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63|回复: 2

【风荷语画】日日爱看江上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18 10: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日日爱看江上山
                                     ——北宋范宽《临流独坐图》赏析
                                                        
                                                          文/夜语风荷


        夜读范宽,似见重峦叠嶂间,兀石峭岩上,伴着一江秋水的汩汩之音,一高士寂然端坐,他形貌高大,体型瘦削,虽疏野落魄,但风仪峭古,超拔脱尘。正如宋代诗人何权的《题临流独坐图》所描绘的那样:   

                                   “茅堂结构背江干,日日爱看江上山。
                                     箕踞盘陀吟未稳,不知身在画图间。”

        范宽是我国北宋时期杰出的山水画大家,字仲立,华原(今陕西耀县)人。对于范宽这个名字世人猜测颇多,其中有种说法是言因其性情宽厚,不拘成礼,时人呼之为“宽”,遂以范宽自名,姑且信之。范宽和同时期的李成、董源二人并称“北宋三大家”。自北宋开始,他的山水画就成为为数众多的画家们学习和摹仿的范本:南宋的李唐好学范宽,其后又有马远、夏圭等人学习李唐,这就使得整个南宋时期的山水画几乎全部出自范宽一系;此后的“元四家”、明朝的唐寅,以至清朝的“金陵画派”和现代的黄宾虹等大师,都或多或少受到过范宽画风的影响。著名的美国《生活》杂志于2004年评出的“上一千年对人类最有影响的百大人物”中,我国的范宽名列第59位,足见他在中国绘画史乃至世界美术长廊中的影响和地位。

        据《宣和画谱》著录,范宽的传世作品有五十八件,米芾《画史》中则提到,其所见范宽真迹三十件,如《溪山行旅图》、《关山雪渡图》、《万里江山图》、《重山复岭图》、《雪山图》等,本文介绍的《临流独坐图》既是其中之一。此图为绢本,淡设色,纵166.1厘米,横106.3厘米,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与他的其他代表作一样,这是又一幅表现千岩万壑、层峦叠嶂的鸿篇巨制。

         纵观整个画面,但见云蒸霞蔚,雾气氤氲,蔓延浮动于幽深的山谷之间,山势雄伟中蕴沉郁,云烟吞吐中多幻灭,让人一读之下浑然忘我,不知身在何处。细观画作,又见清流飞瀑忽隐忽现,楼阁寺观气势恢弘,近岸秋林苍苍,屋旁老叟抚琴,看似不经意的细节刻画既水到渠成又超凡脱尘,令人拍案叫绝。画幅上有明洪武时期苏伯衡等人的题诗,钤有“式古堂卞氏”、“天目吴元让图书”、“王献臣印”、“希代之珍”及乾隆等收藏印。

        被誉为“画山画骨更画魂”的范宽,很重视到大自然中去写生。“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是艺术创作的普遍规律。正如明初画家、医学家王履在《华山图序》中所言“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在绘画上,范宽最初学荆浩、李成的画法,但他并不满足于前人走过的老路,范宽说:“吾与其师古人者,未若师诸物也;吾与其师于物者,未若师诸心。”后来他到秦岭一带的终南山安家落户,潜心观察自然,饱览“云烟惨淡,风月阴雾难状之景”,在长年的观察和摹写中,将自己的情感与真山真水相融,对景造意,终于创造出独特的风格,自成一家。他的作品多取材于家乡陕西关中一带的崇山峻岭,将北方山脉的雄强气势和老树密林的荒寒景色生动地再现于笔端。范宽笔下的山水,多是雄伟峻拔,气势壮美。构图上,范宽继承了五代画家荆浩全景式高远构图法,画中主峰多从正面描写,巍然矗立,深沉雄壮,具有压顶逼人的气势。峰间石壁上山泉高挂,折落有势,山顶多画密林,水边常作巨石。刘道醇《圣朝名画评》就评价说:“范宽之笔,远望不离座外”。米芾也在《画史》中说“范宽山水,显显如恒岱”。如今,当人们在终南、太华一代游山逛景时,总会不经意间觉得,眼前的景象似乎就在范宽的某副画作中见过——“搜尽奇峰打草稿”,不论哪个朝代,艺术的本源都是来自于大自然的神奇造化,以及艺术家善感的心灵、勤奋的捕捉。

       除去选材之外,范宽在技法上亦多有创建,其中皴法多为人称道。他画山石时,笔法雄强,落笔老辣,以短而有力的下笔,猛顿一下而斜上疾出,以此表现岩石的形貌质感,这种笔法被称为其特有的“枪笔”。范宽绘画中皴法变化多端,用“雨点皴”参以短促的“条子皴”和“小斧劈皴”是其一大特色,雨点皴就是用雨点般密集的墨点攒簇在一起,以此表现山石的厚重之感,条子皴和小斧劈皴则是表现山石坚硬的特质。此外,在用墨上,范宽用墨浓厚,惯用积墨之法,使得画中“线如铁条,皴如铁钉,山如铁铸,树如铁浇”,极富厚重感,产生“如行夜山”般的沉郁效果,更加凸显了北方山水的险峻硬朗。尽管历代评论家对此存在不同看法,如元人汤垕评价说“范宽得山之骨法”,但米芾却认为范宽在用墨上过于浓厚,以致“土石不分”……不过无论如何,这是专属于范宽的、并对后世影响巨大的一种绘画风格,他毕竟在绘画史上留下了厚重的一笔,并把这影响继续了千百年,从这个意义上说,被赵孟頫誉为“古今绝笔”,范宽就当之无愧。

        据《宣和画谱》记载,范宽重视写生,“常居山林之间,危从终日”,从早到晚,他痴迷于观察云烟惨淡、风月阴霁的景色,不计风寒雪落……“茅堂结构背江干,日日爱看江上山”,山水云烟之间,自有人生真意。或许,眼前的山水,心中的山水,笔下的山水,已经不再是山水了,而是画家心灵的寓所、精神的旨归吧。
发表于 2013-12-19 20: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点错了,应该点献花。不错,好文章,赏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28 10: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9-22 11:23 , Processed in 0.02807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