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14|回复: 3

015 长篇小说《人道》第二章·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 09:2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14:44 编辑

                                               家里无所事事,被理想主义所激
                                           荡的弘雷,依约去找童大力。


                                                               7


      宗波的到来,引发了一场“家庭大战”。
      小桃说:“宗波一家真够可怜,连这么个童仔佬,和我差不多年纪就要出来找饭吃。我们说困难,总还有口饭吃,他却要靠外出倒卖黄牛票、香烟挣钱养活自己。”
      弘锋说:“人到了没有饭吃的地步,哪还顾得了这么多啊!”
      弘雷一本正经地说:“没饭吃,也不能干违法的事呀!我们家不也困难吗?从居民区拿来纸盒糊,做水泥袋,只有这些合法的事才可以干。”他总以为自己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讲起话来盛气凌人。
       “农村哪有纸盒糊、水泥袋做?地里种的东西拿出来卖,说是‘资本主义尾巴’;背木头卖也是‘资本主义尾巴’,农民日子怎么过?”弘锋也不让步。
      “火车票是国家制定的价格,大家都去倒卖黄牛票,这社会不就乱了,所以还是要斗去人们的私心!”弘雷相信毛主席说的不会有错。
      弘锋说:“这样搞,打击了多数,只有地富反坏右高兴,毛主席说‘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打击多数?毛主席从来主张是打击少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下面乱搞,不执行政策,甚至变着法子搞对抗,这不是毛主席的本意。”弘雷隐约感到问题的复杂性。
      小他四岁的妹妹小桃已读初中一年级,也不时参与进来。
      从小懂事的她,六岁起就会做许多家务事。烧饭、洗衣、买菜,她样样会干,还常常干出一些与她年龄不相称的“大胆”事儿。一次,妈妈上班去了,小桃见一大铅桶的被单还酶在那里没洗,就提议弘雷一起去河边洗衣服。
        现在自来水、洗衣机普及的人们自然很难想象,在那个整条弄堂上百户人家,只靠弄堂口唯一的公用自来水龙头挑水吃的年代,家家户户是怎么用水的?这个有湖、有江、水井遍布的城市内,人们更舍不得把自来水移作他用了。自来水一般只用来烧饭和作饮用水。每担水自己挑一分钱,托人挑二分钱。家中水缸里的水,都是弘雷和弘锋两个,一桶一桶从二、三百米外的弄堂口挑来的,哪家舍得用自来水洗衣服?
      兄妹俩悄悄地把昨晚母亲已用肥皂酶好的一大铅桶衣服被单,抬到临近的浣纱河去洗。站在与河水齐平的青石板上,不时俯下身去将被单用力甩出去,再拎起来,用棒槌槌、用小脚踩,如此再三,不多时床单就被洗得干干净净了。旁边一位老奶奶不停地唠叨着:“真是罪过啦!嘠小一点伢儿,就要到河旁边来汏衣裳,”一再关照:“小伢儿!千万要当心啊,不要掉到河里去了!”
      到底是“年少不知愁滋味”,当兄妹俩还在庆幸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时,下班回家的母亲不仅不表扬,反而大发了一通脾气:“你们要是掉进河里去怎么办?以后不准再到河里去洗衣服了!听到没有?”从此兄妹俩再也不敢独自去河里洗衣服了。
      在买什么都要凭票供应的年代,每人每月只有四两肉票。买猪头肉可以免票,但得半夜三、四点钟起来排队。小桃常常一个人拎着篮子,再搬块石头,就算占了两个位子。等到天亮妈妈来后,就可以买回两份猪头肉了。
      辩论中小桃多半站在大哥一边。而母亲如月只讲他们厂长对工人不错,把她的工资由18元加到了22元8角,连区长对自己这样的普通工人也蛮好,去年底评上先进生产者,区长还专门走过来同自己握手呢,这些人为啥要去造他们的反?
       “中央文件说过,这是一场触及每个人灵魂的革命……”弘雷照本宣科。
      结果两边谁也说服不了谁。这种争论常常争得脸红脖子粗,有时搁在一边的饭菜都凉透了,还争,幸好不至于伤了兄弟姊妹间的感情。
      隔壁墙门的阿毛家就不同了,分成了铁杆两派,二哥水火是造反派,大哥金木是一家小厂的当权派,两人争得大打出手,一直从墙门内打到墙门外,闹得整条弄堂里的人都涌出来看热闹。
