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

舞戈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com/?407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小说《甄晓武的电影梦》之十三

热度 2已有 4026 次阅读2016-5-5 10:53 |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小说


电话还真是阿媚的老公打来的。阿媚的老公长得像王宝强,名字却叫陈国强。刚来加拿大时在广东人餐馆打工,广东人称呼别人习惯在名字前面加一个阿字,所以以后陈国强就变成了阿强。

阿强说他的餐馆有几个客人一定要见我,让我过去喝两杯。

什么事这么急啊?我说,不能明天再说嘛?

“电影,他们想跟你一起拍电影。”阿强说。

一听拍电影,我的顿时精神就来了。记得上次我把拍的视频上传到网上后,因回国被大辉的奚落,回来后就把网上的视频给删掉了,居然还有人惦记我拍电影?我不顾老婆的劝阻,马上起床。

 

一进阿强的川菜馆,一股呛人的花椒八角味扑面而来。一高一胖的两个中年男人站起来跟我握手:“你就是甄晓武?影片里见过你身影一闪。可找着你了。”这时,阿强也从厨房走了出来,说:“我说得没错吧?武导跟我是老朋友了。”

我什么时候成了阿强的老朋友了?我笑了。

原来有两男一女边喝酒边谈电影,谈到了拍移民题材的纪录片,谈到这里有个甄晓武拍过。阿强在一旁吃饭正好听到。便凑过去说他认识甄晓武。两人不信,阿强急了,马上打电话给阿媚要了我的电话号码。这几个客人激动了,一定让阿强把我请过去,聊聊电影。

 

跟我握手这两位男子,一位是摄影师章力,另一位是网络作家及诗人肖啸天。都是本城文化圈子里的名人。两人迫不及待地抢着跟我说话,都说认真地看过我拍的那部微电影,都说被真实的生活感动得泪流满面。他们两个还一起探讨和分析过我拍的东西,一致认为作品有移民生活,却没有升华到抨击人们灵魂和思想的高度,没有直指人性。微电影没有把人们因为移民而换了生存环境以后,人性在逆境中所呈现的不同结局给表现出来。

是啊,我也坦诚地讲述了拍这个半拉子视频的经过。两人听后啧啧地惊叹不已,他们曾以为我有一个拍摄团队,并一直在寻找我和这个团队,没想到是在工作之余现场拍摄。胖子摄像师章力说想跟我再度合作,重拍那部微电影。用音乐、诗歌等把这个时代的移民生活史诗般地展现出来。

“我们不是明星大腕,拍出来的东西,不是移民谁会看啊?”我把国内影视圈的同学大辉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只要电影触及灵魂,留给观众想象力,就会有人看。”肖楚天很有信心地说。

“怎么挖掘作品的灵魂?”我迷糊了。

“不是挖掘,是赋予作品之灵魂。”高个子的肖啸天有点激动,他抓住我的手:“拍一只不起眼的蛾子,的确没有想象力。但是这只蛾子变成幺蛾子,人们就想知道为什么了。这不就有了想象力?”

章力也很激动:“我们就是想通过电影要告诉人们,活着除了生存还有梦想。”这话使我想起当年我在超市煽动工友们一起拍微电影时的情景。我逝去的电影梦,重新给眼前这位胖子点燃了。

“对,生活不止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我忍不住起身再次紧握胖子的手。当我坐下来的时候,却又不踏实了:“钱。拍电影钱从哪里来?”

章力看着我笑。我给笑得莫名其妙。这时肖啸天用手指了指坐在旁边一直微笑着默不作声的那位女士说:“忘记介绍了,这位就是真正的电影制片人,贾灵女士。”

我顿时就站了起来,肃然起敬。这回是真的。

离开川菜馆时,阿强一直送我们到门口。他还不停地嘱咐我,说有空带嫂子来餐馆坐坐。他说:“我让你们尝尝最正宗的重庆火锅。”我说,你嫂子不吃辣啊?

阿强急了:“不吃辣子有啥子意思嘛?女人吃辣子胸大嘛。”

我们一行人都给他逗乐了。

 

回到家里,庄冰冰担心我会出什么事,一直没有睡。见我回来,她忙问我搞什么鬼?

我并没有说有人投资要拍电影。事情没有最后敲定,我不能再吹牛了。我只是说跟几个朋友聊了聊电影,谈谈电影的感染力。

夜里,我再次失眠。黑暗中我睁着眼睛在回想这几年关于做电影梦这事。突然想起阿媚告诉过我,说阿雄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就是想看一看我拍的电影。不知道当时在超市拍的这些音像素材对唤醒二当家的意识能不能有所帮助?我马上把身边的庄冰冰推醒,把这个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告诉了她:“你不知道电影的感染力有多大能量!”

