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79|回复: 2

019 长篇小说《人道》第三章·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5 08: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15:05 编辑

第三章   


                                                                                                    弘雷终于没能在当兵前再去找一下童大
                                      力。趁出差他更想找的是另外一个人…

                                                              1


      弘雷终于没能在当兵离城前去找一下童大力。
      当一批批与他年龄相仿的同学们坐上大卡车,被敲锣打鼓送往农村、送到边疆去时,他已登上满载着二百多名新兵的“战斗号”货轮航行在浩瀚的东海上。
      转眼一年多时间过去,当他坐上奔驰向南的列车,踏上出差之路,已是一名身着绿军装、戴着红领章红帽徽的解放军战士了。趁着部队派自己外出执行任务,路过省城,弘雷思忖着,何不去趁机去找一下大力呢?当然,他更想见到的是另一个人。
      自从来到军营这个光头大集中的地方,亲友们的来信成了他最好的精神美餐。入伍不到一个月,先后接到家里和李太北的来信。家里来信说,弘锋已去了省内的建设兵团,换来了小桃可以“因病”留城,进了一家商店当营业员。他已很知足很欣慰了,相对于全家几个子女统统上山下乡,已算是多子女“老三届”之家最好的结局了。太北的来信称已经到了靠近珍宝岛的虎林,生活艰苦而富有激情,说到我校一位知青,高擎手榴弹跳上老毛子的巡逻艇,逼退入侵的敌人。还说苏军的一辆现代化坦克,被我军击中,我边防军炸开周围的厚冰,将坦克沉入乌苏里江,最后再派潜水员打捞上来,等等。他兴奋莫名,想像着自己上前线参战的种种景象。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他又收到了林天尔的来信,称自己因文艺特长,被特招进了部队,他也为0.2高兴。而他内心里莫名最期待的信,却一直没有来。姜韵现在何处呢?过得还好吗?去她家的那条路,他从小就很熟悉,可自己这个马大哈竟不记门牌号码。临分别那天,两人心情乱糟糟的,没留下任何联系方式,这次回来可是一个好机会。
      回到省城那天,正赶上大年三十。见到儿子像是从天上掉下来一样,如月不停捏着弘雷的手、臂膀和肩,又摸摸他的棉衣棉裤,眼里闪动着泪花:“小虎啊,你知道,自从你去了部队,妈有多想你噢!吃饭的时候,想你在部队能吃得饱吗?睡觉的时候又想你被子盖得暖和不暖和?夏天时不知你们那里热不热,冬天到了,在想东北有多冷……”
      “妈,你看,我不是挺好的嘛!”弘雷挺了挺身子,说道。
      “嗯,是长高了,也长结实了!”母亲拉起身上的围裙擦着泪水,一边端详着,一边又有点疑惑:“部队怎么肯放你回来?不是说要当满三年兵才能回来探家吗?”
      “妈,我啊,是个特例,被师部抽调上来搞飞行员家访。有位飞行员是上海人,部队领导呢就批准我顺道回来看看。”弘雷回答着,又拉着小弟弘伟的手忙着问:“小熊、小桃呢?”
      如月抢着回答:“小熊在兵团,过年不给假。小桃店里今天是头班,要等下午三点钟才回来。好!你能回来就好,能回来就好!”她笑着,开始从灶披间拿来青菜、冬笋、韭芽之类到房间里挑拣起菜来。
      弘雷默默地在一旁帮着一起挑拣,听着母亲唠嗑。他知道一年到头,母亲大多在厂里忙,为一家五口操劳,常常是嘴里还嚼着饭,边解开身上的围裙往床上凳子上一扔,边急乎乎地交待:“小桃,等下水烧开了,不要忘记封好煤炉!小熊,吃完饭记得把这些糊好的纸袋送到居民区去!”便向着墙门外匆匆走去。一年到头也只有春节这几天,她可以为自己的孩子们忙乎了,平日里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两人正聊着聊着,妹妹小桃一路笑声回来了,虽说都是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了,见到弘雷还像小时候一样,高兴地拉着他的手,不停地蹦啊跳啊:“哈!哥,终于把你盼回来啦!”
