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03|回复: 0

雨薇 十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3 07: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紫明懂得了弟弟的心,她理解启明,她对启明说:“我知道你的心事,但人家已经结婚十年,还有孩子。你应该尽快走出过去那份无望的感情阴影才好。”
      妈妈也通情达理,她终于明白启明需要的是幸福而不是照顾。如今,怎么对许芬说清楚呢?大家都有些无奈。只能通过介绍人找到许芬的姐姐许萍,希望许萍做妹妹的工作,告诉她启明的意思不过是接触接触,这些日子接触下来,觉得不合适,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再继续了。
       许芬也曾有过男朋友, 两人还在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许芬勤俭节约,能吃苦,但她脾气不好,又好强,稍不如意,就吵闹。这段感情没有维系多久,男朋友就提出分手。这次许芬认定了启明,姐姐许萍怎么对她解释她都不肯放手。
     她说:“不是我去找廖启明,是他们来找我。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们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我许芬不会让他们逗着玩。我偏不放手,我偏要和他好,看他拿我怎么办。”她不再去紫明家,而是常去工厂找启明,经常做些菜送去,硬要和启明套近乎。知道她的这些举动,妈妈更觉得许芬和启明之间完全不能再继续下去。可任谁说破嘴,许芬都不听,到处告诉熟人,启明是她的男朋友。
     启明只好约她见面,想和她把话说清楚。刚在公园的石凳上坐下来,许芬上前一把抱住启明,说:“你妈是把我当媳妇介绍给你的,你们不可以骗我,我今生跟定你了。我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不愿和我好?我警告你,你要是和别人好,我绝不放过你。”
     启明好说歹说,总是无法让她明白,这更坚定了启明的决心。他们不是同路人,绝不能成为男女朋友。而许芬却不管启明的态度,只要是休息时间,就去找他,话不投机,就大声吼叫。
      她暗想:启明是知识分子,最要脸面,我想尽办法和他闹,他最后只能乖乖投降。像启明这样有能力、有学问、有稳定收入、能为我提供优裕生活的人,在我的生活圈子里哪里找得到?抓住他不放,自己将来的生活才有保障。
          许芬多次大闹,厂里议论纷纷,从此,启明情绪非常低落,即使单独和雨薇在一起,也很少说话。雨薇什么也不问,眼里有更多的关心,照样和启明每天一起吃午饭。她在等待启明告诉她情况,等待他把这十年的生活向自己敞开。他们偶尔一起看电影,有时吃完午饭也一起出去走走。在人群中,他们自然而然地并肩漫步,雨薇却感觉不到启明的心有热烈的向往和希望的悸动,他的话很少,眼里的仍是忧郁和无奈,对雨薇的不舍也明显地摆在脸上。
     雨薇明白启明的心情,要是他觉得两人的关系有前途,决不会那么落寞、悲怆。他们相处了多年,从来没有过亲密的动作,现在启明总是显出深深的伤感,就像她随时可能在他面前消失一样。
       雨薇想:大廖的心伤得太重了,我现在更不能把离婚的事告诉他,让他自己去梳理自己的想法,处理和许芬的关系,但我该用什么办法帮助他振作起来呢?”   
       买回午饭,她用肩头撞一撞他,说:来帮我一下,太烫了。启明赶快接下她手里的混沌。洗完碗,她走到他面前,说:看,你身上在哪里弄这么多灰尘,让我帮你拍掉。但这些都收效甚微,启明和她的交流更少了。
      雨薇有事去启明的办公室,只见他埋头看资料或写着什么。他像一个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的旅行者,变得沉默寡言、心事重重。
       一天,雨薇去买饭,却什么都没有买回来,只见她用左手紧抓住右手跑回来 ,叫道:大廖,我的手被戳伤了。
     启明大惊,冲过去捧起她的手,拿开左手,只见右手臂上一条带血痕的口子。雨薇痛得撕牙咧嘴。他打开公司备用的药箱,拿酒精轻轻地擦去血迹,口子不深,血流得不多,但雨薇很痛。启明急切地说:你在哪里伤着的?我们去医院看看。
     雨薇坚决不同意,说:前面街边的树枝。平常都是好好的,今天那里伸出一根断枝,我没有注意到,走得又快,被戳了。我看口子不深,你帮我擦些碘酒,上点消炎粉,包扎一下就行了。明天如果不好再去看。
      启明处理完毕,说:我去买饭,你的手千万不要动。说着,扶雨薇坐到沙发上,把右手轻轻放上扶手。
      启明买了水饺回来,说:这个吃起来方便。你坐着就好,我给你拿过来,你左手拿勺子吃吧。
      今天,启明好像变了个人,眼里的落寞、空虚没有了,代替这些的是心疼、着急。雨薇想:今天这树枝帮大忙了,我的手痛一下没关系,能把启明唤醒,这才是大事。
     吃完后,启明瞪大眼睛,说:你太不小心了,这么大的人,连根树枝都看不见,我不被你气死都要被你吓死。以后再干这种傻事,我非............
      “非什么?
      “我非要打你不可!
      雨薇站起来,用左手打过去,一个趔趄往前摔倒下去。幸亏启明手快,一把抱住了她,两人都大睁着眼睛对看,表情尴尬,赶快松开手,不再说什么。
      经过这件事,启明的心活了过来,他把许芬的事告诉雨薇。
    雨薇问:“你这么多年难道还没有过女朋友?”
    “你知道我的情况,为了学习和工作,我得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哎,也不是没有女孩子喜欢我,可我、我……,我这不是刚调回来吗,一回来就遇到许芬。”
    启明心里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来,那一直盘桓在心灵深处的话:我不能没有雨薇,我真的不能没有雨薇啊。

独在异乡为异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7-7 00:59 , Processed in 0.02601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