“我相信。”庄冰冰说可以试试:“不过,你要征求如玉姐的同意。”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如玉姐,没想到她满口答应说可以试试。

 

那是一个晴朗的上午,我找出来那段尘封已久的视频,带着播放器再次来到二当家的病房。病房里已经围满了很多人。阿媚、大牛姐等,就连二当家的哥哥汤姆跟他的太太如花也都来了。

病房里有一个电视机。我把播放机连接到电视机上,并把设置成循环播放。开始的时候,把电视机的声音播放得很轻。大家屏住呼吸后,声音却能充斥房间每一个角落。二当家并没有什么反应。大家都有些气馁。于是我把声音再调大一点。房间里回荡着二当家欢快的笑声,还有众人唱着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这个时候二当家开始咳嗽,护士过来帮他吸痰。大家围了过去。然后二当家依旧在昏睡。众人表情沉重,看着电视机里欢乐的画面却笑不起来。有人开始抽泣了。这时,大当家汤姆不耐烦地说,关掉,关掉吧。

我没有听他指挥。我把音量继续再放大。二当家依旧没有反应。汤姆不耐烦地用遥控器把电视机关了。我急了,趴在二当家的耳边,喃喃地告诉他:“兄弟,我的好兄弟。你总是说你带电的故事没有人相信。可是, 我是相信的。那天我们在聚福酒楼喝酒,在你打电话的时候, 我亲眼看见你手中的灯泡是亮的。不但我相信,阿媚、大牛姐也相信。有几个哥们要努力把我们超市的事情拍成真正的院线电影,我们一起做电影梦的故事将会真的被搬上银幕了。”

奇迹!奇迹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二当家开始流泪了。大家围了过去。如玉用纸巾轻轻地试去二当家的泪水,大家屏住呼吸,盯着二当家的脸。这时,二当家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了。大家齐声轻声地呼喊:“二当家,二当家。”

大当家汤姆也激动坏了,赶紧挤过去抓住二当家的手:“杰瑞啊,都是我这个做哥哥不好。我决定搬回来,我们两个超市合并成一家公司。我也该休息一下了,只要你能站起来,以后公司的业务由你全权负责。”大家一听热烈地鼓掌。

二当家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

 

从医院出来,走在街头。正遇到两个华裔的年轻人扛着摄像机对过路的华人进行街头随访。随访的问题是:“移民加拿大,你后悔吗?”

这个话题,我很感兴趣,于是对着摄像机说:“不后悔。”

那个拿话筒的美女问:“你喜欢这里的哪些方面?”

“这是一个空气清新,环境优美的地方。这是一个让灵魂能得到升华的地方。”继而我又想了想,对着镜头大声地喊道:“祖国, 我想你!”

“这么大声音干什么?”庄冰冰在后面拉我的衣服:“怎么话锋转了?”

我对着两位记者尴尬地笑了笑:“抱歉,有些失态。我突然不想再装了,就想说句心里话。”

 

阿媚跟假王宝强的婚礼已经提上日程。按华人婚礼的惯例,婚礼前开始拍婚纱摄影照。秋天是加拿大最美的季节,是个拍外景的最好时机。我负责他们婚纱摄影和摄像。

这天,我跟着阿媚他们一群人去风景如画的皇家山上拍外景。木三、阿福给我做助手同时也是去看热闹。一路上,阿媚为了一件衣服冲着阿强发飙。看来吃辣的人不但胸大,脾气也大。阿强一脸的唯唯诺诺,转身却呵斥旁边的小弟,让那小弟赶紧回去拿。现在的阿强已经是那个川菜馆的老板了。原来的老板已经退休,把餐馆卖给了阿强。一群厨师、服务员等小弟兄们跟着阿强忙前忙后。

在蔚蓝色的湖边,我的镜头从新人身上移到远处的枫叶丛林。突然,丛林里有一个美丽的长发女人推着一个轮椅迎面走来。微风吹过,片片枫叶撒过,如同天女散花,画面格外漂亮。

轮椅越来越近。靠近拍照人群的地方停了下来。这时,长发美女如玉姐扶着二当家从轮椅上下来,二当家慢慢地站了起来。

穿婚纱了阿媚突然看见二当家微笑着在如玉姐的搀扶下已经可以慢慢地行走了。阿媚一激动,丢掉手中的捧花冲了过去。当着众人的面,她紧紧地拥抱住二当家。大家都在起哄,并热烈鼓掌。

我看到假王宝强,正很着急的样子从西装的怀里寻找着什么,接着又去旁边的手提包里找。我突然联想到了菜刀,不禁后退几步。我总会把挥大勺的阿强跟菜刀联想在一起。这时,阿强却从包里摸出了一包香烟。拆开,递给我一支。我向前走了几步,接过,点上。我猛吸一口,然后缓缓地吐了出来,逗他:“又吃醋了?”

“吃啥子醋?”阿强笑呵呵地扭头看着我:“叔,你讲啥子嘛?”

“叔?”我翻着白眼,心想:我什么时候成你叔了?

 

岁月啊,他奶奶的!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1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威连 2016-5-6 05:52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7-16 12:58 , Processed in 0.01606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