      见孩子们都到齐了,菜也拣得差不多了,如月像往常每年过年一样,照例要征询孩子们的意见:“鱼,红烧烧,好不好?”“白宰鸡、肉丝炒韭芽、炸春卷、温州鱼丸……哦,还有莲子甜羹,要不要?”
      “要!要!”已穿上了军装的弘雷也像儿时一般,母亲每报一个菜名,便和弟妹们一齐大声应道。尤其是报到“温州鱼丸”时,大家呼声更高。
      这道菜弘雷最爱吃了。采用的是新鲜大黄鱼去骨,切成一段一段,放进姜丝,和上芡儿粉,在清水烧开后将主料放入锅内,再放进食盐、麻油、香醋、味精等调料,吃起来酸辣香糯,不胜爽口。只是平时大黄鱼既贵又难买到,如月忙于工作,哪有时间做。现在听到孩子们的高声应答,如月连声说道:“好,好!我这就做,这就做!”
      见妈妈妹妹忙着准备年夜饭,自己也插不上手,何不趁这阵功夫去姜韵家转转呢,弘雷便说:“妈,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
      “还去哪里?很快要吃年夜饭了呀!”如月惊讶地问。
      “去看一个同学,就住在清波门,一会儿就回来。”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一路疾步,沿着那条熟悉的路,向那个熟悉的小院落走去。满大街冷冷清清的,行人极少。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做年夜饭,没有鞭炮,也没有电视,更没有“福”字、“岁岁平安”、“招财进宝”之类的门符。在提倡“过革命化节日”的年代里,弘雷特别眷恋这四下里的寂静,期待着想要见到的人。
      正准备敲开熟悉的大门,里面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走出来的正是姜韵的母亲,穿得整整齐齐,像是要外出的样子。猛然发现一位解放军站在自己的面前,老人家有点不知所措:“您,您,解放军同志,要找谁啊?”
      “姜韵妈!我是宗耀啊!”弘雷赶紧摘下军帽。
     “哦,宗耀啊,你成解放军啦,来!屋里坐,屋里坐!”姜韵妈客气地将弘雷让进了屋里。
     “姜韵没回来?她现在哪里?”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弘雷接连问道。
     “她呀,说是元旦回来过,春节就不回家了。哎,一个女孩子家,一天只有五六个工分,一个工分分值才三四毛钱,一年做到头。扣除伙食费、柴火钱,连路费都出不起。这孩子还好强,两个哥哥要接济她,她还坚决不要……”姜韵妈像见了自己女儿一般,接连不断地说着。
     “那你老人家一个人过年,多寂寞?”望着老人大半白发,弘雷有些凄凉。
     “这不,我正穿戴好了,准备到老二家去呢!他们说好了,自从老头子走了后,两家都要我住到他们那里去,我怎么习惯啊?就轮流去两家过年,去年是老大家,今年就去老二家。”姜韵妈爽朗地笑着说。弘雷明白,只有经历过大风雨的人才有这般的笑声。
     “姜韵妈,那您赶紧去吧,我也要回家吃年夜饭去了。”弘雷站起身,忽而又问:“您有姜韵的地址吗?”“有,有。我这就给你去拿。”姜韵妈站起来,转身拉开五斗橱,拿出一个信封,将里面信抽出,递给了弘雷。
      回家的路上,弘雷像是失了魂一样,从裤袋里不时掏出信封,失神地看着那熟悉的笔迹,拖着步子,一步一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里的。
      如月见弘雷这付样子,忙问:“怎么啦?同学没见到?”
       “在乡下,没回来。”弘雷无精打采地回答。
       “嗨,这次没见到,下次再去找,不就是了。来,回来得正好,开饭,开饭!”如月招呼着孩子们。
       “哦,开饭啰!”弟妹们欢呼雀跃起来。满桌的菜都摆好后,如月说:“去年小虎是过完年去部队的,今年又回来过年,也算团圆了,就差小熊还在兵团。来,庆贺大家又都长一岁了!”她端起青瓷小酒盅,让弘雷和弟妹们也举起杯,多喝一点暖好的绍兴老酒。顿时,屋里弥漫着一阵阵菜香、酒香,一切都像儿时那般亲切和温馨。然而,弘雷除了那个挥不去的身影外,所有的菜肴都嚼之无味。
       坐在旁边的小桃轻声地问:“哥,你去看的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女同学。”弘雷老实回答。
       “哈,你不会是失恋了吧?”小桃笑道。
       “去,去!小丫头懂什么,别瞎说!”弘雷掩盖着自己的窘态。
