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

舞戈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com/?407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疫情小说《飞越老街》之一

已有 537 次阅读2020-5-9 09:40



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中餐馆,有中餐馆的地方就有药材铺,这是不争的事实。

加拿大康城靠近江边的码头处有条华人聚集的街道,人们称之为叫康城老街。老街上的几家药材铺的生意一直特别好。很多人喜欢买本地的海参、花旗参回国送礼,更主要是老广们的饮食习惯离不开煲汤,煲汤就离不开药材。

俗话说,秋风起,三蛇肥。到了秋冬进补的时节,人们买药材除了煲汤使用,还用来泡药酒,或者冲泡滋补茶。进补的功能也各不相同,有补气的、有补血的、有补肾的、有补脑的、还有补脑洞的等等。

总之,中医药材可以养生健体包治百病的好处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康盛堂的牛医生针灸按摩抓药后经常能收到妙手回春的锦旗。这都不算什么。让牛医生引以为傲的是康城几位年长的华人老板比如贸易行的牛老板、枫商会的唐老板、豆腐厂的黄老板,再比如说老街上规模最大的酒楼——得月楼的李老板等,多年来他们皆是吃牛医生抓配的滋补方子煲的汤,现在年近百岁了个个依旧耳聪目明身体健康。

 

入秋以后,老街上得月楼的老板娘月娘每周都会把一个装着秘制药材的精美的青花瓷罐子亲自送进厨房。大厨山哥便把焯过水的牛腱加上少许瘦猪肉和鸡肉放进瓷罐,再加上水,密封后放入蒸锅,三五个小时后再取出调味。这时,风姿卓越的月娘会亲自来取。

看得入行不久的陈淮北甚是好奇。他自言自语地说:不知道老板喝的这汤是啥味道?

身边的花姐白了他一眼,你们北方人不喝汤吗?吃什么就会补什么。咱们老板之所以这么牛,全是喝汤喝出来的。以前老板全是用野味煲汤,现在的年岁,已经变得清淡了。

北方人也喝汤,但是多数是滚汤,不是这样的煲汤。同样也是来自北方的英姐接过话:野味煲汤真的很猛吗?我家就有很多野味。

原来,英姐家里兄弟姐妹们众多,移民后他们皆喜爱狩猎。所以,她家的冰箱里经常塞满了大块的熊肉、鹿肉等野味。

哇,野味好棒啊。花姐顿时眉开眼笑:赶紧拿来让山哥教你炖汤啊!

在花姐的唆使下,第二天,英姐真的带了一块熊肉来上班。

山哥也很有耐心告诉她各种药材的功效以及怎样搭配才能炖出不同口感暨既可口又滋补的老火汤。他示范着把熊肉切成小块,配上瘦猪肉焯水后放入一个钵内,再放入姜块、当归、杜仲、蜜枣、山药、党参以及枸杞,加入热水盖上盖子,用保鲜膜密封后放入蒸炉。几个小时后,一钵美味的熊肉汤就悄悄地炖好了。

花姐和英姐把汤分装成小碗。在场的人也能分一小碗尝尝味道。陈淮北也喝了一口,果然鲜美。喝完以后浑身滚烫。厨师老马来迟了,连汤渣都没有看到,借故大发雷霆。英姐说,别着急,明天再炖。

 

第二天炖汤就换成大一点汤钵,这样能保证更多的厨房员工,都有机会喝上一小碗。

厨师黄毛一边喝一边说昨天喝汤以后,感觉特别好,晚上跟媳妇锻炼了好长时间,今天依旧精力旺盛。

这么立竿见影?老马今天也喝到了,所以笑得很开心。

隔天,英姐再带回的是块带尾巴的鹿肉,继续炖汤。这回用的是杜仲、虫草花等药材炖的,喝过这钵老火汤的员工都说这个味道更好。

厨房里的员工关系因为喝了英姐的野味汤也变得融洽了。对英姐的称呼也改成英姑。英姑在厨房里的地位显然也水涨船高。连续的多次的炖汤,喝得大家两腮通红,行动也变得敏捷。花姐每天仰着红彤彤的脸蛋挺着鼓囊囊的胸脯从餐房到厨房不停地进进出出走来走去,一刻都站不住,必须不停地走。即使稍站片刻,也是成S形,站姿撩人。

大家越喝越爱喝,越喝越上瘾。

 

陈淮北端着一小盅野味汤问山哥:健康长寿真是吃出来的吗?

山哥想了想,说:有一个让自己永远开心的好习惯就能长寿。当你真的认为喝了野味汤就能补充能量,坚持下去,你就会变得精力过人。如果对什么事情都纠结,都想弄个明白就会耗神费力,这就不是个好习惯。世上的事情哪能什么事都能弄得明明白白呢?