就是这样一个“太平”乱世!没有外族入侵,没有挥刀举枪的绿林强盗,却是国人自己乱自己,名曰“灵魂深处闹革命”。
      当一本奇书《推背图》出现在弘雷眼前,面对“旋治旋乱”四个字时,弘雷才明白为什么走不出这个怪圈的道理,但已是整整四十年以后的事了!
      社会的不可知和瓷瓶的无下落,使百般无聊的弘雷偷偷掏出父亲留下的那张算命纸,研究起上面所写的那些“富”呀“贵”呀的字眼来。
      第一次见到如此陌生的字眼,好像离自己所处的时代相去得那么那么遥远,爱好古文的弘雷读懂了一些,比如说自己“少年多疾厄”,倒像是被说准了。
     小时候的弘雷确实体弱多病,两岁出天花时差点奄奄一息送了命。做过护理工作的如月常说,那时乡下孩子出天花可吓人了,就像是过“鬼门关”一样,没有疫苗和特效药,只凭孩子从头到脚自行出齐水痘。一旦出不齐,仍会夭折。可接连几天小弘雷身上的水痘就是只停留在小肚肚以上,出不到脚底。如月急得直掉泪。
      阿升开始时也急得团团转,后来听村里长辈说,只要“请老太”就会好。“老太”就是八仙中的张果老,相传很早时他来到这里,从西域带来治疗天花的草药,治好了无数小儿的病。村民感其恩德,在村里立起祠堂纪念他。从此代代相传,家中凡有患儿,便在小孩睡屋内设好供桌,摆上祭品,点上香烛,面对祠堂方向祈告。但必得紧关房门,不让外人知晓,否则便不灵验了。
      正值初夏,阿升拿出年轻时学过厨师的本领,跑进跑出,烧好一碗碗菜,整整齐齐摆了一桌,再点起了蜡烛和香,洒上供茶。一番忙碌后,他口渴难耐,顺手端起了供桌上的茶一饮而尽。就在这时,睡在床上蚊帐里的小弘雷突然嚎啕大哭起来。阿升见状,怎么哄都不行。忽而想到一定是自己喝了供神灵的茶之故了,便不停地用手劈自己的脸:“我该死,我得罪老太!我该死,我得罪老太!”重新规规矩矩往杯里洒满了茶。躲在房门外的阿贵从门缝悄悄朝里张望,看得偷偷直乐。谁知奇迹也发生了:小不点儿弘雷竟马上就不哭了,而且第二天一大早牛痘全部出齐到了脚底!
      三、四岁时母亲因偷藏粮食被乡公所拉去关禁闭那次,小弘雷一个人在从床上趴呀趴的,结果摔下来,左手跌成骨折;再联想到十五岁那年父亲病逝,一家苦苦度日;十六岁在湖边游泳时差一点淹死……弘雷觉得自己少年时代的确是 “疾厄” 多多了!
      而弟弟弘锋的八字里就没有这一条。他从小无心无事,身体格外结实,读书却不怎么上心。俩人同在乡下一个班上小学一年级,放学回家,小弘雷叼着一个奶瓶,埋头做功课,弘锋却不知跑哪儿玩去了。小学毕业后,父亲生病,弘雷考试发挥得不好,只进了普通初中;弘锋则因成绩不好公办学校不录取,如月陪他到城隍山一家私立中学报了名,劝慰他:“人的一生总是要遭受一些挫折的,没有关系,振作起来,你还会考上好学校的。”自此,弘锋开始用功起来。
      就凭眼下这两个穷人家的孩子,将来还有什么富贵可言!?就连前些日子舅公舅婆家的琪莲阿姨来看他们时,都当着如月的面数落道:“就你们这么穷的一个家庭,谁还看得上眼?你们还想讨得起媳妇啊!?”是啊,连媳妇都娶不起的人家,还想有富贵等着?做梦去吧!
      幸好十八岁的弘雷压根就没想要找对象的事,被理想主义激荡的他,感到浑身的精力没地方用。总不能无所事事成天呆在家里吧?于是他依约去找童大力。

发表于 2013-12-1 11: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进来看看先生,祝周末快乐。大家也盼望在博客区能经常读到先生的美文,谢谢先生百忙之中对汉纳的支持。
寂静,欢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 13: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影儿 发表于 2013-12-1 11:49
进来看看先生,祝周末快乐。大家也盼望在博客区能经常读到先生的美文,谢谢先生百忙之中对汉纳的支持。 ...

谢谢总版主拨冗来看拙作!祝周末愉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 18: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太平“乱世之中,没有外族侵略和挥刀举枪的强盗,可”灵魂深处闹革命“却把整个中华大地搅得”天翻地覆慨而慷“。那时,父子反目,夫妻离婚,家庭大战是司空见惯的事。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弘雷和小桃去河边洗衣服让人唏嘘。弘雷出水痘那一段让人忍俊不禁:有时一些民间传说还真不由你不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10-27 22:26 , Processed in 0.03256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