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

舞戈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com/?407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疫情小说《飞越老街》之三

已有 790 次阅读2020-5-10 09:35 |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春节过后不久,伊朗、意大利等国就开始爆发疫情了。加拿大也出现伊朗输入性病例。

虽然有议员亲自带家人来老街中餐馆就餐,号召人们支持中餐馆,各大商会会长也号召人们支持餐饮业,但是老街上的生意额仅仅有几周的短暂上扬,最终还是冷场了。

有的媒体上开始报道欧洲特别是意大利出现排华事件。说有个别华人在公共场所受到歧视和袭击。人们担心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加拿大,会发生在老街,于是变得忧心忡忡。特别是政府号召大家囤积食物应对瘟疫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紧张了。

 

来餐馆灭鼠的老王说,这张嘴,除了用来吃,就是用来说。人们很快就会忘记不能随便吃野味。等疫情过后,再把少吃的东西补回来。餐馆也将会恢复人头攒动的场面。现在科技发展了,人们不一定要面对面说,而是通过键盘说,通过网络说。网络的煽动性变得无比的厉害。网络从攻击华人吃野味带起了很多外媒跟着抹黑华人的中餐馆。说有人吃蝙蝠,还说有人用老鼠崽泡酒。这都是别有用心的人在导引人们对亚裔树立敌意的情绪。

老王又说,也是没办法,喜欢八卦是由于人类的基因决定的。不管大人物还是小人物都一样,人人都喜欢八卦也喜欢听八卦。所以八卦的信息比官方新闻来得更快,来得广,还不用承担什么太大的责任。这也是当今社会小媒体遍地开花的主要原因。

当然,吃野味并不会比普通食物更有营养。老王是正宗的化学专业科班出身,所以他对科学的态度是严谨的。他说野味主要成分也是糖、水、脂肪和蛋白质,消化后转成氨基酸,没有什么特别的。老王更不应该相信以形补形,但是他讲究科学饮食合理补充维生素及矿物质,可以延年益寿。

老王还说真奇怪,老街的生意受病毒的影响客人少了,而老鼠却越来越多了。

 

的确,从开业几十年以来,诺大的得月楼餐厅从来没有出现过每天只有三两桌的场景。只有刘老怪坚定不移地每天都来捧场。员工们都能感觉到快失业了。

老马说我们失业不要紧,但是有些单身的老华侨长年累月在这里吃。如果我们老板关门时间久了,他们怎么办?来这里喝茶已经变成他们生命的一部分了。

老马说得有道理。

这件事让陈淮北却想起了自己的前妻和女儿了。嘴馋的前妻每顿饭都要有荤有素、有鱼有肉,还要有汤。从来不吃隔夜菜,每天吃的饭菜不重样,自己又不愿意做,只能三天两头往餐馆跑。虽然女儿跟着她不会少吃的,但是疫情来了各大餐馆都关门了,她们该怎么办?

于是陈淮北赶紧打电话问一下情况,对方说了一句“不要你管”就挂了。陈淮北叹了一口气。有些事物,无力改变。

 

午饭时,老马指着手机跟大家说,现在网上都在说病毒根本不是吃野味吃出来的。大家也跟着如释重负,心情好了许多。

老马又说,网上说病毒对老人家构成严重威胁,也许是制造出来对付老年人而减轻老人金负担的。

黑皮煞有介事地说:有可能。我也看到网上都在议论这个病毒。有说是从美国传出来的,也有说是从国内传出来的。

山哥也插嘴说:是的,川普都说了,很多事情就没有真相。你们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

虽然大家也明白网上的小道消息,多数是没有根据的谣言,也明白小媒体就是谣言病毒的温床,但是看到这样的消息还是令人相当的气愤。人们第一次见到这三个人在一起谈论同一件事情,观点一致,没有丢拿嘛,也没有相互怼对方。

年纪大一点的人听他们的谈论好像懂了,也好像不懂。但是都觉得扎心。

下班后,虽然地铁上依旧没有人戴口罩,洗碗的老钱和李婶都戴起一次性手套和了口罩,全副武装。年纪大的人,越是懂得生命的珍贵。

 

