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35|回复: 2

020 长篇小说《人道》第三章·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6 08: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浮石散人 于 2014-3-1 15:09 编辑

                                          

                                                                                             躺在招待所洁白的床单上,弘雷思绪翻动,

                                      惦念着连队火热的生活心中更加思念姜韵。



                                                              2


      回到部队,按领导的安排,弘雷住进了部队招待所,专心整理起飞行员家访资料。
      心还没有完全静下来。他记着母亲的嘱咐,先提笔给家里写了封平安信,又急忙铺开信纸给姜韵写信。但写什么呢?好几次只是开了一个头,便不是因为嫌用词不当,就是因某个字写得不好,他将信纸撕碎,揉作一团,扔进了字纸篓。憋了半天,写了几遍,才算写成了一封。
      放下钢笔,他随意地和衣躺在雪白的床上,甜美的回忆引得暗自发笑。回想返回部队前的那一天,妹妹小桃问,要带点什么回部队,我们商店里很方便的。弘雷说,其他什么都不要,只要二斤盐金枣。小桃一听乐了,哪有盐金枣论斤买的?!
      那个年代长大的孩子,都熟悉儿时弄堂里的叫卖声:“油灯儿5分一个,盐金枣2分一包,沙爆豆一分七颗……”买不到零食的小孩,最喜欢吃盐金枣解馋,两分钱一小包,有很长时间可吃。用陈皮、糖和盐制成的盐金枣,一粒粒,绿豆大小。每次放一两粒进口,慢慢呡着,先是咸味,再转一丝甜味,最后透出桔子的清香味。出差离开部队前,老乡们异口同声要他带些盐金枣回来,他毛毛一估算,一人一手把,十几个人,还不就得一、二斤。小桃理解了,果然买回了一大包。
      回到部队,弘雷特意从招待所回到连队,把这帮馋猫们统统找来,一人一小手把地把盐金枣分给大家。大家津津有味地吃着,听他侃一路的见闻。几个湖北农村兵过来看城市兵们吃得那么有滋有味,也凑了过来:“么罗东西,勾好契?”(什么东西,那么好吃?)弘雷招呼他们一起来尝尝。
      湖北兵小齐拿在手里仔细辨认了一番,又放在鼻口闻闻,发出疑问:“这玩意儿像老鼠屎,能契?”小沈就抬杠:“什么老鼠屎,这叫‘人仙豆’。不能吃?!统统给我。”小齐又舍不得,小心翼翼的抓起一、两粒,像城市兵一样放进嘴里,呡了起来。
      刚从门外走过的湖北兵小谭,见里边热闹,也走了进来,拿到一小手把盐金枣后,一下子全倒进了嘴里,一口咬下去,咸得大叫:“哎呀,格是么罗?勾难契!(这是什么?这么难吃!)”“呸”地一口,全都吐在了地上。城市兵们个个捧腹大笑。转一会儿,小谭大概觉得嘴里有点香甜味儿上来了,就说:“哦,是有点味道,再给点我契契!”小沈举手拍过去:“不给了,把地上的捡起来吃!看你多浪费!”弘雷笑着打圆场,又往小谭手里倒了些。   
      更使弘雷不能忘却的是临别时母亲含泪把他一直送到弄堂口的情景,“一路上要注意安全”,“到了部队要听领导的话,不要任性”,“不要忘记,一到就写封信过来”……母亲再三嘱咐着。望着母亲鬓角丝丝银发和脸上深深的皱纹,他不禁鼻子一阵发酸。但很快就像银幕上将要出征的战士,硬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拉起母亲那双从小牵着自己走路的瘦骨嶙峋的手,说声:“妈妈,你自己多保重,不要记挂我!”说完,扭转头就上路了。
      现在他从招待所那两层厚厚的玻璃窗朝外面望去,几只麻雀在雪地里自由地飞上飞下。人啊,多像鸟儿一样,一会儿还在繁华的城市里,一会儿又回到了荒僻的军营。弘雷默默地看着,体会着室内如春天般的暖和,及室外的冰天雪地。北风无遮拦地呼啸着,营房、操场、远处的小山坡,一片皑皑白雪。
      每天天刚麻麻亮,起床号在喇叭里响起,该是战友们争先恐后起床、出操,列队、立正、稍息、起步走的时候了,弘雷想象着。
      对弘雷来说,连队生活最令他向往的是人气旺、热闹。在“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的旗帜下,军营中始终把政治学习放在笫一位。学时事,学毛主席著作和林彪的讲话,成了每天的必修课。但每天早晚各一次的早请示晚汇报,形式主义的那一套,让大家颂扬领袖“丰功伟绩”、表忠心,也让弘雷觉得反感。热爱和敬重领袖,能这样庸俗化吗?于是当大家都在虔诚地挥动小语录,向领袖表忠心,唱语录歌,跳忠字舞时,他不是借口要去出连队黑板报,就是上卫生队看病。现在他住了进招待所,像是找到了一块属于自己的自由天地。
      家史资料整理累了,弘雷便走到室外去吸口新鲜空气。营房里满地积着厚厚的雪,大头鞋踩上去,发出“沙沙”的响声。手一会儿就冻麻木了,而双脚却暖乎乎的,这时他才体会到这双重达三四斤的笨大头鞋之管用。不时望着营房外那片白雪覆盖的黄土,望着远处广阔的原野里,仅有的稀稀拉拉的几棵树在风中摇曳,他更思念起家乡湖边的那一排排翠柳和那盛开的桃花。
