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58|回复: 0

毕业于哈佛法学院的流浪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21 09: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截图20150721094459.jpg
               
编者按

华盛顿街头的一位流浪汉因非法闯入罪被传讯出庭,而法官竟然是他在哈佛法学院的昔日同窗。

是的,这个用白色塑料袋装着所有家当、像幽灵一样游荡在华盛顿的流浪汉,与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曾是同学,都于1979年毕业于哈佛。

当他的哈佛同学们得知Postell的现状时,每个人都感到无比震惊:这个如此头脑清晰又优雅的男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沦落为首都街头的一名流浪汉?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event全知道独家编译,转载请联系小e)

法官注视着这个流浪汉,他因为睡在华盛顿市区一栋办公楼边上而遭到起诉。

四月的一个周六午后,在华盛顿高级法院上,这位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的流浪汉Alfred Postell站在了法官Thomas Motley面前。

Postell的头发已经灰白,中等长度。他的肚子肥大,从裤腰里突兀出来。邋遢的胡子纠缠在一起,挂在下巴上。


“你有权保持沉默,”法庭文书职员对Postell说,“否则你所说的一切,都能够、而且将会在法庭上作为指控你的不利证据。”


“我是一名律师。”Postell回答说。


法官Motley忽略了这个似乎有些奇怪的说法,考虑着被指控非法进入私人场地的Postell是否存在潜逃风险。

“我必须回来,”Postell开始抗议,并给出了一段复杂的解释:“我在天主教大学获得了律师执照,并被获准进入宪法大厅。1979年我在宪法大厅宣誓成为一名律师;1979年我从哈佛法学院毕业。”


这引起了法官Motley的注意。要知道他也是1979年毕业于哈佛法学院的。

Postell先生,我也是。”Motley说,“我记得你。”

是的,这个用白色塑料袋装着所有家当、像幽灵一样游荡在华盛顿市区、有时睡在教堂里的流浪汉,与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John G.Roberts Jr. 以及威斯康星州前参议员RussFeingold曾是同学,都于1979年毕业于哈佛。

Motley停顿了一下,还是说:“但我对此别无选择。”他还是将他的老同学送到了华盛顿监狱,除非对他的指控解除。

受过高等教育

在华盛顿街头数不清的流浪汉中,Postell很可能是教育程度最高的。他有三个学位:会计、经济学和法律。在他母亲房子的一个储物箱里,有着Postell的各种学位证书、奖状和证书。而这些随着岁月发黄的纸,仿佛埋葬了一条丢失的生命。

在一个夏日傍晚,Postell做在华盛顿17街的麦当劳里,用白毛巾裹着头,好像一个穆斯林。

听他谈论自己的生活,就好像在听一场梦。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但事情很快就进入无序状态。他的记忆在精神市场后也开始凌乱起来,互相冲突。

“在Charleston,”他说:“我有一处房子,在失去。棉花田越过了城市边界。那些棉花田,它们越过了城市边界。我有生以来摘过一次棉花,但棉花田越过了城市边界。我住在城里,我们在城里有一处房子。我们继承了这处房子。之后我开车去了加州的圣地亚哥。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儿。”


这些回忆总是回归到一个单一概念,这个概念一直在Postell的精神分裂中时不时出现。他总是对自己和别人说,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工作很勤奋,也没做错事。


出生于1948年的Postell是独生子,他的母亲是一个裁缝,父亲的工作是安装修理雨篷。他从小就知道如何独立生存。他母亲说,他是个平常的孩子,但总是专心致志和积极主动。

他想要拥有比他父母更多的东西。高中毕业后,他在Strayer大学半工半读,获得了联邦成就奖。他考过了CPA,并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担任审计经理,年薪5万美元——当时已经是薪资不菲。但Postell并不甘心如此,他又去马里兰大学念了经济学的学位。在毕业前,他就开始申请哈佛法学院,而且被录取了。

“似乎每隔几年他就会获得一些成就,”Strayer大学曾指导过Postell的会计师E. Burns McLindon写到。Strayer大学还曾授予Postell杰出校友成就奖的荣誉。

哈佛法学院的优等生

如果翻阅哈佛法学院1979年的资料,就好像是在看一本名为“当他们成名前”的书。

这一届的校友包括美国最高法院现任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还有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NFL)副总裁安德森(RayAnderson)。还有当时活跃在黑人法律学生协会的24岁的ThomasMotley,以及Alfred Postell。

Postell比他的多数同学年龄更大,他当时已31岁,胡子刮得很干净,但发际线已开始后退。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已经在生活中取得成功的男人,而且未来前途一片光明。

Postell的同学Marvin Bagwell还记得,他曾穿着大衣打着领结来教室,睡眼惺忪。“他有着一种很安静的尊严。”现在已是一家大型保险公司副总裁的Bagwell说。“他很聪明,而且会问一些反省式的问题,直击要害。”


其他五个同学也有着类似的印象。“他很努力学习,而且高度自律,”目前在富国银行担任长期资深顾问的Piper Kent-Marshall说。

另一位同学说,他非常注重仪表:“如果有人告诉我他护理了指甲,我都不会感到惊讶。”

因此,当他的哈佛同学们得知Postell的现状时,每个人都感到无比震惊:这个如此头脑清晰又优雅的男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沦落为首都街头的一名流浪汉?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悲伤的故事,”Kent-Marshall说:“因为在法学院时,他是一位优等生,而且非常、非常、非常聪明又有魅力。



QQ截图20150721094531.jpg
(Alfred Postell在哈佛毕业典礼上的照片,他目前是华盛顿的一位流浪汉。)

