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0|回复: 0

惠雅的故事(一) - jiwenyi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9 01: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南加州阳光灿烂下的家中,我再一次打开音响,放进惠雅送给我的她自己制作的CD。一股流水般的钢琴曲倾泻而出。  乐曲声中,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二月初俄勒冈州风雨中的海边,在蒙蒙雨雾中看见那栋独自站立在公路边的草绿色房子,还有在那里见到惠雅时她纯真甜美的笑脸。

    那里是惠雅和她丈夫的小餐厅。   


    安详的钢琴曲在房间中飘荡,如此舒缓,如此美好。
    这是写这篇博文时我内心的情景。

    惠雅是一位普通女子,拨动我心弦的是她艰难的人生路程,还有她与生俱来的才华——绘画和作曲。

    那天临别时,惠雅拿着一盘CD对我说:“这里面第一首曲子《爱的感恩》是我感到最困难、走投无路的时候弹出来的,它给了我力量,让我把人生的困惑和对未来的恐惧通过乐曲都转移走了,这盘CD里有它,是我最喜欢的,我就送你这盘CD。”

    ......

    你会相信有些人的才华是与生俱来的吗?
    你知道这些人不明白那是上天赋予自己才华之前,会困惑自己脑中的画面和想法、父母会训斥责骂其行为表现、伙伴们会嘲笑其与众不同,很可能使这些独特的上天礼物变成痛苦的源泉,使自己长期生活在黑暗的绝望挣扎之中?

    直到有一天,有一位天使来到她面前,告诉她:你是独特的,你是上帝给我们的礼物,你的才华是上帝给你的礼物。这时她的生活开始出现了亮光,她的生命从此以后跟随着亮光走进了光明?

    有点像神话对不对?但这是真实的人,这是真实的故事。

    今年二月初,当我们驾驶汽车从美国西部俄勒冈州沿着海岸线驶往加州的时候,遇到了这位携带上帝恩赐礼物来到我们中间的人,她叫惠雅,一位从中国到澳门,又从澳门移民美国的女子。

    那天的雨水噼噼啪啪敲打在汽车窗子上,我们沿着101号海边公路行驶,水天朦胧一片。

    这里是俄勒冈州海边城市新港。

    迷蒙的雨雾中,我们看见公路边有一家面对大海方向的小餐馆,这是美国最常见的木板房。草绿色外墙上面挂着招贴,写的是中文字:锦明饭店 Kam Meng Restauant。这是一家以海鲜为主的中餐馆,于是我们停车走了进去。

    眼前看到的餐馆内部干净明朗,墙上挂了很多以海景为主题的水彩画,空气中飘荡着舒缓优美的钢琴曲。在这个充满大众艺术氛围的空间里,内心不由升起温暖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感到身体异常舒适,突然一种宾至如归的感动充满心中。

    这时是下午2点钟,一个非常安静又美妙的时间。

    我环顾四周,餐厅进门不远有一架古老的钢琴,上面放了一些小型的水彩画和素描,餐厅的一个小角落里摆放着画作工具和另一架老旧的电子钢琴。优美的音乐来自于音响系统。

    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国男子跑过来接待我们。

    “这是你的餐厅?”我问。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默认了。

    “你是搞艺术的?”我又问。

    “是我老婆!”这次没有一点不好意思了,自豪的对我说:“我老婆是才女!”

    “哦!”我回应道。

    在美国听过太多类似的故事:来自中国的艺术家,有在美国街头给人画画挣钱的;也有开个小饭馆生存的。这些人都放不下自己热爱的艺术,因此会在很多地方表现自己的才华,比如在餐厅挂自己的作品,等等。

    “你听到的钢琴曲也是我老婆弹的。”男子又补充说。

    “你老婆会画画还会弹钢琴,很不错!”我说,同时好奇又仔细地看着餐厅墙上没有豪华镜框装饰的充满了莫纳朦胧梦幻风格色彩的画作,还有摆放在进门不远处的旧钢琴,心里想着的是:作为艺术家真是不容易。

    “嗨!你好!”一位穿着绿色毛衣、绿色羽绒背心、围着墨绿色围裙的女子从侧面的厨房里跑出来打招呼。

    “我叫惠雅!欢迎你们来这里!”惠雅热情地说。

    “这里播放的钢琴曲是你弹的?真的很好听!”我真心地说道。

    窗外是时大时小的雨,公路两边的树木和野草在雨水的洗刷下青葱翠绿,远处的大海迷迷蒙蒙一片。

    “是我弹的,现在只是CD里播放着。如果你喜欢听我可以弹给你听。”惠雅说道,脸上是发自内心的纯净甜美的笑容。

    “不用,不用,那会影响你的工作。”我嘴里这么说,心里想的是还没有坐下看菜单点菜呢,如果马上来个现场真人伴奏,真不知后面会怎么样收费。

    “不会,不会,我很喜欢弹给客人听,如果客人不反感的话。”

