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

舞戈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com/?407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疫情小说《飞越老街》之二

已有 474 次阅读2020-5-9 09:42


虽然李一白跟赵香儿在粤式茶楼得月楼做企台搭档几年,但是李一白只知道她是半工半读,其他的并不太了解。因为来老街打工大多是暂时性的,每个人都会有不愿透露的秘密,所以这里人不会这么刨根问底:“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

 

因为赵香儿要回国内过年,赵香儿的室友小薇便开车送赵香儿的叔叔陈晓辉家取存放在那儿的衣物。两人进门正遇到叔叔和阿姨在激烈地争吵。仔细一听两人还在为出国而后悔并相互抱怨。其实他们已经为这话题吵了十几年了,根本没有胜负。

陈晓辉送赵香儿出门时,尴尬地苦笑说,你阿姨这辈子就专门为杠我而活着的。

赵香儿跟小薇皆叹了一口气,然后相互凝视对方,眼神竟让各自心怜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然后在回来的路上,小薇竟腾出一只手握住赵香儿的手,两人竟这样攥着手,一路默默无语地开车离开。

 

过完冬至,老街上的得月楼里人声鼎沸。赵香儿等部分员工回国过年,李一白要照看更多的台子,所以在全场不停地穿梭。最近吃鱼片粥的客人又多了起来,李一白忙碌中还得从偌大的玻璃鱼缸里网出新鲜活鲫快步送去厨房。厨师小胖接过后迅速宰杀,片出鱼片后交给厨师黑皮做成鱼片粥。

陈淮北看着眼前这个熟识的画面突然有一种既视感,仿佛是梦中经常出现的场景。

 

山哥成功推出养生作品之一鱼片粥的灵感来源于日本的人鱼的传说。传说在日本小滨住着一位叫高桥的男子,他在海上迷路误闯灵界,回家时带回美人鱼的鱼肉。村里的人都不敢吃,只有不了解情况的女儿吃了人鱼肉。于是高桥的女儿获得千年寿命。当身边的亲人都逐一去世后,高桥的女儿便觉得活得太久很无趣,后入了佛门。晚年她回到故乡若狭,住在草庵里,共活了八百岁,她被称为八百比丘尼。世人皆知,美人鱼虽然是恶魔的化身,但是吃了美人鱼的鱼肉可以长生不老之说。日本江户时代有人以人鱼之骨入药,可以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的说法。山哥是从经常来老街就餐的日本裔的客人口中听到这个故事的:传说中鲫鱼是美人鱼所繁衍的。

后来山哥推出养生鱼片粥后,果然有很多日裔的食客慕名而来,后来便形成了更多的亚裔老人对鱼片粥趋之若鹜的情景。

刚来工作时的李一白看到那么多人喜欢点鱼片粥,经常不解地嘟囔一句话:咋回事啊?这时,他的搭档赵香儿就会目光楚楚地看着他:重要吗?李一白想了想:哦。不重要。

当知情人把鱼片粥的来龙去脉讲清楚的时候,李一白却又反问对方:重要吗?

别人只好也说:哦。不重要。

后来,很多经常来老街吃饭的老外见面打招呼时也会卖弄一下普通话:咋回事啊?他们以为这句话含义就像英文:How are you ?含义就这么歪了。歪就歪了,无人也无需纠正。这个世道就这样,世间很多事情也都是这样。

比如说广东人认为,吃到自己肚子里的东西才是自己的。加拿大很多老广年轻时候在事业上打拼,舍不得吃,直到退休后子女都各自成家,这时候才真正地放开来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康城这位九十几岁的刘老伯每天带着老伴来得月楼喝早茶,每餐必点鱼片粥。刘老伯说就是因为长期吃鱼片粥才会延年益寿,身体才会这么硬朗。刘老伯还说,不是因为有钱而长寿,而是因为长寿而有钱。

当然只有活到这个岁数的人才有资格这么讲。年轻人依旧要为学业,为了生存而拼命。

有人问刘伯这么喜欢吃鱼片粥为什么不在家里做?