曾过着富裕的生活

如果要追溯Postell是如何患上精神分裂的,或许可以从他毕业后的那几年获得一些线索。

从哈佛毕业后,他加入了一家叫Shaw Pittman Potts & Trowbridge的律所。那些年,这家律所扩张迅速。当Postell加入后,据律所当时的两位同事称,他是当时公司唯一的一位黑人律师。由于他的会计背景,他加入了税务组,并迅速结实了与他同一年加入的一位年轻律师Frederick Klein

他俩当时的年收入都是35000美元。Klein对Postell的穿着得体印象深刻。“他非常时尚”如今就职于DLA Piper全球律所的Klein说。他有涵养、考虑周到而且言辞温和。

Postell言辞温和,事实上,许多曾在这家律所工作的同事们甚至都回忆不起任何有关他的事情。Klein和其他两位律师还记得他,但也不记得为何当时这家律所会解雇Postell。

Shaw Pittman律所曾经的一位合伙人Martin Krall说,“我不太原意讨论这件事情。这发生在太久之前了,而我已经不在这家公司20多年,无法获得当时的人事资料,而且这么久了这些资料可能都不存在了。”

为数不多还记得当时Postell发生了什么的人,也许会知道是什么让他彻底崩溃。精神分裂症通常都是悄悄发生的。一些人,尤其是像Postell这样的成功人士,其症状可能隐藏长达数月。患者会逐渐从社交和工作生活中退出,直到自我隔离,亲属、朋友和同事可能都不会注意到任何异样。


然后就是突然的断裂。心理学家将这一时刻成为“精神崩溃”(psychotic break),或者说是“初次崩溃”(first break)。也就是当患者逐渐失去对现实的把我,并最终完全与现实决裂,从此生活分裂成两个完全不同的部分:之前与之后。

“很遗憾的是,这种迅速崩溃并不少见。”专门帮助流浪汉的心理疾病中心Green Door主任Richard Bebout说,“我认识一些人,它们上过医学院,也曾是大学里的佼佼者,但后来精神崩溃了。就像《美丽心灵》里的约翰·纳什。


但患者病情恶化的速度之快,通常会让家属不知所措。

他拥有一切,他有一条漂亮的船,过去经常出海游玩。Postell的一位亲戚LaTonya说。“他过着富裕的生活。但突然之间,他消失了。没有人知道究竟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失去了所有东西。这很疯狂,太疯狂了。”

即使是他的母亲,如今已85岁了,也无法解释发生在她儿子身上的这一切。他的牧师说,有一天黑暗突然就降临到了他身上。他不断说会被抓起来,他认为警察正在追捕他。然后他还和他爱的女人分手了。很快,Postell就精神崩溃了。

“我很害怕,”他母亲说,“他跑下楼,我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扇了他耳光想要让他清醒一些,然后他开始哭……之后一切都开始急转直下。”


在记忆里丢失了自己

Postell的母亲认为无法再继续照顾好他,她就向当地一位牧师Marie Carter求助。这位牧师在1980年代中期把Postell带到了她在华盛顿Allison街的住所。

牧师的女儿,现在也已60岁了,一度认为Postell只会住几周或几个月。但他在那里住了几十年,每天除了看电视,就是在附近的公园里坐着,看人来人往。

30年就这样飞快地过去了,而Postell在此期间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他唯一留下的公共记录就是犯罪指控。1989年时,他曾因偷窃遭到法院起诉。90年代时,他还因为一些小问题受到过起诉。除此之外,他就像一个游荡在街上的鬼魂。

“你进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声名卓著,”Postell说。“当你失去这个职位,就像自杀。一切都结束了。或者就像会计们说的,这就被淘汰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淘汰。超越你有用的生活。我超越了我有用的生活。

Postell开始漂泊,每天重复出现在同样的商店门口。一家是Michigan Avenue上的Avondale咖啡馆——直到店主禁止他再来,导致他在20144月被捕。Postell还找到了去17街上Brawner大楼的路,警察也曾两次逮捕他,指控他非法进入私人场所。


正是这些指控,将Postell推到了当年老同学、也是审讯他的法官Thomas Motley面前。


从哈佛毕业后,Motley在华盛顿一家知名律所Steptoe & Johnson工作,此后成为联邦检察官,并被时任总统克林顿任命为法官。

Motley传讯Postell那天,这位流浪汉并没有认出法官竟是自己当年在哈佛法学院的同学,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但Postell后来说,他记得曾和Motley是同学,但他并不记得现在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Roberts也是他同学。

Postell被起诉非法闯入的私人场所是Farragut广场的Brawner大楼。尽管多次被起诉,但多数时候他仍然会回到那里。这栋大楼的经理Rhett Rayos说,他希望Postell能“得到他需要的支持和服务。”


Postell的生活也并非毫无希望。此前提到的心理疾病治疗中心Green Door已经开始帮助他,另一家帮助流浪汉的机构Pathways to Housing也开始帮助Postell。他的母亲也试图为他筹集一些钱,不让他再流浪街头。

但这些似乎都无法让Postell提起兴趣。最近的一个早晨,他还是孤单地坐在Brawner大楼外面。报纸散落在他脚边,他会随手捡起一张。

“这报纸用了‘穴居者’(troglodyte)这个词,”他说,“穴居者:住在洞穴里的人。”

Postell已经在他的记忆里丢失了自己。“我住在Presidential Towers的公寓楼里。我可以被视为一个穴居者。我有一个阳台。一个在顶层的阳台。一个在Presidential Towers顶层的公寓。我可以被视为一个穴居者。”


QQ截图20150721094450.jpg
(患有精神分裂症的Alfred Postell,经常坐在华盛顿市区的17街和I街交叉口。)


QQ截图20150721094450.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9-23 05:02 , Processed in 0.03192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