疫情自从在本地隔三差五地出现感染病例以后,人们总是觉得有一把刀悬在头顶随时就要落下来般的恐惧。

到了三月,病毒已经全球开花了,但是印度感染的案例依旧不多。大家在谈论病毒的时候免不了会讨论病毒为什么对印度人束手无策?也许是生存环境恶劣,自身抵抗力变强,也许是因为他们日常服用大量的咖喱,姜黄等来自于生命力顽强的天然植物的调料,不过大家一致认为觉得印度人天然的免疫能力也是吃出来的,因为他们常吃咖喱。

餐馆里共有两位印度裔员工。上次,一位印度人回国探亲,回来时带了一瓶印度神油送给老马。老马把它放在医药箱里。有天老马的脚面不小心被热油烫伤,于是拿出印度神油以为是烫伤油,涂抹了一下受伤的脚,下班时,整只脚都肿得大了一号。

老马见识过印度人的药物的厉害,所以对印度人吃咖喱能抗病毒也深信不疑。理所当然,接下来一日三餐的员工伙食都改成咖喱餐。别说,咖喱饭菜吃起来还挺香的。但是一日三餐都是咖喱确实受不了,除了打嗝一股咖喱味外,连拉出的屎都是黄色的。

为了预防病毒,专家建议要多吃食物增强免疫力,所以厨房的员工都自觉不自觉地多吃东西。上班以后,每个人的各种点心、水果等零食不停口。人们越吃越不安,越不安就越吃。只有不停地吃才能安抚自己恐慌的情绪。

人们恐慌的时候千奇百怪的防毒方法也会出现。黑皮拿着手机给老马看:印度竟然有人用喝牛尿洗牛屎浴的方法来防疫。黎巴嫩有人挖圣土来煮茶祛病毒。

老马笑了:这个真学不来。

山哥说,有时候,好经就是这么给念歪的。

 

老街的华人们变得越来越警觉,即使熟人见面也保持一定的距离。然而人们搭乘公交出行时,即使地铁车厢内有一个人发出低沉的咳嗽声,满车的人都非常紧张,但是依旧没有人戴口罩,所以将来大规模的爆发是不可避免的了。

 

直到三月十号加拿大第一夫人中标后,整个加拿大政府马上变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康城宣布关闭部分公共设施,部分学校开始陆续关闭。省长还发话:做好封城抗疫的准备。

赵香儿就是这个时候回来上班的。赵香儿的归队,她的搭档李一白却特别的高兴。忙里忙外地帮她分从国内带来给员工们品尝的地产小食品。当然这时会有人不解地问她:别人都往中国跑,你怎么能倒行逆施呢?何况现在的生意这么清淡,餐馆随时都会关门。

赵香儿说:我哪能有那么高的前瞻性?怕人听不懂,她又说:我哪有那么聪明?

大伙说:你读书不是挺多的吗?

赵香儿说:你们不是不知道读书多跟智商并不挂钩?

算你狠。大伙笑了,这才原谅了赵香儿的不聪明。

 

虽然餐馆里老火汤不喝了,但是老火汤的影响力依旧不停地呈现。花姐在弯腰的时候,半个屁股都露了出来,这不是让别人流鼻血嘛?洗碗的老钱瞄了一眼又一眼,一边削着胡萝卜皮,一边表情复杂地问淮北:擦枪走火是什么意思?

淮北说,那意思是你得戴口罩!

老钱说,不!以后再也不戴口罩了。病死好过被打死。病了可以治,被人打死就无法挽回了。况且,被人打死不好听,人过要留名。

老钱说的是最近又有媒体报道说有人因为戴口罩被袭击的事情。欧美普遍认同只有病人才戴口罩,或者认为要将口罩都留给最需要医护人员

 

李一白也看到花姐的半个屁股了,他觉得是时候该对赵香儿表白了。于是,他在卫生间对着镜子做各种表情版的练习:严肃地、深情地、笑嘻嘻地说:“我喜欢你!”“亲爱的,我爱你!”,又觉得不合适,改成:“我爱你!”别看平时油嘴滑舌的,对谁都敢说的话,就是不敢对赵香儿说这话,你说急人不急人?