大厨山哥虽然帮忙炖汤,但是自己从不乱吃乱喝。也许是他以前见得太多,所以始终如一地只喝自己的罗汉果茶。也是,罗汉果茶就是山哥的健康长寿茶。

 

英姑经常带来野味,其他人也不能白吃,便轮流出钱买药材。黄毛对炖汤最积极,隔三差五去牛医生那里去把配好的药材带回餐馆。很多人嘴角起泡。黄毛问牛医生:上火了,是不是补得太猛了?

煲汤是一种养生滋补的药膳,也算是食疗了。牛医生习惯性地用手扶正鼻梁上的眼镜缓缓地对前来买药材的黄毛说道:喜欢吃什么,什么身体就需要什么。没事,随心所欲最好。

黄毛把牛医生的话带回来了:上火不怕。回家多做几次啪啪、啪,火气很快就下去了。

也不好意思总是让英姑自带野味来上班,厨师黄毛有时候就偷偷地用餐馆的冻柜里的牛尾巴拿来炖。这个并不比野味差。黄毛根据亲身感受总结经验,得出用尾巴炖的汤更有力量。他神秘地说尾巴毕竟是活肉啊。黄毛由于啪啪频率变密就更需要进补,周而复始。

 

的确,当嘴角的泡消失的时候,人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只有老马早晨来上班显得房事过度而哈气连天萎靡不振。但是只要他闻到老火汤的味道,顿时又精神抖擞了。

早晨上班来到餐馆的厨房还能闻到淡淡的药材味。送货的阿信一进来也能报出这是老火汤的功效和味道。阿信是做鲍鱼海参翅茸干货的,对滋补当然略知一二。

炖尾巴汤有神奇的功效,炖野味的尾巴汤更有神奇的功效。阿信说。

大家这才想起阿信这十几年来身形容颜没有变化,这才是养生保健高手中的高手。于是,大家便询问他养生秘诀,他说是归功于年轻时候当了几年炮兵得到了充分的锻炼,打下了好的身体底子。大家顿时惊呼:原来是炮兵?你一定是炮长,一定是个打炮的好手。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由于黄毛说尾巴好,于是英姑又从家里带来了熊尾巴、鹿尾巴还有野猪的尾巴等。黄毛把放在汤里的药材也改用滋阴壮阳的方子。并且药材越放越多,药味更浓。后来,不知是因为汤喝多了还是壮阳药材放多了,一向憨厚老实的黄毛竟然在上班时间把胳膊都搭在女工的肩膀上了。看得出,这老火汤不但壮阳还壮胆!黄毛还对厨师黑皮说,你天天看小电影,再好的补药都没有用啦。黑皮每次听到这话便收起手机嘿嘿傻笑。后来,黑皮果然不看小电影改捏女工的耳朵了。

自从喝上老火汤后,厨房的话题也总是先从舌尖上的美食聊到煲汤谈到食补最后再扯到床上,扯蛋的尺度也越来越大。最后简洁明了粗暴易懂。

比如说有人问:“休息一天,在家都忙些啥?”

另一个大声地回答:“打个靓炮,睡个懒觉。”

大家哄堂大笑。

洗碗的老钱,虽然没喝到滋补的老火汤,但是空中弥漫的汤味已经让他有些迷失,见到进入厨房的女工就喊美人。见别人并不搭理他,他越喊越来劲了,竟然喊:美人,爱拉乌油。

女工们落荒而逃。老钱便咧开豁了牙的大嘴开心地笑。

花姐说她每天晚上都想去游泳,不到水里泡一泡,身体受不了。众人都笑说想象不出花姐白花花的身体在游泳池里是像一条河豚还是像一条水蛇?

点心部的熊二不仅喜欢喝汤,更喜欢吃点汤渣里的肉。特别是汤渣里的鹿尾巴,点两滴美极鲜酱油,好吃又滋补。每次都吃得津津有味。

老板李叔那天进厨房,突然仔细地嗅了两嗅,竟然笑了。大家如释重负。看得出,老板显然对这种汤的味道再熟悉不过了。他并没有说什么,这挺好。

陈淮北刚开始也不太相信进补有那么大的功效,后来因为第一次喝了一小碗老火汤,第二天嗓子都沙哑了。后来再喝,夜里都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隔天却依旧精力旺盛。

别的不说,常喝老火汤很御寒是真的。陈淮北在逐渐寒冷的季节,下班以后,不顾疲劳还去寒风中跑两圈。可能是他离婚以后精力旺盛无处排解的缘故。陈淮北离婚的原因很简单,争吵。争吵的原因也很简单。他说前妻贪吃,前妻怨他没本事。陈淮北不服:什么叫有本事?我除了不会在天上飞,啥不会?前妻说,啥叫贪吃?民以食为天。张大拿出国三年就把咖啡弄到中国去卖,卖成了上市公司。李小能虽然没出国在国内卖个肉夹馍,两年就开了二十家连锁店。王五涮火锅也是几年时间就涮成了跨国集团大老板,这就叫有本事。

三观不同的日子,经不起煲,经不起炖。离起来散开来也快得很。

 

厨房有野味老火汤。陈淮北把这一信息告诉了企台李一白。让他也去感受一下老火汤的魅力。喝老火汤还有时间限制,每次都在开饭前半个小时才出锅。来早了没有,来迟了也没有。那天李一白掐准了时间来到厨房,正巧碰到大伙在分汤。于是小心翼翼地盛了一小碗,喝了一小口,味道果然比餐馆里的例汤好喝,但是有股中药的味道。这时,李一白的搭档赵香儿也走了进来,看李一白偷偷摸摸的样子便问他在喝什么?

