嫩芽,校园里的腊梅花瓣也早已枯干,时序虽已进入次年农历的寅月,连日来却依然春寒料峭。总算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午后的太阳暖暖地照耀着。
      学校科学馆前的台阶上,几个学生正围坐着晡太阳,听着一位身穿呢军大衣的同学在吹腮儿[注],只见他边比划,边在吹道:
      “……偷鸡的时候,要先给鸡撒点米或稻谷,见鸡低头吃食了,再慢慢靠拢它,用手从鸡屁股后面这样快速插进去,轻轻抬起来,鸡就不叫了。注意,这时动作一定要稳,要准,要快,然后抓住鸡脖子,这么一拧,鸡就没气儿了,再把它往军大袍里这么一裹,大摇大摆走你的路就是了!”
      旁边的同学,个个听得如痴如醉,不时还插嘴:“梁小龙,快,继续讲下去!”也有的问:“你家条件那么好,干嘛要去偷呢?”
      “嗨,你们不知道,那有多刺激!多好玩,不拿手痒痒啊!”梁小龙面无愧色。
      “那你偷来的东西都到哪里去了呢?”又有人问道。
      “早都分给别人啦!小六子、伍爱国、马骏他们……,不信?你们可以去查的啊!”梁小龙得意地说着,就像某个大善人在行善布施一般。
      自从太北讲了“梁小龙”这个名字后,弘雷开始注意起这个人来。纠察队几个队员都说他是在与学校弄堂口那家小面店的一位近四十岁的售票员鬼混,被派出所抓到,才送到学校来的,大家议论纷纷。“这小子手脚不干净还不算,还交桃花运呢!”“都是那个女妖精不好,一个四十岁的人了,还勾搭十六七岁的小伙子。”“哪个女的?”“就是我们常去吃面的,坐在门口卖票的。”“听说是小龙有次没带粮票,那女的给垫上上了,从此两人就好上了。”“我们现在都管那面店叫‘小龙面店’哩!哈哈哈。”
      大家嘻笑着,打发着时间。反正自从学校按照中央号召,进入复课闹革命阶段,同学们虽说陆续回到了校园,教师也开始重新走上了讲台,但不时仍会被社会上的种种干扰搞得课上不下去。虽说人是来上课了,大家也是三心二意,爱来的来,不爱来的管自己走。
      被工宣队指定为学校纠察队队长的弘雷,路过这里时,前面的对话恰好都已进了他的耳朵。原来他就是梁小龙,自家的瓷瓶、邮票会不会是他偷的?弘雷走上前单刀直入地问:“梁小龙,你拿过美术教室里的东西没有?”
      “美术教室?好像……没有啊!噢,我有个原则,兔子不吃窝边草,一般不拿自己同学的东西。”梁小龙双眼盯着弘雷,似乎很肯定地说道。
      “那你见过或听说过一个古瓷瓶吗?”弘雷走近了,才从这双眼睛里发现一股邪气,加重语气追问道。
     “古瓷瓶?……哦,我想想。嗯,想起来了,前阵子是听小六子他们讲起过,后来我还见过,是不是有这么高,这么粗?”梁小龙犹豫了片刻,马上镇定地比划着。这片刻犹豫没有逃过弘雷的眼睛,从梁小龙的描述来看,很像是自己家的那一只,于是就说:“你能帮我找回来吗?”
没等梁小龙回答,旁边的同学起哄道:“他是我们纠察队的头儿,你帮他找回来,对你减轻处罚有好处。”
     “好的,我试试。你们放我出去,我马上去找他们。就不知道这帮小子有没倒手出去?”梁小龙显得既仗义,又爽快。
     “放不放你,得由工宣队决定。你反正替我留意着这事就是!”弘雷一板一眼地说道,一向不以当什么头儿为自傲的他,这回连他自己也搞不明白,怎么忽地打起“官腔”来了。他想到的是,既要设法把属于自家的东西找回来,又不能将这件事情闹大了。要是捅到工宣队那儿,引出一大堆话题来,岂不是自找麻烦?
     看着梁小龙那宽宽的额头,白净的脸,两道浓眉下,一双老练灵气的大眼,一米七、八的个头——不说,谁信他仅是一名初中生?他想,这怎么会是一位“梁上君子”呢?!一所全国闻名的重点中学怎么会出这样的学生?他为有这样的同学感到羞愧。
      是的,在这座全省乃至全国都颇具名气的百年老校里,只有在这样的非常时期,各种脸谱才会如此赤裸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早在清朝末年这座由官府设立的育正书塾就诞生了,民国时又改为省立高级师范……目前在国家“两院”的院士里就有数十位是从这所中学毕业出去的。
      而弘雷当初报考,却纯属一种偶然。初中毕业填写升学志愿表时,弘雷对“普通中学”和“重点中学”两栏,都没有填,仅填写了“技校”一栏。学校提出的口号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他作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进不了技校,就上山下乡当农民去,以减轻家庭的负担。
      谁知表格交上去后,班主任魏老师来找他,说:“葛宗耀,你是班里的三、四个共青团员之一,学习成绩也不错,为什么不填重点中学这一栏?”他对老师讲了家里的情况,表明自己不打算再读普高了。魏老师劝他重点中学这栏还是填上,要服从国家的挑选。“精忠报国”——他没再多想,只是靠在讲台边,匆匆填写了位列前三的重点中学校名。
      说来也怪,由于对能否考上重点中学没有丝毫包袱,考场上反显得格外顺当。到学校报到的头天,弘雷刚走进校门,就碰到一个陌生的四、五十岁的女老师在叫他的名字。他很奇怪,便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那位老师笑着说:“你们几个成绩考得好的同学名字,我当然记得牢啦!”后来他才知道,自己以各门功课均90分以上被录取,而这位教导处的副主任钱桂英老师,具有看了相片和姓名便过目不忘的本领。