这时,从厕所隔档里大解之后出来的老马正好听到,很不解地看着李一白。

李一白用打湿了的手整理了一下发型,尴尬地看了看老马,说:没事的,马哥。

 

赵香儿自从回来上班后,虽然她不停跟别人解释说已经自我隔离两周了,但是她还是明显感觉到很多人在躲着她。这让赵香儿有了被歧视的感觉,心情一直很郁闷。这时,她站在那里正为又发生此事而生闷气的时候,李一白径直走了过来。他庄重地说:“我,我。。。”,但是看到赵香儿的脸色不太对劲,话到嘴边却拐弯了:“我挺惦记你的。”

没事的,赵香儿说:我能理解大家的担心。

你知道你不在这里的时候,我是什么感受吗?李一白壮了壮胆子说。

重要吗?不重要。赵香儿看了一眼李一白新换的中分发型,气消了。她笑了。

是真的,不开玩笑。李一白这话今天也只能说到这里。他有点泄气了。的确,想获得爱情,要么不熟,要么太熟,最好不要像现在一样半生不熟。

李一白看着赵香儿,他突然小声地哼道: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我是一个努力干活儿,还不粘人的小妖精。别问我从哪里来,也别问我到哪里去,我要摘下最美的花儿,献给我的小公举。

赵香儿怪怪地看着李一白。

 

疫情持续,餐馆里拉开就餐客人之间的就座距离。洗手间等特别是门把手都在不停地消毒,客人依旧稀少。政府突然宣布了庞大的对普通居民的经济救助计划。大家知道这个将要发钱的消息都异常高兴。所有员工都亢奋了。

“老板高兴不起来。”黑皮说。老板看上去依旧压力挺大的。

“正常。没钱赚,精神当然不好啦。等这一波疫情过后,老板又会精神百倍的。”黄毛想着自己即将不干活,还有钱领,便情不自禁地拿着大勺做出各种打高尔夫球的假想动作。大家也纷纷模仿。于是黄毛就带领大家一、二、一,统一挥舞。

厨房里只有老马一个人在炒菜,越炒越上火。突然他拿个不锈钢碗重重地摔在筐里。

马上就要散伙了,这个时候的黄毛已经不怕老马。黄毛招呼道:大家继续练啊。有人就像女人一样,每个月都会有几天不爽的感觉。不用理他。

老马听了却无奈地笑了。他转身对陈淮北说:“仅仅一个人努力是没有用的。”

 

灭鼠的老王今天又来灭鼠了。这次的灭鼠特别的认真。点心部的二师兄说,马上就可能歇业了,马马虎虎走个过场就拉倒了。

那不行。老王还一如既往地唠叨:越是这个时候越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老王说老街的老鼠最近却越来越多,你们不能说我工作不力。政府不让用更毒的药,因为老鼠不能一次灭绝,市政一部分收入还要靠各项罚款。吃野味、杀鱼宰虾会说你杀生,而灭老鼠灭小强灭蚊虫就没有人说你杀生了。人类有时就是这样虚伪。

老王还跟大家讲了西班牙大流感的故事。他说,其实不是在西班牙爆发的,也不是西班牙的疫情最惨烈,只是西班牙最早报道这件事情的,大家都叫西班牙流感。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没有真相。不过,西班牙大流行跟厨师有关。最早是一个美国军队里的一个厨师染病的。接着传到欧洲,后来传到世界各地。人类在病毒面前非常渺小,瘟疫比战争死的人还多。所以人类不能狂。这个时候老王突然摘掉口罩说道:狂人更要戴口罩。

大家都佩服什么都懂的老王。说他不该干灭鼠工作,大材小用。加拿大总是大材小用。

 

牛医生的药材铺又排起了长龙。

很多人在买金银花、夏枯草、甘草、干姜等凉茶药材回家煲汤。

老街的药材铺很多,除了牛医生,还有中医馆的赵医生养生堂的孙医生。每个人各自都有独特的滋补配方。生意都很好。

然而刘老怪却不以为然:不能让中医医生们随便把脉。一把脉,他就会说你肾虚。肾虚了就需要补一补,就少不了要买他几付药材。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20-8-9 16:28 , Processed in 0.01407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