李一白小声地说:大补汤啊。你要不要也喝点?滋阴壮阳。

没病喝啥药?赵香儿不信:哪能既滋阴又壮阳?一听就是忽悠人。滋阴壮阳是两种对立的功效,不是相互抵消了吗?

李一白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啊,便转身问陈淮北问:滋阴壮阳这个原理相互矛盾说不通啊?

陈淮北想了一想,说得很玄妙:阴阳既相克又相生。阴有很多种,阳也有很多种。有日升之阳,也有药材之阳,有生灵的阳具。既然能采阴补阳,怎么就不能既滋阴又壮阳呢?滋阴壮阳就是让阴者更阴,让阳者更阳!

北哥是高手啊。这番话让李一白和赵香儿皆不明觉厉肃然起敬。

高个屁!老马说:阿北刚入行不到两年,汤都没喝过几碗,仅仅是理论讲得一套又一套的。

那是,眼见为实。陈淮北说:你看自从喝了老火汤,黄毛变得更加强壮,小胖变成了大胖。不仅英姑变得又白又胖,点心部的二师兄也变得又白又胖,就连他的嗓音也变得悦耳动听。你看,花姐的变化更明显,她的个子竟然长高了。只要她站在那里,就会不停地提裤子,明显是因为腰围变细。然而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真的瘦了。一句话,花姐变得性感漂亮简直是逆生长了。

花姐听了,满意地扭了扭胯部,回眸一笑。

老马笑了:我呢?

陈淮北说:你厉害的地方,别人是看不到的,你老婆才知道。

老马看着手中的小碗,笑着小声地说道:是的,一晚两次全靠它了。

众人大笑。赵香儿也笑得满面通红离去。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听说众人竟有如此变化,嘴上说不要乱吃,赵香儿在业余时间竟也不知不觉地研究和尝试广式炖汤了。通常,女人们对煲汤总是无师自通。很快,她的宿舍也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装药材的器皿。还用酒泡了参。她的室友小薇开始流鼻血了。

着魔了!小薇说。

小薇养的鹦鹉说:着魔了,着魔了。

 

然而,餐馆里这滋阴壮阳的老火汤煲的频率越来越密,药材也越放越多。老火汤的味道已经完全地变成了药材味道。这股药味弥漫整个老街。附近的居民会发现自己会无故地流鼻血。不仅如此,老街的老鼠也繁殖得特别快。入夜,老街各个角落不时地会传来老鼠的追逐厮打声。异象丛生!看风水的阿财最近还经常拿个仪表盘在老街测量着什么。

就连每月都要打一针镇静剂的老茶客刘老怪在餐厅已经不能专心打坐了。竟流着口水对对面坐着的贵叔说:我想找个女朋友,我必须有个女朋友。

贵叔很奇怪:你不想练习开天眼啦?

 

下班后,陈淮北离开餐馆走在街上,听到教堂的钟声响起,便留心一下老街附近有多少寺庙佛堂。这一留意却吓了一跳。方圆不到一公里竟然有七、八个不同类型和派别的教堂、寺庙、佛堂。此时,佛堂里的师兄师姐们正在认真地、勤奋地读文诵经。

老街上的行人也仿佛变得脚步加快行色匆匆,总感觉将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一夜多梦,睡眠不好的陈淮北看上去有些忧心忡忡。由于醒得太早,无事可做就提早去上班了。在更衣室竟然看见山哥在一旁打坐。打个招呼后,聊点啥呢?陈淮北神使鬼差地问了一个跟早晨不相干的问题。

“你说,中医上讲以形补形会不会是真的?”陈淮北用手在挠着后脑勺。

“是的。”山哥抬头看了一眼陈淮北。

“坏了!”陈淮北神秘地说道:“熊二吃了那么多的尾巴,会不会补出尾巴来?”

山哥顿了一会儿,想了想,好奇地问:“你也知道他有尾巴?”

“还真有啊?”这回轮到陈淮北好奇了。

“是的,熊二有着蜥蜴人的血统。”山哥说。

“蜥蜴人?”淮北顿觉惊悚。不是熊二出了问题,而是山哥出问题了。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6-7 08:33 , Processed in 0.01693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