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18|回复: 0

病榻随笔 - 晨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14 09:5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起来打兵乓球是我多年的爱好了,虽然球技不怎么样。还是上小学时,嘴里含着饭就和弟弟往母亲工作的医院跑,那里有一张破旧的兵乓球台,没有网,就用两块砖头搭一根高粱杆,没有拍,就用书本代替。待上了高中大学,课余时间,兵乓球案子一般女生是抢不到手的,没关系,几张课桌一并,过过瘾。再后来工作了,单位组织活动,偌大医院竟找不出几个会打兵乓球的,于是山中无老虎,我这半拉子还有过几天兵乓球队队长的荣誉呢。

所以接到好友邀我去打兵乓球的电话,正中下怀,没事也不能总在网上泡着不是。先去健身房看了看坏境,觉得挺满意,于是欣然倾囊,办了一张年卡。每天和好友来练球,有时也和高手过过招。下午回家上上网,日子过的挺充实。可是天不从人愿,可能不服老还真是不行,加上缺少锻炼吧,那天,正打得兴起,一个起板,不但拍甩出去了,人也坐地上了,脚疼得站不起来了。去医院拍了张片子,还好,骨头没事。可第二天脚肿得跟馒头似的,疼的钻心。没办法又去了医院。

中医院的王大夫曾是我老同事,他说我这是严重的脚扭伤,如不彻底治愈,易致习惯性扭伤。我知道王大夫医术一流,于是听从他的建议,办了住院手续,每天作理疗。刚开始,心情很不好。能好吗?每天见到那几寸长的银针,说不害怕是假的。再说每天置身在那么多中风,偏瘫患者中间,心情能好才怪,加之,我总是忘记脚伤,常常站起身就走,结果疼得抱住脚涕泪横流。每当这时我就拿爱人,孩子出气。后来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甚至改变了我的心情。

那一天,治疗室里来了个新患者,是个年轻的姑娘,腰椎压缩性骨折,是她母亲背着进来的。她母亲有五十多岁了,黑黑的,矮矮的,沉默寡言,一看就是个乡下人。服侍姑娘做完复杂的治疗,母亲俯下身,几乎伏到地上了,才能背起高出她一头的女儿回病房。中医院还在建设中,门诊和病房有一段距离。望着母女俩,一时间,满屋子的人霎时寂然无声。母女俩艰难的背影,让我忽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位母亲。

在辽西一个偏僻的小村里,一位农妇带着她的孩子在田里干活,她把孩子放在地头让孩子自己玩耍,自己则在田里劳作,忽然山上窜出一匹狼,咬住她三岁幼子的腿。她虽然大惊失色,但却毫不犹豫用牙咬住狼的咽喉……这位母亲同狼搏斗了几个小时,双方以牙对峙,各自鲜血淋漓,直到后来村民发现,赶来驱狼救人,农妇母子才得以脱身。

若不是这个真实事件的发生,谁能相信一个弱女子竟然能咬狼的咽喉?除非她是母亲,除非她的孩子置身于危险中。事后她称当时不知疼痛也不知害怕,事实上她平时在村里是个羞怯的女人。

看来人到了关键时刻,能仰仗的只有坚强。于是我让爱人,孩子都去上班,我每天不再怨天尤人,不再以“上刑”的心态接受治疗,现在,脚已敢沾地了,至于还能不能打球了,只有到时再说了。


Read more: 病榻随笔 - 晨晨的日志 - 汉纳百川 - 病榻随笔 - 晨晨的日志
寂静,欢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1-4-14 12:32 , Processed in 0.02742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