    惠雅开心地说着很快坐到了钢琴旁,她抬起纯洁甜美的笑脸看着我,用愉快的声调说:“我给你弹奏一首雨天的曲子,我过去不喜欢下雨天,但是现在我很喜欢,因为我看见那些水珠在雨天中跳舞。”

    随着她跳动的手指,清澈流水般的钢琴声从那架古老的钢琴中缓缓地倾泻而出,愉悦而轻快,雨天真美丽。

    “你在哪儿学的钢琴?弹的真好听!”我问道。

    惠雅此时不好意思的说:“没有学过。我就是这么弹的。”

    “什么?”我不理解地问道。“你没有学过怎么会弹钢琴?”

    “所有的音乐都在我的脑子里,它就像一幅一幅画,我的手指摸到琴键后再用声音把那幅画说出来。”惠雅真诚地说道。

    “哦!”我随口应道。有人会吹嘘自己,这又是一位,我心想。

    “我弹的不好,只是我热爱弹钢琴。”惠雅说。

    “没有学过怎么会弹钢琴呢?”我不自觉的两手交叉着放在胸前,看着惠雅,心里有些防备这位看上去会编故事的老板娘。

    但是,我看到的只是一张非常朴实的甜美笑脸,清澈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奸诈狡猾,有的只是一种单纯的灵气。她说话的表情表达出她的无比实在和真诚,她说的都是来自内心的大实话。

    虽然如此,我看到的她还只是一个平凡普通人形象,并没有浸泡在艺术中的超凡脱俗相貌,除了她单纯甜美诚恳的笑容,还有她那纯洁清新气质,很难再发现她的与众不同之处。

    我静静地站在她的钢琴旁,眼睛注视着她,希望她继续说下去。

    惠雅腼腆的笑了,接着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小的时候我的小脑袋瓜里就有神秘的音乐,我很喜欢这些音乐。那时在中国,家里很穷,也没有收音机,并不能听到什么音乐,因此我的小脑袋瓜的音乐,那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秘密又开心的事情。那些音乐在我脑瓜中出现,音乐中还跟着一幅幅图画,我会跟着音乐和图画跳舞,它们让我觉得好美。小时候我希望自己能把脑瓜里的音乐写下来给大家听。后来我知道写音乐就是作曲,我想当一名作曲家。”

    说着惠雅垂下她的眼帘:“只是我们家很穷,我从来没有机会去学习音乐。”

    “音乐在你的脑子里?”我好奇了。

    “是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惠雅说。

    “你现在几岁了?”我又问道。看上去惠雅三十出头的样子,她说的小时候应该是国内出现很多艺术形式的时候,听不同的音乐已经不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惠雅不好意思笑了:“我现在四十四岁了。”

    原来惠雅是七零年出生的,而不是我看的应该比这更年轻才对。那时候中国的乐坛还是单调的,尤其西方古典音乐几乎很难听到。

    “我们家是广东南海人,当时那地方很穷。父母没有多少文化,不理解我怎么一个人在没有声音的地方转动着跳舞,我告诉父母我的脑瓜里有神秘的音乐,我在音乐中看见了很多好看的图画,那些图画很美,我是在音乐和图画中跳舞呢。”

    惠雅的眼神暗淡下来了:“我的这些想法和行为被父母看成是怪异有毛病的表现。父母不理解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和其他孩子不一样,并且常常因为这些表现责骂我。”

    惠雅又像叙述又像问我般地说:“小时候我以为每个人都和我一样脑瓜里有音乐和图画,后来知道别人没有这些,只有我有。很奇怪是吗?”

    惠雅清澈的眼睛看着我问道。   

    如果以前我会认为很奇怪,会觉得这是在说梦话编故事呢。后来我知道人与人是不一样的,人们的灵感会不一样,才能也会不一样,这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像惠雅这样脑瓜里天生有音乐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看着她,诚实地告诉她我的想法:“我觉得你很特殊。”

    惠雅接着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脑瓜中会有神秘的音乐和图画。我很害怕。”

    “那你怎么就会弹钢琴了呢?”我问。




下图:早春二月的朦胧风雨中,来到俄勒冈新港惠雅和锦明的餐厅。

(一)上帝的礼物——惠雅的故事



下图:惠雅在餐厅里热情地为我弹奏自己创作的钢琴曲。那一瞬间让我对她充满了好奇,我开始了解她的故事。

(一)上帝的礼物——惠雅的故事


Read more: 惠雅的故事(一) - jiwenyi的日志 - 汉纳百川 - 惠雅的故事(一) - jiwenyi的日志
寂静,欢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1-4-11 22:48 , Processed in 0.03023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