      其实,离他家很近的另一所重点中学,不需要住校吃食堂饭,便可节省不少钱。他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走进了这所学校。开学典礼上,老校长慷慨激昂地教导自己的学子:“同学们,当你们迈进这座校园,就要意识到自己已经走进了半个清华!”这句话时时在每个同学的耳边回响着。
      开学不久,学校党支部提名,学生代表大会选举,弘雷当选为学生会宣传部长。这极大地激发着他的热情,常常忙得连星期天也顾不得回家。偶尔回家拿生活费和粮票,对母亲说起学校,如月就笑着说:“你啊,真像极了你大大,只要有人赏识,命都会扑进去!都是一个种里出来的。”弘雷便说:“妈妈,你不是也一样吗!”
      他得意地向妈妈介绍起学校宣传部来:“我们宣传部哩,下设编缉组,记者组和板报组三个组,每个组里都有六、七名同学,每个班级又有一名通讯员。日常性事务特别多,每周一期板报,六块大黑板,校广播站早、中、晚三次播音,还有许多突击性的工作要做,我啊,样样都得顾到。
      “幸好我们这些同学啊,工作热情都很高,能力也极强。妈妈你知道吗,每当学校有重大活动,比如开运动会、组织下乡劳动等,只要学生会一声令下,很快就会有一篇篇精彩的稿件出来,学校的广播也响起来,一张张油墨未干的快报,很快送到了同学们的手里……”
      如月边听边点着头:“真被算命先生说着了,你啊,就是一个当官的命!”她心里像去温州的船上听着别人赞扬小弘雷一般甜蜜,嘴上却不住地关照弘雷:“领导信任你,你可千万不能骄傲!”
弘雷应道:“我会记住的,妈妈!”他知道,一个人不可能包打天下,事情都要靠大家去做。他一直是如此地庆幸:我曾经和这么多才华出众的同学共过事!
      周围都是来自各校的尖子,他开始也曾学着摆出一副“半个清华”的模样,走在校园的每一寸土地上,觉着脚下飘飘,脸上荣光。高一上半学期主要复习初中阶段的功课,他学得很轻松,可下半学期头一场小测验下来,数学成绩竟是不及格!不禁傻眼了。很快他发现,单靠过去那般小聪明读书,看来已经远远不够用了,得下一番苦功夫。他省下饭钱,破天荒地跑到新华书店,买来辅导书埋头钻研起来。每天一下课,也不再是急着往美术教室跑了,而是跟着林天尔,钻进图书馆去查找所需要的学习资料。慢慢地,他品尝到了养成自学习惯带来的乐趣和好处。
      共同的兴趣爱好,又是同寝室住校生,使弘雷和0.2两人走得最近。他们时常一起复习功课,一起在校园内散步。“少年强,则中国强”,两人时时以此相互勉励。0.2数理化学得特别好,课堂上提出一些问题,常连老师也回答不了。同学们在一起时,0.2也会提出一些古怪问题,他说假设地球人能造出超过光速的飞行器,理论上就能追上自己已经去世的先祖身影;比如说用一枚硬币往地上抛,如果扔100下,一定是正反两面各是50对50,至少也是49对51,如果是扔一千次,差率将更小。大家不信,课间休息,就围着0.2,看他抛角子。看着高高抛起的硬币,大家叫喊着“正面!正面”“反面!反面!”测验结果,竟然次次应验!
      0.2还说,人家美国工人是开小包车上下班,连捡垃圾的人收入也比我们高。这些话,不知被谁传到郑淮虎耳里,于是在共青团组织内对他进行批评帮助,说他“美化美帝国主义”。0.2不服,说我这是根据国家正式出版的某某刊物上公布的数据推算出来的,你自己去算算看,怎么能说是美化帝国主义?!郑淮虎无话可说。
      弘雷很欣赏这位知识丰富、思想活跃的同学,在团组织会上力主这些都是思想认识范畴的事,没有必要上纲上线,0.2自然记在心中。
      体育锻炼更是他俩校园生活的必需。每天一早起来,两人总是先绕300米操场跑上20圈,然后冲冷水澡,刮风下雪从不间断。这叫“磨练意志”。长跑过后,两人照例再沿着后校园的小道一边走一边晨读,背俄语单词,背唐诗古文,这叫“大脑充电”。
      知识、体魄、毅力,使弘雷收获着校园自由的乐趣。一所好学校,一群好老师,一批好同学,这些对于一个成长中人的青年人该具有何等的意义啊,以致于使他感到一辈子都受益无穷。
      然而,自己心爱的宝贝,为何恰恰在这样一所伟大的校园内被洗劫一空?他真后悔,更郁闷而不得其解。


  注:杭州话“吹腮儿”,意即吹牛,侃大山。

发表于 2013-11-27 18: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弘雷读书的学校,是“半个清华”,据说徐志摩和许许多多著名人物都出自这所百年老校。但弘雷竟是阴差阳错进的这所学校,让人联想起当今为了进名校的竞争之烈。0.2 的学识让人敬佩,他提出的那些古怪问题在那个年代很少有人能想到。他思想活跃,却被人上纲上线,弘雷知他懂他,为朋友两肋插刀,两人成为莫逆。在这所学校里打下的良好基础一辈子受益无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7 19: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晨 发表于 2013-11-27 18:09
弘雷读书的学校,是“半个清华”,据说徐志摩和许许多多著名人物都出自这所百年老校。但弘雷竟是阴差阳错进 ...

是的,人以群分,或许在学生时代就已形成。好的学校当然是好的同学多,但也有像梁小龙这样的“梁上君子”。这又是反映出人性的多样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10-31 01:23 , Processed in 0.02613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