      姜韵,你现在好吗?收到我的信了吗,怎么两个多月过去,还收不到你的回信呢?
      四月下旬开春了。一片荒野的辽东大地,才算出现了一些绿色,营地附近的村道上,也响起了农民们下地干活的马车声,不时还传来姑娘们格格的欢笑声。
      回想起一年前,也是这个时节,部队大院里锣鼓喧天,喇叭里不断播放着《大海航行靠舵手》等革命歌曲,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了。听了从北京回来的师政委传达“准备打仗”的大会精神,战争的气氛似乎越来越浓。
      新兵连一幕幕情景展现在眼前。那时想家想得厉害,他只得全身心地投入到新兵连挖猫儿洞的任务中去。劳动中,他拣重的活、难的活干。抡羊镐、拌水泥、沟墙缝,一天下来,常常腰酸膀痛,吃饭睡觉却特别香。几天过去,手上的水泡慢慢磨成了老茧。他不时抚摸着身上的绿军装、红领章和红帽徽,觉得这才叫作实实在在的“精忠报国”。
      终于他以“表现良好”结束了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连生活了,被分到了机务大队无线电分队。他很快发现自己虽说是当兵,其实是穿着军装的工程技术人员。当大家都换上一套蓝色的工作服,只有头上的红五星绿军帽,才分清是军人。他喜欢这种感觉。
      坐上通往外场的一辆辆解放牌卡车,一会儿就到了机场。
      眼前一大片平整的开阔地,纵横交错的宽阔的水泥通道之间,一片嫩绿的草坪。2000米长的主跑道,一眼望不到尽头。一架架银式的战机停在机窝里。弘雷像第一天背着书包上学堂的小学生一般,兴奋地提着工具箱跟在老兵汪成英后面。
      汪成英领着他绕着飞机走一圈,边走边介绍:这是电台,那是无线电罗盘,那是信标器、护尾器……或许是战斗机自身太过小巧,所有设备都挤在极紧凑的空间里,可称得上一个个“迷你”的小车间了。机舱内大多数地方只够一只手伸进去,拧螺丝,维修折卸设备,不掌握一定的角度和技巧是根本拿不下来的。
      弘雷很快熟悉了自己的工作范围和内容。每次工作结束,汪成英都要对照工具箱盖上清单,把工具一件件点清楚后放进去,说:“少一件工具都不行,一定要把它找到!如果留在飞机上,造成电路短路或操纵系统被卡住,那就是机毁人亡的大事故!”更给他留下特别深的印象。
      最让弘雷感兴趣的自然是给无线电台换晶体了。通过看书自学,他明白了飞机无线电的工作原理,知道飞机是通过不断更换晶体、改变频率,来保持同地面和兄弟飞机之间的有效安全联系的。更换晶体,更成了一项直接关乎保障联络和飞机员生命安危的重要工作。
       “我的声音好不好?”
       “你的声音像猫叫!哈哈……” 每次换好晶体,照例先进行地面测试。每当看到汪成英在换好晶体后,和其他分队老兵间的相互测试对话,弘雷就羡慕得不得了,盼望哪天自己也能尽快掌握这门技术。
      分队长祝寅光终于从江苏老家探亲回来了。弘雷满怀希望想从分队长那里学到更多技术,却不料祝分队长对许多关键技术语焉不清,搞不清楚他是真不懂还是不肯教,只是递给弘雷几本厚厚的专业书,让弘雷遇到不懂请教书本。弘雷只得苦笑笑,原本想江浙一家亲,看在半个老乡份上,分队长总会教自己一些,现在看来只有通过自学来掌握一些技术了。弘雷写了一首五言诗来鞭策自己:
      初上机座舱,似进闹市场。仪表不胜看,电缆如蛛网。世上无难事,只要敢攀上。勤学谦虚在,难字何处藏。
      “当兵你是一个好兵,当农民你是一个好农民,当工人你是个好工人”——想到临别时姜韵的夸奖,弘雷暗暗下决心:别人会的,我也一定能学会。小时候装过矿石收音机、半导体收音机掌握的那点儿无线电知识,特别是高中阶段养成的自学能力,终于不到三个月他可以和老兵一样,完全独立操作了,分队长让他单独分管六架飞机的维护工作……
      独自躺在招待所洁白的床单被褥上,他思绪翻动,惦念着连队火热的生活,回味着姜韵对自己的期望,心里甜甜的,也更加思念姜韵,担心着她的生活状况和前途。



发表于 2013-12-6 10: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解放军在广大群众心目中的形象是无比神圣的。从小生长在南方的弘雷来到北方当兵,生活上和思想上都会有一个适应过程,但他以优异的成绩结束新兵训练,投入专业性很强的新领域,很快掌握了复杂的无线电技术并独立操作,无愧为其心仪的姜韵的称赞:当兵会是个好兵,当农民会是个好农民,当工人会是个好工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6 12: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晨 发表于 2013-12-6 10:13
那时解放军在广大群众心目中的形象是无比神圣的。从小生长在南方的弘雷来到北方当兵,生活上和思想上都会有 ...

是啊,那时都以当兵为光荣。南北的差异尚可克服,清一色的光头,单调的生活,一度却是足可磨练人的意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10-27 23:11 , Processed in 0.02540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