他答曰:家里做不出这种鲜美的味道。

再问:为什么不到旁边的聚福楼去吃?那里的鱼片粥价格便宜一半。

答曰:吃遍了康城所有餐馆的鱼片粥,就是这里的味道最好。贵就贵点,钱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

说得真没错!得月楼的用来做鱼片粥的鲫鱼,是每天早晨由利丰水产的员工专门送来的鲜活的鲫鱼。大厨山哥经常对厨师们强调做鱼片粥的关键技巧是片鱼片的时机:把扑腾扑腾活蹦乱跳鲜活的鲫鱼放在案台上,用刀的侧面在鱼头上轻轻一拍,鱼顿时就会痉挛般地抽搐几下即刻昏迷过去。记住,只能是拍晕,不能拍死。然后快速刮鳞去衣开膛破肚,用快刀取出脊背的两边净肉,片成薄片,和姜丝放入碗中,然后浇上滚开的白粥即可。这时的鱼片还是生的,当这碗粥端到客人的桌子上,鱼片才刚刚被浸熟。用汤匙搅拌一下,撒点胡椒粉等自己喜欢的一些调味料,粥慢慢地降到适口的温度时,鱼片粥没有丝毫的鱼腥味,营养一点也不会流失。鱼本身的那种鲜活的生命活力就会被摄入人的体内,常吃这样的鱼片粥怎能不延年益寿?

当鱼骨架被山哥淋上豆豉酱,放入蒸炉。昏迷的鱼受热苏醒后,会在蒸炉里还扑腾扑腾地跳。鱼骨架跳动,说明那一拍很精准,是拍晕而不是拍死。

你不要认为这样有点残忍。山哥说,按照佛教里六道轮回的说法,前世作孽,后世才轮回进入畜生道被人宰杀供人食用。通常山哥做鱼片粥时,嘴里会念念有词,他在念往生咒给这些鱼做超度。他说,如果你对佛一知半解,默念一句阿弥陀佛也可以。因为万物皆有灵,你这么一念也就算给它们超度了。它们没有死,只是到另外一个世界了。念往生咒可以减少它们在畜生道里轮回的次数,可尽快脱离畜生道回到人道的轨迹上轮回。

他还说,鱼的灵性从眼睛里便可以观察到。鲜活的鱼,眼睛里透着光亮。只要鱼没有死,鱼的灵性也会被人吸收的。这才是做上乘鱼片粥的诀窍。山哥经常对人说。

大部分厨师都是严格按照山哥要求的来做,只有二厨老马没有这么讲究了。他做鱼片粥时,挥刀拍鱼的动作幅度较大,反而会拍得鱼腾跳起来,有时候故意连拍几下才能把鱼拍得消停,偶尔还会把鱼头拍爆。让人感觉老马下刀时带着戾气。

在一旁打荷的花姐都看不下去了:需要这么残忍吗?

说我残忍?老马瞪着眼睛大声地说:我是给它个痛快。不像有些人装模作样地把鱼弄个半死,让它慢慢地受尽折磨。还说会给它超度,你信吗?

花姐赶紧说:阿弥陀佛。

老马虽然看上去性格骄躁,但是他十二岁就入行,精通中外各式菜肴,这里只有他才真正有资格挑战大厨的。

但是山哥根本不在乎这些。面对挑衅不接招,他也就不会成为你的对手了。山哥早已跨到欢喜自在的另一种境界。

“我是灵修派的一名驱魔人。”山哥不止一次地对淮北说:人们为了养生健体延年益寿用尽了各种方法食补、锻炼、中药调理、冥想等,也很难突破生命的极限一百二十岁。目前地球上发现的最长寿的人种是蜥蜴人。灵修派的使命就是让我们的族裔不受邪魔侵蚀,能有一块可以安身立命的立足之地,安居乐业,汇聚旺气人脉,开枝散叶生根发芽。

 

看着小胖在片鱼片,陈淮北恍然大悟:山哥不光驱魔,一定还在研究和实验长生不老的秘方。熊二如果真有蜥蜴人的血统,那么他就是块很好的研究材料。难怪熊二独来独往,他活着一定也是很谨慎的。他平时走路总是迈着八字步慢慢腾腾给人以平稳和警觉的印象。不过,在他打喷嚏的时候发出的“啊——呃”的声音都跟别人完全不一样,打完喷嚏那一瞬间你就能从走路的姿势上看出他的确像一只直立行走的大蜥蜴。

陈淮北开始担心熊二的命运了。想到这里,陈淮北忍不住伸头再看了一眼正在埋头吃凤爪的熊二,他吃得是那么地认真。

 

但是从一月份开始,气场就陡然发生变化。人们来去匆匆,每天都在议论与一件新年无关的事情,那就是病毒。

厨房里的员工正为工作突然变得轻松而舒了一口气,还没有来得及谈起这件事。

忙碌了一个上午,黄毛又在准备煲熊肉老火汤。他刚把英姑前两天带来的大块熊肉拿了出来,大家说齐声说:别吃了,别煲了。

黄毛有些茫然。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国内吃野味吃出纰漏,各大媒体网站朋友圈都在对吃野味的口诛笔伐。

武汉都封城了!黑皮说。你没有觉得这几天客人少了许多?

