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46|回复: 0

年年春运总相似,挥不去的思绪在心头 - 墨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9 21: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年春运总相似,挥不去的思绪在心头
打开网络,一年一度的“春运”,似乎成了新闻的热点和主角。
看着数以亿计,或在外流浪打拼或在外地工作生活或在外地上学读书的人,为了那心中朝思梦想的家,通宵达旦熬长夜排长队,网络上目不转睛地“抢”票。不管是“硬”的,还是“软”的;不管是“站”的,还是“卧”的,只要能买上回家的票,拥挤在满是人的车厢,闻着仿佛是莫合烟混合的味道,听着“哐铛、哐铛”车轮碰撞钢轨的声音,低头看着表,心中数着数,玩着手机,盼着快点到家,好尽快逃离那难以煎熬的车厢。
不论三九寒天还是盛夏酷署,在外漂泊的人,一年中总有那么几天,总有那么几段时间,是让你特别熬心的日子。什么时候,能潇洒的觉得坐火车是一趟快乐的感觉,那该有多好。
看着“春运”火车上千姿百态的人,让我也想起不是在春运而是旅行结婚时的遭遇。那时年青的我,真懵,不懂得用心来体贴自己的妻子。旅行结婚,竟想不到想方设法给妻子买一张卧票,而是让妻子和我,几乎快站到了去往北京倒数最后一站的石家庄站,才好不容易坐上座位。而且,就为了能坐下,是发生了一场“对骂”才争取来的。
每每想起这件事,我就觉得,特别对不起与我相儒以沫的妻子。
那是我和妻子领完结婚证的第三天,也就是八月二十八日,没想到这个时候出门坐火车,非常紧张。上车以后,车厢可真是“人山人海”,连过道都站满了人。
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火车运力紧张不说,还特别慢。火车从我厂的站点到达北京,要走三天四夜。那时坐火车,现在看来绝对是遭罪的事。
我和妻子就在过道上人挤人站着,忍受着过来过去的人,在你身上是挤着你过去的滋味,还是那时年轻,没觉得什么。慢悠悠,时走时停的火车,一会儿穿过黎明,一会儿走进黑暗,距终点站北京,越来越近。
写到这,我联想起手机上看过的一段微信:人生就像一趟奔驰的列车,一路上行驶时常有故事发生。有时是意外惊喜,有时却是刻骨铭心的悲伤。总有人在中途上下车,陪你到终点下车的人,总是少之有少或所剩无几。
车到石家庄站时,妻子和我站的位置旁,三个人的座位,人下的仅剩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那女人就势抱着孩子躺在三人的硬座上,我妻子实在是太累,就把个角,坐在这女人的脚边。谁想,这女人时不时用双脚,不断踢着我妻子的臀部,意思是不让我妻子坐。我实在看不下去,便和她商量着说:你看,大家都是出门的人,你坐了长时间还可以躺下,我们可是站了三天时间,咱们能不能相互体谅一下。我这话音一落,我没见过这邪性的女人,“腾“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把我吓了一大跳,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我就“哇啦哇啦”说了一大堆。说的什么话,我现在已记不清。给人感觉,和她商量挪个座位的角,或是让我妻子稍搭个边湊和坐一下,那都不行。象我们是在欺负她,她觉得很委曲。
本来,天性不爱找事的我和妻子,不想再计较。因为我们是旅行结婚,再加之已经站了那么长时间,就要快到北京了。那曾想,这女人越说越来劲。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彻底把我激怒了。这女人可能是看出我俩是旅行结婚。她高声说道:“你俩将来生的孩子准定没有屁眼。”我“啪”地一个响亮的耳光,结结实实煽在这女人的脸上。我怒不可遏地指着她说:“你再说一遍,我还煽”。我没想到我能有这举动,不仅把我妻子惊呆了,也惹得临近我身边好多旅客,高声叫喊:“打的好,打的好,太不象话了。”
或是我这一“煽”,或是车厢内刚才很多旅行客对我支持的叫喊声。奇迹出现了,只见这女人和孩子一骨碌躺到座位底下,再没敢吭过声。我和妻子及另外一旅客,共同平安顺利坐到了北京站。
至到现在,我都纳闷,这是谁发明的语言这么恶毒。中国语言中有很多话,是相当恶毒、相当损人。还有,人生路上,虽说相互不认识,为什么这么陌生?也还那样不友好?


Read more: 年年春运总相似,挥不去的思绪在心头 - 墨逸的日志 - 汉纳百川 - 年年春运总相似,挥不去的思绪在心头 - 墨逸的日志
寂静,欢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1-4-12 00:14 , Processed in 0.04793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