      至于大力,弘雷连他家的门朝东南西北哪面开都不知道,更遑论去找他了。眼下只有郑淮虎可以去找一找。弘雷一路上就这么想着,要不要趁这次探家去找找淮虎?但找到他又怎么开口呢?你拿了我的瓷瓶了吗?你家有瓷瓶吗?拿出来给我看看……唉,显然都不行。日子一天天过去,五天归队的期限眼看要到了,他硬着头皮向郑家走去。
      依旧是那幢掩映在密密的夹竹桃树丛中熟悉的小洋楼,依旧是那条弯弯的小路,在这里弘雷曾帮助郑淮虎一起补习功课,两人一起装半导体收音机,还见过淮虎父亲在战争年代缴获的一把暗藏玄机的拐杖。那是一支表面看来与普通拐杖无异的拐杖,但只要一按接口处的机关,便可取下拐杖的下半截,里面露出一把明晃晃的长刀,同时又是一支射程可达五十米的手枪。
      最使弘雷难以忘怀的是,读初中二年级时那个炎热的夏天,几个同学一起去湖里游泳,刚学会狗爬式不久的弘雷竟闷着头,大着胆子往深水处游去。忽然一股冰冷的水流从身下流过,脚底一抽筋,人就像秤砣般往下沉。这下完了,他来不及叫喊,眼前已是一片黑糊糊的湖水。忽然,一双有力的手将他轻轻托起,使他终于又见到了光明,一看,身边的人正是郑淮虎……
      一个于自己有恩的人,又是一个随时可以翻脸不认人的人,这样的同学叫弘雷怎么也琢磨不透,他忐忑地向这座三层楼的小洋房走去。
      弘雷知道这里面的房间一个个宽敞而又明亮。原本是少年宫图画班、科技班活动的地方。从小学二年级到四年级,他一直在这里学画画。一天辅导员张老师向大家宣布,这里将改为领导的住宿了,下一次活动起图画班将搬到湖边那幢楼里去了。后来才知道,搬进去住的就是淮虎一家。
      事过境迁,物是人非。这个熟悉的地方,除了外墙上多了一些大字报和大标语的残痕,而今已显得如此陌生。
      看见一身军装的他,郑淮虎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迎了上来:“老同学,是什么风把你吹来啦?”同过去一样,没有让座递茶那番客套,倒使弘雷来前的顾虑一扫而光。
      “出差路过杭州,今天上街,顺道过来看看你。你没有下乡?你这是……”他找到了一个突然登门造访的理由。
      “下了。到虎林。我是回来治病的。”像过去一样,郑淮虎从不肯多谈自己。
      “噢,那你是和李太北在一起?”弘雷想慢慢把话题引到瓷瓶上去。
      “没有。我们不在一个公社。”郑淮虎依旧冷冰冰的。弘雷知道他就是这么一个人,让人捉摸不透。
      眼看扯不到一起去。寒暄几句后,弘雷只得直奔主题:“淮虎,听说你有一只瓷瓶?能拿出来让我看看吗?”
       “瓷瓶?谁说我有瓷瓶?这些‘四旧’的东西,我要它们干啥?”淮虎习惯地眨巴着小眼睛,一口否定,依然面无一点表情。
      “噢,是这样的:我家祖先留下了一只瓷瓶,父母亲一直来都很珍惜……”弘雷一五一十地讲了起来,希望以此打动他的心。
      淮虎只是眨巴着小眼睛,面上木然,谁知道他听进去没有,直到弘雷讲完,才冷冷地说:“你是工人子弟,现在又是革命军人……”淮虎的嘴唇不停地翻动着,弘雷也听不进他在讲什么,知道再谈下去毫无意义,便告辞出来了。
      心爱的梅瓶,何时才能回到自己的身边呢?弘雷大感沮伤。




发表于 2013-12-5 13: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弘雷当兵,弘峰去兵团,妹妹小桃能留城——是那个时代值得庆幸的事了,我们家三个68年一起下乡,后来弟弟在农村当兵走的。弘雷当兵探家,一家人围坐一起享受难得的团聚时光,让人感受那个年代质朴的亲情。姜韵妈的笑声和白发让人倍感凄凉:老伴离去,孩子远走……一个知识之家白发老人的晚年时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6 20: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晨 发表于 2013-12-5 13:31
弘雷当兵,弘峰去兵团,妹妹小桃能留城——是那个时代值得庆幸的事了,我们家三个68年一起下乡,后来弟弟在 ...

是啊,别的同学还都羡慕这一家子呢。你们家也不容易,这些都是故事了,但仍值得回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10-29 09:35 , Processed in 0.0282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