啊,这么严重?黄毛问。黄毛反应还是非常快的,他迅速地把熊肉打包好藏了起来。

是啊,还是小心点。就连陈淮北也小心地回答。现在的网络喷子开动马力,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怎么能不让人心生忌惮?

果然,信息时代,一切都来得都是那么的快。接下来几天餐馆的生意立刻呈断崖式下跌。即使有的老人家不信这个邪坚持要去喝茶,但是他们的家人不会同意。就这样,客人越来越少。

厨房的员工也不好意思胡来,以后没有人再提野味老火汤了。

 

月娘最近会焦躁地从厨房到餐房,从餐房到门厅,来来回回不停地走来走去。

老板李叔倒能沉得住气:如果生意不好,各家中餐馆都不行。这也是各家餐馆比实力比耐力的时候,谁能坚持下去,谁就成功!当年闹萨斯病毒的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

看着备好的食品没有卖出去,老板下了命令:倒!

每天一盆盆尚好的食品就这么倒进垃圾桶。

月娘看了,心疼地叹了一口气。粒粒皆辛苦啊。

 

世界都给武汉封城的壮举吓到了。华人华侨知道国内爆发传染的病毒以后便踊跃捐款捐物。各路活跃的人士出现了。赈灾募捐不但在网络上进行,唐会长的枫商会和其他社团还在很多餐馆的显眼位置也摆放了募捐箱。三三两两来喝茶的各位老华侨们纷纷解囊,就连流口水的刘老怪都捐了钱。平时大大咧咧总是强调自己是粗人的老马说,这是我们国家的国难啊,我们应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厨房员工积极响应,午饭后纷纷往捐款箱里放钱。

春节期间的各社团的大型爬梯在大使馆的建议下纷纷取消,就连一年一度的千叟宴也喊停了。

所有的中外媒体每天都在关注这场空前的灾情。坏消息越来越多。这个城市的人们都开始害怕了。一个来餐馆送货的大块头黑人开玩笑地说,以前本地人见到黑人都躲得远远的,现在变成看见你们亚裔也躲得远远的了。大家知道他说的是非洲埃博拉病毒爆发的事情。

陈淮北说,我总觉得要有事,看来真的还是发生了。

山哥说,你也感觉到了?我总觉得你有佛缘,你对这个世界果然很敏感。

陈淮北说,敏感是有点,佛缘谈不上。我们从小受的教育是子不语大力乱神。

山哥说,你不觉得总有只无形的手在改写人们的生活轨迹?

陈淮北劝道:山哥,你也要喝点老火汤。不要太过特立独行,也不要老琢磨这些太飘忽不定未知的事情。

山哥没理会陈淮北,继续说,黑暗来临,人们更要克制自己才能战胜恐惧,因为恐惧就是魔界控制人们的一种手段。

淮北问:怎样才能战胜恐惧呢?

山哥说,修炼。

 

餐馆的生意突然淡了下来,厨房里就显得特别的安静。只能听到抽风机的嗡鸣声。人们百无聊赖地站在那里显得无所适从。老火汤滋补几个月的余威还在,厨房里员工过剩的能量无法释放,每个人都能感觉自己丹田在鼓荡。

这时,实在是憋不住了的黑皮突然丢一个不锈钢大盆在地上造成“哐!”的一声巨响打破了宁静。气氛又重新活跃。

“都阳痿啦?”黄毛带头大声地说道。

“我看像!”花姐附和道。

“这你都看得出来?”大家又开始说笑起来。

黑皮趁人不备,用菜头偷偷地砸一下女工大美。

大美装着不知道是谁干的。四下张望一下继续低头玩手机。片刻之后,她悄悄地抓一大把冰块,迂回到黑皮的身后,把冰块顺着黑皮后颈的领口放了进去。黑皮张着嘴无声地僵在那里。大美哈哈大笑地逃离了厨房。英姑盯着大美的背影喃喃地说:大美不傻呀。

二师兄也加入战斗了,他不时地用面团揉成小圆球偷袭黑皮。黑皮发现后,迅速用小萝卜头反击。英姑和花姐也被拖下水了。一时间,追逐打闹,面团菜头乱飞。

哈哈,哈哈。大家不时会开心地放声大笑。山哥看着眼前的情景,无奈地摇摇头。

 

进来端菜的企台们见此场景不知所措。

李一白又大声地说:咋回事啊?

放在以前,每当李一白说出这句浓厚的东北腔时,赵香儿总会在旁边学着李一白平时说话的口气大声地说:重要吗?不重要。

今天,却没有人这么附和他了。李一白突然有点想赵香儿了。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6-7 08:04 , Processed in 0.01983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